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8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无疆 > 第九百六十二章 土肥圆
    来人呵呵笑了笑:“怎么就不能是我?土肥圆,好久不见,你想不想我?”

    土肥圆!

    这三个字要是从别人口中说出来,浑天王肯定当场翻脸,不把对方一巴掌拍成渣,真灵都打碎都不会罢休。

    这是他很小时候的外号。

    那个时候的浑天王,出身乡野,一身土气,因为修炼不得当,导致身体臃肿,虽然灵活无比,但却胖得跟个球一样。

    所以当年身边的小伙伴便给他起了个土肥圆的外号。

    不过后来,随着浑天王境界不断提升,实力不断增强,每次升级进化,都会重塑自己的外貌。到后来,已经变成了一个相貌堂堂的美男子。

    如今的浑天王,身材高大满身威严,又哪里能寻得到半点当年的影子。土肥圆这三个字,也早就埋葬在浑天王的记忆深处,几乎都快要忘记了。

    如果不是这个人提及的话。

    浑天王一脸复杂的看着来人,眼眸深处,还带着一抹浓浓的畏惧。

    “裂天王,你果然还活着。”

    来的这人,竟是林雪松!

    裂天王林雪松!

    “差点就死了呢。”来人揭开头上的兜帽,露出一张特别年轻而且极为帅气的脸。看着浑天王:“土肥圆,都到你家门口了,不请我进去坐坐?”

    神特么土肥圆,老子是浑天王!是跟你一样的王!是这混沌域位高权重,一人之下万人之上的真正大人物!

    比你裂天王当年还要威风霸气!

    可这话,浑天王也只是在心里面想想,没说出口。

    是不敢么?

    好像真的是。

    哪怕眼前这人,无数年前就应该死去,哪怕他来这里,都需要偷偷摸摸不敢光明正大。

    可不知为什么,浑天王依然不敢在这位面前放肆。

    昔年右七中的二号人物。

    整个混沌域的风云人物!真正的顶级统帅,超级大能。

    “请!”浑天王一脸严肃,把裂天王林雪松让进了房间。并且亲自烧水煮茶。

    林雪松坐在那,也不说话,静静的看着浑天王在那忙碌。

    “当年你煮茶便是一绝,喝你煮的茶,简直是一种享受。”林雪松微笑着说道,像是在拉家常。

    但浑天王却一点聊天的心思都没有,他的手虽然依旧稳健,取茶,烧水,洗茶……所有程序一丝不苟,但他的心,却已经彻底乱了!

    没死?怎么可能没死?当年我眼睁睁看着他死在域主手上的,就连真灵都溃散了!怎么可能死而复生?

    他究竟是什么时候复活的?

    他的境界恢复了吗?

    他今天来找我,恐怕就是要杀我的吧?

    我能打过他吗?

    我有没有机会把这消息通报出去?

    我有没有机会从他眼皮子底下溜掉?

    我若走了,他会不会在我浑天王府里面大开杀戒?

    无数念头,在浑天王脑中汹涌澎湃,无法停歇。

    哪怕他如今也是这混沌域顶级的大人物,可一见到林雪松,昔年被裂天王支配的恐惧,依然迅速填满他的内心世界。

    “请用茶。”浑天王将冲泡好的悟道茶放在裂天王林雪松面前。

    林雪松看了一眼,摇摇头,道:“你的心都乱了,煮的茶不好喝。”

    浑天王长出了一口气,坐在林雪松面前,苦笑道:“直说吧。”

    “你就那么怕我?”林雪松笑呵呵问道。

    “怕,能不怕吗?土肥圆这外号都是您给起的。”浑天王幽幽说道。

    “你还记得啊。”林雪松看着他,淡淡说道:“我以为你早就忘了呢。”

    “昔年若非少主带我出来,我哪有今天,自然是一刻都不敢忘怀。”浑天王说道。

    林雪松哈哈大笑起来:“所以当年灭我裂天谷林氏满门的时候,你才那么努力,对吗?”

    “崇拜,敬仰,感激,羡慕,嫉妒,恨之入骨。”浑天王喃喃道:“人不都是这样的吗?”

    林雪松眼眸中,闪过一抹淡淡的鄙夷:“能把如此不要脸的话说得这样自然,这样理所应当,这样清新脱俗哦,难怪你能从那么多人当中脱颖而出。”

    “少主,您就别讽刺我了。说说您想怎样吧?”浑天王硬着头皮,看着林雪松。

    “这点倒是没变,关键时刻,杀伐果决,光棍的很。”林雪松笑了笑,然后看着浑天王:“你死,不动你真灵,你的家人,我庇护。”

    “就这样么?”浑天王突然松了口气。

    “我不像你,没你那么狠。”林雪松微笑着道。

    “可我也不想死啊。”浑天王叹了口气,看着林雪松:“小人斗胆,跟少主打上一架。”

    “你要跟我打?”林雪松眼睛微微一眯,一双丹凤眼中闪烁出一道冰冷的光芒,似笑非笑的盯着浑天王。

    浑天王有种头皮发麻的感觉,但依然硬着头皮道:“困兽犹斗,蝼蚁尚且贪生,我……”

    “跟我打一架,可以,但你要想清楚,我心中,并非无恨。”林雪松淡淡道。

    “您……什么意思?”浑天王嘴角微微抽搐两下,问道。

    “昔年我的亲人,有多少死在你的刀下,你心里面应当清楚。那些人当中的绝大部分,跟你都很熟悉,而且对你也都很好。尤其是夫人,记得有一次,你被大道之毒侵蚀,眼看着一条腿就要彻底废掉,是夫人出手救了你。”

    林雪松淡淡道:“这些,你没忘记吧?”

    浑天王面色僵硬的道:“没忘记。”

    “域主座下,有多少曾经的袍泽,被你亲手斩杀,你也没忘记吧?”

    “没忘记。”浑天王说道。

    “既然如此,你又有什么资格,来跟我谈条件?”林雪松看着他:“你心里面想的是什么,我清清楚楚。当年我把你带出来,对你的了解,甚至胜过你自己。唯一看走眼那么一次,便酿成不可挽回的大错。”

    林雪松幽幽说道:“我答应不杀你的家人,不碎你的真灵,已经是最大的让步。但你却还想跟我打一架,无非是在猜测,我当年受那么重的伤,会不会到今天都没有彻底恢复。”

    “是,我是这么猜的。”浑天王咬着牙说道:“而且,我不想死!”

    “没有人想死,我的那些亲人也不想死,那些袍泽也不想死!他们没有死在界魔手上,却死在你这败类手中。”林雪松语气平淡,但说出的话,却充满刻骨仇恨:“哪怕到今天,你依然不想放过太子,不想放过我女儿。”

    “土肥圆,跟我打一架,可以。但我心中那滔天的恨,和对你仅剩下的那一丝香火情,会彻底耗尽。”林雪松看着浑天王:“所以,打一架,杀了你之后,我会碎你真灵,然后,杀你全族。”

    浑天王身体微微一震,抬起头,看着林雪松。

    林雪松道:“当然,你也可以赌一下,说不定,我真的没有彻底恢复,说不定,凭借你如今的战力,可以将我彻底击杀。”

    浑天王的心里面,瞬间充斥了无尽的苦涩。

    真灵粉碎,全族被灭……这不就是当年裂天谷林氏的写照吗?

    造成那一幕人间惨剧的主谋之一,就是他浑天王!

    如今,人家苦主归来,就坐在他面前,也要那么做,很过分吗?似乎并不过分。杀人偿命,欠债还钱,这是天经地义的事情。

    可为什么,他的心里面,还是一阵阵的剧烈翻涌呢?

    我可以那样对你,那是因为我是一个叛徒,我天生骨子里就流淌着不甘于人下的血液,我要上位,我要成为人上人!要成为九天之上的大人物!

    可您不是那种人啊!

    您是一个正义、慈悲、心善的人啊!

    那种灭人全族的话,怎么能从您这样的大人物嘴里说出来?

    “想好了吗?”林雪松端起面前已经有些凉了的茶,轻轻喝了一口。满身的云淡风轻。

    “少主,必须如此吗?”浑天王苦涩的道。

    “你说呢?”林雪松瞥了他一眼。

    “我,选择,战!”浑天王艰难的道。

    在自己的生命,和全族的生命面前,浑天王终于还是选择了他自己。哪怕他心里面明知道,这样的选择,十有八九会糟,但他还是想要博一下。

    万一呢?

    “好!”林雪松站起身。

    浑天王一脸专注的看着林雪松。

    林雪松摆摆手,淡淡道:“别看了,你茶水中的那点道毒,对我来说根本不算什么。当年已经这么干过一次,难道你觉得我还会再上一次当不成?”

    浑天王一双眼中,露出失望之色,说道:“少主果然高明!”

    林雪松看他一眼,身形一闪,瞬间消失。

    浑天王推门出来,瞬间散发出一股可怕的精神风暴!

    “裂天王林雪松没死,他来复仇了,能逃的赶紧逃,有多远逃多远!告诉域主,我浑天王,为他尽忠了!”

    轰!

    轰!

    轰!

    轰!

    这股精神风暴,刚刚散发出去,四面八方,便亮起了结界的光芒。

    将浑天王的精神风暴尽数给抵挡了回来。

    他的警告,竟然一丝一毫,都没能传递出去。

    头顶高天之上,此刻又多出一道身影来。

    浑天王浑身颤抖,如堕冰窟,失声道:“震天王……你,你怎么也来了?”

    天空中,那道身影一脸轻蔑的向下看来:“土肥圆,你还真是个蠢货!雪松那个心软的家伙,最后时刻还在给你机会,可惜,全都被你完美的错过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