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8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无疆 > 第九百四十五章 你是属平头哥的?
    在座众人,全都有些不明所以的看着楚羽。包括林诗和徐小仙,不过两女似乎很快意识到一点什么,面色都是微微一变。

    楚羽看着司马俊宇说道:“如果我没猜错的话,引使者来这里,需要一定的时间,所以,你从一开始说投降那会儿起,就已经决定要这么做了。”

    司马俊宇微笑着点点头,依旧肿成一条缝的一双眼中,充满得意。

    他说道:“如果我不假装投降,又怎么可能真的把使者引过来?那些使者,的确鼻子比狗都灵,可也不是什么事情他们都会出手去管。尤其像这种低端世界发生的事情。有时候就算你们打破天,把规则和道都给打乱,只要不是彻底毁了这一界,他们都懒得干预的。”

    他说着,淡淡笑道:“就像人类会在意一群蚂蚁之间的战争么?会在意蚂蚁们之间的战争引发的一个小土包崩溃么?但如果是无数的蚂蚁,要用蚁穴崩溃江堤……呵呵,这种事情,他们是一定会出手干预的。因为那会影响到大局。”

    楚羽点点头:“你说得对,的确是这个道理。”

    司马俊宇微笑道:“所以,虽然是敌人,但你也是认同我的,对吧?”

    楚羽笑起来,却在突然间暴起!

    眉心中金属小球瞬间飞出,直接轰向司马俊宇。

    司马俊宇也像是早有防备,祭出一把银光闪烁的飞刀,几乎是同一时间,刺向楚羽。

    轰!

    一股可怕的震荡,瞬间将这里夷为平地。

    但这股波动,却并未能够伤及到其他人。因为这股能量在爆发出来的一瞬间,从金属小球那里就散发出一道道柔和的光芒,笼罩在众人的身上,将他们都保护起来。

    同时,金属小球散发出一股极为冰冷的力量,直接将司马俊宇给镇压住。

    那把银色的飞刀,悬在楚羽眉心处,看上去似乎已经刺入,但却差之毫厘。

    司马俊宇微笑着,温和的说道:“没用的,你现在就算杀了我,使者也会降临,你身上的重器,包括你的身份信息,我已经完全传递出去了,呵呵。而且,你不可能彻底杀死我的,因为我还会剩下一点真灵,轮回世间。域主他们早晚会找到我,并且会赐予我无上的荣耀!”

    “那也要杀了你。”楚羽说道:“不管我死活,你都看不到了。另外,你的域主,还有你的家族,怕是很难找到你了。因为你们已经成功的激起了我的斗志。哪怕有半点机会,我也会把你们这群王八蛋全部弄死!”

    说着,他手中弑天横斩,一刀将司马俊宇头颅斩下,那种无上大道,瞬间将司马俊宇的生机完全破坏殆尽。

    司马俊宇的身体,也随之崩溃,化作一道道能量,想要溢散出去。却被楚羽张开口,全部吸进肚子里。只可惜那一点

    随后,楚羽看了一眼众人,说道:“走!”

    伸手在空中一划,一道门出现在那里。众人二话不说,跟着楚羽进了这道门。

    哪怕事到如今他们依然不是很清楚那使者究竟有多可怕,但能让司马俊宇用死亡为代价换取的机会,绝不可能是儿戏。

    哪怕是敌人,他们也不得不佩服司马俊宇的勇气,当真是胆大无比。在布下这个局的时候,其实就已经注定他的死亡了。

    就在众人顺着楚羽打开的时空门刚刚离开不久,那里的天空,突然间出现大量的可怕符文,密密麻麻,将整片天空都给填满了。每一个符文上面,都散发着难以想象的恐怖气息。

    所有隐居蛰伏在这里的生灵,全都被惊动了。事实上刚刚那突如其来的波动,就已经把他们给惊动。紧随其后天空中的符文,更是吓到了这些生灵。还没等他们来得及探查一下发生了什么,就被这可怕的气息瞬间压制得缩回了头,战战兢兢,一个都不敢出现。

    随后,从那密布的符文当中,走出一道身穿白衣的身影。

    那人身上既没有炫目的光芒,也没有骇人的威压。看着就像是一个普通人,只是出现的地方是普通人绝对不可能到达的。

    这人挽着发髻,手中持着一柄拂尘,脚下穿着一双布鞋,就这样从符文中走出,然后一步步,走向楚羽他们消失的地方。

    他的脸也是一张大众脸,若是扔进人群中,下一刻便找不到他的存在。

    这人看着四十岁左右,面无表情的站在那,微微皱眉,似乎在感受着什么。

    头顶天空那密密麻麻的符文依然散发着可怕的气息,压制得这方圆亿万里的生灵根本不敢生出任何探查的心思。

    来晚了一步,这个白衣人思索片刻,然后朝着一个方向,一步步走出。

    看似很慢,但实则很快,眨眼间,他就消失在那里。

    直到他走了很久,这里的那些古老生灵方才敢露头出来,有开始推演的,有朝着这里飞过来的,大家都想弄清楚,到底发生了什么。

    就在此时,天空中那密密麻麻的符文中,突然间降下一大片的闪电。

    每一道闪电,都带着灭绝的气息,劈向所有冒头出来的生灵,也包括那些没有冒头的。

    不管什么境界,仙尊也好,大佬级的大仙尊也好,在这些出自符文的闪电面前,都脆弱得不堪一击。

    真的就像是一群蝼蚁,瞬间被劈杀当场。

    方圆亿万里,一个活着的生灵都没有了。

    随后,又有一股柔和的力量,从那符文中散发出来,如同春风拂过,这片满目疮痍的大地,瞬间焕发出无尽生机。

    之前被毁掉的那些大山大川,在这一刻,恢复如初。

    只是这里的生灵,却再也不会出现在这世上。

    楚羽带着众人,顺着星路不断跳跃,不断折叠空间,试图远离这里。

    途中,楚羽曾想过要不要将肖狂人这些人送走。但最后,他还是没有这么做。

    那使者的可怕,虽然没有亲眼见过,但却从之前那漫天符文中能够推测一二。就算他将肖狂人这些人送走,恐怕这使者也不会放过他们。

    既然如此,还是带着一起走好了。这种时候,再说对不起,也太过苍白,没什么意义。

    司马俊宇用生命为代价换来的杀死楚羽的机会,的确恐怖到无以复加。那使者也的确是不出手则已,一出手……便寸草不生!

    全部灭掉!

    就像熊孩子用水去灌蚁穴,不管大的小的,一个都别想跑。

    这种事儿,就算后悔都没用。因为也没什么可后悔的。司马俊宇拼着一死,也要拉楚羽一起死,这种事情根本就是防不胜防的。

    妈蛋,多大仇多大怨啊?为什么我都能放下,你们却放不下?

    现在仇恨真的是太深了!

    如果少女墨真的已经死去,连真灵都被他们给困住,那这仇恨,真的太大了。

    哪怕楚羽再怎么想要在这个世界当一条咸鱼,低调的过日子,也都不可能了。

    这一逃,就是三千多年!

    之前所有人都没能想到,这一次的逃亡,竟然如此漫长。

    到后期,他们甚至不知道楚羽为什么还要逃。

    因为明明没有人在追赶他们!

    是的,一天十二个时辰,一年三百六十五天,整整三千年过去,他们从来没有见过身后的追兵。

    而楚羽依然不断的折叠空间,跳跃空间,没有丝毫停歇,像是不知疲倦的机器一样。跟他们也几乎没有多少沟通和交流。似乎每浪费一秒钟,都有可能被人追上一般。

    众人从一开始的不安,到现在几乎已经彻底麻木了。

    就算是肖狂人这个纯粹的永恒神界原始种族生灵,从古至今,也几乎没有这么赶路的时候。

    肖狂人当年也曾是号称走遍永恒大地的人,可楚羽走的地方,肖狂人却几乎都没有来过。只可惜,没时间让他细细品味不同地域的风土民情,任何地方,都是一闪而过。

    甚至有太多地方,连闪都没有。

    一个空间折叠,下一刻就不知出现在哪了。

    所以一开始的时候,肖狂人还能判断出他们大致的方位,如今三千年过去,他早就不知自己身在何方了。

    除非降临到下面的大地上,找一座大城,进去问个清楚,或许可能知道。

    他们都不清楚为什么要这样逃,但他们都没问。

    包括天音子,这个最不喜欢奔波劳碌的人,也都没有问起。

    只是该面对的事情,终究还是无法逃避。

    楚羽带着众人,逃了三千年,最终还是被这白衣人给追上。

    追上的那一瞬间,肖狂人这些人一下子就明白楚羽为什么要这样玩命似的跑路了。

    因为这白衣人仿佛凭空出现在他们面前,身上没有任何大道的气息,也没有半点能量波动。至于说满身神光什么的,更是不存在的。

    众人几乎没有一点点防备,这白衣人就这样出现在了他们面前。

    甚至给人一种感觉,这白衣人仿佛一只就在那里,不是他凭空出现,而是他们这群人……一头撞过来的。

    楚羽停下脚步,看了一眼四周的宇宙空间,然后轻轻叹了口气,看着白衣人:“非要这样么?你属平头哥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