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8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无疆 > 第九百四十九章 反抗
    “你连楚域主都不知道?”有些沉默寡言的二郎忍不住一脸惊讶的看着楚羽问道。

    楚羽微笑着摇摇头:“都说了,我是外地人,没听说过不正常吗?”

    “当然不正常啊!”二郎愣愣的看着楚羽:“整个混沌域,又有谁会……”

    “二郎……”同桌的一个老者,轻轻叫了青年一声,然后冲他微微摇摇头。

    二郎苦笑一下,随即闭上了嘴。

    这时候,白发老者却笑着道:“真是,一点血气都没了吗?咱们当年可不是这样的呢。哎,说起来,咱们不过是一群小喽啰,上面那些大人物,哪个会关注到咱们这里?我看这年轻人不是个坏孩子,所以,也没什么不能说的。”

    “队长……”一个老者下意识的叫出了一个称呼,随后摇摇头,改口道:“镇长,祸从口出啊,我们倒也看得出这小兄弟不是个恶人,不然以队……镇长您的脾气,怎么可能请他吃这么珍贵的美食?只是,哎……”

    这名老者喝了几杯酒,脸色有些泛红,说到后面,叹了口气,似乎不愿再继续说下去。

    这让楚羽产生了一些兴趣,他看着白发老者问道:“这巨兽……虽然品阶不低,可要说珍贵,呃,恕我直言,对诸位来说,也没多难吧?还有,这里发生了什么事情么?”

    白发老者将酒杯放在桌上,脸上露出一抹苦笑,叹息一声说道:“这肉,说实话,正常情况下,对我们来说也的确谈不上是什么珍品,只是现在,捕猎已经不被允许了。如果不是我们这里地处偏远,又没什么油水,没有执法队的人愿意来。就今天这只兽,恐怕就不是掉几颗脑袋能够解决的。”

    “这么严重?”楚羽瞪大眼睛,一脸吃惊的看着老者。

    这是一个浩瀚的修行世界,丛林法则弱肉强食在这里是最基本的准则。在这种世界圣母,下一刻就能被你想要保护的小可爱一口给吞了。

    人族猎取其它种族生灵为食材,其它种族同样也会毫不客气的吃人!

    这很公平,没什么可说的。

    楚羽一路走来,经历过的修行界太多了,却从来没听说过哪个修行界还有这种规定。就算有,也不会有人遵守啊。

    就算当初的永恒神界,被黑暗阵营的威压所笼罩,也没有这么奇葩的规矩。

    “岂止是严重?”刚刚阻止二郎那老者苦笑道:“现在的域主,整天脑子里不知在想着什么,整个天宫,几乎所有生灵,都处于这种高压当中。颁布了很多奇葩的法令,对楚域主昔日的追随者疯狂打压……”

    说到这,老者嘿嘿笑了几声,那笑声中,充满悲凉,说道:“不说这个,不说这个,哎,喝多了,就爱胡说八道。”

    “连话都不敢随便说了?”楚羽真的有点被惊到了。

    肖氏皇朝当时已经快要被黑暗势力给占领了,那些平民百姓都还在破口大骂黑暗阵营呢。连说话都要管,这到底是个怎样的世界?

    没来天宫之前,楚羽从来没想过,这会是这样的一个世界。

    一个凌驾于无尽世界之上的地方,居然可以这样?

    少女墨那种身份地位的人都能被害;身为使者的白衣人对现任域主百般不满;一个平凡而又普通的偏远小镇上,一群山高皇帝远的小镇老百姓连话都不敢随便乱说,就连吃顿肉都要冒着被杀头的风险……

    这特么的,这是一个恶魔掌控的世界么?

    原本楚羽就对天宫这个世界没什么感觉,如果不是少女墨出事,就算他的前世身真的是曾经的混沌域太子,他也不会来到这里。

    包括他对司马俊宇那种本能的反感和排斥……到如今,听了这些人的话之后,楚羽终于有些明白,他为什么不愿回来,为什么本能的反感司马俊宇,原来,对那些人的那种厌恶,早已经镌刻在他的骨子里灵魂中,哪怕转世轮回,也不能抹去。

    成为了一种本能。

    白发老者看着楚羽:“大家担惊受怕过日子,都习惯了,嘿……”他自嘲的笑笑:“其实这猎也打了,肉也吃了,胡说八道几句,又能如何呢?该犯的错,一样都没少,也他奶奶的没什么可怕的。其实啊,也不过一死。就是死在那群龟孙子的手上会觉得可惜。毕竟,咱们当年都是从界魔手里逃回来的。界魔都没能拿走咱们的命,那群龟孙子王八蛋又凭什么?”

    看得出,白发老者虽然很苍老了,可骨子里的那股气势却一点都不老。虽然没有露出什么杀伐气,但言谈举止当中,依然带着一股曾经的铁血军人的味道。

    强硬的很。

    白发老者看着楚羽:“孩子,不瞒你说,我们这镇上,几乎都是当年前任楚域主手下的兵,当然,这么说,是有点往自己脸上贴金了。其实我连楚域主的面都没见过。”

    他端起酒杯,一口喝光,道:“给我换个大碗来,这杯子喝酒不痛快。”

    有人拿过大碗,给他倒满酒。

    白发老者端起酒碗,一口干了,然后把碗重重往桌上一放:“这他奶奶的日子,就不是人过的!凭什么啊?老子跟着域主,南征北战,终于平顶这混沌域之乱,又东征西讨,把界魔彻底从这里打出去。凭什么那个无耻的畜生生生的夺了本该属于太子的域主之位?”

    “老祖宗呦,您喝多了……运功化酒吧,好不好?”一旁有人苦笑着劝道。

    “化他奶奶个孙子!”白发老者气势勃发:“倒酒!”

    旁边人无奈,只能继续给他倒酒。

    白发老者道:“原本,篡位就篡位,夺权便夺权,这等子事,跟我们这些大头兵也没多大干系。虽说心里面想着楚域主,一直到今天,都惦记着他老人家的好。但那其实没什么用。日子还得过,该干什么还得干什么。毕竟我们又决定不了什么。”

    “可这他娘的,整个混沌域,就从来没这么严苛过!说是严苛,其实都是美化的说法,真实的情况是,这些人的日子都快没发过了。”

    “各种暴政,一个接着一个,越往后面越荒唐,到如今,硬是把我们这些当年在战场上面对界魔都不怕的老家伙,给逼成了一堆温顺的小绵羊。稍有反抗,就有执法队……”

    白发老者正说着,极远处突然间传来一声鸣吟。

    在场所有人,脸色瞬间大变!

    整个画面,就如同凝固在这一刻。

    巨大的铁锅里面,咕嘟咕嘟冒泡,肉香四溢,下面的柴火熊熊燃烧,极品的木材,源源不断的提供着热量。

    刚刚的欢声笑语,在那声鸣吟响起的一瞬间,像是被按了暂停键。

    小孩子们已经被吓呆了,一个孩子嘴里面还塞着一大块肉,嚼也不是吐也不敢,就那样塞在嘴里,眼泪都掉下来。看着似乎很滑稽,但却令人感到心酸。

    有些女眷已经忍不住哚泣起来,脸上露出惶恐之色。大多数人的男青年,除了一脸凝重,倒还算镇定。

    白发老者看了一眼楚羽,道:“快逃!”

    楚羽却坐在那里没动,吃了人家的肉,喝了人家的酒,又听了那么多故事。如今遇到危险就逃,这种事儿楚羽还干不出来。

    白发老者却急急的道:“孩子,快逃啊!不然就来不及了!”

    楚羽淡淡道:“好像已经来不及了!”

    天际那边,至少有十几头巨大神禽,展开双翼,每一只都遮天蔽日,每个神禽头上,都有一人站立。散发着滔天威压,虽然隔着很远,但却依然能清楚的感觉到那股磅礴的气势。

    白发老者一跺脚,站起身,手中拐杖一扔,身上猛然间散发出滔天血气,道:“罢了,早就看这群小畜生不顺眼,威逼压迫,敲诈勒索,没完没了。干他奶奶的!都把兵器拿出来,看看绣没绣!”

    那些老者,一个个默不作声,从身上取出兵器,同时也都散发出滔天血气。就如同一群刚刚从战场走出来的老兵。

    很难想象,这群刚刚还低眉顺眼,连句过格的话都不敢说的老者,身上居然有如此气势。

    那些年轻人,也一个个取出兵器,站起身来,冷冷看着那群神禽飞来方向。

    “这些就是执法队的人?现任域主的走狗?”楚羽问道。

    “走狗?你太捧了。”二郎看了楚羽一眼,冷冷道:“这就是一群渣滓!”

    说着,他从身上,取出一杆长枪,一丈多长,一看就是一件古物,他对楚羽说道:“这杆枪,曾经随着我的爷爷杀过界魔,今天,就用它来刺死这群渣滓!”

    “你们这群身上长着反骨的狗东西,都活腻了是吧?聚众饮酒作乐,猎取保护生灵,面对执法队,还敢持戒抵抗?”为首的一头神禽头上,一个面容阴冷的青年,冰冷的声音瞬间传来。

    “滚你妈的!”二郎抬手将手中长枪投出,直接射向高天之上的那头神禽。

    “大胆!”那头神禽头顶,传来那阴冷青年愤怒的声音,随后,抬手一击,一道光芒,直接打向二郎投出的长枪。

    二郎嘴角,露出一抹不屑的笑容。

    轰隆隆!

    长枪直接穿过那道光芒,光芒四分五裂,长枪却依然爆发着恐怖的力量,瞬息间便到了那头神禽身下。

    噗嗤!

    直接刺了进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