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8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无疆 > 第九百四十三章 还是孩子
    青年愤怒的抵抗,但一条手臂上,还是被楚羽这一刀斩出一道深深的伤口,鲜血流淌出来。血气冲天,哪怕是寻常的仙尊,都有些承受不住这股血气。

    楚羽看着摇摇头,叹息道:“你要是一只鸭子就好了,可以做一锅鸭血粉丝汤。”

    “你这无知的蠢货、野人!你这是在作死!”青年眼看着头顶苍穹那密密麻麻的符文愈发清晰,整个人都快要崩溃了。

    如果真的引来了使者,那么就算是他父亲,想要把他救下,恐怕也要付出极大的代价。而他那自私而又谨慎的父亲,会救他吗?

    这个真的很难说。毕竟,他的父亲并不是只有他这一个儿子。

    想到这,青年终于咬着牙,一双眼仿佛要喷出火来,看着楚羽,传递出神念波动来:“我认输……停战!”

    嘭!

    楚羽一拳狠狠打在这青年脸上,哪怕是金刚不坏之体,也禁不起楚羽这种级别的拳头砸在脸上。如同一座神山砸上去,将这原本英俊的青年一拳达成了猪头。

    “你……”如果不是实在太过于忌惮使者,青年真的很想不顾一切跟楚羽彻底拼命。

    楚羽一脸无辜的停下手,说道:“你说晚了,我手滑。”

    青年:“……”

    他一双眼,盯着楚羽,眼神中带着毫不掩饰的愤怒,最后叹息一声,什么都不想说了,感觉心很累。

    这时候,头顶苍穹那密密麻麻的符文,还有各种海市蜃楼般的异象,随着两人的停手,开始渐渐变得模糊起来,最后渐渐的消散。

    青年至此,才长出一口气,恨恨的道:“好险,这群该死的东西,鼻子比狗还灵!”

    楚羽的目光,依然停留在那个地方,那些符文,给了他很大的震撼。

    他能从那些符文中感受到一股高深莫测的时空力量,其中隐隐的,还有一些他无法揣度的力量,推演不出其来历。

    很明显,这种力量,已经超越了这个世界。并不属于这里。

    所以,这青年也并没有说谎,如果他们不停手,继续打下去,可能真的会把那神秘莫测而又强大无匹的使者引出来。

    不过楚羽心中虽有忌惮,但却并不如何害怕这件事。就像他说的那样,他是这里的土著,是有证居民!

    就算少女墨说的那些事情都是真的,那么,想要追杀他的人,也应该是如今的混沌域主那一系的。

    至于使者,他又没偷渡,杀他做什么?

    所以,楚羽看着猪头脸青年:“你欠我两条命,不,三条!”

    “凭什么?”顶着一个猪头的青年愤怒的道。

    “第一,你是来杀我的,可你不但失败了,而且,我还有能力杀你,但却没杀……”

    “你凭什么觉得自己有能力杀我?你是哪来的自信?”

    “闭嘴,我就有!看看你的猪头!”楚羽呵斥道。

    青年顿时闭上了嘴巴,肿成一条缝的眼睛里却露出愤怒。

    楚羽接着道:“第二,我没有惊动使者,不然使者降临,要杀的人,只有你一个!”

    “你也逃不掉,你根本就什么都不懂!”青年愤怒的辩解。

    “不,我懂。”楚羽一脸认真的看着青年,一本正经的道:“我真的懂。”

    “你懂个屁!”青年忍不住骂道。不过他还是看着楚羽:“那第三条命又是什么?”

    “你看,你个口嫌体正直的东西,前两件事你承认了吧?”楚羽冷笑。

    青年:“……”他忽然有点想哭,很想说我还是个孩子,放过我吧!

    从小到大,他什么时候受过这种委屈呀?这人简直就是个恶魔,不……简直就是个大魔王!

    如果早知道当年那个人变成这样,打死他都不会跑来这里。

    “第三条命,我想想,刚被你打岔给打忘了。”楚羽看着他,理直气壮的说道。

    青年已经彻底无语了,努力催动一身神通,想要让自己的容貌恢复过来。堂堂天宫顶级贵族,顶着一个猪头算怎么回事儿?就算这一界没有人认识他,可偶像包袱这东西,是需要有的。

    不过楚羽的道太狠了,四面墙壁中领悟出的大道,加上弑天心法的催动,楚羽的道,纵然放眼天宫,也绝对是顶级行列的。

    所以这青年只能像个可怜的倒霉蛋一样,任凭他百般努力,却也没有办法在短时间内让他的脸消肿。

    “走吧,你现在是我的俘虏了。”楚羽看了一眼这青年:“我要审问你。”

    “你别太过分,我什么时候成你的俘虏了?分明是我们都不希望引起使者的注意,暂时停战。”青年说道。

    “那继续打呀!”楚羽看着青年冷笑。

    青年沉默,他算看出来了,这个无知的东西,是真的以为使者不会杀他。恐怕他费劲口舌,也不可能扭转他的这种思维了。妈的,简直就是一个无知的蠢货,太愚蠢了!

    青年很想一巴掌抽在楚羽脸上,然后告诉他使者究竟有多恐怖。而且根本不会在意你是不是土著之类。但凡使者出现的地方,所有目击者,都会被灭口。包括远方天空中那几个其他人在内,谁都别想活。

    可他遇上了一个混不吝,根本不信他说的话。这让青年觉得荒谬的同时,有种无可奈何的感觉。

    只能跟在楚羽身后,像个受气小媳妇一样,委委屈屈的走出了时空禁锢的区域。

    直到此时,那边的肖狂人、楚蝶、蒋子莲、天音子和林诗、徐小仙一群人才算是真正看见他们。

    见一个猪头青年,像个受气包一样跟在楚羽身后,一群人全都呆住了。

    随后,楚羽招呼众人,继续回去喝酒。

    还有心思喝酒?

    能让这里聚集大量时空符文,必然是有大事发生,使者就算一时半会注意不到,可早晚会察觉到这里的异常。来不来,全看心情。这种把命运交到别人手里的感觉,简直不要太恶劣。

    可青年现在也有些了解楚羽了,这人根本就不按理出牌,像是一个暴君一样,做事全凭心情。

    简直就是个重度神经病的大魔王啊!这还是当年的那个混沌域太子?早知他变成这样,自己又何必多此一举?

    青年心里想着,同时也忍不住回忆起一些很多年前发生过的事情,那个时候,跟眼前这尊大魔王性情完全不同的那位混沌域太子,其实同样很可怕。他就被那位混沌域太子支配了很多年的恐惧。

    若非如此,他也不会冲动到偷渡下界,跑来这里想把混沌域太子的转世身彻底击杀。

    只可惜,当年他不行,现在……依然还是不行!

    “喂,小子,发什么呆呢?”楚羽伸手在青年猪头面前晃了晃。

    青年回过神来,看着楚羽。

    “自己说吧,好好交代你的问题,争取宽大处理。”楚羽大咧咧的坐在椅子上,斜睨着青年。

    在场众人全都一脸无语,尤其是林诗和徐小仙这两个了解楚羽家乡文化的人,心里忍不住吐槽,堂堂大仙尊级别的年轻大佬,要不要这样随意啊?

    青年也是一脸茫然,肿成一条缝的眼睛看着楚羽:“交代什么?什么宽大处理?你要处理我什么?”

    楚羽不满的用手敲了敲桌子:“孩子,看来你还真是有点不太了解你现在的处境啊?”

    说着,楚羽用手一指肖狂人:“你知道他是谁吗?”

    青年摇摇头,一条缝的眼睛里,闪过一抹不屑。会有人在意一只蝼蚁的姓名和身份吗?

    随后,楚羽又指向天音子:“那,你又知道他是谁吗?”

    青年再次摇头,心里面的不屑愈发强烈,心说他们是谁,跟我有什么关系?

    楚羽冷笑道:“他们都是你祖宗!”

    青年顿时大怒,用手指着楚羽:“你敢骂我?”

    “敢。”楚羽点点头,然后猛然间一巴掌抽向青年的脸。

    啪!

    一声脆响,抽在那猪头上面。

    青年根本没料到楚羽会在这种时候抽他,连躲闪都忘记了,直到脸上传来火辣的感觉,这才如同疯了一样怒吼道:“你想死吗?”

    楚羽伸出一根食指,在青年面前晃了晃:“孩子,理智一点,你打不过我!你的道没办法对我形成压制的那一刻起,你的小命,就已经彻底掌控在我的手中了。我想让你活,你就能活,我想杀你……”

    楚羽冷笑一声:“不过是一个念头!你信不?”

    明明是不信的,可青年还是忍不住向后退了两步,心里面传来一股强烈的悸动。他一身顶级的法器,仿佛都在提醒他:那个人不是在威胁你,他说的是实话!

    青年沉默了。

    他在天宫那群大佬们的眼里,还是个孩子,可他并不是孩子了。别的不说,光身边的女人就不知有多少了。

    眼前这个混不吝的家伙,看上去有些不着调,可仔细想想,他说的每一句话,都不像是在威胁。

    而是在阐述一个事实!

    “自己也觉得自己该打是吧?”楚羽淡淡问道。

    青年看他一眼,道:“我怕知道我的来历后,你会从今以后,寝食难安。”

    楚羽淡淡看他一眼:“别吹牛了,不就是天宫来的嘛?还寝食难安,你太高看你和你身后的那群人了。我已经放弃了所谓的前世的一切恩怨,但你们似乎还没有放下。没关系,我就在这里等着,来一个打一个就是。”

    青年微微一怔:“你知晓我的来历?”心中那股曾经被支配的恐惧再次弥漫开来,眼前这张帅脸,似乎跟他记忆中那位混沌域太子重叠起来。

    没有什么是比这更恐怖的事情了。

    到这会儿,青年真的很想说一句:“我还是个孩子,放过我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