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8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无疆 > 第九百七十一章 人心难测
    何谓众生态?这便是众生态!

    对与错,那重要吗?

    甚至没人考虑过对与错的问题。

    他们只知道,如今的域主是周寒,他们的所有一切,都来自于这位域主大人。

    至于前朝太子委屈不委屈,冤枉不冤枉,谁管他?

    有辙想去,没辙死去。

    不,应该说,有没有辙,都去死吧!

    混沌域不需要前朝太子,不需要拨乱反正,我们只需要你们这群反贼能够更加坚挺一点,别那么容易就被玩死了。

    混沌域没办法养寇自重,但你们好歹禁打一点,千万不要一击即溃。

    不然叫这些顶级的豪门贵族,上哪找这么好的机会去?

    周寒坐在王座之上,将众人嘴脸全部看在眼里,心中无悲无喜,毫无波动。

    他为什么在此之前,就将尚文虹、闽玉山、霍修文和温韦派出去?

    就是不想跟这群败类豪门贵族虚与委蛇。

    见到利益的时候,就如同吸血的蚂蟥,一窝蜂的爬上来;真遇到危险,瞬间鸟兽散。

    跟身经百战的那几位比起来,眼前殿上这群人,简直就是一群垃圾!

    可垃圾也有垃圾的用处,上位者要学会将个人情绪扔到一边,要用宽广的胸襟包容的心态去对待每一个傻逼。

    就像现在,殿上这群人的各种表忠心,让周寒有种作呕的感觉。

    但这一切,却早在他预料当中。

    好狗给肉吃,癞皮狗……随便扔根骨头就行了。

    等这群人在殿上表够了忠心之后,周寒淡淡说道:“也罢,你们每家,都派出一支军队来,加入到平叛大军中去。”

    殿上一群人脸上都露出喜色。

    嘿嘿嘿,成功了。

    不过接着,周寒便冷冷说道:“但丑话我可说在前面,你们这些人派出去的军队,必须要听从统帅的指挥。如有违令者,斩!”

    一个轻飘飘的斩字,让殿上众人稍微清醒了一点。

    周寒接着道:“所有,有想要让自家子侄上战场捞取声望的,最好小心点,别弄个纨绔子弟过去,到时候被砍了脑袋,不要来找我哭诉。”

    说完,周寒直接站起身,一甩衣袖,离开了大殿。

    那位孙大人看了一眼众人,冷笑说道:“我要最大那一份!”

    在场众人没有站出来表示反对的,毕竟孙大人是第一个站出来的。

    只不过剩下的利益,应该如何分配,在场这些人每个人都有自己的想法和打算。于是,很快吵成一团。

    孙大人面无表情的离开了殿上,出来之后,嘴角露出一抹冷笑,然后快步离开。

    ……

    ……

    “真没意思啊,就没有点好玩的事情?”徐小仙躺在躺椅上,眯着眼看着眼前一个小太监。

    这个小太监是在王宫当值的,最近这段时间被徐小仙用各种手段给收服,私下里成了她的跟班。

    徐小仙甚至没用太高明的手法,智慧也完全没有超出一个小厨娘的能力范围,就算有人知道,也绝不会有什么怀疑。

    小太监长的眉清目秀的,年龄看起来也不大。

    看着徐小仙说道:“这王宫里面能有什么好玩的事情?一天天都枯燥死了。没意思的很。不过,今天大殿上,倒是发生了一些趣事儿……”

    徐小仙眼睛一亮:“快说说,是不是域主要给我家老爷报仇了?”

    小厨娘的老爷,自然是浑天王。

    小太监想了想:“算是吧……”于是将今天发生在大殿上的事情跟徐小仙说了一遍。

    “打打杀杀,我也不懂,不过听起来倒是挺有意思的。”徐小仙一笑,将桌上的水果随便扔给小太监一个:“喏,赏你的!”

    “谢谢仙姐,仙姐最好了!”小太监美滋滋的拿着水果走了,这东西平日里,他可是完全吃不到的。心里面还想着,回头有什么好玩的事情,一定要多跟仙姐说。

    而且仙姐也真的很仗义啊!

    那天有人欺负他,要不是仙姐,恐怕他得吃大亏。

    要是这王宫里面,所有人都像仙姐一样,那该多好?

    小太监走了之后,徐小仙想了想,将这些信息,注入到一株草里面,然后站起身,拍拍手走了。

    大量的信息,顺着这株草的根部,开始飞速的传递起来。

    在一个人们看不见的微观世界,以不可思议的速度奔腾着。

    很快,这信息便顺着无数草根、树根,一路出了王宫,出了王城。

    王城外,有一株参天古树,庞大的树冠如同一座神山。覆盖着数万里方圆。

    远离王城的那一端,一直白色小鸟,踩在一片巨大的树叶上叽叽喳喳的叫着。

    忽然,它安静下来,过了片刻,白色小鸟振翅而起,朝着远方,如同一道闪电,迅速消失。

    ……

    ……

    鹿城。

    一群当地的豪门大族强者把云同书父子灭了之后,毫不犹豫的开城投降,将沧溟军迎进来。极尽阿谀奉承之能事。

    仿佛过去那些年鹿城都是生活在水深火热中一样。

    楚羽等人懒得跟那群人打交道,干脆把沧溟军的李福派出去,应付那些人。

    老李头也很不情愿,不过也没办法。

    自从徐振和林雪松一起去大泽,将沧溟军带出来之后,李福的身份地位便有了大幅提升。

    整个沧溟军,也就李福一个人,不但跟徐振关系极好,跟太子楚羽也有着很深的交情。

    把应对那些鹿城贵族的事情扔给李福之后,楚羽便跟林诗、林雪松和徐振在密室里,一边喝茶聊天,一边等着见一个人。

    “你确定他能来?”

    等了很久,林雪松看着徐振问道。

    徐振看他一眼:“你都能来,他怎么就不能来?”

    林雪松说道:“我跟他,不太一样吧?”

    “嘿,你当域主就保了你一个?”徐振似笑非笑的看了一眼林雪松。

    不过随后,徐振便解释道:“纵然域主算无遗策,怕是也没想到周寒竟然如此狠毒,哎……”

    “罢了,不说那个。”林雪松摆摆手。

    裂天谷,是他最不愿回忆起的地方。虽然事情已经过去太久太久,可在内心深处,林雪松却从未曾忘记过。

    其实早在很久很久以前,域主就曾经提醒过他的。

    让他将家族隐藏起来,不要明晃晃的放在裂天谷那里。万一发生什么意外,容易被人家一窝端了。

    只是那个时候,域主如日中天,界魔也几乎被彻底赶出了混沌域。在林雪松看来,谁能对自己家人不利?又有谁敢?

    结果后来发生的事情也不用多说,裂天谷那一战,林氏满门被灭。林诗因为在那之前就已经下界,算是侥幸逃过一劫。

    林雪松则是因为有前任域主的庇护,同样逃过一劫。当日被周寒一巴掌拍死的那个,其实是林雪松的一道替身。

    就连周寒都没想到,楚域主的境界会高深到那种层级,制出的替身强大得无以复加。

    这世上的其他事情,都会遵循一定的规律,这规律,其实就是天道。所谓,修为高深的生灵,都可以通过天道去推演一些事情。

    最难推演的,并非这天地间的事物,而是人心。

    人心才是最难测的东西。

    复杂到极致。

    而且极为善变!

    不同的时间、地点和环境,都会产生不同的念头和想法。

    所以,哪怕楚域主境界通天,震古烁今,却也不能彻底看穿一个人的心。

    不过,在徐振和林雪松这些人眼中,域主已经是无所不能的神了。毕竟,他在当年,其实就已经看出周寒有反骨。

    可惜……

    两人同时隐隐的看了一眼楚羽。

    楚羽:“你们看我做什么?”

    林雪松忽然板起脸,看着楚羽道:“我听李福说,沧溟军藏身的大泽那里,还有两个跟你一起的女人在闭关?”

    “呃……”楚羽心说怎么突然冲我来了?

    林诗看了一眼自己的父亲,说道:“那两个人,一个是楚羽的……嗯,算姐姐吧。”

    楚蝶跟楚羽之间的关系,有点复杂,不是一两句话就能解释清楚的。

    “另一个,是我们的朋友。”林诗也不打算给自己的父亲解释这个。

    林雪松面无表情的点点头,然后说道:“身为太子,在选妃上,要慎重。”

    徐振在一旁幽幽说道:“的确是应该慎重。”

    林诗在一旁一脸尴尬,记忆已经觉醒,当年的事情自然早就想起来了。

    严格来说,楚羽跟徐小仙才是真正的一对,不过林诗当年也是爱惨了楚羽。不然不可能楚羽跌落祭坛,她直接本尊跟着一起下去。

    哪怕肉身粉碎,哪怕魂飞魄散只剩一点真灵,也是半点犹豫都没有。

    这份情,太沉重了。

    任何的承诺,都比不了。

    密室里,一时间陷入诡异的平静。

    徐振说完这句话也多少有点后悔,不管怎么说,林雪都算是他的晚辈。他虽然是在嘲讽林雪松,却把林雪也给捎带了进去。有点不好意思。

    这时候,密室中忽然一阵扭曲,一座精致的小型法阵,突然间浮现出来。

    在场的几个人,都精神一震,看向法阵上方。

    一道身影,缓缓浮现出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