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8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无疆 > 第七百五十九章 杀红眼
    彻底炼化这座石塔之后,楚羽对整座石塔的能力有了更加直观的了解。

    他直接让林诗和徐小仙以及龙千秋进入到石塔中闭关。

    因为石塔中,存在着可以生生不息的能量源!

    这是来自仙界的手段!

    对永恒这个层级的生灵来说,石塔中产生的能量,就是生生不息的!

    到了更高层次就不行了。

    器灵不情不愿的把三女送进去,对它来说,这等于是有人进到它家白吃白喝,哪怕余粮无数,终究也是心疼也是不痛快的。

    楚羽准备离开这里了。

    在离开之前,他打算去一趟人王赵松那里,跟他做个告别。

    不管怎么说,赵松当时也算是出手帮了他。

    楚羽在远古神域的虚空中不断穿越虚空,速度快到极致。

    当他接近人王城的那一刻,眼中忽然露出惊讶之色。

    人王城……正在遭遇危机!

    大量的身影在人王城外,拼命攻击人王城的防御法阵!

    那些身影,在这广袤无垠的虚空中影影绰绰,每一个都巨大无比。

    楚羽一眼认出,这些全都是地狱生灵。

    怪不得他炼化石塔的这段时间没有人来骚扰,原来都跑来攻打人王城了。

    城内,人王赵松面色凝重,他的妻子和女儿赵月瑶在他身旁。

    赵松对妻女说道:“等下,我送你们离去,此地……早晚会被攻破。”

    赵松的妻子叹息一声,摇摇头,握着赵松的手:“你我夫妻一体,无论是生是死,我都会留在你身边。”

    说着,她看向女儿。

    赵月瑶的眼圈通红,似乎要哭出来。

    “孩子,别哭,离去之后,你去找楚羽,他定能保护你的安全,带你离开这里。”赵松的妻子柔声说着。

    “我不,我不要离开!”赵月瑶摇头拒绝:“我们一家,要活就一起活,死……也一起死!”

    赵松叹息一声,该交代的,这些天都已经交代过。所以,他准备直接出手,把女儿送走!

    妻子不走,那就不走吧!

    反正他死了,妻子怕是也不会独活。

    但女儿……却必须离开这里!

    就在这时,城外虚空中突然出来一阵怒吼。

    接着便是一阵人仰马翻。

    赵松一家三口,当场就被惊呆在那里。

    透过法阵,看着外面的情况。

    “发生了什么?”赵松的妻子秀眉微蹙,勉强保持着风度,但眼神中的那一抹希冀,依然很强烈。

    锦上添花没多少人会真正在乎,可雪中送炭,却人人渴求。

    赵月瑶抓着母亲的手臂,喃喃道:“一定是那个人回来了!一定是他!”

    人王赵松深吸了一口气,双目射出两道神光,打量着外面的场景。

    轰隆隆!

    一座石塔……不,不对……是半截的石塔,从天而降!

    因为太大,以至于让赵松一开始都出现了判断失误,认为那是一座完整的塔。

    哐当!

    半截石塔狠狠砸在一道地狱生灵的身影身上,那地狱生灵嚎叫一声,顿时四分五裂!

    被砸得粉碎!

    “这……”

    赵松倒吸了一口凉气。

    他的一双眼中,忽然露出精光,惊呼道:“难道是传说中的天王塔?”

    另一边,一道身影,手持一把长刀,刀锋所指,地狱生灵无人敢撄其锋芒。

    “真的是他!”

    赵松这一刻,脸上表情极为复杂,不知该叹息还是该欢喜。

    因为如果不是这个人,人王城大概也不会遭到地狱生灵的如此猛烈攻击。至少现在,应该是不会的。

    但眼下人王城遭遇劫难,同样也是这个人,天神下凡一般的站出来,半座石塔,一把长刀,所向披靡。

    在地狱生灵群中纵横,宛如一尊杀神!

    太强大了!

    赵松犹记得之前驰援楚羽的时候,楚羽虽然战力强横,但却远没有如今这般强大。

    从他身上透出的那股气势和围绕着他的大道符文来推断,难道说……楚羽竟然真的成功踏入了那个领域?

    这真的是……太可怕了!

    地狱生灵被楚羽杀得胆寒。

    这个家伙简直就像是一头冲进羊群中的老虎,横冲直撞,蛮不讲理的挥刀乱砍。

    一点章法都特么没有!

    逮到谁砍谁!

    不是……我们堂堂一界之主级别的大佬,又从地狱中成功归来,什么时候成待宰羔羊了?

    乱战!

    这片虚空,在楚羽出现那一刻,就成了一个充满混乱的战场。

    所有的地狱生灵都慌了。

    如果楚羽只逮住一两个地狱生灵砍杀,这会儿肯定有想要退缩的了。

    问题是,这家伙跟疯狗一样,逮谁咬谁!

    “杀了他!”

    “弄死他!”

    “弄他!”

    所有的地狱生灵也都疯狂了。

    他们曾经是一界之主,但后来……后来都进入了地狱。

    所以,他们已经彻底的不是他们了。

    成了它们!

    从地狱中逃出之后,谁敢在它们面前如此放肆?

    就连那些牛气冲天的永恒神界放逐者……最终不也低下高贵的头颅,跟它们讲和了?

    无数的攻击,瞬间集中楚羽。

    如同集火一般。

    要把这个可怕而又恶劣的生灵,直接击杀在这里。

    然他万劫不复!

    那座巨大的石塔,更像是疯了一样。

    石塔有灵。

    根本不需要楚羽指挥它如何作战。

    在楚羽身上,塔灵栽了一个天大的跟头,正郁闷得不要不要的,如今见到有战斗机会,本就不是什么善类的塔灵彻底撒欢。

    像一条脱缰的野狗。

    它比楚羽还要疯狂!

    甚至有点跟楚羽比谁更凶猛一样!

    半座石塔,一个人,一把刀,彻底将这片战场给搅乱。

    已经有地狱生灵忍不住内心的恐惧,开始偷偷的想要逃走。

    殊不知,楚羽这一次,就没准备放过它们!

    留下这样一群祸害,对人王城来说,早晚是一场劫难。

    自己今天可以打退它们,但以后呢?将来怎么办?

    他又不能一直驻守在这里。

    所以,毕其功于一役,彻底做个了断!

    楚羽蓄了这么多年的势,也终于不再隐藏掩饰什么。

    这个世界似幻似真,有太多无法解释的东西。这从根本上激起了楚羽的探究欲。

    不把这一切弄清楚,弄个明白,就算成为一界之主,又能如何?

    眼前这群可悲但并不可怜的地狱生灵,又有哪个……不是曾经的一界之主?

    冲出去的那一刻,一念天堂,一念地狱。

    这又是为什么?

    是什么人设置了这一切?

    仙界?神界?

    那里面又住着一群什么东西?

    他们凭什么高高在上的主宰这一切?

    不积跬步无以至千里。

    所以。

    眼下。

    杀!

    当楚羽彻底释放出心底的杀念那一刻,他身上的血液,也跟着沸腾了!

    一手弑天,一手唯我独尊的七色神光!

    咔嚓一刀,将一个地狱生灵拦腰砍断,另一只手的七色神光直接刷上去。

    湮灭!

    管你什么境界,管你曾经有多强!

    统统无视!

    人王城中,赵松一家三口,还有他的大军,以及人王城中那些境界达到主神以上的修行者。全都在呆呆的看着这一幕。

    哪怕是人王赵松这种,也从未曾想过,有生之年,会看见这样一幕。

    恐怖的地狱生灵,人人谈之色变,竟然被一个人给杀到哭爹喊娘?

    换作以往,这绝对是想都不敢想的事情!

    一个地狱生灵降临,就足以让整个人王城的绝大多数人感到畏惧。

    地狱生灵这四个字,绝对可以轻易的让婴儿止住啼哭!

    “神!”

    “天神!”

    “这绝对是神!”

    “我们终于有救了!”

    “这个世界……有救了!”

    人王城中,无数人流着泪欢呼。

    有老人,有妇孺,有七尺男儿……

    赵松体内的热血,愈发滚烫。

    整个人在这一刻,仿佛进入到一种玄妙的境界!

    整个世界,在他眼中,都一下子变成了另外的样子。

    原本需要用尽全力才能看清楚的画面,一下子变得无比清晰。

    他知道,自己期盼了很多年的一件事,要来了!

    轰!

    一股惊天的气息,从赵松身上爆发出来。

    他咆哮一声:“人王军,跟我冲!”

    早已经同样热血沸腾的人王军,发出山呼海啸般的声音。

    “杀!”

    赵松在前,人王军在后,化成一道洪流,顺着人王城,冲天而起!

    下一刻,加入战团!

    被楚羽打的哭爹喊娘的地狱生灵,那也是地狱生灵。

    他们终究是曾经冲进过永恒级的大佬。

    到如今哪怕真正实力下降无数,但依然是见识过永恒殿堂的存在!

    所以,它们的杀伤力,依然不是人王军这种级别的战力可比的。

    可这又有什么呢?

    瓦罐难免井上破,将军难免阵前亡!

    身为一名战士,战死沙场,完全是正常归宿!

    有些战斗,虽然不是依靠勇气和决心便能更改的。

    但有些,是可以的。

    比如现在!

    这群地狱生灵虽然恐怖,但还有比它们更恐怖的楚羽和那座石塔!

    所有的地狱生灵,都已经被杀到彻底胆寒了。

    哪怕偶尔挥出一击,能让人王军死伤惨重。可更多时候,这群地狱生灵,想的却是应该如何逃走!

    战斗到底?

    它们好容易从地狱爬出来,真的真的,不是为了战死沙场。

    整个人处于那种玄妙状态的赵松,将战斗和悟道完美的剥离开,他此时真正彻底的发挥出了人王应有的战力。

    在外人看来,人王赵松,杀红眼了!

    人王军,早就红眼了!

    那座石塔更红眼了!

    虽然它没有眼。

    唯有楚羽,状若疯魔,长刀所指,血流漂橹。但一颗心,却宁静得如同古井。

    有永恒大道镇压。

    他,一点都没激动。

    只是有点开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