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8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无疆 > 纪念刀盟成员熊熊,熊熊你好,熊熊再见。
    熊熊是我的粉丝团刀盟的核心成员,我的老读者,是我很喜欢的一个小妹妹。大家都喜欢叫她小熊猫。

    是个年轻漂亮的女孩。

    是弑天刃中的女主綦筱雨。

    是刀盟中大家都喜欢的小姐姐、小妹妹。

    很难接受这样一个阳光开朗又乐观的女孩就这样永远告别了这个世界。

    八月十八号下午三点二十六分。

    熊熊永远离开了我们。

    今天才听到这消息,胸口特别堵得慌。特别难过。

    原本只想这样沉默着难过。

    但最终,还是决定要为她写一篇文章,纪念和送别。

    因为曾经听人说过,人会死三次。

    第一次是心脏停止跳动的时候,在生物学上,这个人宣告离世。

    第二次是下葬的时候,亲人朋友参加葬礼,怀念他的一生,然后他在社会中死去,世界不再有他的位置。

    第三次,是最后一个记得他的人,也不在这世上了,那时候,他才是真正的死去。永远消失在这世上。

    如果真的是这样,那我希望能够用文字,永远留住她。

    记得应该是2013年,写傲剑天穹的时候,管理员幽幽有天突然跟我说,刀哥,有个特别漂亮的妹子喜欢你的书。

    我哈哈一笑,这么好?

    那个时候的熊熊,在我印象中,是个腼腆而敏感羞涩的女孩子,因为最初,关于熊熊的很多事情,都是幽幽转述给我的。

    包括熊熊生病的事情。

    当时的熊熊,刚生病没多久,从国外回来,又经历了分手等一系列重大的打击,正是最脆弱的时候。

    幽幽告诉我,说熊熊跟她说,生病的时候,是看我的书在度日,获得了很大的精神安慰。

    我听了,有点不知所措。

    有人喜欢我的书,当然是好事儿,对我而言是件很开心的事儿。

    可为什么是个得了绝症的女孩子?

    为什么不能单纯的就是个漂亮姑娘喜欢我的书?

    过了很久,在幽幽的鼓励下,熊熊加了我的QQ,亲口告诉我:那段最难熬的日子,是看傲剑天穹撑过去的,我的书,我的文字,给了她无限的动力。

    我当时心情挺复杂的。

    因为我的书能给人带来如此积极向上的作用,我应该高兴才对。

    但知道她得的是什么病,我一点都高兴不起来。

    生病的人总是敏感的,我没有过多的去问熊熊的病情,只是安慰她,要坚强,一切都会好起来。

    我经历过父亲患病离世,我清楚眼睁睁看着一个人从生到死最终离去的那种揪心滋味。

    生离死别啊!

    生离尚好,因为知道还在,终究可见。死别才是最难过,因为再也见不到。

    纵不思量,也自难忘。

    所以我特别不愿面对这种事情。

    怕。

    最怕的就是突然间,没有了她的消息。

    刀盟大概也是成形于那个时候。

    那时候刀盟的核心成员,都小心翼翼的保护着她,从不敢乱说关于她病情的事情。

    反倒是她自己,在那个时候,活跃的很,也乐观的很。并不是很避讳自己的病。

    会唱歌给大家听,会跟大家讲笑话,会因为有人攻击我而义愤填膺的冲上去跟对方开撕。

    也会小心翼翼的跑来找我聊天,每次都生怕打扰到我。

    突然有点写不下去。

    其实我很想笑着写一篇关于熊熊的回忆,因为我知道,她一定会希望我是笑着面对这件事的。

    但真的笑不出。

    有太多关于她的回忆,堆积在心里面,说不出口。

    说起来,刀盟的那些人,跟熊熊的交流是更多的。

    这些年来,反倒是被熊熊当做哥哥的我,跟她的交流沟通,并没有那么多。

    但我知道,在熊熊心里,我这个写书给她看的作者,被她唤做哥哥的人,是不一样的。

    每当她因为身体上的病痛折磨而想要放弃的时候,幽幽总会第一时间跑来告诉我,让我去安慰一下。

    而她每次回应我的,也都是充满欢快的文字,告诉我,挺好的,还在坚持。

    依然很乐观。

    记得应该是一五年,写弑天刃之前。

    熊熊小心翼翼的跑来问我,新书里面可不可以有一个属于她的龙套。

    我笑着逗她开心,说女主行不行啊?

    熊熊当时发来的那个雀跃的表情,让原本的玩笑,变成了现实。

    是的,从那一刻起,只要还有人在阅读这本书,就永远会有人记得她。

    写到这……心情愈发低落。

    忍不住随手翻了翻最近这两年我跟熊熊并不算多的微信聊天记录,又是一股酸楚的感觉从心底泛起。

    一六年二月十九,我的阴历生日,她送上了她的生日祝福。

    一六年五月十三,她说:哥哥哥哥,别忘了祝我生日快乐哈哈哈!

    下面还有五个龇牙的表情。

    如果单看聊天记录,很难相信,这是一个身患绝症的病人。

    我说怎么会忘记呢,然后在书的后面,祝福了她的生日。

    她看了也一定很开心。

    一六年七月,发了几个哭的表情,问我是不是把她给删了。

    我说怎么会呢。

    问她怎么样,她告诉我,很稳定,就快好了。

    一七年二月十日,问我什么时候开新书,说还要继续看我的新书呢。

    一七年六月末,幽幽告诉我说小熊父亲住院了。

    我微信上问她,她依然很乐观,说没关系。

    一七年十月四日,中秋节,她跑来祝我节日快乐,然后告诉我,要准备做手术了。

    告诉我她爸爸放了两个支架,已经好起来了。

    问我如果手术不成功,会不会记得熊。

    我没直接回答她这个问题,只是告诉她说,一定会成功,你是弑天刃的女主角啊!

    我当时心里还在想,说不定哪天还会被搬上荧幕呢,到时候你看了一定会特开心吧?

    那天跟熊熊聊了不少,算是这些年聊天相对多的一次。

    她告诉我,有很多手术就算成功,也有很多会死于术后排异的。

    我说:“我们不是那些。”

    今年的一月一日,元旦,我送上祝福并问起她,做没做手术。

    她回答我说:还没有哥哥,哥哥新年快乐!祝贺哥哥得奖。

    嗯,还有一颗小心心。

    看到这段文字,我几乎快忘了我当时得的是什么奖。

    回忆了一下,应该是一个学院奖。

    聊天记录中,我告诉她一定要努力。

    熊熊说:我会努力的哥哥,尽人事听天命吧。尽力了也不遗憾了是不?

    当时的我,只能跟她说着苍白的安慰:一定会好的!

    告诉她,现在的医疗比以前发达太多。

    今年的二月十五,应该是大年三十。

    小熊给我发的最后一条消息。

    “给哥哥拜年,新年快乐,福气多多。”

    从一三年,到一八年。

    从QQ时代,到微信时代。

    我从一个而立之年的网络写手,逐步奔向不惑。

    六个年头,大家的变化其实都挺大的。

    好多刀盟的成员,从高中到大学到毕业再到如今参加工作、结婚生子。

    如果没有生病,熊熊也早就应该在国外毕业,学成归来,或许也早已经走入婚姻殿堂,有了属于自己的小家。应该很幸福才对。

    所以如果有如果,我倒是宁愿,熊熊从未看过我的书,从不知网络上,还有一个叫小刀锋利的平凡写手。

    上个月,幽幽突然跑来跟我说,熊熊联系不上了!

    我试着发了个微信过去。

    显示回来的消息,是被拒收了。

    我跟幽幽一样,慌了。

    我们都怕,怕那种可能成真。

    然后便在这种慌张的情绪里等待着,发了一些短信过去。

    直到今天,熊熊的手机有了回应。

    是她的家人。

    告知了我们熊熊离世的消息和准确时间。

    并感谢我们对熊熊的关心。

    一时间,心情变得极度沉重,难过、惋惜、叹息。

    这片纪念文章写的很散也很凌乱。

    甚至有些不知所云。

    我们总是开玩笑说,以后若是死去,QQ和微信会变成什么样?

    还会有人找你么?

    还会有人记得你么?

    还会有人在谈论你,并且牵挂你么?

    当这件事变成现实,当再也没有一个叫熊熊的小姑娘发来消息问候,原来竟是如此的难过。

    有太多的遗憾,比如,没有机会去医院看望她,因为她总是在拒绝,说要好起来再见,因为现在生病的样子不好看;比如,没有来得及送她弑天刃的签名书并写上祝她早日康复的话语。

    比如,那永远也无法兑现的,去看望你的承诺。

    熊熊问我,如果手术失败,会不会记得熊。

    当时没有正面回答你,今天我会回答你,虽然你再也看不到,听不到。

    但还是很认真的告诉你:会的!我和刀盟的所有兄弟姐妹,会永远记得有个叫熊熊的姑娘。

    你是个好姑娘,一个善良、乐观、开朗的好姑娘。

    愿天堂里没有病痛。

    愿来世还能相见。

    听你再叫一声:哥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