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8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无疆 > 第八百三十二章 驰援
    楚羽没有惊动林诗、徐小仙和蒋子莲,选择了孤身一人上路。

    徐小仙突破在即,正是关键时期。

    而林诗和蒋子莲,也都在深度闭关。若无大事,根本不会醒来。

    肖璇儿连人都不敢派,而是派了一头神禽过来,也足以说明事态的紧急程度。

    就像神禽说的那样,如今整个肖氏皇朝烽烟四起,根本就不可能有多余的兵力赶去救援。

    想要救楚蝶,就只能靠外力。

    可这外力,就连肖璇儿自己,都心里没底。

    觉得是死马当活马医。

    能不能医得活,就看楚羽这个医生,有没有那份实力了。

    楚蝶被困的地方,距离天琴山很远,楚羽飞到高天之上,全速赶路,依然用了半个多月的时间。

    永恒神界的法则力量太完善,想要像在大千世界中那样肆意进行空间跳跃,除非真正踏入到仙尊领域,不然根本掌控不了那种法则。

    但楚羽的速度,在真仙这个领域中,已经算得上是极为变态的那种了。

    他运行弑天心法,身形宛若一道光影。

    就算有真仙在这里赶路,也几乎不可能看见他的身影。

    楚羽在路上,心中也在盘算着,要怎么把楚蝶带走。

    他相信,楚蝶如果想走,应该没人拦得住她。

    毕竟楚蝶如今,也是真仙境界。

    当世的真仙,没多少人是她的对手。

    除非是薛烨那种级别的大帅亲至,不然,楚蝶想走,谁也拦不住。

    所以,这件事情,十有八九,是楚蝶不想放弃自己的人马,独自一人逃之夭夭。

    将军百战死。

    战场上,一名将军若是抛弃了自己的布下独自逃生,那么就算他能活下来,但从此后,也绝对是威严扫地,估计不会再有人信服他了。

    若是两军交战,拼到山穷水尽,带着一群人杀出重围,那又是另外一回事。

    所以对楚羽来说,他宁愿那边现在就已经打起来。

    这样,若是楚蝶的大军拼到最后时刻,自己再带她走,就容易多了。

    不过,这只是对于单纯要救出楚蝶来说,最好的办法罢了。

    楚羽的心中,还藏着另一个念头。

    那就是,如果能够帮助楚蝶,反败为胜!

    将那两路包围着楚蝶的大军,一举歼灭……那,才是楚羽真正想要的。

    楚羽虽然没有为肖氏皇朝效命的兴趣,但他同样,也是想要掀翻黑暗势力的人之一。

    而且,只要有机会,他一定会不遗余力。

    这是根本的,原则性问题。

    ……

    ……

    巨大的无名山谷,楚蝶的大军被困在这里,已经数月之久。

    敌人并没有贸然的发动大规模的攻击。

    小规模的试探,倒是已经有很多次了。

    毕竟就算是黑暗阵营的人,也不想通过伤敌一千,自损八百这种战斗来获胜。

    当然,他们也不想劝降自己的敌人。

    对黑暗阵营的人来说,他们的力量,已经足够。

    并不需要有新鲜血液的注入。

    他们要做的事情,只有一件——让黑暗阵营的势力,遍布整个永恒神界,再遍布整个仙界!

    到那时,他们就等于真真正正的,夺取了这天下!

    从此后,建立天庭也好,制定新的规则也罢,都将按照他们的意愿来进行。

    他们要做的,是成为这不死世界中,唯一的王者!

    所以,不需要俘虏。

    楚蝶的行宫内,一群将军正在跟楚蝶商量着如何破局。

    “如今,外面的消息,已经彻底被黑暗阵营的人给封锁住。我们已经很长时间没有跟公主殿下那边联系上了。我们的人出不去,他们的人也进不来。所以,现在只能靠我们自己的力量。”

    楚蝶看着在场的众人,她面前虚空,是一副巨大的地图。

    这地图上,清晰的标注着敌军的分布。

    她手下一名将军苦笑道:“没有弱点,我们想要凭借自己的力量突围出去,属下计算过,除非……能有一把强有力的刀,劈开敌人设下的层层防御。但现在,我们没有这把刀。”

    楚蝶目光一凝,说道:“找到机会,到时候,我来做这把刀!”

    “不可!”

    “将军不可!”

    “万万不可!”

    行宫的会议室内,一群将军顿时出言反对。

    开什么玩笑?

    楚蝶是他们所有人的精神领袖!

    是他们的灵魂人物。

    如果楚蝶出什么危险,到时候,根本没人能统帅这支桀骜不驯的大军。

    别看眼下,这群将军们在一起看似很团结,可实际上,那是因为有楚蝶在。

    若是没有了楚蝶,在场这些人,根本就是谁都不服谁的!

    而楚蝶的威信,则是她这么多年,一点一点积累下来的。

    凭借一次又一次的胜仗,凭借着她那颗智慧的脑袋,一点点折服了这群桀骜不驯的将军。

    只是,她的武力……在场这些人,却是从未真正见识过的。

    让首领去做那把劈开敌人厚重防御的刀?

    简直就是开玩笑!

    “将军,这件事休要再提,我们还没死光呢。”一名身材高大的将军,浑身杀气,闷声说道:“到时候,我去做这把刀!”

    “你,不行。”他身旁,一个身材瘦弱,目光有些飘忽的黑衣男子轻声说道。

    “我怎么就不行?”这名身材高大的将军冷冷看着说话的黑衣男子。

    黑衣男子轻笑道:“勇武有余,但战力……却不足以劈开敌人的防御。同时冲上来十个真仙级的敌方将领,你怎么劈开?”

    “我……”这名身材高大的将军语塞,咬牙道:“大不了一死……”

    黑衣男子追问道:“可你死了,将军怎么办?”

    “那,你去?”身材高大的将军看着黑衣男子:“你一把快刀,不是号称天下无敌吗?”

    “我什么时候号称天下无敌了?”黑衣男子嘴角抽了抽,说道:“我也不行,同时对付三四个同境界的对手,我还有点信心,可若是再多,我就没那本事了。”

    身材高大的将军怒道:“这也不行,那也不行,到底怎么才行?”

    黑衣男子叹息一声,道:“自然是保护将军杀出去……”

    “这个更不行。”楚蝶一脸坚决:“绝对不行。”

    保护她杀出去,其他人怎么办?

    等着被敌军屠戮?

    她若一走,军心必散!

    军心一散,那除了等死,真的就没有第二条路了。

    她若是在,哪怕什么都不做,只要人在这,那所有的战士们,便会觉得心中有底气。

    纵然是拼死战斗,也在所不惜。

    “我是不会走的,你们死了这条心。”楚蝶淡淡说道:“另外,我必须告诉你们一件事。”

    众人看向她。

    楚蝶一脸平静,微笑道:“你们在座诸位,谁,都不是我的对手。”

    “哈哈哈,将军别闹了。”

    “这个笑话可以让我笑一年。”

    “将军,要说这别的,我们不是您对手,我们承认,都心服口服。可要说战斗方面,我们不是您对手,这个真的太好笑了。”

    “哈哈哈!”

    原本气氛紧张的行宫会议室内,倒是少有的出现了一丝轻松氛围。

    这笑声甚至传到外面,不少品阶相对较低的将领,听见这笑声后,脸上也都露出轻松之色。

    楚蝶很认真的一句话,竟然起到了意想不到的良好效果。

    甚至稳定了军心!

    这,是楚蝶之前完全没想到的。

    “你们觉得,我在讲笑话?”楚蝶有些好笑的看了一眼众人,然后道:“我没骗你们。”

    说着,她的身上,开始缓缓的,有一股大道气息,被释放出来。

    行宫会议室内,一群高极将领脸上的笑容,渐渐消失了。

    因为他们感受到了威胁!

    尤其是其中一名将领,在楚蝶身上绽放出强大气势的瞬间,脸色微微一变,目光,也变得有些闪烁起来。

    肖璇儿的猜测并没有错。

    楚蝶的确是被人出卖,才被两股大军困在这里的。

    从战争开始到如今,这么多年来,因为黑暗阵营不要俘虏,只疯狂的杀戮。所以,在肖氏皇朝境内,背叛者的数量极少。

    因为背叛的下场,通常会更惨!

    不但会害了原本的自己人,而且投靠到黑暗阵营那边之后,也几乎都会第一时间被处死。

    死的还都很不痛快。

    黑暗阵营那边,对这种背叛者,同样无比痛恨。

    他们要的,是敌军的拼死反抗!

    他们要的,是在真正的恐怖战火中,磨练出的恐怖战士。

    他们要的,还有这场战争结束之后,整个永恒神界、仙界……所有人对他们深入灵魂的恐惧!

    仁慈?仁政?优待俘虏?

    不存在的。

    在这种情况下,除了死战,根本就没有第二条路可以走。

    所以,也几乎不会有人想到,会存在叛徒这种事。

    凡事总有例外。

    就像天琴山上的天音子,就是一个天大的例外。

    就连黑暗阵营中的大佬,都亲自下旨,赐下令牌,要庇护他不死。

    同样,楚蝶,也是一个例外。

    就连楚蝶自己都不知道的是,她也已经引起了黑暗阵营中,上位者的关注。

    其实,真正的天才,谁都喜欢,谁都希望能将天才搜罗到自己阵营中来。

    楚蝶,便是这样的一个天才。

    就如同曹操看重关羽一样,黑暗阵营中,也有大佬,极为看重楚蝶。

    于是,在很多年的观察和分析之后,他们朝楚蝶身边的一个人下手了。

    带着极大的诚意,收买了那个人!

    并且有大人物面见那位将军,跟他承诺,第一,不会出死他,而且会给他一场天大的富贵!

    对于真仙境界的修行者来说,一场天大的富贵,或许就是送他直入仙尊领域的资源。

    这,是极少有人能够拒绝的。

    第二,对方跟这名将军承诺,绝不会对楚蝶不利。

    有了大人物的这两点保证,所以,这名将军,最终动心。

    因为在他看来,肖氏皇朝……终究会被灭掉。

    如今的大势之下,根本没人能挡得住这股黑暗风暴的席卷。

    良禽择木而栖,既然有的选,为什么要拒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