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8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无疆 > 第八百二十五章 你是来度假的?
    姜涵寒将令牌给了天音子后,便准备直接离去。

    身为一路主帅,她不可能离开军营太久。

    临走前,看着楚羽,犹豫片刻,漠然说道:“肖氏皇朝,覆灭在即,能逃远点,就逃远点。任何人,挡在黑暗大军面前,最终都会被碾压成渣。”

    虽然这女人很冷,说话也不好听。

    不过,也算是一句忠告了。

    楚羽点点头:“谢谢。”

    “不必,我是看在天音子前辈面上。”姜涵寒说完之后,转身离开。

    “唉!”

    看着她背影,天音子叹了口气:“你说,好好的各自安生,不好吗?”

    他看着楚羽,一脸感慨:“明明是一个好姑娘,为什么非要投身黑暗阵营,成为那些人的爪牙?”

    “前辈跟她,早就相识?”楚羽问道。

    天音子叹息一声,道:“很久以前,那时候,她境界还没现在这么高,曾求我给她炼制一件法器。”

    徐小仙在一旁笑道:“前辈当时,也是把她拒之门外的么?”

    天音子老脸一红,随后,一脸认真的给楚羽和徐小仙施礼:“之前多有得罪,还请两位道友,见谅!”

    “前辈言重了。”楚羽微笑着还礼。

    徐小仙说道:“其实我们也能理解前辈的心情,天天被人打扰,的确很烦。”

    “嗨,不经历生死,很多问题,哪怕修炼到仙尊境界,也是看不透的。”天音子叹息一声,看着乱七八糟的四周,脸上有些落寞。

    随后,他请楚羽和徐小仙,到自己的洞府。

    外面的烂摊子,自有一群下人会来收拾,他也没心思去管了。

    到了洞府之后,天音子再次对楚羽和徐小仙道谢。

    弄得楚羽多少有些不好意思了,只能坦然说道:“前辈也不必如此客气,其实,出手救前辈,主要也是因为……”

    天音子摆摆手,打断楚羽的话:“小兄弟不必多说,老夫心里面明白。纵然有所求,可在当时那种情况下,还敢出手的人……不能说没有,但……也一定是少之又少。尤其小兄弟跟这位姑娘,都是真仙境界的修行者。”

    天音子叹息道:“你们所求,最多……无非就是炼制一件法器,那东西,又如何能跟性命相提并论?”

    他说着,一脸认真的看着楚羽:“小兄弟若不嫌弃,以后便叫我一声老哥,救命之恩,无以为报,有什么用得上老哥的地方,尽管提。”

    这老头,这么看的话,似乎还挺可爱的。

    徐小仙之前还腹诽过天音子。

    此刻多少有点脸红,道:“之前对前辈还有些误解,觉得前辈可能跟黑暗阵营有所勾结……”

    天音子苦笑道:“黑暗势力,那是一股可怕的力量,老夫怕死贪生,只是不敢招惹罢了……幸得姜涵寒姑娘照拂,勉强在这独善其身。可今天发生的这件事,也让老夫明白,大厦将倾,哪来的地方让老夫独善其身啊!”

    徐小仙道:“不是有那面令牌?”

    天音子说道:“嘿,老夫跟黑暗阵营中的大佬可没交情,怕是那边的人,认为老夫还有点用吧?”

    天音子很坦诚,说话并不遮掩。

    楚羽和徐小仙也觉得应该是这样。

    毕竟,一位仙尊境界的炼器大师,放在哪……都值钱的很啊!

    天音子看着徐小仙:“姑娘是小兄弟的道侣吧?别叫我前辈,叫一声老哥哥便可!”

    徐小仙看了一眼楚羽,楚羽点点头。

    徐小仙笑道:“那,妹子见过老哥哥了!”

    天音子笑着答应,然后问道:“让我猜猜,你们找我,是想要炼制……一张琴?”

    徐小仙笑了笑,说道:“的确是这样,不过……之前因为被拒绝,我们其实很想自己学习炼器。并且,已经委托山下城里的拍卖行,让他们帮助收集仙尊级的炼器典籍。”

    天音子老脸一红,说道:“弟妹这话可是有点打老哥哥的脸了,仙尊级的炼器典籍,何须山下那黑心的拍卖行?老哥哥这里有的是,想看什么,尽管自己去看便是!”

    说着,他直接一挥手,洞府中出现一排排巨大的书架,那书架上,各种各样的典籍,应有尽有。

    天音子苦笑道:“老哥哥打架不行,可这琴棋书画炼丹炼器,却是研究了无尽岁月,也算有些心得。你们在这里多住一些时日,有什么老哥哥能教你们的,尽管问!另外……”

    他一脸真诚的看着徐小仙:“弟妹你需要的那张琴,最好……还真是需要你自己来炼制,不过材料嘛,我这里有的是!”

    蒋子莲在一旁轻声道:“难道老哥哥这种时候,都不肯出手,帮我姐妹炼制一张琴?”

    徐小仙笑着道:“子莲误会了,老哥哥说得对,这种级别的法器,经由自己的手炼制出来,跟别人炼制,是不一样的。”

    蒋子莲微微一怔,道:“这,太追求极致了吧?”

    徐小仙笑着道:“这是强迫症。”

    法器这东西,自己炼制出来,跟别人帮着炼制出来,究竟有多大区别?

    其实很难讲。

    总体来说,同境界的炼器师,炼制出的法器,区别真的未必有多大。但若是自己炼制的,那么在炼制过程中,便可以将自己的道,融入到法器中。

    用起来,自然更加得心应手一些。

    若是别人炼制的,还需要一个熟悉的过程。

    如果徐小仙不想学炼器,那么天音子自然会出手帮她。

    可既然徐小仙自己想学,那么,只要徐小仙学会了炼器,她的法器,自然无需经由他人之手。

    就像一个顶级的木匠,只要自己能动手,绝不会轻易让别人帮他打造家具一样。

    说这是一种强迫症,也没什么不对。

    随后,楚羽一行人,便在天琴山上住下,成了这里最为尊贵的贵宾。

    之前被吓得屁滚尿流的小道童上山的时候,看见楚羽一行人,整个人都不好了。

    尤其是看见老爷天音子对待这几人的态度,小道童有种哔了狗的感觉,之前明明是老爷您说不见这几人,现在他们却成了天琴山最尊贵的客人……合着就我里外不是人啊!

    却说那薛烨,回到第三路军之后,整个人都暴跳如雷。

    “姜涵寒、天音子……还有那几个小杂碎,老子早晚有一天,要把你们彻底碎尸万段!”

    他的一群兄弟,听闻事件全部过程之后,也全都义愤填膺,愤怒不已。

    但这些人,都已经不是当年的街头小混混,虽然骨子里的那股气犹在,但考虑问题,却已经变得更加全面。

    他们都明白,这一次,老大这个亏,算是吃定了!

    不但吃定了,而且从今开始,还要低调,面上不再提这件事情。

    不然一旦传到主上那里,说不定就会治薛烨一个不敬主上之罪。

    他们敢跟任何人放肆,但却绝不敢在主上面前嚣张。

    从古至今,有很多曾经敢在主上面前放肆的人,他们最终,都死的很惨。

    薛烨座下,排名第一的大将军冷平,过来劝薛烨。

    “大帅,别再为这件事情烦心了。老七老八老九他们泉下有知,也绝不会怪罪大帅您。为了兄弟,您该做的都做了。活着的兄弟们心里面也都清楚。”

    薛烨怒火难平,咬牙道:“我恨啊!那四个人,的确是仗着天音子的庇护。老七老八老九的死,跟天音子那老东西绝对脱不开干系!还有那姜涵寒……枉老子一直喜欢她,那就是个冷血无情的女人!总有一天……总有一天!这口恶气,老子一定要出个痛快!”

    接下来的日子,薛烨的第三路大军如同疯了一样,朝着肖氏皇朝的都城大顺杀去。

    薛烨要拿首功!

    他要亲手摘下肖氏皇朝皇帝的头颅。

    到那时,就跟主上讨要天琴山,作为他的封地。

    他要让姜涵寒那恶婆娘,竹篮打水一场空!

    要让天音子乖乖滚出那座山!

    到那时,谁都别想好!

    ……

    ……

    地狱。

    这个充满罪恶,充斥着无尽怨念和杀戮的世界,已经存在太久了。

    地狱中的生灵,也不计其数。

    他们随便哪个,都是曾经的一界之主。

    身份尊贵,地位尊崇,为无量计生灵所敬仰。

    但到了这种地方,没人在乎你曾经是谁。

    大人物?

    呵呵,谁还不是大人物呢?

    在这里,只有简单明了,干脆直接的杀戮。

    不是你杀我,就是我杀你!

    地狱中的势力非常稀少。

    几乎绝大多数,都是各自为战。

    原因很简单,这些生灵,没有一个,是愿意甘于人下之辈。

    联盟倒是有不少。

    大家都是平等地位,互不侵犯,攻守同盟。

    不过,暗中也存在着无数的算计!

    不是地狱中的这些生灵不明白,而是这个世界,根本就不是一个正常的世界!

    在这种地方,相信任何人,都是一件特别可笑的事情。

    直到——

    那个人来了。

    他一身白衣,长发披散在肩上。

    面容无比祥和,浑身上下,充满慈悲的气息。

    赤着双足,从天而降。

    他根本不像是飞升失败堕入到这个世界中来的。

    看上去,他是主动来到这里的!

    当他刚刚降临的那天,不计其数的地狱生灵扑向他。

    想要生撕了他!

    并非因为饥饿,而是实在看不惯这种装逼的调调。

    堕入地狱,本身就是一件令人疯狂的事情。

    可这人倒好,居然一脸平静。

    你特么是来度假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