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8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无疆 > 第九百章 借兵
    这一场家宴,经历了前面一番小风波后,后面的气氛变得轻松起来。

    楚羽也没有客气,这里的很多食材,都是世间最顶级的。

    很多珍品的食材,过去他连听都没听过,还有一些,只听古剑他们提起过,价值非常昂贵,就算是一般的黑暗阵营贵族,也都吃不起。

    但在这里,却只能充当冷盘之类的配菜。

    喝的酒,也是外面根本见不到的顶级佳酿。

    酒名仙尊醉!

    就算是仙尊,运功抵抗,也没办法饮用太多。

    每一口,都蕴含着难以想象的大道精华。

    两个字,奢侈!

    木兰族的这顿家宴,也让楚羽见识到了永恒神界顶级豪门的真正底蕴。

    关键是木兰映雪偷偷的告诉楚羽,说如果喜欢吃的话,可以天天吃。

    仙尊醉的确厉害,楚羽只喝了七杯酒,便觉得有些上头了。

    再看其他人,有些只喝了两三杯,就已经呈现出醉态。

    甚至一个老辈的长老,喝了一杯,就趴在桌子上呼呼大睡起来。

    一个不知哪来的熊孩子偷偷拔了他两根胡子都没反应。

    木兰鸿运的酒量相当好,跟楚羽同饮七杯,却面色不变,而且眼睛变得更亮了。

    看着楚羽道:“小子,你知道吗?我年轻的时候,跟肖氏皇朝的肖狂人,还有另一个萧氏皇朝的萧振……我们都是好兄弟!”

    “当年我们哥几个一起行走江湖,装成普通人的样子,去行侠仗义,甚至还干过劫富济贫的事情,哈哈,不知道有多快活!”

    楚羽看着木兰鸿运,知道他有点喝多了,不过肯定是清醒的。

    笑着道:“我听说萧振是肖灵儿的未婚夫,伯父跟萧振和肖狂人前辈是好兄弟,这辈分……好像有点乱啊?”

    肖狂人是肖氏皇朝三祖之一,身份地位极高,辈分自然也不用说,高的离谱。

    而肖灵儿却是肖氏皇朝的年轻公主。

    当然,按照年龄来计算,肯定也不年轻了。

    可在辈分上,却并不高。

    因为她还有一个更小的妹妹肖璇儿。

    虽然不知道她们的父亲是谁,但十有八九不是肖狂人那一辈的人。

    “修行界,讲的是仙家辈分。”木兰鸿运看着楚羽说道:“比如说,一个辈分极高的仙尊,在战场上战死,转世轮回,归来之际,该叫他祖宗的难道敢喊他孙子不成?”

    这话够直白,不过怎么感觉怪怪的。

    想想一群活了不知多少亿万年的老家伙,围着一个几岁大的婴儿一口一个老祖宗,那画面简直太美。

    这也让楚羽想起之前在肖氏皇朝的那座古城见过的那个婴儿,当真是嚣张跋扈到极致。

    对自己这一世的生身父母完全没有半点尊重可言。

    那种人渣,在楚羽看来就是该死!

    不管你前一世牛逼到什么程度,可这一世的生身父母,都必须是要尊重的。

    如此看来,下界的轮回,茫茫然不知前身不明后世,至少在伦理上,避免了太多尴尬的事情。

    所以这六道轮回,还是很有必要的。

    一顿酒宴,最后是宾主尽欢。

    当然了,木兰族的这群人,也没把楚羽当客人。

    气氛活跃起来之后,便一个个跑来敬酒。

    到最后,楚羽都不记得到底喝了多少杯。

    反正一觉睡醒之后,整个人神清气爽,刚刚踏入仙尊境界的种种不适,也全然消失。

    楚羽这才明白,那顿饭,那些酒,其实就是为他准备的。

    可木兰鸿运哪怕最后喝多了胡说八道的想要跟楚羽称兄道弟,也没把这件事说出来。

    是个不错的人!

    楚羽心中想到。

    楚羽这边刚醒来,木兰映雪便跑过来,笑眯眯的道:“恭喜呀,踏入仙尊境界,什么感觉?”

    楚羽笑道:“感觉很好!”

    “我跟姐姐也要闭关了,我们这一次,应该也可以冲进仙尊境界了呢,我来跟你告个别。”

    木兰映雪眉眼间都是笑意,显得很开心。

    “那就提前预祝你们都能顺利踏入仙尊领域。”楚羽道。

    “一定会的!”木兰映雪说着,看着楚羽道:“对了,你的那些手下都在闭关修炼,不过大黑吵着要见你。”

    “对了还有,姐姐已经跟我爹提了关于借兵的事情,爹已经答应了,不过那些人,都不能以木兰族的族人身份上战场。这个你明白吧?”

    楚羽点点头,这道理他当然明白。

    不管怎么说,木兰族现在也都不适合公然表态。

    “嗯,就这些事情,我走啦!”木兰映雪蹦蹦跳跳的走了。

    随后木兰婴宁过来,姐妹两人,似乎约定好了时间一样,一个离开,另一个才过来。

    木兰婴宁看着楚羽的眼神,多少有点害羞。那天喝多了酒之后,她曾大着胆子,来到楚羽身边,问楚羽对她的感觉如何。

    楚羽当时笑着说绝色佳人君子好逑。

    虽然她知道,楚羽当时已经醉了,不过心里面还是开心的很。

    修行路漫漫,寿命冗长,像她们这种身份地位的人,遇到一个真正能走进心里的人,其实很难。

    换做平时,以她的性格,让她如此主动的去接近一个男人,根本就不可能。

    感情这东西,没来的时候都觉得自己是强者,真来了,才会懂自己究竟有多怂。

    患得患失,忐忑不安,揪心抓肺,愁肠百结。

    木兰婴宁其实能感觉到楚羽骨子里对他们姐妹的那种感觉,应该只是喜欢,更多是欣赏。

    所以,他身边一定有非常优秀的女子!

    但她却也并不气馁,就像她妈妈那样,管你外面有多少道侣,反正在老娘地盘上,肯定就是老娘说了算!

    王不见王?呸!在老娘这里,就只有老娘一个王!

    “我们木兰家在外面,有几支私军,每一支的规模,都很庞大。已经隐藏了无尽岁月。这一次,父亲决定将其中一支交到你手里。”

    木兰婴宁看着楚羽道:“至于你要用这支军队来做什么,怎么做,木兰家一概不参与。”

    楚羽看着木兰婴宁道:“谢谢。”

    木兰婴宁笑笑:“其实你不用谢我的,这件事,也是父亲一直以来的一个心愿。如果不是因为老祖宗的原因,父亲怕是早就带着木兰族彻底叛出黑暗阵营了。”

    木兰婴宁看着楚羽:“所以如果真的要说谢,应该是我们谢你才是。大家不是朋友么?又有共同的目标和心愿,就不用谢来谢去了。”

    说着,木兰婴宁冲着楚羽嫣然一笑道:“映雪跟你说吧?我们也马上就要去闭关了,很快会有人把调兵的虎符和令牌给你送过来,到时候,我就不去送你了。”

    沉默了一下,木兰婴宁说道:“自古别离伤人,等我成功突破,踏入仙尊境界之后,可能也会踏入战场。”

    “木兰族不缺一个女将军的。”楚羽说道。

    “生在木兰族,总不能只享受家族带来的无上荣耀和资源,却没有任何付出。所以,这是我跟妹妹的使命。”木兰婴宁道。

    楚羽点点头:“万事多加小心。”

    “你也是,黑暗阵营中,有些不出世的天才,他们踏入仙尊领域的年代更为久远,道行深得吓人。我这里有几张老祖宗炼制的转世符篆……”

    木兰婴宁停顿了一下,说道:“其实我很不想送你这东西,总觉得不够吉利。不过……我,嗯,你收好吧。你身边的一些人,也分一下,品阶很高,除非有黑暗阵营的大佬出手,不然,别人没本事打破它。”

    说着,木兰婴宁将十几道被封印着的转世符篆送到楚羽手里,然后转过身:“好啦,先这样,我走了。”

    没给楚羽再说什么的机会,木兰婴宁便已经飘然离去。

    很快,有木兰族的人过来,送来一枚精致的虎符以及一面令牌,并且教会楚羽使用方法,然后告辞离去。

    随后又有人把一直吵着要见楚羽的大黑带过来。

    看见楚羽,大黑像个孩子一样扑过来,震得地动山摇的。

    看见这个家伙,楚羽也挺开心。

    这也算是他在进化之地中的一大收获了。

    他可不像之前的黑袍老者那样,眼睛长在脑门上。

    大黑这种,用来看门,对楚羽来说已经是超级奢侈的一件事了。

    现在,楚羽感觉很好。

    要钱有钱!

    有矿呢!

    要人有人!

    木兰家养在外面的一支私军。

    虽然木兰婴宁没有说太多,但楚羽却知道这种私军,拥有虎符和令牌,便是这支私军的主人!

    只要这虎符和令牌在楚羽手上,就算木兰族有其他人过去,也不会得到承认,也带不走一兵一将。

    所以,木兰鸿运这几乎是等于将这样一支养了无尽岁月,耗费无数资源的军队,直接送给了楚羽。

    这人情,可真是太大了。

    哪怕木兰婴宁说大家是同一个阵营,有共同的目标,但这种话,谁要真信,那就是傻子。

    木兰婴宁和木兰映雪对他的那种情义,他心知肚明。

    可却没办法做出什么承诺。

    他知道修行界的儿女,并不在意那些世俗规矩。只要喜欢,就会义无反顾的冲上去。遍体鳞伤也不后悔。

    可终究是害怕会辜负。

    楚羽想着要去跟木兰族这边的人告别一下,他离开的时间也很长了,心里面很担心林诗和徐小仙。

    原本是打算着用都德的身份在黑暗阵营内部搞风搞雨,不过现在他却有了另外的想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