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8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无疆 > 第八百二十二章 暗中出手
    薛烨是个狠人,一个真正的狠人。

    他不傻,在听见姜涵寒的那半句话之后,便已经明白了!

    这个人,应该是主上不想杀的。

    若是不知道这人身份,那杀了也就杀了。

    给兄弟报仇雪恨,谁能说出个不来?

    可如果让姜涵寒把这句话说出来,那性质就完全不一样了。

    主上想保的人,你却给杀了?

    想干什么?

    跟主上对着干?

    这分明是没把主上放在眼里啊!

    这种时候,说什么都晚了,如果这天音子,真的是主上要保的人,那这次把他给得罪的如此之狠。若他活着,会放过他薛烨?

    这种问题,根本不用想。

    薛烨从不喜欢做这种假设。

    既然结仇,杀了便是!

    这方大印,发出无比巨大的雷霆之声。

    这是一件顶级的仙尊法器。

    在雷劫之地练成。

    爆发的时候,所发出的雷霆之声,几乎可掩盖一切!

    所以,姜涵寒后面说的是什么,没听见!

    那边的天音子,披头散发,模样狼狈至极。

    他根本就不知道姜涵寒和薛烨背后的大人物想保他,刚刚听见姜涵寒那半句话,他也明白了。

    可这种时候,说什么都晚了。

    他直接祭出了身上全部的法器。

    几乎都是各种乐器。

    有古琴、有古筝、还有各种管乐器……

    他根本就不是一个战斗型的修行者,他这一生,痴迷各种乐器,对炼器之术无比精通。几乎将全部的精力,都投入到这两个领域之上。

    战斗……他从未想过自己有朝一日,竟然需要面临这种事情。

    一直以来,不管谁到他面前,不尊称他一声‘天音子’大师?

    又有谁,敢在他面前如此放肆?

    就算是肖氏皇朝的皇帝,见到他,也是客客气气,礼遇有加!

    直到此时,天音子的心里面,方才有种强烈的后悔。

    如此漫长的岁月,为什么不去丰富一下战斗的经验和技巧?

    若是他将摆弄乐器的时间,用在战斗上,将炼器的精力,用在战斗上……那么今日,又何至如此狼狈?

    砰砰砰砰!

    虚空中,他祭出的那些乐器,不断崩碎。

    他的心都在滴血!

    那些乐器,无一不是这世间最为顶级的精品啊!

    这个畜生!

    天音子的心中,同时还有另一种强烈的怨念。

    这些平日里被他当成宝贝一样的东西,在生死关头,又有何用?

    那大印,释放出无尽的雷霆。

    天琴山上,在这一刻,就如同一个仙尊渡劫之地。

    恐怖到无以复加的境地。

    下压之势,已经无人可以阻挡。

    极为遥远的宇宙虚空中,一道倩影,快到不可思议。

    她横跨星河,将时光都甩在身后。

    同时,以强大无匹的神念,警告薛烨,不要杀天音子。

    可惜,她的声音,根本传不到那个地方。

    那里,已经被薛烨的那方大印,以雷霆场域给封死了!

    “该死的!”

    “薛烨,如果天音子死了,老娘跟你没完!”

    这女子以恐怖的速度,朝着天琴山方向冲来。

    但她心里面很清楚——来不及了!

    对薛烨这个人,她不算特别了解,但也曾听过很多关于他的传说。

    当年是一个小混混,带着十来个兄弟,整日横行乡里那种。

    做过的那些事情,从哪个角度去看,都如同人渣一般。

    所以,她特别不喜欢这个人,甚至可以说,非常反感这种人。

    无奈,薛烨蹿升的太快了。

    在黑暗阵营中,一路向上,很快便成为一方诸侯级别的大人物。

    有很多好事者,将两人相提并论。

    认为这是一对金童玉女,都是真正的年轻天骄。

    对这种说法,姜涵寒先是嗤之以鼻,后来痛恨无比。

    因为薛烨,开始惦记她了!

    若不是那薛烨心里面还有点自知之明,没敢到她面前放肆过,她怕是早已忍不住对薛烨动手了。

    刚刚薛烨无比张扬的态度,让姜涵寒的心里面,对薛烨的怒火,变得更盛。

    天琴山上。

    一声爆响。

    天音子祭出的最后一件乐器,碎了。

    他的口中,接连喷血。

    那方大印,已经镇压到他的头顶。

    天音子有种感觉,那大印,像是一座神山,沉重到他这个仙尊境界的大能完全无法承受。

    他的身体,也像是一件瓷器,竟然开始出现一道道裂痕。

    难道,我天音子真要死在这里不成?

    我这一生,从不与人为恶!

    从未做过任何恶事!

    为什么?上天要如此待我?

    天音子恨欲狂。

    这一切,其实只发生在电光石火的瞬息之间。

    薛烨的脸上,冷漠无比。

    他很清楚,杀了天音子,这件事情,也没完。

    首先是姜涵寒那小娘们,绝不会善罢甘休;其次,还有主上那里,也需要一个交代。

    但他无惧!

    我兄弟被他杀了!

    三个!

    从小到大的生死兄弟!

    难道,还不让我报仇了?

    薛烨心坚如铁!

    老七、老八、老九……你们可以出一口恶气了!

    大哥至少,先给你收了一点利息。

    回头等找到那四个人,大哥一定将他们擒住,问清楚杀你们的真凶。

    不管是谁……只要大哥活着,就一定为你们报仇!

    大印轰然镇压!

    薛烨的嘴角,露出一抹冰冷的笑容。

    轰隆隆!

    一声惊天动地的巨响。

    那方大印,在即将把天音子压成肉饼的瞬间,被一道可怕的力量,生生击开了!

    原本天音子已经闭目等死。

    他是一位仙尊境界的大能,自有属于自己的骄傲和尊严。

    眼看着活不成,也不可能再去跟薛烨求饶。

    所以,只能闭目等死。

    可一声可怕的轰鸣过后,死亡……却并未如期而至。

    那种神山压顶一般的沉重感,反倒消失了!

    那边的薛烨,陡然间睁开双眼。

    一双眼中,射出无比锐利的光芒。

    森寒到极致!

    “谁!”

    他发出一声怒吼,凝结拳印,朝着一个方向,狠狠一拳轰出去。

    那地方,空无一人!

    随后,薛烨又向着后方,狠狠一拳打去。

    这边天音子,整个人虽然还有些茫然,但却也知道,自己被人救了。

    是谁?

    是姜涵寒么?

    应该不是,她不可能这么快赶到这里。

    而且,若是她,不可能不出声。

    天音子没走,事实上,他也走不了!

    那方大印虽被击开,可它的场域,却依然笼罩在这里。

    薛烨一身血气疯狂爆发出来,整个人都如同疯魔一般。

    朝着四面八方,不断挥拳。

    突然!

    他咆哮道:“给我去死!”

    一拳打向头顶苍穹。

    哐!

    一声巨响。

    半截石塔,从那地方被打出来。

    天音子皱着眉,眼神中露出难以置信之色:“这……”

    他是这世间顶级的炼器大师,不可能认不出这石塔来历。

    但问题是,这座石塔,不是早在黑暗时代的那段岁月里,便已经消失了吗?

    塔的主人都死了!

    这塔,怎么可能还在?

    “乾坤天王塔?”那边的薛烨,虽是个混混出身,可现如今他也是一位仙尊境界的大人物。

    对这种顶级的法器,又怎么可能一点耳闻都没有?

    “是谁?”

    薛烨声音冰冷,愤怒的咆哮着:“这是私人恩怨!”

    “不管你是谁,都不应该参与其中!”

    “本尊现在,给你一个机会!”

    “立即退出……”

    他一边说着,一边以神念用心的搜寻着。

    这很怪异!

    对方既然有乾坤天王塔这种神器级别的法宝在手,同时还有另一间至宝存在,不然刚刚不可能击飞他的大印。那么,为什么不敢露面?

    是不方便?

    他不怎么相信。

    那么,便是这法器的主人……没有那么强!

    他怕我!

    这念头在薛烨的脑子里,极速闪过。

    他一双眼冰冷无比。

    寻找着那个人的踪迹。

    楚羽用金属小球,直接击飞了那方大印,随后便收回金属小球,隐匿起来。

    从这薛烨身上爆发出的那股气势,可以明显的感觉出来。

    这个人极强!

    楚羽如今也已经知晓了薛烨的身份。

    攻打肖氏皇朝的第三路元帅!

    能够成为一路元帅的人,又是仙尊这种顶级的境界,这人绝不简单。

    他出手救天音子一命是不假,可并不想为天音子拼命!

    他现在只想拖时间,只要把时间拖到那个女人来,这件事,就算成了!

    那女人既然也是黑暗阵营的一员,到时候,就让他们自己打去好了。

    随便打!

    打死打生,与我无关!

    但救下天音子的这个人情,他必须得认。

    楚羽以金属小球隐匿自身气息,薛烨纵然是一尊仙尊,却也没办法找到他。

    整个人气得发狂。

    不过马上,薛烨便将目光投向那座跟大印抗衡的石塔之上。

    乾坤天王塔么?

    先收了你!

    薛烨的眼中,露出一抹疯狂之色。

    不过就在他准备对乾坤天王塔出手的瞬间,那它嗖的一下……跑了!

    “啊啊啊啊啊!”薛烨整个人都快疯了。

    这他妈叫什么事儿啊?

    “给我滚出来!”

    他怒吼着。

    天地间,无声无息。

    他将目光,再次转移到天音子身上:“那你就去死!”

    那方大印,绽放着雷霆之力,再一次,朝着天音子砸过去。

    轰隆隆!

    又是一声巨响。

    那大印,再一次被撞开。

    但这一次,薛烨却是专门留了个心眼,他的一大部分神念,散步在这虚空中。

    须臾间,他找到了那个人的藏身之地。

    两件重器么?

    薛烨的嘴角,露出一抹残忍。

    他凝结拳印,狠狠一拳,朝着那个地方轰去。

    楚羽有种头皮发麻的感觉,暗道一声不好。

    这家伙,太鬼了!

    这种时候,想要避开,已经是避无可避。

    当下一咬牙,运行弑天心法,施展唯我独尊,凝结拳印。

    拳头之上,有七彩神光绽放。

    一拳迎向薛烨的拳头。

    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