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8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无疆 > 第九百六十九章 北方王
    鹿城不攻自破。

    整个过程,就连楚羽都看得目瞪口呆。

    看看徐振,看看林雪松,再看看林诗骑着的那头五色鹿王,心说真狠啊!

    在一个实力为尊的修行世界,不费一兵一卒,开局只有一只鹿……直接秒杀云同书,这特么是鲲鹿吧?

    真是神奇啊!

    修行界的战斗,通常来说,都是简单粗暴。

    楚羽不是不知道人类的历史上有太多顶级的谋士,也不是不知道上兵伐谋的道理。

    可修行界,当真不是讲道理的地方。

    再多的算计,也不如境界高一层。

    虽说战斗看的是综合实力,不仅仅只看修为,但归根结底,修为更强的一方肯定是要占上风的。

    就像一个仙尊站在那里让真仙打,就算打个几天几夜,可能连防御都破不掉,连根头发都打不动!

    这就是最直接的境界压制。

    反而仙尊一指,却可以让真仙瞬间灰飞烟灭。

    但今天这一幕,着实让楚羽大开眼界。

    想不到在这种修行世界,也可以用这种手段直接兵不血刃的拿下一座城。

    鹿城已经彻底乱了,云同书境界虽然极高,战力也够强大。但奈何的是他得罪的人实在是太多了点。

    整个鹿城那些豪门贵族,几乎被他得罪个遍。

    其实这些,不过是表面的原因。更深层次的原因自然是徐振和林雪松带着沧溟军大军压境,给鹿城上下带来了巨大的压力。

    天空中那张巨幕上所出现的画面,不过是给了这群人一个完美的动手的理由罢了。

    轰隆隆!

    鹿城沦陷。

    云同书被一群愤怒的强者直接打的灰飞烟灭,他儿子云霄庭也没能逃得过。一起死在众人的攻击之下。

    随后,一群鹿城的顶级贵族,打开结界,开城投降。

    林诗坐在五色鹿王身上,依然有种不敢相信的感觉。

    她看着楚羽,传音问道:“这就解决了?”

    楚羽看了她一眼:“不然呢?”

    林诗想想,笑着道:“这就是传说中谈笑间樯橹灰飞烟灭?”

    “差不多吧。”楚羽点点头,然后说道:“你爹他们这群人,不简单啊!”

    林诗看了一眼楚羽。

    楚羽一脸感慨:“是真坏啊!”

    “切!”林诗翻了个白眼,说的跟你多好似的。

    之前五色鹿王提供那些消息的时候林诗可是亲眼看见楚羽的眼睛亮亮的,说起来,这么损的主意到底是谁出的,还不一定呢。

    鹿城沦陷,沧溟军首战告捷。

    这消息毫不意外的震动了整个天宫世界。

    天宫世界的网络上也一下子变得热闹起来。

    再如何的封锁,到了这种时候,也根本封锁不了了。

    前朝的太子归来!

    这个消息如同病毒般快速蔓延了整个天宫世界。

    王城。

    王宫内。

    徐小仙半躺在一张摇椅上,手边的小桌上放着天宫世界最顶级的金丝纹瓜,别说普通人,就算是一般的贵族,也几乎吃不起它。头顶一张遮阳伞,阴凉下徐小仙那张易容之后普通的脸上,带着淡淡的笑容。

    她在这里过得非常悠闲。

    在整个王宫都拥有着至高无上的地位。

    就连周寒的那些妃子们,一个个也都争相跑来跟徐小仙打好关系。

    这个浑天王府的“小厨娘”,自从来到王宫之后,简直就是一步登天。运气好的让人感到不可思议。

    但不得不说,周寒千金买马骨的这种行为,是有意义的。

    哪怕如今整个天宫的网络世界都在疯狂的传前朝太子归来的消息,但周寒的那些手下,却在争相的跟周寒表着忠心。

    愿同沧溟军决一死战。

    王宫密室内。

    周寒面色平静,坐在主位之上。

    他对面,坐着四个人。

    三男一女。

    看上去都十分年轻。

    尤其那女子,更是眉目如画,相貌极为清秀美丽。

    若是只看她外表,不知她身份的话,一定会被她给蒙蔽。

    很难想象,这样美丽清秀的一个女子,竟然是声震混沌域的超级大人物。

    曾经的北方大帅尚文虹!

    昔日楚域主身边左七右七中唯一的一个女性。

    在楚域主纵横混沌域的那些年,还有很多关于尚文虹跟域主之间的绯闻。

    有人说尚文虹其实是楚域主的女人之一。

    她不但容貌漂亮,境界也是极高,看着文文弱弱,面对界魔的时候却是一个敢勇往直前,一路杀进界魔群中狂砍的猛人。

    周寒篡位之后,很多人都认为尚文虹肯定是第一个站出来反他的人。可让人没想到的是,尚文虹不但没有反,反倒还是最早一批公开支持周寒的人。

    她的观点就跟她在战场上面对界魔时的态度一样简单明了。

    “域主战死,最有资格接任域主的人,就是开天王周寒!”

    “其他人,都没有这个资格!”

    “手段?什么手段?大局为重!”

    “太子?那个小屁孩能做什么?域主那个位置他能坐?”

    “我拥护周寒,不为别的,只因为他有这个资格。”

    这番话,是尚文虹当年在周寒篡位之后,公开站出来说的。

    当然,这番话在天宫世界的网络上也早已经找不到了。天知道为什么。

    不过尚文虹也成了周寒上位之后,第一批封王的人。

    被封为北方王!

    原本的北方大帅,成了北方王。

    权倾天下!

    不过她也是一个恩怨分明的人,面对周寒对楚域主那些旧部的打压和清洗,尚文虹是持反对意见的。

    甚至还因此跟周寒大吵过几次。

    只是那个时候周寒已经势成了,无数天宫世界的新贵拥护在他身边,就算尚文虹反对,也起不到什么作用。

    但私下里,尚文虹还是暗中关照了很多昔年的袍泽。

    她能做的,也就只有这些了。

    另外三个看着很年轻的男人,身份地位也都十分恐怖。

    曾经的西方大帅,今朝的西方王霍修文;曾经的地将军,如今的地王温韦;曾经的鬼将军,如今的鬼王闽玉山。

    正是楚羽在调查中,认定已经彻底倒向周寒的人。

    他们三个跟尚文虹不同,他们是倒向周寒非常彻底的人。

    而且周寒的成功上位,这三人都功不可没。面对昔日的袍泽,他们也没有丝毫手软。

    清洗、打压、屠戮。

    手段之狠辣,跟浑天王比起来,有过之而无不及。

    只不过他们的手段要比浑天王高明得多。

    加上天宫网络的种种限制,使得知晓他们恶行的人微乎其微。

    “那个小屁孩还真是阴魂不散啊。”地王温韦看上去年轻英俊,一头长发劈在肩上,穿着一身洁白的长袍,懒洋洋的靠在椅子上,淡淡说道。

    “当年看在楚域主的份上,没有对他赶尽杀绝,想不到他居然还有胆回来。”西方王霍修文冷冷说道:“林雪松居然没死,有点意外。徐振那个满身反骨的东西还在蹦跶,他难道不知道自己已经老了吗?”

    鬼王闽玉山一脸平静,端坐在那,沉默寡言的,并没有说话。

    北方王尚文虹看了一眼霍修文,开口淡淡说道:“徐振可不简单,他要是想搞破坏,威力还是很可怕的。所以我建议,最好域主亲自出手,趁早将他们彻底镇压。别让他们这把火烧起来。”

    霍修文冷笑道:“有什么可怕?窝窝囊囊的活了这么多年,就是怂人一个!这种事,何须域主亲自动手?我们出手就够了!”

    尚文虹道:“别忘了,你还是大帅的时候,他就是王。”

    “那又如何?”霍修文看了尚文虹一眼,说道:“你该不会对他余情未了吧?”

    尚文虹眸子里射出两道森冷光芒:“霍修文,你别作死。”

    霍修文嘿嘿一乐,没有再说什么。

    周寒看了一眼在场几人,然后说道:“如今他们已经攻占了鹿城,云同书死的很惨,临死还被泼了一身脏水……”

    尚文虹在一旁说道:“恐怕未必是脏水吧?”

    周寒微微皱眉,看着尚文虹:“你想说什么?”

    尚文虹毫不示弱的跟周寒对视,淡淡说道:“你用的那些人,都什么德行,你自己心里面没点数么?”

    “怎么跟域主说话呢?”霍修文瞪了一眼尚文虹。

    尚文虹冷笑道:“姓霍的,老娘忍你很久了你知道吗?如果你想死的话,就尽管吱声,不然咱们现在就出去做一场!”

    “做就做,谁怕谁?”霍修文瞪着尚文虹,面对这位北方王,他还真的一点都不虚。

    “你尚文虹是一刀一枪拼出来的,我霍修文难道就不是了?”霍修文怒视着尚文虹:“你一直都在针对我,当年是这样,现在还是这样。怎么,你觉得我真的怕你不成?”

    “够了!”周寒皱眉呵斥了一句。

    然后有些痛苦的揉了揉额头:“都少说两句吧,想办法先把这群叛贼灭了再说。”

    “平叛这种事,我最擅长。域主,我一个人就够了。”霍修文气哼哼的说道。

    这下,就连鬼王闽玉山和地王温韦,都不由抬头看了一眼霍修文。觉得他有点托大了。

    那个废物太子,自然没什么可怕的。回来了又怎样?当年是废物,难道现在就成材了?

    从下界一路苦修,终于回归到天宫世界,这在旁人眼中,算得上是一个励志的传奇了。可在这群人眼中,还真算不得什么。

    境界上的巨大差距,修为底蕴上的巨大差距,都让他们完全没把楚羽这个前朝太子放在眼中。

    但震天王徐振和裂天王林雪松,却绝不容小觑。

    那可是昔年右七的两尊天王!

    别说霍修文,就算是周寒,也不敢太过小觑那两个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