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8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无疆 > 第一千零一十五章 我妈是谁?
    真特么的!

    怎么会这样?

    司马俊雄整个人都有些崩溃,不敢相信这是真的。

    他为了图谋九叶草,也付出了很大的代价。

    甚至大价钱收买了周寒身边的人,代价几乎是他全部的身家了!

    太过分了!

    决不能轻易放过这个人!

    九叶草……必须是我的!

    司马俊雄脸色阴晴不定。

    不过目前他还不知道眼前这位是谁,要是知道的话,恐怕会更加疯狂。

    那边的楚羽心里面也是充满疑惑,眉心处的金属小球像是离家多年的游子,终于回到家一样。

    散发着一股兴奋的气息。

    回家?

    老祖?

    楚羽惊讶的抬头看了一眼这没有字的巨大山门。

    脑子里像是有一道闪电骤然划过。

    他想起当年少女墨曾经说过,是无量道祖给了他金属小球护身。

    莫非……这年轻人口中的那位老祖,竟然是无量道祖不成?

    怎么会这么巧?

    自己胡乱逃,居然会逃到无量道祖的道场?

    这时候,那年轻人冲着楚羽微微一笑:“公子,请吧。”

    这种时候,已经没办法拒绝了。

    楚羽只能硬着头皮,跟在这年轻人身后,进了这座山门。

    司马俊雄在楚羽身旁,一脸阴冷,咬牙切齿道:“我不管你是谁,拿了我的九叶草,我都不会放过你!”

    楚羽看了他一眼,说道:“你是不是以为,我一直逃,是因为怕了你?”

    司马俊雄冷冷一笑:“不怕,可敢跟我打一场?输了就把九叶草给我!”

    楚羽瞥了他一眼:“天真。”

    这时候,那年轻人突然回过头来,看着司马俊宇道:“司马师兄……”

    “好,好,我先不说话。”司马俊宇似乎对这年轻人有些忌惮。

    年轻人冲着楚羽微微一笑:“走吧,有道祖在,没人能动你。”

    卧槽!

    司马俊雄脸儿都黑了。

    心说什么意思?

    咱们才是同门的师兄弟吧?

    就算你平日里就瞧不上我,但也不至于当着一个外人这样让我下不来台吧?

    你这不是拆台么?

    什么叫有道祖在没人能动你?

    你这话是什么意思啊?

    司马俊雄看着那年轻人背影,心头仿佛有一万头草泥马呼啸而过,脸色气得铁青。

    但最终,也只是在袍袖中用力握了握拳头。

    没能说什么。

    因为眼前这年轻人,他得罪不起。

    年轻人带着楚羽跟司马俊雄,顺着石阶,一路往上走。

    这地方如同仙境,石阶两旁,全都是混沌的仙气。

    除了一条路,其他地方都被氤氲的仙气所笼罩,根本看不见。

    走了一会儿,眼前豁然开朗,是一片宽敞的白玉平台,平台的四周,一根根巨大的龙柱屹立在那里。

    平台至少有上千丈方圆。

    除四周的龙柱之外,空无一物。

    年轻人带着两人,来到平台正中,楚羽这时候才发现,这里居然是一座传送阵。

    “马上就到。”年轻人说着,激活了传送阵。

    下一刻,楚羽发现眼前一变,出现在一座钟灵毓秀的大山上。

    大山的山头仿佛被削平一般,一座巨大的宫殿,坐落在那里。

    司马俊雄目光闪烁,眼中再次露出震惊的目光,忍不住瞥向身边的楚羽,心说这位到底什么来头?

    师尊竟然会在这里接待他?

    怀着忐忑的心思,司马俊雄跟在年轻人身后,和楚羽一起,进入到大殿当中。

    说起来,司马俊雄也有很长时间没回来过了。

    每个人遇到他,都会停下脚步,躬身施礼,要么称呼司马师兄,要么称呼师弟。

    回到这里,司马俊雄就跟回家一样,感觉每个人都很亲切。

    当然,除了前面带路那个年轻人之外。

    年轻人脸上始终带着平和的微笑,带着楚羽跟司马俊雄,一路穿梭,从外面一路到大殿的中心区域,来到主殿。

    这是一间非常雄伟壮阔的大殿。

    足有二十几丈高,四周墙壁上布满了各种壁画,有神女飞天,有神禽振翅,有凶兽站在大山之巅。

    大殿里面有两排巨大的柱子,每根柱子四周,都燃烧着长明灯。

    穹顶镶嵌着巨大的明珠,跟长明灯一起,将整座大殿映照得灯火通明。

    大殿尽头跟一般的王宫不同,没有台阶,也没有桌椅。只有一张巨幅画像悬挂在墙壁之上。

    楚羽抬头看去,画像上是一个老者。

    大概六七十岁的样子,眉目间充满慈祥。白发白眉白须,看上去就跟地球的年画寿星老一样。

    大殿两侧,摆放着舒适的座椅,地上铺着厚厚的地毯,走在上面,一点声音都不会发出。

    “公子先请坐。”年轻人微笑着看着楚羽说道。

    楚羽点点头,坐在椅子上,静静等候着。

    已经到了这里,司马俊雄就算心里面再怎么想弄死楚羽,也不可能明目张胆的下手了。

    他坐在楚羽的对面,隔着七八丈的距离,一脸倨傲。

    这是他的大本营,是他的师门,在这里,他不相信这个小贼能逃出他的手掌心。

    只是老祖为什么要亲自接见他?

    这让司马俊雄心里面感觉特别不痛快。

    年轻人在楚羽身旁附身,低声道:“公子稍后,老祖马上就来。”

    楚羽点点头。

    事到如今,就只能走一步看一步。

    此间的老祖究竟是不是那位无量道祖,现在还不清楚。

    先看看再说。

    过了一会,一个道骨仙风的老者,在几个人的陪同下,来到大殿当中。

    司马俊雄率先站起身,跪在地上:“弟子司马俊雄,叩见师尊!”

    老者看他一眼,然后点点头,嗯了一声。脸上看不出太多的表情:“起来吧。”

    随后,这道骨仙风的老者望向楚羽,脸上笑眯眯的。

    楚羽发现,这老者跟刚刚那画像上,几乎是没什么区别。活脱脱一个寿星老。

    站起身,抱拳施礼道:“晚辈见过前辈。”

    “太子殿下何须客气?”老者笑着说道,然后示意楚羽坐下。

    随后有年轻漂亮的侍女,进来端茶倒水。

    楚羽没有客套什么,直接问道:“晚辈误闯到这个地方来,惊扰了前辈,还望前辈能够见谅。”

    “没关系,说起来,也是我将山门设在这里,就为等你到来。”老者笑眯眯说道。

    刚刚站起身后,就一直没敢坐下来的司马俊雄脸上露出震惊之色。

    他为何敢如此嚣张?

    那是因为他的师门,在整个混沌域,都拥有着至高无上的地位!

    就算是域主周寒,见到他的师尊,也得客客气气执晚辈礼。

    他的师尊,无量道祖,在这混沌域,身份地位实在是太高了。

    高到整个混沌域,几乎所有生灵,见到他的师父,都无比客气。

    可眼下,一个区区的小贼,盗取了九叶草的小贼,他凭什么,值得自己的师尊如此重视?

    还有,刚刚师尊叫他什么来着?

    太子殿下?

    他是太子?

    哪个太子?

    莫非是他?

    司马俊雄的脸色,瞬间变得无比难看。哪怕师尊就在眼前,但他看向楚羽的眼神,也一下子变得无比冰冷起来。

    其实楚羽心里面,也是一点底都没有。

    虽然少女墨曾说过,楚羽的金属小球,是无量道祖给的。

    司马俊宇那个家伙也曾说过,金属小球原本应该属于他。

    但这天宫世界,对楚羽来说,就是一个陌生之地。

    什么前朝太子之类的,都不足一提。

    无缘无故的,无量道祖凭什么护着他?

    老者看着楚羽,眼神中带着毫不掩饰的喜爱,看了一眼依然站在那里的司马俊雄:“你出去吧。”

    “啊?师父……我……”司马俊雄心想不应该是这样子的啊!

    “还有,你弟弟自己取死,怪不得别人!竟敢妄言太子的东西原本属于他,谁给的他这个勇气?”老者看着司马俊雄,淡淡说道:“你要真想报仇,我也不拦你。你也好,你背后的司马家也好,我都不会阻拦你们。但你们自己想好了,是不是真的要报仇。”

    司马俊雄心中涌起一股强烈怨念:我才是您的徒弟啊!

    然而看着一脸漠然的师尊,心中纵然有千般不甘,最终也只能灰溜溜的从大殿里离开。

    一步三回头,心里面非常不甘。

    他听得出,师尊不希望他找这个人报仇!

    甚至还隐隐的在警告他背后的司马家……

    至于九叶草,虽然他心里面依然放不下,但却也明白,没机会了。

    一个能让师尊亲自在主殿迎接的客人,一个曾经名震整个混沌域的大人物,他怎么可能还有机会从对方手里得到九叶草?

    大殿内,刚刚接引楚羽的那个年轻人也出去了。

    大殿里,就只剩下老者和楚羽两人。

    楚羽率先打破沉默,不管怎么说,他都是后生晚辈,哪有让前辈先开口的道理。

    “前辈,晚辈身上有一物,从晚辈踏入修行之路开始,就始终跟随。后听人说,那东西是前辈赠与……”楚羽再次站起身,认真对无量道祖施礼。

    无量道祖呵呵一笑:“那本就是你的东西,贫道不过是物归原主,所以你也不必太过在意。更不必,因此感谢贫道。”

    “物归原主?”楚羽微微一愣:“您的意思,这东西,原本就是我的?”

    老者点点头:“不错,原本就是你的。”

    说着,老者一挥手,空旷的大殿中,出现了一道巨大的光幕。

    这是要给我看电影?

    不过随后,楚羽却看见了金戈铁马,血流成河的一幕。

    大量恐怖的生灵,模样接近人类,但身披鳞甲,头上长角,爪子锋利,奔腾起来快到不可思议。

    这是……界魔?

    画面中这东西铺天盖地,不知有多少。

    像是有一个长镜头,浩瀚无疆的大地上,不计其数的这种胜利,不知多少亿,朝着人类的阵营,疯狂的冲击。

    一道身影,从人类阵营这边站出来。

    渊渟岳峙的站在阵前!

    面不改色的冷眼看着无量计的可怕生灵如同潮水一般的涌过来。

    楚羽微微一怔,心道这是自己父亲当年抗击界魔的画面吗?

    这时候,老者忽然开口,幽幽说道:“那人是你。”

    楚羽愣住,然后一脸无辜。

    虽千万人吾往矣?

    特定的情况下,或许会出现这种可能吧?

    这时候,画面中,无数恐怖的生灵,咆哮着,冲向那道身影。

    每一个恐怖生灵的身上,都散发着可怕的气息。

    这气息,楚羽在沧溟军身上感受到过。

    也就是说,这无以量计的恐怖生灵,每一个,都拥有着跟沧溟军差不多的气场和战力?

    然后,那人是我?

    开什么玩笑?

    这是什么时候发生的事情?

    过去?

    还是未来?

    老者在一旁说道:“这是很多个纪元前,殿下一个人,单挑界魔的画面。”

    “殿下?”楚羽看着他。

    “嗯,是您。”老者说道。

    “那时候,我父亲在哪?”楚羽问道。

    老者看他一眼:“在另一片古战场上。”

    “哦,也就是说,我……也曾经面对着无量计的界魔,跟它们战斗过?”楚羽问道。

    老头点点头:“不错。”

    楚羽一脸你蒙我的表情,看着无量道祖:“那,我妈是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