58小说网 > 网游小说 > 巅峰文明 > 第406章 体育老师:“对冲基金就是两头下注”!
    苏苏说道:“然后就说说1997年的香港,那个时候的香港不仅仅是代工厂的四小龙,更是大英帝国安置在东方的国际金融中心,在数据上非常繁荣,GDP相当于内陆的北上广深圳和几个一线省会城市之和,强哥可以想象香港的重要?”

    王强想起了一句港片台词:“香港旺,洪兴就旺,洪兴旺,香港就更旺!”

    苏苏笑道:“对,那时流行文化上也很繁荣。可惜都是虚假繁荣,强哥可知道香港那些年的银行是负利率?”

    王强猛然一怔:“负利息?和日本一样?”

    苏苏点点头:“简单的说,负利率就是不让居民存钱了,让居民都去买买买,刺激消费带活经济。既然银行不能理财了,那居民就只有去买房买股票了,房价股价就上去了。复杂的说,负利率是一种金融极端现象,是金融的未知领域,所以究竟有什么影响,需要继续观察。”

    王强有点懵:“那目前观察出的结果是什么?”

    苏苏笑道:“目前看是坑!这是香港在1983年中英谈判未果后发生港币危机,然后采取的调控措施,到了1997年,香港的物价上涨了12倍,工人工资狂涨,股市楼市狂涨,泡沫非常严重了,只要有泡沫,那么就会给对方下手之机——那么直接步入战争正题,当时的香港有美元储备400亿左右,大陆有1300亿左右,从总量上肯定是比索罗斯的资金多的。”

    王强惊了:“等等!刚才说泰国只有区区300亿美元,香港就有400亿?大陆这么大才1300亿?”

    苏苏沉声道:“对,这1300亿还是中国从1980年改革开放至今的17年的卖鞋子卖衬衫的血汗钱!”

    王强惊呆了:“不会吧?泰国才多少人?中国有多少人?他们是怎么发展的?”

    苏苏冷笑道:“岂止是泰国,当时日本的人均就是中国的100倍,台湾就是中国的30倍,当时的东南亚甚至菲律宾的人均都远超大陆,他们都开始玩中端玩家的电器组装了,中国确只能干新手玩家最没利润的卖鞋子卖衬衫,何其不爽?”

    王强点点头:“确实不爽。”

    苏苏笑道:“所以从现在看来,98年东南亚金融风暴洗地后最大的受益者是谁?”

    王强眉头一跳:“中国?!当时中国1:8的狂贬汇率果然蓄谋已久的大招?”

    苏苏笑道:“谁知道?或许对于这些虚假繁荣的小国而言,风暴是灭顶之灾,但对于中国而言,那就是扫清障碍,乘风破浪会有时啊!好吧,刚才这一课,强哥就知道索罗斯是如何洗劫泰国的吧?”

    复习很重要!王强点点头:“嗯,先借大量的泰铢,然后请水军小号托儿造谣搞事,先让恐慌中的民众抛泰铢当攻城的炮灰,然后索罗斯出手买尽泰国的美元直至攻破固定汇率,然后泰铢就贬成卫生纸,而泰国的美元全被这些卫生纸买到索罗斯的兜里,然后他就可以直接拿着卫生纸去还钱,完美!”

    苏苏笑道:“不错,对付香港依然还是这个套路,如果强哥要护盘,强哥会怎么做?”

    王强切了一声:“直接喊一队兵,把他们抓起来,打土豪分田地!”

    苏苏没好气道:“那就不是金融战争了!那就是直接开战了,他们可是美国的幕后老板!”

    王强干咳一声:“说的玩的,如果是哥的话——提升借钱的利息啊!先前不是说西方银行找苏联是借钱是30%的高利贷么?哥的地盘哥做主,哥就50%吧!很文明了,免得别人说哥是黑色会。”

    苏苏欣慰道:“不错,回答正确,就是加息!不过强哥想到另一个问题没有,一旦加息——股市就会怎样?”

    王强眉头一跳:“下跌!”

    苏苏沉声道:“对!普通老百姓玩股票只会低买高卖,买涨赚钱,也就是做多。但高端玩家是买跌赚钱,也就是做空——就是先借货在高位价格上卖掉,等货的价钱跌的狠的时候,他在低价位上把货买回来还掉,这中间的差价就是他的赚的,理论上依然是低买高卖,但操作顺序相反了。”

    王强这才了然:“原来这就是做空!哥以前就听什么多空大战,还以为空头是一种很邪恶的存在!”

    苏苏笑道:“对于只会做多的广大底端玩家而言,空头就是死敌啊!那么强哥,你认为索罗斯面对股价泡沫虚高的香港股市,会没有准备?”

    王强猛然惊悟:“就是说,索罗斯是两线开战,他还把钱投入到股市准备做空!只要港币加息,索罗斯借钱的损失是大了,但是股市必定下跌,他做空就能补血赚回来!”

    苏苏大笑:“答对了!恭喜强哥小学3年级毕业——这就是对冲基金,两头下注!确切是说是多头下注,索罗斯就是同时攻打汇市,股市,期市的。”

    王强惊愕当场:“就这么简单?”

    苏苏笑道:“就这么简单啊!对冲的意思就是亏的部分用赚的补回来啊!只不过难点就是一部分亏,一部分赚,结果不亏不赚?所以原理虽然简单,但如何保证赚的比亏的多就是高手基金经理人的苦修课程了,这需要高超的市场洞察力和计算力,还有各种高端玩家的花样操作。也正因为对冲基因能不停的回血,所以容错率非常高,这就注定了香港的这场金融战争是一场延绵多个回合持续一年的持久战!”

    王强恨恨不已:“百科上能写的简单一些么?那么一大堆字,哥一句都看不懂!结果还是一个普通的赌徒都晓得的东西。”

    苏苏笑道:“强哥千万不要说对冲基因是多头下注哈,不然那些金融高手会鄙视你土包子没文化。”

    “我勒个去!”

    苏苏感慨道:“所以,虽然我方的资金总量比索罗斯要多,但必须找到索罗斯三头下注的主攻方向,不能被他散布的各种谣言烟幕弹欺骗,不然就被他以小搏大了。战斗的细节就不说了,那是操盘手的专业术语。总之,赢了!至于赢了多少钱,我是不得而知,反正中国方面宣布是惨胜,索罗斯也只说是毛毛雨。但对于中国而言,这一战的立威政治意义是远大于赢的钱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