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8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无疆 > 第七百二十章 荒漠生灵之殇
    “楚羽,纵然你是天选之人又能如何?别以为你是始祖选的那个人,你就可以走向那条最终之路。今天,我就要让始祖知晓,身体里流淌着你血脉的后人,永远都是最优秀的那个!”

    蝶舞怒吼着,咆哮着,她的灵魂力量遮天蔽日。将整个荒漠大陆给遮蔽。

    无尽的生灵全都瑟瑟发抖的跪在地上,动弹不得。

    这是一种来自灵魂本源的压制!

    修炼了无尽岁月的蝶舞,她的灵魂之力太强了!

    已经隐隐的超越了创世神的层次,至少有半只脚……迈进了永恒那个领域!

    天地间充斥着她的灵魂力量,覆盖了所有的角落。

    “这荒漠上,就没有真正的无辜者!”

    “今天,我楚蝶,就要用这所有的罪恶之血……洗净这世界!”

    嘭嘭嘭!

    大量的生灵开始炸开。

    反抗是没有任何意义的,那股惊天的力量,根本无法阻挡。

    不是没有强大的生灵试图反抗。

    天空中的神龙堂主、宋落雨和沈万剑发觉不对,纷纷祭出最强法器,试图抵抗这股力量的镇压。

    他们的境界都足够高,但也在眨眼之间便口鼻流血,强横的身体如同龟裂的瓷器一样,出现无数道裂痕。

    “不!”沈万剑怒吼:“你不能这样对我们!”

    神龙堂主一声不吭,化身一条黑龙,盘旋在苍穹之上。

    无比坚硬,如同黑铁浇铸的身躯上,出现一道道巨大的深渊!

    有鲜红的血液,正从哪深渊中,宛若血色长河一样流淌出来。

    简直恐怖到极致!

    宋落雨的头顶,出现了一把伞,伞分七面,分别为赤橙黄绿青蓝紫七色。

    那伞闪烁华光,带着无穷大道气韵,将她护住。

    神龙堂主一对龙角从头上脱离,瞬间变得巨大无匹,宛若两座嶙峋的巨山一般。

    这是他炼化无尽岁月的本命法器,在这种生死攸关的时刻,用来保命。

    沈万剑大口吐血,无奈的从口中吐出一把红色小剑。

    那小剑只有不到一指长,但却爆发出无量红色光芒,将他的身体护在其中。

    这都是身怀大气运,天赋惊人的顶级强者。

    在这场大劫当中,都只能勉强保住一时之性命。

    其他那些荒漠上的生灵,就没有这么好的下场了。

    修为差一点的那些,倒是没什么痛苦,身体瞬间化成了血雾,然后又在瞬息间消失于无形。成为了最基本的能量粒子,尘归尘土归土,归还于天地间。

    修为稍微强一点的,也根本顶不住多久,身体纷纷崩碎。

    这些生灵身体崩碎之后,血雾并没有那么快便消散,而是聚合到一起,铺天盖地,将整片天空染红。

    大片大片的血色红云中,散发着强烈无比的怨气。

    都是灵智强大的生灵,这样的死法,简直怨气冲天。

    所有的红云,渐渐聚拢到一起。

    聚集在蝶舞头顶!

    也就是楚羽他们这座法阵上空。

    像是一片血海!

    里面的力量足以撕碎世间一切有形之物。

    蝶舞的声音冰冷到极致:“看见了吗?这便是无尽生灵之冤!可笑的是,这就是世间生灵的真相。它们根本不会在意攻击的生灵是谁,只要是活的,它们便痛恨无比!”

    “有多少人,拼死想要守护这一切,可它们惨遭横死之后,剩下的,只有这无尽的怨念!”

    “看啊,它们根本不敢来攻击我!”

    “哪怕都是被我所杀,但依然不敢攻击我!”

    “知道是为什么吗?”

    “这就叫——鬼怕恶人!”

    “哈哈哈!”

    “始祖,这就是你守护的世界,这就是真相!”

    “楚羽,你猜,这血雾当中,有没有石清雅?有没有幻音?你猜她们,恨你还是不恨?”

    楚蝶声音尖利的狂笑着。

    接着,她的手一挥,天空中那血海瞬息间,朝着下面的法阵落下。

    宛若一道血色的瀑布,从高高的苍穹之上垂下。

    带着无数生灵的无尽怨念,要将这一切彻底毁灭。

    楚羽面色凝重的看着,沉声道:“楚蝶,你疯了吗?”

    “疯?这算什么?我疯起来,连整个大千世界都敢毁掉!这,不过是一个开始!楚羽,拿你祭旗!”

    轰隆隆!

    血色瀑布砸下。

    溅起血光无数。

    哪怕隔着无尽遥远,都能感受到这里的可怕波动。

    那些侥幸在外面的生灵,在感受到这股波动之后,全都没有任何犹豫,调转方向,远遁而去。

    大千世界的网络上,也开始出现了关于这里的画面。

    只不过都是远远的观测,根本没人敢靠近这里。

    楚蝶身上的战甲崩碎,露出一袭红裙。

    她已经不是那小女孩的模样,终于显出了本体。

    是一个极为美艳的年轻女子,肌肤如玉,明眸皓齿。

    一头长发飘飞,赤着一双玉足。

    美艳不可方物。

    整个浩瀚的荒漠,到现在已经没有多少活着的生灵。

    哪怕是那些终年闭关的老辈生灵,也难逃这种劫数。

    一只白毛老猴从大地深处冲出来,手中持着一把银色长刀,刀光如匹练,斩向楚蝶。

    同时大声骂道:“臭婆娘,你这是疯了!命都不要了,到底想干什么?”

    面对这凶狠一刀,楚蝶连眼毛都没有颤动一下,屈指一弹。

    一股力量轰过去,直接将这道刀光打散。

    同时力量不散,轰在这白毛老猴身上,将白毛老猴的胸口打出一个血洞。

    “三十三万年前,我就想杀你来着,一只色胚,想偷看我洗澡?”

    白毛老猴:“……”

    它很想骂娘,这都多古老的事情了?那个时候,它连灵智都没开启!无意中闯入到一条河畔,正好楚蝶在那洗澡。

    它可是什么都没看见,就被一巴掌抽飞,差点给打死。

    巧的是,也正是那一巴掌,让它吞食了一颗灵果,这才一步步走上修行之路。

    所以原本白毛老猴对楚蝶心中是充满感激的,认为她是自己的恩人。

    结果却自作多情了几十万年……

    它嘴巴往外喷血,胸口的大洞更是血流如注。

    惨笑道:“楚公主身份尊贵无比,翻手为云覆手为雨,当真厉害至极。也罢,当年我因为你那一巴掌,得以踏入修行路。侥幸苟活于世间数十万年,已经算是赚了,如今你想要我的命,拿走便是!”

    白毛老猴性如烈火,说完之后,竟选择了惨烈的自爆。

    它的修为极为高深,虽然只有主神的境界,但其实已经无限接近创世神领域。

    它的自爆,让天空中的那片血海,都掀起滔天巨浪!

    大量的巨浪,朝着楚蝶涌去。

    楚蝶撇撇嘴,根本不屑一顾。

    手一挥,所有的巨浪,就像撞在一堵无形的墙壁之上。

    根本无法接近她分毫!

    “这婆娘彻底疯了,毫无道理可言。”楚羽脸上带着无奈之色。

    那漫天的血海,给他带来的压力,也是相当巨大的。

    单打独斗,他未必怕了楚蝶。

    哪怕楚蝶修炼的岁月,比他久远到不可计量。

    哪怕楚蝶的天赋,同样卓绝无比。

    但楚羽依然不怕她。

    可楚蝶从来没想过要跟他单打独斗,而是丧心病狂的选择了牺牲整个荒漠的生灵,以真正的魔神手段,要将他彻底毁掉。

    无数生灵的怨念,足以惊动整个大千世界。

    这是一场真正的屠杀。

    而且是没人能够阻止的单方面屠杀!

    楚蝶在这里布局的岁月太久了,她的手段,简直神鬼莫测。

    就算楚羽事前能够想到这种手段,也根本无力去阻止。

    就像是水往低处流,这是大势,不可更改。

    徐小仙很镇定,看不出有多少恐惧,她不断的往法阵中添加着材料。

    幽幽说道:“真是一个天才,换做一般的魔神,就算能够想到这种手段,也根本施展不出。过去,我曾见关于这种血祭的手段,可跟她这比起来,当真是小巫见大巫,完全不值一提。这才是真正的神魔手段。”

    林诗的身上爆发着强烈的佛光,那佛光中带着无尽的慈悲之意。

    阻止着血海中滔天的怨念。

    那些怨念,一旦接触到这股慈悲之意,便会自行冰雪消融。看起来厉害的很。

    可实际上,对于整个血海来说,林诗身上的这股力量,不过是杯水车薪。

    根本不顶用!

    要不是有徐小仙的法阵撑着,这里早就被淹没了。

    而楚羽,正在不断的催动着眉心这颗竖眼。

    他想结束这一切!

    天空中,神龙堂主大声问道:“楚蝶公主,昔年欠你的恩情,如今已经不再欠了吧?”

    一身红衣的楚蝶哼了一声:“你从不欠我什么,不是谁都有资格欠我情分的。”

    “从不欠么?”神龙堂主喃喃自语。

    “不错,当时救你母亲,不过是觉得有意思。龙族中身份尊崇的公主,爱上了一条原始宇宙的祖龙,而且居然还怀孕了,生下了一条血脉优秀无比的天龙。我看着有点乐趣,就顺手救她一下。”

    楚蝶淡淡道:“是你自己,认为欠了我天大恩情,我可从未说过。”

    神龙堂主哈哈大笑:“好,好,好!当真是念头通达,不欠你的情,纵然死,也无憾了!”

    他说着,那巨大的身躯,开始不断崩碎!

    到最后,只剩下一条尺许长的金色小龙,游弋在苍穹之上。

    那是他的本命神魂!

    无边的血海,像是闻见腥味的鲨鱼,疯狂的朝着那金色小龙扑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