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8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无疆 > 第八百九十五章 老而不死是为贼
    一个如此强大的仙尊,会因为推演一个年轻人的来历而死?

    木兰婴宁从来没听过这种说法。

    所以她不能接受。

    木兰老祖看着楚羽说道:“这片天地,早晚会死。天道也终究是有寿命的。只不过是时间问题。岁月不存在于这片天地间,不代表它就彻底不存在。”

    “所以,有朝一日,当这片天地都彻底毁灭的时候,世间万物生灵,三界六道……将荡然无存!”

    “但万物大道,总会存在那么一线生机。”

    “想不到,这一线生机,竟然会是你。”

    “曾经,我们很多人,都以为自己会是那个承所有气运的位面之子,但后来却发现,我们……都不是!”

    这时候,木兰老祖,从蓝衣少年的形象,变回了那鹤发童颜的老者形象。

    木兰婴宁有些紧张。

    每一次老祖宗这么做的时候,都意味着有事情要发生。

    木兰老祖看着楚羽道:“我甚至在想,若是杀了你,会不会我就成为那位面之子?”

    木兰婴宁道:“老祖宗!”

    “你喜欢他?”木兰老祖笑着问道。

    楚羽此时,也是紧张无比。

    金属小球沉睡,他身上再无任何底牌能扛得住眼前这可怕的人。

    黑袍老者那群人当中的随便一个,都能轻易的镇压他,更别说眼前这位。

    以后一定要离这种大人物远一点!

    木兰婴宁轻咬着嘴唇,脸色绯红,却是用力点点头:“是,我喜欢他,求老祖宗成全!”

    “这种事,谁能成全你?除了你们自己。”木兰老祖幽幽一叹:“别担心孩子,我不会杀他,我也杀不死他。”

    说着,他看向楚羽,道:“我没想到,面对面坐着,用心血推演你的代价,竟然会是死亡。不过这也恰恰说明了一件事,天道有轮回,我终究要为自己做过的事情……负责任的。”

    楚羽这时候,也不知道该说点什么才好。

    只能保持着沉默。

    木兰老祖微笑着:“你既然是这片天地中的那个变数,那就说明,你就是位面之子。”

    “但是不是唯一的那个,就很难说了。我记得我曾见过,穿越者大战位面之子。”

    “那个集整个位面气运于一身的位面之子,最后却好像是败在了穿越者的手上。”

    “未来的路究竟如何,靠推演,其实一点意义都没有。”

    “推演,只能得出一个大概走向的模糊结论,却无法精准到每一件具体的大事件上。”

    “越是法则完善的世界,其实,越是很难推演未来。”

    “从现在起,你要小心,黑暗阵营中的其他大佬,他们可能会注意到你。”木兰老祖叹息道:“我不该让婴宁带你来这里的。我死不足惜,早已经料想到会有这一天。”

    “但却可能因此而暴露了你的存在。”

    “位面之子啊……杀掉你,便能得到你身上的气运!”

    “这是一个被封印的世界。”

    “三界六道,浩瀚无疆,横跨了维度……可终究,也只是别人的一场梦罢了。”

    “你的未来,我看不到了。”

    “但我想,应该会更好。”

    木兰老祖说着,冲着两人摆摆手:“你们去吧……”

    楚羽一脸无语,心说叫我来这里,说了一大堆不知所云的话,然后弄死了自己?

    就在这时,楚羽忽然间有种恍惚的感觉。

    然后整个人,身体微微一震,从迷茫中醒来。

    眼前,蓝衣少年,笑眯眯的招呼道:“坐。”

    说着,一指旁边:“婴宁,你也坐!”

    楚羽整个人都有些呆住了。

    心说这是什么情况?自己刚刚……做了一场梦?

    然后,这时候,蓝衣少年看着楚羽点点头:“不错。”

    楚羽:“……”

    接着,蓝衣少年摆摆手:“你们去吧。”

    楚羽:“……”

    木兰婴宁:“……”

    蓝衣少年意味深长的看着楚羽道:“你这人,推演不得,推演你,真的会死人!”

    楚羽:“……”那特么刚刚发生的那一切,是怎么回事?

    这时候,茅草屋的门开了,走出来一个鹤发童颜身材高大的老者。

    木兰婴宁一脸茫然的看着老者,再看看蓝衣少年。在她的全部记忆当中,从未见过老祖宗这两个形象同时现身过!

    这时候,那鹤发童颜身材高大的老者冲着蓝衣少年躬身施礼,道:“道友,我要去了。”

    蓝衣少年眼中闪过一抹悲伤,道:“道友,一路走好。”

    鹤发童颜身材高大的老者点点头,叹息一声,然后深深看了一眼一旁的楚羽,却是什么都没有说。

    转眼间,这鹤发童颜身材高大的老者,便如同迅速风化一样,消失在这虚空中。

    “老祖宗,这是……怎么回事?”木兰婴宁有些被吓到了。

    蓝衣少年叹了口气:“哎,他死了,以后再也不会出现了。”

    “他,他是谁?”木兰婴宁什么都不知道!

    她只知道,她带着楚羽来到这里,老祖宗以刚刚赶走那六个恶人的少年形象在这里等着,让他们都坐,然后老祖宗的另一个形象……就消失了!

    “他当然是我,是你的老祖啊。”蓝衣少年微笑着,脸上那一抹伤感之色,却始终不退。

    “到底发生了什么?”木兰婴宁有些急了。

    蓝衣少年叹了口气:“具体发生了什么,就只有你身边这位才知道了,我是不知道的。我要是想知道,那就真的彻底死了,你就没有老祖宗了。木兰族……也就没有守护神喽。”

    “这……”楚羽整个人也有些呆住了。

    说起来,他的修行岁月中,诡异的事情,他遇见的多了。

    超出认知的事情,经常会遇上。

    可像今天这种事情,他却是第一次经历。

    说那是一场梦,但却并不是。

    因为木兰族老祖的苍老形象,彻底死去了!

    就像蓝衣少年说的那样,那形象,以后再也不会出现了。

    这不是说变成那个样子,就能是他。

    变的,终究是假的!

    木兰族的老祖,为了推演自己,死去了一个老年身!

    木兰婴宁看着蓝衣少年,眼圈都红了,人也多少有点崩溃。

    她甚至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怎么就变成这个样子了呢?

    “别担心孩子,事情还没有你想的那么糟糕。”

    蓝衣少年笑着安慰:“我昔年做过的那些事情,总会遭报应,如今死去一具老年身,其实是好事。至少,老祖宗还活着,还在你面前,不是吗?”

    “可是……”木兰婴宁有些哽咽。

    她虽然有些怕老祖宗的那老年形象,但若是从今以后再也见不到,她也会感觉到特别悲伤。

    甚至像是真的失去老祖宗了似的。

    “好了,去吧,想做什么就做什么。”

    “黑暗阵营中的一些人终究不能一手遮天。”

    “但这,要靠你们去解决了。”

    蓝衣少年摆摆手,让两人离去。

    木兰婴宁带着楚羽,一脸迷茫且悲伤的离开了。

    茅草屋这里,只剩下蓝衣少年自己,静静的坐在那。

    随后,他回到茅草屋里。

    这座茅草屋里面,并不是什么别有洞天的小世界,也不是什么秘境。

    就是一座单纯的茅屋。

    进来之后,蓝衣少年脸上有泪水滑落。

    然后他自嘲的笑着自语道:“少年人,就是脆弱,这么一点事情,居然也要哭哭啼啼……哎,早知道,就应该用这少年身来推演他才是!可是有点舍不得呀!毕竟……还是这少年身更帅一点。”

    说着,蓝衣少年忍不住被自己逗笑了,喃喃道:“终究没帅过那小子,骗走了我一个最疼爱的晚辈。”

    “真的有点想知道,我那老年身道友都推演出了一些什么呀!”

    “好奇!很好奇!”

    蓝衣少年眯着眼,喃喃自语:“算了,算了,老年身已经死了,总不能再祸害了这具少年身……不管我那老年身道友推演出了什么,但这一劫,我却算是过了。”

    在路上,木兰婴宁早没了之前带楚羽来时候的那种淡淡的隐藏着的炫耀心思。

    她看着楚羽,忍不住问道:“到底……发生了什么?”

    楚羽一脸无辜的看着木兰婴宁:“你家老祖宗拉着我说了一堆莫名其妙的话,让我对这个世界都产生了一丝怀疑,然后,他的老年身就死了……”

    木兰婴宁:“……”

    她一脸认真的看着楚羽,道:“有件事,之前忘了跟你说,老祖宗曾经说过,若是遇到那种他都不能推演的存在,他却强行推演,便会产生一种无法言说的错乱。这错乱会导致他的……他的脑袋出现一些问题。”

    楚羽:“……”就是脑子有病呗?

    木兰婴宁十分严肃的道:“但他当时跟你说的每一句话,你都要记住,那肯定不是无的放矢!老祖宗以老年身陨落为代价推演出的东西,就算不是百分之百的真相,也绝对是八九不离十的!”

    楚羽仔细回想了一下,木兰老祖当时似乎也没说出什么让他觉得特别有意义的话吧?

    他说这个世界是有寿命的,说岁月不存于这个世界,不代表岁月不存在,还说自己是……位面之子?

    说曾经见过位面之子大战穿越者?

    是见识过……还是在推演中见过?

    楚羽的心,微微一动。

    他说自己是位面之子,难道说的是自己不成?

    那穿越者,又是谁?

    自己会败在那人手上?

    简直乱七八糟!

    那老头甚至还说这世界是别人的一场梦呢!

    总体来说,他并不觉得木兰老祖说的那些话,对他现在来讲,有什么现实意义。

    现在他所要面临的,其实还是黑暗阵营中的主战派。

    他还是要做一段时间的都德!

    可对这些,木兰老祖却是只字未提……

    MMP。

    楚羽又有点想骂人。

    “老祖宗已经认可你了,接下来木兰族上下,都会把你当做最尊贵的贵宾对待!甚至你要借兵,都没有问题。”

    不过随后木兰婴宁的话,却让他觉得,自己好像是有点错怪木兰族的老祖宗了。

    但却并没有多少歉意,因为那老头,强行推演自己,好像……原本就知道自己要遭到严重的报应?然后推演了自己,死了一具老年身,但却以少年身活了下来!

    哎呦?

    哎呀呀!

    是这样子的么?

    楚羽瞬间恍然大悟,心说老而不死是为贼,古人诚不我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