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8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无疆 > 第八百九十章 钓鱼
    这黑袍老者无比的强势,就连木兰族老祖宗的神念法身都敢干脆利落的给干掉。

    他望向木兰婴宁战车消失方向,冷冷哼了一声,身形一闪,便追了下去。

    几乎是在同一时间,于胜杰那群人和屠光明他们,也分别受到拦截。

    这群年轻天骄的手上,也不是一点底牌都没有。

    可面对真正的顶级仙尊分身,他们根本没有能力逃脱。

    直接被抓住,然后带到一个了一个地方。

    在那里,他们看见了黑暗阵营中各族的代表。

    原来不是没有人前来迎接,而是这些迎接的人,早已经被人抓住,并且限制了自由。

    是谁?

    如此胆大包天?

    屠光明的心中都充满震撼。

    他不相信这是黑暗阵营中的那些主战派做的。

    因为那些主战派家族的代表,也都在这里,被封印住。

    “请你们这群年轻晚辈来这里,是有一件事要问你们,只要如实回答,自然会放你们离去。所以你们不用怕。”一道苍老的声音骤然响起。

    随后,一个身材佝偻的白发老者,缓缓出现在众人面前。

    屠光明等人相互对视一眼,都不认识这老者身份。

    “前辈您是?”屠光明站出来,面色恭敬的问道。

    对方能破掉他们的底牌,将他们镇压,说明真正的实力可能超出他们想象。

    说不定已经拥有了黑暗阵营中顶级大佬的那种实力。

    这种存在,无论是哪个阵营,都会受到最高的礼遇。

    身材佝偻的白发老者淡淡说道:“不用问,老夫只想知道,进化之地里面,究竟发生了什么?”

    说着,他看向屠光明:“你来说说?”

    那些黑暗阵营中的各族代表,此刻也全都看着屠光明。

    很多人都没有看见自家子弟,心中松了口气的同时,也禁不住有些忐忑。

    就连屠光明都被抓到这里,自家那些子弟,又怎么能逃得掉?

    但他们却没有出现,该不会是出了什么意外吧?

    屠光明说道:“晚辈等人在进化之地中,除了获得一些机缘和造化之外,并未见到有别的大事发生。”

    说着直接取出一枚记忆晶石来,说道:“这是晚辈百年来在进化之地的所有经历,前辈一看便知。”

    这记忆晶石,正是之前杨锋给楚羽的原件。

    是被动了手脚的!

    就像被剪辑过的录像一样。

    但这手脚做得极为高明,哪怕是仙尊,也很难从这上找出毛病。

    身材佝偻的白发老者接过这个记忆晶石,片刻之后,便交还给屠光明,沉吟了一下,道:“你没说谎,不过,人还没有齐,还有两个木兰家的小姑娘,和另外一些人没有过来。”

    “等到那些人全部到齐,若是事情真相如你们所说,那么自然会放你们离去。”

    这时候,屠光明这边有人忍不住问道:“前辈究竟是谁?”

    身材佝偻的白发老者淡淡说道:“就算说了,你们也未必会知道,这世界这么大,总不能都是你们黑暗阵营的人在主宰。”

    他们竟然不是黑暗阵营的人!

    屠光明等人心中无比震动。

    这时候,有子弟没出现在这里的家族代表忍不住朝着屠光明等人问道:“屠公子,我家段天涯您可曾见到?”

    “古公子,请问你看见董拦江了吗?”

    “屠公子,我是鲁华茂家的人……”

    屠光明和古剑等人纷纷摇头,表示没有看见,并且告知,那些人并没有跟自己一同出来。

    屠光明道:“或许他们会晚一些出来。”

    那些人将信将疑,看向屠光明等人的目光都变得充满怀疑。

    不过屠光明和古剑等人并不在意。

    只是心中都非常奇怪,为什么坐镇在这里的黑暗阵营大佬不见了?

    如果有黑暗阵营的大佬坐镇,绝不可能眼睁睁看着他们被擒。

    其实所有被抓来的人都感觉到奇怪,因为这里根本就没有什么打斗过的痕迹。

    正常情况下,负责坐镇在这里的黑暗阵营大佬不可能就这样平白消失了的。

    还有另一种可能,就是坐镇在这里的人,被人引走了!

    或者,是他自己离开了。

    至于离开的原因,那就很难说了。

    这时候,身材佝偻的白发老者看着众人,淡淡说道:“都不要猜了,原本坐镇在这里的那位,见到了许久不见的老朋友,喝茶叙旧去了。你们被带来这里,他是知道的。”

    什么?知道?

    在场众人全都有些茫然了,心说这是什么情况?

    白发老者也没有去解释太多,安心的在那等着。

    在他看来,区区两个木兰家的小姑娘,没那么难对付。

    就算她们身上有木兰族老祖宗的分身,也没关系。

    ……

    ……

    木兰婴宁,正在竭尽全力的驾驭着这辆古老的战车在高高的苍穹中穿梭。

    这辆古战车的速度几乎被催动到极致。

    但木兰婴宁还是觉得不够快,她很清楚老祖宗那道神念法身根本坚持不了多久。

    对方既然已经动了手,那绝对不会轻易罢手。

    左右都已经把人给得罪了,谁还会顾及那么多?

    所以,他们这群人,一刻没有进入木兰族的疆域,便随时都有可能会发生危险。

    楚羽没有多说什么,面对这种情况,他其实非常冷静。

    他甚至刚刚在心里面推演过如果自己对上那个穿着黑袍的老家伙会是怎样一种结果?

    弑天、金属小球、石塔、天宝葫芦、天宝古钟……

    这些东西加起来,能不能给对方造成出其不意,然后将其重创?

    经过一番推演之后,楚羽觉得,还是有机会的!

    如果对方不是一道分身,而是本尊的话,那就几乎没什么机会。

    再怎么出其不意,在那种级别的存在面前,也掀不起什么浪花来。

    法器或许能给对方带来伤害,但对方根本不会给他任何机会动用法器!

    这就是真正的顶级仙尊的实力!

    至于能击杀邪尊雕像的金属小球……好吧,球爷的出场费太高。

    楚羽根本不知道它什么时候会出手。

    反正他是没办法让金属小球随意的斩出那紫色的光芒。

    从这么多年的经验上来看,球爷斩出的那一道紫色光芒,怕是也没那么容易。说不定是积累了多久,才能做出这样的一次攻击。

    所以,还好,他现在需要面对的,只是一道分身。

    楚羽看着木兰婴宁,然后说道:“也不用太慌。”

    “怎么不慌?”木兰婴宁看着楚羽道:“难道你还能对付一个仙尊的分身不成?”

    说着,她那张绝色倾城的脸上,忽然露出一丝狐疑之色。

    因为她想起了之前,从那秘境中曾经溢出的恐怖能量波动。

    而当时,楚羽可是就在那秘境中!

    难道说,他还有我不知道的底牌不成?

    木兰婴宁看着楚羽道:“你要是能干掉那个家伙,我相信,我们木兰家的老祖宗,一定会喜欢你。”

    “不会觉得我多事吧?”楚羽幽幽问道。

    “怎么可能?你当我家老祖宗是那种小心眼的人?”木兰婴宁这会儿也终于放松了些。

    楚羽笑起来,心说不是就好。

    毕竟木兰老祖的一缕神念法身已经被击溃,要楚羽真有那个本事,早干什么去了?

    心胸宽广的人,当然不会把这当回事,可就怕遇到心眼小的。

    战车横空,高速略过。

    就在这时,突然间一股恐怖的禁锢力量瞬间笼罩过来。

    同时,那黑袍老者的声音,也随之在战车中响起。

    “木兰家的小姑娘,还要继续走吗?”

    木兰婴宁根本不理,继续催动战车前行。

    霍地,那禁锢的力量增大到极致。

    古战车发出一阵咯吱声,硬生生被停在那。

    战车中的很多人都摔得东倒西歪。

    甚至有人受伤。

    也亏了这战车里面都是一群顶级的真仙修士,这要换做一般的真仙,怕是会因此受到重创。

    楚羽看了一眼木兰婴宁。

    木兰婴宁的眼神中,闪过一抹坚决之色。

    不需要说话,也都明白了对方的意思。

    打!

    决不能让黑袍老者把他们抓走。

    “你们家的老祖法身,都已经崩溃,你们又何必在这里苦苦支撑?”

    随后,这辆古战车,直接被一股庞大的力量抓起来。

    楚羽跟木兰婴宁通过水镜术,看见那黑袍老者伸出一只大手,将战车抓了起来。

    就是现在!

    木兰婴宁率先冲了出去。

    她知道楚羽手里面肯定有着强硬的底牌,但毕竟是真仙境界。

    如果正面硬刚,绝不可能是黑袍老者这种级别的仙尊对手。

    出身木兰族,她更清楚普通的仙尊和这种绝顶仙尊之间存在着多大的差距。

    所以,她来当诱饵!

    楚羽负责钓鱼!

    轰!

    木兰婴宁冲出去之后,直接轰出一道毫无保留的攻击。

    无数大道符文宛若天河一般,从天而降,化作一股洪流,轰向黑袍老者。

    木兰族的嫡出,就算境界不如对方,也绝不是谁都能欺负一下的。

    黑袍老者叹息一声,淡淡一挥手,像是随意一拂。

    同样有无数的大道符文朝着木兰婴宁打出的这道攻击轰过去。

    对撞!

    湮灭。

    波澜不惊。

    便将木兰婴宁这全力一击给化解掉。

    “小姑娘,不要以为你来自木兰家,老夫又有事情要问你,你便可为所欲为。”黑袍老者冷着一张脸道。

    “是么?”木兰婴宁再次冲上来。

    这时候,从战车中,冲出一道黑色身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