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8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无疆 > 第九百九十一章 反目
    大泽世界的这些沧溟军的亲人和后人劫后余生,虽然失去了家园,但不管怎么说,他们终究活了下来。

    被找到之后,快速的聚集到了一起。

    胖城主这些人也全都拿出了全部的精力来寻找幸存者。

    在这过程中,还是遭遇了一些敌人,但并未掀起太大波澜。

    数月之后,胖城主这些人终于将所有人聚集到一起。找到楚羽,跟楚羽报告已经完成。

    楚羽直接开启一个巨大的空间,让这些人全部进入到这个空间当中。带着众人离开了大泽世界。

    一路无话,当楚羽再次出现在鹿城的时候,发现外面的战局又有了新的变化。

    以尚文虹、霍修文、闽玉山和温韦等人为首的平叛大军,已经杀到鹿城,跟沧溟军大战一场。

    双方各有损伤,并非分出胜负。

    目前休战,还在对峙当中。

    楚羽的突然出现,让林雪松和徐振等人都很意外。

    不过,也仅仅是意外,甚至没有过问楚羽这段时间去了哪里,做了什么。

    面对这种冷淡的态度,林诗都有些难以忍受。想要说什么,却被楚羽拦住。

    林雪松对女儿的爱倒是很真实,私下里找到林诗,希望她能留下来。

    林诗问自己的父亲,为什么对楚羽成见那么深?

    林雪松笑着摇头,说哪有什么成见,都是没有的事儿。他是太子,他好好当他的太子就完了。

    不过当林诗直视着父亲,问道:“之后呢?是不是就算推翻了周寒,楚羽依然还是前混沌域太子?”

    林雪松沉默了很久,然后和颜悦色的看着林诗道:“乖女儿,这些都是大人的事情,你们就不要管了。”

    “大人的事情?我们都是孩子?”林诗微笑着,心里面却无比的难过。

    林雪松道:“在父母面前,你们到什么时候都是孩子。”

    说着他一脸认真的看着林诗:“爹知道你喜欢楚羽,小仙那丫头也喜欢,既然喜欢,你们就在一起,没人会干涉你们。你们留在鹿城这里,也不会有任何的危险。但如果你们四处乱走,爹也好,你徐叔叔也好,我们都没有精力去保护你们。”

    “呵呵,爹,不用你们保护我们,我们自己会保护自己。”林诗淡淡笑着:“这次回来,也不是我们发现外面危险,然后回来躲避。是别的事情。”

    “哦?”林雪松微微一怔。

    林诗道:“沧溟军的老巢被人端了,如果不是我们,那里的所有人,都早就死绝了。”

    林诗直视着自己父亲:“沧溟军是我们的主力,他们在前线打仗,跟敌人拼死拼活。可你们……却连他们的亲人都没有保护好。或者说,你们根本就没考虑过这个吧?”

    林雪松愣住:“怎么会?大泽世界……根本不可能被发现!”

    林诗叹了口气:“爹,事情都已经发生了,也已经结束了……”

    林雪松眉头紧锁,喃喃道:“怎么可能?那地方……有重重法阵封印,我们召集沧溟军的时候,也十分隐秘,怎么可能被敌人察觉?”

    “爹,我还有一件事想问您。”林诗看着林雪松,轻声问道。

    “什么事?”林雪松看着女儿。

    “界魔,是不是早就融入到我们这个世界了?”林诗问道。

    这是之前林诗跟楚羽等人所有猜测的根源所在。

    “你怎么会这么想?”林雪松一脸奇怪的看着女儿:“你也是觉醒了记忆的人……”

    “我的记忆中并没有这些信息。”林诗道。

    “是啊,根本就是没有的事儿,你的记忆中怎么会有?”林雪松伸出手,想要摸摸女儿的头,但手伸出来,最终还是放下,笑着摇摇头道:“这是楚羽的猜测吧?根本就是无稽之谈。”

    “昔年界魔杀入到混沌域来,它们冰冷无情、凶狠残暴,根本没有一丝情感。唯有杀戮和吞噬!我们跟着楚羽的父亲,也就是域主大人,一路征战,最终将界魔打了出去。”

    “域主觉得应该彻底将界魔消除掉,不然它们早晚还会归来,霍乱整个混沌域。”

    “所以便带着我们杀过去,没想到,那一战,我们输了。”

    “所以才会有周寒后面的篡位,才会有我们家族覆灭,才会有今天。”

    林雪松看着林诗:“至于你们的那些猜测,完全是无稽之谈,简直荒谬!”

    “真的是这样么?”林诗看着林雪松:“爹您跟我说的都是实话么?”

    “当然是实话!”林雪松一脸哭笑不得的表情:“你们怎么会有这种想法?难不成还觉得我们身体里流淌着界魔的血液不成?太扯淡了!”

    林诗看着自己的父亲,没能从林雪松脸上得到任何有价值的信息。

    以至于她都有些动摇,但还是看着林雪松的眼睛问道:“那为什么,你们如此的不认可楚羽?”

    “他不行。”林雪松淡淡说道:“骨子里的东西,不可能改变的。混沌域谁都能当域主,就他不行。”

    “为什么?”林诗直视父亲双眼:“我想知道原因,不想听托词。”

    “你想听为什么是吧?”林雪松有些不屑的笑了笑,说道:“行,那我就告诉你是为什么。”

    “你坐。”林雪松指着那边的椅子。

    林诗依言过去坐下。

    林雪松幽幽道:“因为楚羽他,根本不是域主的儿子!”

    “什么?”林诗一下子站起来,一脸的不敢置信。

    “坐下。”林雪松一脸严肃:“大惊小怪什么?”

    林诗失魂落魄的站在那,像是没听见父亲的话。

    林雪松叹了口气,说道:“这件事说来话长,不过为父绝对没有骗你,楚羽他,的确不是域主的儿子,这件事,左七右七的人都很清楚。至于他的出身来历,也只有域主知道。我们并不清楚。

    “怎么会这样?”林诗喃喃道:“那为什么,他还会成为太子?”

    “他是域主抱回来的孩子,域主说他是太子,他自然就是太子。”林雪松淡淡道:“如果域主还在,想要传位于他,那自然是没问题的。域主的声望高到不可思议,没人会反对,也没人敢反对。”

    “可域主现在不在了!”

    林雪松看着女儿,淡淡说道:“你觉得,我们会让一个来历不明的人成为域主么?所以为什么,我们宁可眼睁睁看着周寒上位,也没有扶植楚羽。”

    “那你们现在……为何又要这么做?”林诗问道。

    “周寒做的太过了。”林雪松叹息一声:“他对我们的清洗,太过了,他上位,我们会受到排挤,这是有准备的,但他大开杀戒,却是我们都没想到的。”

    林诗沉默着,裂天谷林家跟周寒之间,简直是血海深仇。

    “那你们为什么早不反?”林诗又问道。

    “早?时机不成熟,我们当年的道伤,都太重了。”林雪松叹了口气,来到女儿面前,摸了摸林诗的头发,轻声道:“哪怕一直到了今天,我们都没能彻底恢复过来。”

    “也就是说,楚羽他,不是楚域主的亲生儿子,是捡回来的孩子。所以无论如何,你们这群人,都不会认可他,是么?”林诗轻声问。

    “是的。”林雪松回答的非常干脆。

    “但他的身份摆在那,周寒必须除掉他,才能算是解了心头大患,是么?”林诗脸上露出讽刺的笑容。

    “也可以这么说吧。”林雪松道。

    “也就是说,你们这群人之间的恩怨,硬生生把他这个无辜的人,给牵扯进来了,是吧?”林诗继续问。

    “对。”林雪松点点头:“就是这样。如果他老老实实,那么我们会保护他,甚至在未来,给他一场天大的富贵。”

    “富贵?作为一个顶级的修行者,还需要什么富贵?”林诗一脸讽刺的笑容。

    林雪松像是没看见女儿脸上的讽刺,淡淡说道:“什么富贵?当然是修行方面的富贵了。越是顶级的修行者,需要的资源也就越多,要求也就越严苛。这些东西,寻常的修行者,又上哪去找?”

    “如果楚域主还在,楚羽也一定不会缺这些,不是么。”林诗脸上的讽刺笑容愈发浓郁了。

    “可域主终究是不在了。”林雪松轻叹,然后一脸坦然的看着女儿:“我知道你心里面不满,嫁出去的女儿,泼出去的水,嫁鸡随鸡嫁狗随狗,你为他考虑,为父虽然有点不痛快,但也不是不能理解。”

    林雪松说着,背对着女儿,走到窗边:“但我今天跟你说这些,是希望你能够提醒一下你的男人,别试图搞事情,安分一点,对谁都好。”

    “您什么意思?”林诗眯着眼,看着父亲的背影,突然觉得如此的陌生。

    “没什么意思。”

    林雪松背对着林诗,淡淡说道:“去大泽,拯救万民,这一手玩的不错,挺漂亮的。不过,没什么用。你知道沧溟军为什么被称为混沌域最强大的军队么?”

    不等林诗回答,林雪松便道:“那是因为沧溟军,军令如山!纪律如铁!就算真的后方被人给灭了,沧溟的军心,也绝不会动摇!”

    “所以,试图通过这种行为,来增加自己的声望,影响沧溟军,是不可能的。”

    林诗站起身,寒声道:“爹,您是我的父亲,哪怕在轮回中,也在保护着我,我感激您,依然承认您是我爹。但您今天这番话,也叫女儿开眼了。您觉得楚羽这么做,是为了收买人心是吧?”

    “难道不是么?”林雪松没回头,轻笑一声,追问道:“难道不是么?”

    “当然不是!”林诗斩钉截铁的回答,随后她往外走去:“好了,估计现在,楚羽也已经把人都交给何天王了,我们也该走了。而且,我们不会再回来。”

    林雪松幽幽道:“女儿,踏出这道门,以后可真的就没有回头路了。”

    林诗看着父亲的背影,嫣然一笑:“您放心,您的女儿,要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