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8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无疆 > 第九百二十六章 大道之毒
    比如他的那张毒舌!

    说出的话简直能气死个人。

    多少次都让他有种想要撕了楚羽的冲动。

    可楚羽本身,却冷静的很。

    仿佛那些话不过是他的保护色一样。

    人家根本就不在意!

    “我一定要找到你。”少年骑在受伤的蓝色麟马身上,眸光冷厉,随后,他开始在虚空中布置法阵。

    “既然你能藏,那么,我就让你好好的藏!”

    就连楚羽都不知道,这少年布阵的水准,绝对是大宗师级别的。

    在过去一年左右的战斗中,这少年从来没有展露过这一手。就像楚羽也从来没有展露过他炼丹的能力一样。谁的手上,都是有着几张底牌的。

    又是几个月的时间过去,楚羽悟道结束,睁开眼,一双眼中,仿佛各自蕴藏着一个宏大的宇宙一样。

    无尽的星辰在他眼中闪烁着,自行运转着。

    那是一种极高的道。

    同时,楚羽开始炼制丹药。

    说起来,他已经很多年没有认真炼丹了。

    他的身上,已经积攒了很多天药和大药。

    天宝葫芦喷火,楚羽双手结印,他在虚空炼丹!

    炼丹的至高境界,是以天地为炉,以周天大道为火。

    若是拥有这种手段,世间万物,都可以成为炼丹的材料之一。

    包括像少年这种大仙尊,同样也可以!

    只不过现在的楚羽,还是没有这种能力的。

    或许到了黑暗霸主那种境界,才可以一试吧?

    楚羽炼制了大量攻击型的丹药,同时还有各种对仙尊来说也会头疼的毒丹。

    准备好这一切之后,楚羽沟动了一下金属小球。

    发现金属小球依然处于沉睡状态。

    楚羽叹了口气,要是金属小球没问题,少年这种大佬级生灵,他能见一个灭一个!

    修行者到了仙尊这种层级,杀伤力毋庸置疑的强大。

    所以,就算是黑暗霸主那种层级的生灵,也不敢不做丝毫防御,站在那里让一个刚刚进入到仙尊领域的生灵攻击。

    就像游戏一样,哪怕有一个亿的血气值,对方一下只能打掉一百滴血,可终究是能破防的!如果是被动挨打,不做防御,早晚会被磨死。

    更别说楚羽这种渡过究极天劫的修行者,一击可不是一百滴血那么简单。

    只可惜,金属小球的CD时间太特么长了。

    而且到现在,楚羽都没彻底弄清楚这颗金属小球的全部功能。

    他甚至有种感觉,他目前所能够掌握的金属小球的能力,恐怕连冰山一角都不算!

    那么到底是谁?制造了这颗金属小球?

    制造它的生灵,又将是一个怎样的存在?

    当丹药彻底炼制完毕后,楚羽站起身,看了一眼这个野生秘境,随即,他缓缓步出。

    这是一片巨大的沼泽,一眼望不到尽头。

    沼泽中也存在着不少强大的生灵,甚至还有真仙层级的。不过楚羽来到这里,并没有惊动任何的生灵。

    所以这片沼泽,依然像他来时那样安静。

    不过,楚羽一出来,就感觉到有些不对劲。

    问题并不是出在这片沼泽上,而是出在天空中。

    头顶的天空中,看似一片虚无,但只要用神念稍微试探一下,便能感知到那里面密密麻麻,遍布着大量的大道痕迹。

    法阵啊!

    楚羽叹息一声。

    这法阵属于是明目张胆的拦截。

    就像是一口巨大无匹的锅,扣在这浩瀚无垠的大地上。

    面积之广,让楚羽忍不住有种叹为观止的赞叹。

    这种布阵的能力,已经超过徐小仙了!

    准确的说,是超过很多!

    的确是厉害呀!

    楚羽感慨着,随后一步步走向高天。

    “人呢?”他喊道。

    四下一片寂静。

    楚羽皱了皱眉,随后散发出一股强烈的神念波动:“出来玩会儿啊!”

    轰隆隆!

    他的神念,触发天空中的法阵,整个法阵顷刻间爆发出璀璨夺目的光芒。

    一道道光芒,向着楚羽这边直接轰过来。

    形成一股庞大的杀机浪潮。

    这是不打算出来了,想要用法阵先来一波的节奏?

    楚羽嘴角抽了抽,取出弑天,随手就是一刀。

    一道冷厉的刀光闪过,天空中的法阵,瞬间被他切开一道巨大的伤口。

    这伤口迅速的蔓延出去,整个法阵开始不断的崩碎。

    轰!

    轰!轰!

    下面这巨大沼泽中的生灵全部被惊动。

    但它们第一时间,便朝着沼泽深处冲去。

    这种波动,让它们灵魂都为之颤抖。

    神仙打架凡人遭殃,这是亘古不变的道理。

    楚羽的身形,还在不断的升腾当中。

    他顺着被他一刀切开的法阵冲出来之后,看见那少年骑着蓝色麟马已经等在那里。

    在他出来的一瞬间,少年直接轰出一道可怕的攻击。

    这是一种能融化掉一切的道,像是一股洪流,轰然而至。

    楚羽身形一闪,速度要比过去快了无数倍!

    闪开这一道洪流似的大道攻击,然后冲着那蓝色麟马呲牙一笑:“腿好了?”

    蓝色麟马的眼神中本能的闪过一丝强烈的恐惧。

    它几乎一下子就想起不久前,被楚羽一刀斩在腿上的那种滋味。

    痛苦、恐惧!

    所以……蓝色麟马撒开四蹄,瞬间狂奔起来。

    它的身形,在虚空中如同瞬移一般,不断躲避着可能出现的攻击。

    蓝色麟马身上的少年被这突如其来的变化给弄得微微一怔。

    随即,他便看见楚羽身形一闪,消失在那里。

    “拜拜了您呐!”

    卧槽!

    跑了?

    他布下的法阵被轻易斩开,他的坐骑被楚羽吓破了胆……

    这特么的,简直岂有此理!

    “追上去!”

    少年冲着胯下蓝色麟马怒吼。

    只是这一次,蓝色麟马却说什么也不愿意追上去。

    它一点都不想再被楚羽砍上那么一刀,再掉一条腿。

    所以,它回头看着自己身上的主人,一双漂亮的大眼睛萌萌哒,传达出一个清晰而又精准的意思。

    “爱去您去,我不去。”

    “靠!”少年忍不住骂了一句,身形一闪,朝着楚羽消失的方向就追了下去。

    这要是再让楚羽给跑了,他真的会吐血的。

    他到现在还有些纳闷,为什么他布下的法阵,会如此轻易的被破掉?

    是那把刀?

    一定是!

    他的法阵,唯一的弱点,便是不能承受凌厉的攻击。

    正常情况下,就算是大仙尊那种大佬,一时半会也打不出那种凌厉的攻击来。

    但那把刀却可以。

    可问题是,楚羽是怎么看出他法阵的弱点的?

    莫非?

    少年想着,猛然间生出一股强烈的警觉。

    在无比久远的古老岁月前,他曾经有过这种警觉。

    那是一次巨大的危机。

    他差一点,就陨落了!

    从那之后,他再也没有感受到过这种清晰而又具体的危机。

    尤其当他成为大佬级的存在之后,哪怕面对那些同境界的生灵,也没有谁能给他这种感觉。

    可这一次,他竟然再次感受到那种强烈的发自内心的恐惧。

    他在须臾之间,以不可思议的速度,祭出了身上全部的法器!

    这是一种本能。

    在之前跟楚羽的战斗中,他甚至都没怎么使用过法器。

    但在此刻,他毫不犹豫,将所有的法器,一股脑的都拿了出来。

    轰隆隆!

    一连串的巨响,就在他身边传来。

    这是……

    毒!

    少年模样的大佬级生灵甚至有种无比荒谬的感觉。

    竟然有人用毒来对付我?

    这是疯了吗?

    他难道不知道我的本体是什么吗?

    哦,他不知道!

    可为什么,我还是感觉到恐惧?

    少年将自身的道,催动到极致,形成的那种防御,估计就算是黑暗霸主来了,也不见得能一击轰开。

    可毒,却是无孔不入的。

    而且在他施展防御之前,这毒就已经接近他了。

    少年大佬也明白,但他有点不相信,这世上有毒能够伤害到他!

    他的抗毒能力,纵观整个永恒神界,也绝对是数一数二的!

    所以,少年大佬固执的认为,危险来自于其他东西。

    其实并不是。

    他中毒了。

    浑身漆黑!

    更让他感到惶恐的,是他到现在竟然都没能解析出这毒到底是什么毒。

    他也没能感觉到自身有什么异样。

    这时候,那边的楚羽,已经一刀斩过来。

    “滚!”

    少年大怒,直接还击。

    作为这世上最毒的生灵之一,居然被人家给毒了,而且还不知是什么毒……

    简直让他有种丢人丢到家的感觉。

    “本尊让你看看,什么才叫真正的用毒!”

    少年大佬咆哮着,身上抖落出无数的毒物。

    有形的、无形的……各种各样,铺天盖地的朝着楚羽覆盖过来。

    全都是真正的顶级剧毒!

    这本是他真正的底牌。

    不到生命攸关至极,绝不会轻易拿出来示人。

    毕竟在这修行界,暴露过一次的底牌,就称不上是底牌了。

    除非每一个见到底牌的生灵,都彻底死去。

    就是那种,只能剩下一点真灵,入下界轮回的。

    不然的话,总有一天,这张牌会被人曝光出来的。

    天宝葫芦瞬间出现,释放出无尽的火焰。

    然后,冲着一些它喜欢的毒物直接吞噬过去。

    这一幕就连楚羽都有些惊讶,想不到自己的葫芦娃胃口居然这么好。

    这时候,楚羽随即催动自身大道,瞬间激活了少年大佬身上的毒。

    那少年大佬瞬间发出一声惨叫。

    他的身体,一下子燃烧起来。

    燃烧的是体表!

    准确的说,燃烧的,是覆盖在他体表的大道!

    在这一瞬间,他也终于明白,这哪里是什么寻常的毒,这是大道之毒!

    这个该死的小畜生,他竟然利用自己道高一尺的优势,将他的道,炼化在丹药当中,附着在他身上,要用更高层级的道,来污染他的道!

    “你该死啊!”少年大佬疯狂的咆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