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8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无疆 > 第九百九十六章 天王的爱情
    屋子里的三个人,全都沉默了。

    他们当然不能说尚文虹的这种做法是错的。

    只是心里面可惜,昔日战场上面对界魔凛然无惧,大喊着老娘来宠幸你们了的虹姐,似乎……再也见不到了。

    “罢了,文虹,你要走,便走吧。我知道你不会告发我们。虽然我们吵了这么多年,但那也是因为我喜欢你而不敢表达……”

    卧槽!

    闽玉山和温韦两人顿时支起耳朵,心说这什么情况?

    表白了?

    “有些话,可能现在不说,以后可能永远没机会再说。”

    “温韦和玉山都是自己兄弟。”

    “是,我喜欢你,想引起你的注意,所以见面就跟你吵,你说我幼稚也好,怯懦也罢,反正,我就是喜欢你,文虹。”

    “而且我知道,你不会出卖我们。”霍修文叹息着,看着尚文虹的背影,轻声道:“这辈子,我就没喜欢过第二个女人。”

    “罢了,你走吧,远离这是非也好。”

    “反正周寒也不会杀你,我们也就放心了……”

    “放心你奶奶个腿!”尚文虹猛地回头,怒视着霍修文,眼里隐隐有泪光闪现:“你们这群爷们,他妈的一个个都是混蛋!混蛋!混蛋!”

    霍修文低下头,不去跟尚文虹对视。

    温韦和闽玉山在一旁面面相觑,嘴角都抽搐着。

    “你这样,徐振那混蛋也是这样!你们喜欢老娘,为什么憋着不说?你们怎么知道老娘看不上你们?你们怎么知道老娘一定不会从你们中间选一个做道侣?”尚文虹怒火冲天,大声咆哮。

    怒吼着:“前阵子徐振那混蛋跟我表白,现在又是你,你们当年都干什么去了?啊?早干什么去了?混蛋!王八蛋!”

    温韦和闽玉山只做没听见。

    霍修文猛地抬起头,黑着脸道:“徐振那无耻狗贼竟敢跟你表白?老子要弄死他!”

    “呸!人家比你强,在你前面!”尚文虹怒道。

    霍修文失一脸失魂落魄,愤怒的道:“他一个有夫之妇,哪来的脸皮?臭不要脸!”

    “那也比你强,人家好歹是第二天王!”尚文虹冷笑,眼圈却很红。

    “第三。”霍修文纠正道:“还有,老子现在也是天王!怎么了?老子骄傲了吗?他比老子早成天王就了不起吗?”

    温韦和闽玉山相互对视一眼,双双起身。

    得,一场动员会,最后变成相亲大会了,而且还特么是三角恋。这地儿也没法待了。

    “咳咳,我想了一下,那边还有军务。”闽玉山低着头从尚文虹身边经过,小声解释。

    “嗯,说不定对面那群混蛋今天会偷袭,得做做样子,不能太消极,我去准备一下。”温韦说着,小狗一样夹着尾巴从尚文虹身边溜掉。

    房间里,就只剩下霍修文和尚文虹两人。

    “不是,哎,你们什么意思啊?你俩给老娘站住!”尚文虹回头喊道。

    那两个家伙跑得更快了。

    霍修文站起身,高大挺拔的身躯带着几分压迫性。

    实际上,当年的左七右七,虽然有天王、大帅和将军之分,但实际上,彼此间的情谊非常之深。

    作为团队当中唯一的女子,而且又生得花容月貌,尚文虹在当时的左七右七团队中,是最得宠的一个。

    可以毫不夸张的说,当年左七右七阵营中,几乎没人不喜欢她。

    只不过有些人的喜欢,是兄长对妹妹的那种喜欢,有些人,则是男女之情。

    为什么周寒不会杀她?

    因为从一开始,周寒就把尚文虹当成是自己的亲妹妹一样照顾。

    一次跟界魔的战斗中,尚文虹身受重伤,周寒同样也负伤,而且没比尚文虹轻多少。

    那一次他们身陷险境,身边又没有域主照顾,面临着生死危机。

    如果周寒自己逃走的话,是没什么问题的。

    但当时周寒死活不肯独自逃生,硬生生带着尚文虹杀出一条血路。

    那一次,周寒足足休养了一千三百多年!

    那次之后的另一次战争中,周寒身负重伤,是尚文虹背着他,杀出一条血路把他给救回来的。

    在当年那段血雨腥风的日子里,这种场面简直多不胜数。

    那个时候的域主还不是域主,只是他们的老大。

    虽然实力都不弱,但终究年轻,经常会遇到生死危机。

    这种相互营救,死都不放弃同伴的场面,简直多不胜数!

    左七右七就是这么杀出来的,他们之间的情谊,也是这么积累出来的。

    这其中周寒和尚文虹因为在一个小组里面,所以彼此间的情分是最深的。

    周寒篡位,尚文虹不顾一切,毫不犹豫的站出来支持周寒,也不能说全都是大义的因素。

    这其中,昔年的兄妹情分自然也是占了主要因素的。

    徐振也喜欢尚文虹,只不过那时候大家都还年轻,根本不擅长表达。

    在当时,还有一个极为爱慕徐振的绝色女子,同样也是域主身边的一个大修士。那女子爱慕徐振到了极致,为徐振可以放弃一切。

    最终,嫁给了还不是震天王的徐振。

    多年之后,生下一个女儿,取名徐墨,小名叫小仙。

    只不过那女子在徐墨三岁的时候,在一场大战中陨落。死的极为惨烈,在界魔的围攻之下,自爆身亡。

    徐振为了寻找妻子那一点真灵,就耗费了无尽岁月,也没人知道他到底找没找回来。

    反正从那之后,徐振便彻底隐藏了他对尚文虹的爱慕之心。

    一直到最近,双方其实都已经有无尽岁月没有见过面了。

    也不知为什么,徐振突然对尚文虹表白。

    事实上,尚文虹当年就对徐振有意思,但她虽然在战场上表现得无比勇猛,人也大大咧咧,可实际上心思却细腻的很,也不敢开口。

    以至于在另一个女人的介入下,这段感情无疾而终。

    霍修文对她的心思,她岂会不知?

    但她那时候心里面也全都是徐振的影子,对霍修文那种藏得比较深的爱慕,并没有太大感觉。

    只是后来徐振娶妻,生女,尚文虹对徐振那一点心思,才彻底淡了。

    所以徐振半真半假问她喜没喜欢过他的时候,尚文虹可以很坦然的去面对,然后告诉他,现在才想起来说,晚了!

    可霍修文不一样。

    一直以来,霍修文在感情方面的表现,完全配不上他在修行和军事上的才能。

    简直就像个低能儿一样!

    幼稚到死!

    居然用吵架的方式来引起她的注意。

    简直就像个智障一样。

    可恰恰因为这种积年累月的幼稚,才使得霍修文在突然说出喜欢她之后,对她造成的冲击更大,更猛烈。

    尚文虹看着站在自己面前的霍修文,忽然间有些不知所措起来。

    霍修文一把搂过尚文虹,低下头,狠狠亲了上去。

    “呜……”尚文虹一双眼睛猛然间瞪大,没想到这家伙竟然真敢这么做,下意识就想要反抗。

    可片刻之后,她便软化下来,抬起一条腿,去勾身后的门。

    哐当!

    门直接被关上了。

    还没走远的闽玉山和温韦目瞪口呆。

    特么,掩耳盗铃啊!

    他们又不是凡人,都是顶尖的大修士。

    关门有屁用啊!

    没有法阵的防御,关不关门有什么分别?

    温韦:“哎。”

    闽玉山:“哎。”

    房间里。

    良久之后,尚文虹面色绯红,气息都有些不匀,抬起头,恶狠狠的看着霍修文骂道:“王八蛋,想通过这种方式留住老娘?你别忘了,我跟周寒情同兄妹!我不可能反他的!”

    霍修文嘿嘿傻笑,然后低声说道:“跟周寒情同兄妹,那域主呢?”

    尚文虹沉默下来。

    域主,那是他们所有人的老大!

    那种情分,当之无愧的排在第一位,谁都不行。

    “域主是域主,太子是太子,不能混为一谈。”尚文虹轻声叹息。

    “文虹,这不是当年了。”霍修文一脸认真的看着她:“我们没想杀周寒,真的,没人想杀他。但他是怎么做的?雪松当年不过是私下发了几句牢骚,他就把整个裂天谷给灭了。他太凶残了,这些年虽然没动我们,那是因为他很清楚,太子还活着!如果太子死了呢?”

    尚文虹叹息着,依然沉默,没说话。

    “其实你都明白,对不?你当年跟他感情那么好,当他是亲哥哥,可这些年,他是怎么对你的?执法队?我去他妈的执法队!”

    霍修文骂道:“那就是一群周寒养的狗!他们除了不咬周寒之外,剩下谁他们不敢咬?咬你的时候,你敢打,可你敢杀吗?就算你敢杀一个,但你敢杀一群吗?那群狗咬到我们身上的时候,周寒他真的都不知道吗?可他管过吗?”

    尚文虹抿着嘴,不出声。

    “太子如今归来,是一次绝佳的机会。如果太子死了,你当他会放过我们谁?”霍修文看着尚文虹:“所以……”

    “太子不会死的。”尚文虹轻声道。

    说着,她抬起头,看着霍修文:“当年,无量道祖就出手了。还有一些隐世大能,也在暗中庇护着太子。不然,你以为太子只会跌落祭坛那么简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