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8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无疆 > 第九百五十六章 绝杀图
    裂天谷是一条巨大无比的峡谷,横亘在天宫北方大地上。从极高的天穹向下看,大地像是被人斩开一道巨大的裂缝,宛若一道深渊,幽深不见底;若是站在裂天谷的底部向上看去,仿佛是天裂开一般。

    这里曾经是混沌域顶级豪门裂天王林雪松的家。这里曾经是一片乐土,整个林氏家族,全都栖居在这里。在这里生息繁衍了无尽岁月。

    可惜在域主战死消息传回之后没多久,裂天谷这里便突然遭逢大劫,整个家族,在一夜之间被连根拔起。裂天王林雪松不知所踪。林家覆灭。

    在那个时代,天宫的网络还没有像现在这样管制得无比严苛,所以当时网络上一片哗然。都认为这件事情一定是新任域主干的。除他之外,别人没有这个理由和动机,也根本没有这份实力。

    裂天王林雪松,封王靠的可不是溜须拍马,而是实打实的战功!林雪松本人的实力,也深不可测。

    林家覆灭之后,裂天谷这里就从一个原本的繁华之地,变成了一片废墟。

    往后的岁月中,偶尔会有人出现在这里,或是寻宝,或是缅怀。不过到近代,已经没什么人来这里了。

    一方面是这里可能被找到的宝物,早就已经被拿走了;另一方面却是这些年来,经常会有执法队的身影出没裂天谷这里。

    一旦被那些执法队的人缠上,后果不堪设想。

    轻则被斩杀,重则连累家人。没人想被杀,更没人愿意连累家人。

    所以,如今的裂天谷,几乎成了一片死地。千里孤坟,无处话凄凉。

    当楚羽三人的飞碟终于飞临裂天谷的时候,站在飞碟窗边的林诗沉默着,一言不发。

    徐小仙陪她站在那,眼眸中带着一抹哀伤,没有劝说什么,因为她也不知道该如何安慰。

    林诗不是孤儿,她是有父母的,也有亲人,有家族。所以她并不会生出那种一个孤儿好容易找到父母却发现他们早已经死去的悲伤。但她还是有另一种难以言喻的伤感。

    她偏头看着楚羽,轻声道:“你说,是不是只要有智慧生灵的地方,就永远不会存在那种安静祥和的国度?不管这些生灵的智慧高到什么程度,不管科技文明发展到什么水准,归根结底……依然会为利益而发生争斗?”

    “也许吧。”楚羽说道:“野兽尚且有领地意识,更别说是人。”

    “可是丛林法则中,吃饱了的野兽除非领地被人侵犯,否则是不会轻易去攻击其他动物。”林诗喃喃道:“可为什么,人就不行呢?”

    徐小仙说道:“铲除异己,不然寝食难安啊。”

    林诗点点头:“说的也是,斩草除根,方能永绝后患。不过他们终究是难以真正的彻底根除啊。”

    “所以我们回来了。”徐小仙拉起林诗的手,说道:“走吧,我们去祭拜一下。”

    林诗苦笑着摇了摇头,然后对楚羽说道:“咱们走吧。”

    “走?”楚羽和徐小仙都有些发呆的看着林诗。

    “嗯,走吧。”林诗说道:“他们的手段高到难以想象的境地,连人最后的一点真灵都能给困住。这里曾经生活过的那些人,如今身在何方,又有谁能知道?就算祭拜,又有谁能看到?”

    这个倒是实话,庞大的轮回系统,也难以干涉到这个地方的生灵。

    “我来这里,只是想要亲眼看一看,我曾经的家园,究竟是个什么样子。现在我看过了,咱们离开这吧。”林诗轻声道。

    楚羽忽然挑了挑眉梢,说道:“好像还走不成了呢。”

    从四面八方,有至少上百头巨大神禽,朝着他们这艘小飞碟包围过来。

    上下左右,四面八方,将他们团团围住。

    每一只神禽头顶,都站着一个面色冷峻的修行者。

    还是原来的味道,还是熟悉的配方,一看这行头,就算是天宫世界中的一个小孩儿也能一口说出他们的身份来。

    “这些执法队,还真是闲啊。”楚羽叹息了一声。

    裂天谷这里,已经废弃了无尽岁月,事实上,就算天宫世界还有裂天谷后人,在当前这种局势下,也早掀不起任何风浪。甚至都不敢发出任何声音。

    可就算如此,这些执法队的人依然没有放松警惕。

    他们这边刚到这里,那边执法队的人就出现了。

    不得不说,现任域主别的本事暂且不知,但在这方面,当真是令人佩服。

    “放下抵抗,束手就擒吧!”

    一道平淡的声音,自外面传来。

    站在一头巨大神禽头顶的一个青年,面容冷峻的看着那艘小飞碟,嘴角泛起一抹不屑的笑容。总有些人抱着侥幸的心里,以为这里没什么人关注了,便偷偷摸摸的来这里。

    凭吊什么?有什么可凭吊?林氏早已经被灭掉无尽岁月,若有后人,就应该老老实实的低调做人。

    而不是吃饱了撑的来到这里缅怀!

    有缅怀先人的心思,就一定是对域主大人心怀不满,心中还有仇恨,还记得这件事。这种小杂鱼,就像田里的杂草一样,随手拔去便是。

    他们在这里多年,像这样的小杂鱼,早就不知清理了多少。

    在他看来,这次跟以往,也没有什么不同。

    一道光,从那小飞碟中飞出。

    还敢出手?当真是活腻了!

    神禽头上的青年眼中闪过一抹残忍之色,这些人难道从来都没听说过执法队?见到他们,不束手就死,竟然还敢反抗?

    一张古图,从他身上祭出,这张古图散发着滔天血气,那古图中不是山川大地,也不是人物画像,而是如同地狱一般,里面充斥着鲜血与死亡,散发出宏大的死亡之音。朝着那道光直接飞来。

    轰隆隆!

    整张古图跟光芒相交的一瞬间,爆发出一股惊天动地的能量波动。

    古图中发出令人头皮发麻的呐喊声,仿佛无数灵魂在嘶吼。

    那道光芒瞬间湮灭。

    神禽头顶站着的青年一脸冷傲,淡淡道:“这是万亿生灵之血,炼制而成的绝杀图,似你这种萤火之虫,也敢来争辉?”

    一道身影,从小飞碟中飞出。神禽头顶那青年微微眯眼,打量着飞出的那人。

    一身有些古怪的装扮,一头如同天宫世界僧侣的短发,一张普普通通的脸。

    简直毫无半点可取之处。

    “还敢出来?”神禽头顶的青年冷冷喝道:“把他给我拿下,要活的!我要让他知道,挑衅执法队的下场是什么。”

    轰!

    一群人,瞬间从各自神禽头顶飞起,朝着楚羽直扑过来。

    那张万亿生灵之血炼制而成的绝杀图镇压天地,从中发出的那种呐喊封锁九天十地。

    那些冲向楚羽的执法队修士一个个身上似乎都带着某种屏蔽绝杀图攻击的东西,他们丝毫不受影响,一个个脸上或是阴沉,或是冷厉,或是嘴角带着狞笑,那模样,仿佛是要将楚羽一口吞下。

    楚羽手持弑天,静静站在那里,目光根本没有放在攻向他的这群人身上,而是投向远处天空,站在神禽头顶的那执法队首领身上。

    “真是辛苦你们了。”楚羽一脸认真的说道:“这么认真负责,我为域主替你们感到开心。”

    “啊?”

    “不会是自己人吧?

    “什么情况?”

    一群原本面目狰狞仿佛要将楚羽碎尸万段的执法队员顿时微微一怔,下意识的停止了手中的攻击。

    远方站在神禽头顶的那首领模样的青年也愣了一下。

    不过下一刻,他便看见了让他怒不可遏七窍生烟的一幕。

    只见那打扮古怪的青年,骤然间出手!

    手中长刀横扫了一圈!

    像是在这苍穹之上画了一个圈……

    接下来,所有攻向他的那些执法队员,全都静止不动。

    高高在上,负责镇压的那张绝杀图中,却猛然间躁动起来,仿佛有无数生灵,要从那里面挣脱出来。

    这支执法队的首领,那青年顾不得愤怒,疯狂的驾驭着绝杀图,要将楚羽镇杀当场。

    “众生皆苦啊。”随着楚羽轻轻一声叹息,那些原本围着楚羽的执法队员,一个个身体骤然间崩碎,化成了齑粉,飘散在天地之间。

    头顶苍穹那张绝杀图,也随着楚羽这一声叹息,开始出现大量的裂痕!

    “不好!”

    那首领模样的青年目眦欲裂,他知道,这一次踢到真正的铁板了!

    这哪里是小杂鱼……这分明就是传说中的鲲啊!

    特么的,裂天谷这种地方,怎么可能出现如此恐怖的强者?必须赶紧把这消息传递出去,这个人……一定对域主有着极大的威胁!

    正想着,天穹高处,那张绝杀图,突然间崩碎了。

    嗡!

    一阵令人头皮发炸,宏大无比的声音,铺天盖地的席卷了整片虚空。

    这支执法队的首领整个人都呆住了。

    绝杀图中的生灵,几乎全都是他亲手所杀!

    但这张绝杀图,却是大人物所赐,以他能力,还没有本事炼制这种恐怖的法器。万古岁月,他带着执法队的人,不知杀了多少生灵,然后用绝杀图将这些生灵收入其中。

    如今绝杀图竟然崩碎,万亿生灵的灵魂一起冲出来。

    就算他胆大包天,手段残忍,这一刻,也不由被吓得魂飞魄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