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8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无疆 > 第七百四十四章 人王出手
    那边的赵月瑶,依然剑指绿茶。

    闻言,冷冷道:“贱婢!害我母亲中毒昏迷,差点身死。这么多年,无数次的刺杀,如今还敢搬弄是非,今天就杀了你这贱婢!”

    说着,赵月瑶手中剑宛若一颗太阳,散发出惊人的光芒。

    无穷的战意,从赵月瑶身上升腾而起。

    “够了!”人王赵松黑着脸,看着跟自己关系最亲密的几个女人:“你们闹够了没有?”

    “我也是在闹么?”赵月瑶的母亲,一脸雍容,平静的看着他。

    哪怕刚刚经历一场大战,但她看上去依旧那样雍容华贵。

    她看着赵松:“你真不知,昔年是这小婢下毒害我?”

    赵松:“我……”

    “你胡说!”绿茶尖叫道:“简直就是血口喷人!”

    “不见棺材不落泪啊。”赵月瑶的母亲素手一挥,一道巨大无匹的光幕,骤然出现在人王城上空。

    整个人王城,无数生灵,全都可以清晰的看见那上面的画面。

    画面中,绿茶一脸谄媚,在赵月瑶母亲面前服饰着。

    赵月瑶的母亲则很温和,对她也很好。

    画面推进的非常快。

    但大家都看得足够清楚。

    赵月瑶的母亲,并没有真的把绿茶当成一个婢女看待。

    而是把她当成是妹妹。

    可在这画面中,每到独处的时候,绿茶的脸上,总会露出嫉妒的神情。

    到后来,嫉妒变成了怨毒!

    终于……有一天,她弄到一种世间的顶级毒物。

    无色无味无形!

    她犹豫了很久,才最终,将这种毒下到赵月瑶母亲的食材里面。

    当赵月瑶母亲中毒昏迷那一刻,绿茶的眼中,露出的神情没有半分恐惧,唯有强烈的兴奋!

    她开心极了!

    后来,得知赵月瑶母亲并没有死,她又忍不住一次次派人,变着法的去刺杀。

    画面到这,便终止了。

    其实还有很多,包括绿茶是如何在人王面前装乖巧,扮乖宝宝。甚至还有更劲爆的……比如她是如何讨好人王赵松的。

    整个人王城,在这一刻,彻底轰动了!

    甚至没人去关注城外那场大战了!

    “天呐,她竟然是这种女人!主母把她当成姐妹,她却将主母当成是仇人!”

    “人王糊涂啊!”

    “这种女人简直该杀!”

    “千刀万剐!”

    “不能留她在世上!”

    这边绿茶整个人都懵了,她喃喃道:“这不是真的!这不是真的!”

    接着,她的声音变得尖锐起来:“这是假的!假的!假的!”

    她用手指着赵月瑶的母亲:“这全都是幻象,是你在污蔑我!”

    然后她转过头,泪如雨下的看着赵松:“夫君……”

    “你住口!”

    赵松的脸色在这一刻,无比难看。

    真的还是假的,别人看不出,他这尊人王……也看不出么?

    绿茶的心思,他当然清楚的很。

    想讨好他,想要上位,想要成为人王的正妻!

    想要在这远古神域中,成为真正的贵妇人!

    想高高在上!

    想成为这里最顶级的贵族!

    因为她的出身……太卑微了。

    不然,也不可能以一个婢女的身份,出现在人王府中。

    可他是真的不知道,月瑶的母亲,竟然是绿茶下毒害的,更想不到,这么多年来,不断行刺月瑶母亲的人……居然都跟她有关。

    赵松看着绿茶,眼神渐渐冷下来。

    绿茶的眼里,露出惧色,她哀求着哭到:“夫君你要相信我……”

    “闭嘴!”

    赵松身形如电,瞬间冲到她面前,狠狠一巴掌抽在绿茶脸上。

    一缕血迹,顿时从绿茶的嘴角流淌出来。

    “你……打我?”绿茶眼中露出不敢置信的神色,看着赵松:“你竟然……打我?”

    她猛然间尖叫道:“赵松……谁给你的胆子!”

    啪!

    又是一巴掌。

    狠狠抽在她脸上。

    绿茶彻底懵了。

    这是无数年来,从她得宠之后,从来没有过的事情。

    就连想……她都没想过,自己有朝一日会被赵松这个怕老婆的男人抽耳光。

    所以,她懵了,彻底惊呆了。

    一股恐惧感,从内心深处骤然窜出来,她呐呐道:“她们污蔑我,你怎么……不相信我?”

    “绿茶,你简直就是个白痴!”赵月瑶终于忍不住开口讽刺。

    原本,她是不打算再开口的。

    因为不管怎么说,这都是她爹的女人。

    是她的长辈。

    但现在看人王的态度,这个女人……废了!

    这女人差点害死她妈妈,又不断暗中想要害她。

    幸亏她没孩子,不然赵月瑶都怀疑自己恐怕活不到给母亲钓到黄金神鱼那天。

    多年的怨气,终于忍不住发泄出来,赵月瑶看着绿茶,冷笑道:“我妈妈的天赋神通,怕是你从未听说过。”

    绿茶一脸呆滞,看着赵月瑶。

    赵月瑶道:“知道我父亲为什么不怀疑我妈说谎吗?那是因为,我妈妈的天赋神通……是时光回溯记忆术!除非有特殊的顶级法阵护持,不然……你在这府上究竟都做了多少丑事,在我妈妈那里,都洞若观火!”

    绿茶整个人,差地傻眼了。

    她是真的从来没想过,这世上居然有如此变态的天赋神通。

    时光回溯记忆术……

    拥有这种神通之下,这世上对她来说,还有多少秘密?

    她抬起头,看着赵月瑶的母亲。

    那绝色倾城的女子,身上依旧散发着那股高贵的气息。

    静静的站在那,高不可攀!

    “为什么!”她怒吼:“会是这样?我不甘心!”

    绿茶尖叫着,身体瞬间瓦解。

    化成一道绿色的浓雾,朝着赵月瑶的母亲激射过去。

    “还来?”赵月瑶怒喝,祭出法器。

    那边她的母亲,却面色不变,伸手一指,一个人头大的黑洞,瞬间出现在那道绿色光芒前方。

    那绿色光芒惨叫着,直接冲进那黑洞中。

    下一刻,凄厉的惨叫声,仿佛从无比久远的时代传来。

    接着,黑洞消失了。

    人王赵松在这一瞬间,像是老了很多。

    他知道,自己的妻女,是不会放过这个女人的。

    尤其是绿茶自己也在作死。

    死到临头竟然还想害人。

    赵月瑶的母亲,此时方才叹息一声,眼神中露出几分伤感。

    不过这一丝伤感,很快便消失不见。

    自作孽不可活,没人救得了她。

    她抬起头,望向外面。

    人王城外,楚羽和楚蝶联手,跟地狱生灵的走狗们之间的战斗,还在继续。

    已经有大片的空间,被打的出现各种异象。

    甚至出现了大量远古神域极为久远时代的画面。

    那种跨越时空的异象,对这里的天地影响无比强烈。

    能让人瞬间悟道,也能让人死的无声无息!

    这是一种真正的大恐怖景象。

    赵月瑶的母亲看了一眼赵松:“你……还要继续看下去吗?”

    赵松这一次,没有犹豫,说道:“我去帮他们!”

    说着,他神念覆盖全称。

    “人王军,出征!”

    轰!

    一股惊天气息,从人王赵松身上爆发出来。

    下一刻,有无数道身影,从这座城中,冲天而起!

    三千人王军,眨眼之间,整装待发!

    随着赵松一起,穿过重重法阵,杀入到城外战场当中。

    其实到了这种时候,楚羽跟楚蝶两人,已经几乎是立于不败之地了。

    他们两人,是以一种碾压的姿态,横扫这些地狱生灵走狗的。

    凶残到无以复加!

    尤其是楚羽,右手弑天,左手唯我独尊。

    七色神光中,刀光璀璨。

    一个化形成人类,但体型巨大无匹的生灵,不断咆哮着,用各种神通轰杀楚羽。

    但却被楚羽用弑天从右胸划到左腹。

    喷溅而出的血液,在这残破的虚空中,看上去凄厉而又冷眼。

    眨眼间形成一片巨大的血海!

    哪怕是主神级的生灵,若是敢靠近这里,也会被血海中的杀气第一时间击杀!

    这尊巨大的生灵发出愤怒的吼叫。

    然后化形成一头百万里长的巨蛟!

    横在这浩瀚无垠的虚空中,就像是一道巨大无边的山岭一般。

    那不断流淌出来的血液,就像是环绕这山岭的血海一般。

    它张开巨大的嘴,一口能吞下一颗太阳!

    狠狠吞向楚羽。

    楚羽手起刀落。

    巨大的蛟头,被当场斩落。

    这一幕,着实惊人。

    创世神这种级别的生灵,在这远古神域同样也是至高无上的存在。

    就这样被轻易斩杀,着实令人感到震撼。

    就连杀出来的人王赵松,都忍不住用一种惊骇的眼神看着楚羽。

    这个家伙,怎地如此生猛?

    他真的是创世神这个境界的修行者?

    不是一个永恒级生灵假扮的吧?

    能让他生出这种感慨的生灵,当真没几个。

    赵松带着三千人王军杀出来的一瞬间,这边的地狱生灵走狗就慌了。

    有人惊怒交加的道:“人王……你要与地狱的神为敌吗?”

    “神你奶奶个腿!”

    赵松抡起巴掌,直接一掌拍过去。

    后院起火,妾被杀。

    哪怕该死,他此刻心里面也是一肚子火气。

    不能跟妻女发作,这只地狱生灵走狗就倒了霉了。

    都说人王可怕,可这世上,真正见过人王出手的人却没几个。

    尤其人王赵松惧内的名声早就传遍整个远古神域,几乎没有几个人不知道他怕老婆。

    久而久之,就渐渐的传成了人王赵松胆子小……

    所以说,谣言害死人啊!

    被赵松盯上那巨大的身影,似乎还想跟人王较量一下,捏着拳印,狠狠一拳轰过来。

    咔嚓!

    巨大的拳头粉碎!

    连同他的身体,被赵松这一巴掌,给拍得稀巴烂!

    残破的虚空,在这一刻,一片死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