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8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无疆 > 第九百九十四章 密谋
    尚文虹沉默着,没说话。

    实际上这么多年来,她们这些看似身份地位高到极尽,位极人臣的大人物,一直处于被半软禁的状态。

    周寒虽然没有限制过他们这群人的自由,但却将他们牢牢的按在王城。

    生活可以极度奢靡,想干什么都成,但兵权都早就被收回去了。

    一旦想要离开王城,身边立马就会出现周寒的人,毫不掩饰的跟着他们。

    美其名曰是保护,简直就是笑话一样,凭借他们的身手,整个天宫世界……不,整个混沌域,有几个人能伤到他们?敢跳到他们面前找茬?

    但大家都心知肚明,根本没必要说出口。因为周寒就算防着他们,也都是防在明面上的,连掩饰都懒得掩饰。

    可以给你们富贵,可以给你们想要的一切,但就是不给你们兵权!

    这一次,如果造反的人不是林雪松和徐振、何守成这种天王级的人物,周寒依然不会让他们领兵出征。

    除了他们几个之外,其他那些号称名将的人,根本不是林雪松这群人的对手。

    比如陈骁那种,曾经跟在周寒身边的亲兵,纵然得到上将军的军衔,领兵出征之后,也只能打打顺风仗罢了。

    一旦遇到真正的对手,根本扛不住多久。

    周寒太强势了,他自己就是将领出身,深知大将叛乱的危害性。所以把麾下的将领压制的太狠。

    天宫世界也和平了太多年,以至于王城的执法队,甚至都比一般的将军有权势。

    就连尚文虹这种强势的人,都不愿招惹王城执法队。可见一斑。

    所以霍修文也好,温韦也好,闽玉山也好,这些人一旦重新抓住兵权,根本就不愿放弃!

    这一次是周寒没得选,只能让他们来打叛军,心里面也未尝没有让他们狗咬狗,自己人对付自己人的心思。

    反正这些人怎么损耗,周寒都可以坐收渔利。最好拼个同归于尽,大家都死个干净,周寒才开心。

    尚文虹自然也明白这个道理,但她的一颗心,早就不在这上了。

    从周寒篡位那天起,她身上的热血,就已经冷了下来。

    所以,她对能否利用这次机会,重掌兵权,根本就不在意。只想着尽快完成任务,然后回去,继续闭关修炼。

    至于外界的纷纷扰扰,与她何干?

    “一个前朝的废太子,就算能一刀劈了陈骁,表现出令人惊艳的能力,也无妨。”温韦淡淡说道:“如果他真的还像曾经那么废,那才令人失望。”

    “不错,他表现的越优秀,捅出来的篓子可能就越大,我甚至能猜出他为什么会离开鹿城……”霍修文淡淡说道。

    “还能为什么?徐振也好,林雪松也好,何守成也好,这群老东西,有哪个愿意服从一个废物太子的?肯定给人家脸色看了,估计还是毫不掩饰的那种。”尚文虹冷笑道。

    身为曾经的同伴,彼此间简直太了解,谁是什么性子,根本不需要过脑子。

    “可他们大概没想到,太子轮回了一圈归来之后,有了不小的变化。”温韦笑呵呵的,说道:“能从下界的轮回中脱颖而出,说起来,我现在倒是有点佩服咱那位太子殿下了。”

    “慎言。”闽玉山提醒了一句。

    “行啦……”温韦靠在椅子上,淡淡说道:“这地方,那群小狗崽子们根本就伸不进爪子来,谁敢乱伸爪子……嘿,将在外君命有所不受,老子直接就给他剁了!在王城谨言慎行那么多年,这出来了,还不能痛快痛快嘴了?”

    “再说了,我说的也是实话,就不信你们心里面不是这么想的。”温韦笑道。

    “我不是。”尚文虹拆台:“我只想赶紧打完,然后回家。”

    “呵呵,想都别想。”温韦虽然看起来跟个笑面虎似的,但态度却坚决的很:“好容易有机会重新掌兵,想让我们放下,可没那么容易。”

    霍修文也冷冷说道:“这场仗很难打,对方可是三大天王,更别说一定还有当年的左七右七前来投靠,就算域主御驾亲征,想要在短时间结束这场战争,也是不可能的。”

    闽玉山道:“我们已经赋闲这么久,肯定会有所生疏嘛,所以,不着急,慢慢打。”

    温韦道:“那位太子殿下,最好别太让咱们失望,一定要努力,千万别放弃,一定要搞点事情出来,嗯,搞点大的,最好能让我们的域主大人感觉到疼的那种。”

    霍修文点点头:“最好是能众望所归,无数人拥戴!”

    尚文虹目瞪口呆的看着三个男人,一脸无语:“你们都疯了!”

    “疯了?嘿,当年就是信了他周寒的邪,被他硬生生拉上了贼船,那几位天王道伤太重,也不给力。不然谁跟他?”温韦冷笑道:“如果太子当年能够强势一点,在周寒篡位的第一时间站出来,这混沌域的天下,还指不定是谁的呢。”

    尚文虹冷冷道:“一个废物上台,势必弄得整个混沌域军阀割据民不聊生,那是你们愿意看见的?”

    “天真!”霍修文冷冷道:“军阀割据就一定民不聊生了?”

    尚文虹看着霍修文,一脸认真的问道:“这么说,你们是想要投靠那位太子殿下,想造反了?”

    “怎么,你想出卖我们?”霍修文眯着眼,眼中仿佛有星河流动,看着尚文虹。

    “想打架?来呀?老娘奉陪!”尚文虹冷笑。

    “你们两个……能不能别吵了?”温韦一个头两个大,给闽玉山递了个眼色。

    闽玉山拍拍尚文虹的肩膀:“虹姐,消消气,打什么架,大家都是一个阵营的。这么多年了,咱们谁不知道谁?你怎么可能是那种告密的人?”

    尚文虹脸色平静下来,似笑非笑的看着闽玉山:“别告诉我,你们真的存了这个心思?”

    温韦一脸正色的看着尚文虹道:“如果是真的,虹姐当如何?”

    尚文虹皱着眉头,沉默下来。

    这个问题,有些不好回答了。

    他们这群人,的确不存在什么相互告密这种说法。

    且不说多年的感情在这摆着,关键告密对他们任何人都一点好处也没有。

    从地位上来说,他们早就已经封无可封。

    都是天王了,上面就是域主,告了密难道还能当上域主不成?

    别看尚文虹跟霍修文吵得凶,一见面就掐,像是生死仇敌一样。可实际上,无尽岁月积累下来的感情,绝不是那么简单的。

    如果现在有人对霍修文下手,尚文虹绝对不会坐视,反之也是一样。

    半晌,尚文虹才抬起头,看着三人道:“我手上,从未沾染过袍泽血腥,可你们不一样,你们想过这个问题吗?”

    “当然想过。”温韦淡淡道:“所以我才说,太子离开那些人,是好事儿。”

    尚文虹略一思量,便明白温韦话里的意思了。

    如果太子跟林雪松和徐振那些人一直在一起,那么,就算他们有叛变的心思,也绝对不会表现出来。

    因为林雪松绝对会第一个跳出来,拒绝这件事。

    尽管当年裂天谷林氏灭门惨案他们并没有参与,但这三人在当年周寒上位之初,为了递交投名状,清洗镇压过的那些忠于楚域主的旧部不计其数!

    再怎么低调,这种事儿也是瞒不住的。

    尚文虹幽幽道:“你们别忘了,林雪松的女儿,就在楚羽身边,还有,你们当年清洗镇压的那些人,可都是楚羽父亲的旧部。这个仇,深着呢。”

    三人都有些沉默。

    尚文虹又道:“如果我没猜错,你们想要反周寒,是想要把楚羽扶上去,做一个傀儡域主吧?”

    三人继续沉默,就连温韦,都没有回答她这个问题。

    尚文虹笑笑:“你们呐,真是看不开,对权力的欲望太强了,就这样平静的过下去,不好吗?非要弄得整个混沌域再战火纷飞吗?”

    “好个屁!”霍修文咬牙切齿的道:“尚文虹,你别告诉我,这些年来,你在王城没受过执法队的气?你下面的人,没有受过他们的羞辱。”

    “受过又怎样?”尚文虹低垂眼睑,淡淡说道:“人生在世,谁能横行无忌?”

    “为什么不能?”温韦说道:“对这世间众生来说,我等都如同神祇一般,高高在上。若我等都是那普通生灵,也就罢了,老老实实活着便是。可我们不是!”

    “我们曾经为这个世界出生入死!”

    “我们为这人间立下过汗马功劳!”

    “我们一路从血海刀山中走出,站在这人间巅峰处!”

    “凭什么,还要受小人羞辱?”

    “域主他做事不低调,太绝了!”

    “不错,当年我们哥仨,都清洗过大量昔日袍泽。可虹姐你想过没有,被我们清洗那些,是不是原本就跟我们不对付的?”

    “我们不过是借着那次机会,打压了一大堆异己罢了!”

    “裂天谷那一战,你当周寒没找过我们?兄弟们不怕死,只是不想干这种事儿罢了!”

    “说我们是小人也成,说我们老奸巨猾也罢。”

    “我们只是,不想忍受这种日子了!”

    “如今裂天王、震天王和托天王起兵造反,对我们来说,这就是一个绝佳的机会!”

    温韦说着,看着尚文虹:“但我们……不想屈从于那几位之下,太子与他们不和,独自出走,就是我们最大的机会!”

    闽玉山看着尚文虹:“虹姐,你干不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