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8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无疆 > 第一千零一十六章 我妈是谁
    “天上地养,你没有妈。”老者看他一眼:“都到了这种境界,轮回归来,居然还问这么幼稚的话。”

    我居然是个没娘的孩儿?

    楚羽一脸懵。

    然后面无表情的看着无量道祖:“也就是说,我是无性繁殖的呗?树上结的?还是石头里蹦出来的?”

    “胡说八道。”老者瞪了楚羽一眼,说道:“源天池里面生出来的先天生灵,你真当自己是凡人?”

    “我不是凡人么?”楚羽看着无量道祖:“我从生下来,就是一个普通人啊!”

    “我很小的时候,得到了一颗金属小球,不能够修炼,一直封印我到成年。”

    “然后它左右着我,让我身不由己的踏上了一条茫茫然的修行路。”

    “我一直坚信人定胜天。”

    “到后来才发现,胜个毛线,特么天外还有天。”

    “胜过了这一个,很快就有第二个。”

    “到了永恒神界,最大的心愿就是能够有一个真正的立足之地。”

    “可以把自己的亲人朋友接引上来,让他们也享受长生不死……”

    “可哪知道,永恒神界一片黑暗,无数生灵被打落凡间。而且,长生不死……也是个相对的说法。”

    “好容易在永恒神界站住脚,快要看见光明,却被牵涉到前任域主和现任域主之间的恩怨当中,身不由己的成了什么狗屎一样的太子!”

    “现任的域主想要通过把我镇压起来获取气数,现在想要造反的那群人则只想要利用我归来的名头……事实上,没有人需要我。”

    “除了我身边的亲人和爱人,也没人在意我。”

    “当年的那批天王,没有一个认可我,依然把我当成是曾经的那个废物太子。”

    “这些其实都没什么。”

    楚羽:“关键是,我没觉醒过,也不想觉醒!我觉得,这些事情,都跟我没有任何关系!换句话说,这是你们这群大人物的事情,关我屁事啊?”

    看着无量道祖,楚羽一脸认真:“所以说起来,我宁愿当一个凡人。我宁愿跟着一切没有半点关系!”

    “也别说我是逃避什么,很多事情,我没有感同身受过,自然也就不可能有同理心。”

    “您觉得呢?”

    楚羽看着老者,淡淡问道。

    老者哈哈笑起来:“对极对极!”

    楚羽道:“那前辈今天让我来到这里,又是何意?”

    老者道:“了却一些当年的事情,也想见一见。看一看你变成了什么样。”

    “我就这样,很失望是吧?”楚羽说道:“上辈子那个太子,废物也好,不废物也罢,但那都不是我。”

    老者点点头:“或许吧,轮回之后,谁又敢说自己前世来生?除非永不入轮回。”

    楚羽心念一动,眉心的金属小球飞出来。

    “这东西,本来就是我的?”

    楚羽问道。

    老者看着金属小球,眼神中露出缅怀之色。

    “是你的。”

    “既然如此,那我就不客气了。”神念一动,金属小球又回到眉心处。

    楚羽说道:“在永恒神界的时候,一个叫司马俊宇的家伙跑来要杀我,还说这金属小球,原本应该属于他。”

    老者笑笑:“你不是已经解决了?”

    楚羽看他一眼,道:“那也是我解决的,那个家伙,是你徒弟?”

    “是我徒弟。”老者苦笑:“刚刚那个,叫司马俊雄,是他哥哥,我已经警告过他,你不是听见了?”

    很少有人知道,无量道祖其实是天宫世界……甚至整个混沌域,最好说话的一个隐世大能。

    几乎所有求上门来的事情,很少会有拒绝。

    太好说话了!

    所以说,无量道祖的门徒弟子,估计是所有隐世大能中最多的一个。

    这也就造成了他的门徒弟子,良莠不齐的现象。

    所以,面对楚羽的责问,老头儿也只能一脸无辜。

    “前辈,有事情想问您。”楚羽见无量道祖不想提及司马俊宇的事情,也懒得提。

    跟一个已经死了的人较劲其实挺没意思的。

    “你说。”

    无量道祖看着楚羽。

    “我是谁?”

    楚羽问道。

    这种问题,其实非常刁钻。

    几乎算是人类最复杂的一个问题了。

    我是谁,我从哪来,要到哪去。

    这三个问题,几乎是任何一个人,从懂事那天起,都会想到的。

    “源天池里出生的先天人族,天生地养。”无量道祖淡淡说道。

    仿佛这个问题,对他来说,根本就不算什么。

    楚羽又问道:“为什么都说我是混沌域太子?”

    “你不说你不是么?”无量道祖平静的看着他,然后笑笑。

    “气数落在你身上,你自然就是。就像你父亲,气数落在他身上,他就是混沌域域主。”无量道祖道。

    “这气数,也有点太不讲理了吧?也不问问我愿不愿意?”

    楚羽瞥了无量道祖一眼,说道:“我跟楚域主……嗯,也就是我父亲不一样。我有良心,心中亦有小善。但天下苍生,混沌域大势这些……抱歉,我没那个能力。再说,我看现在天下苍生也挺好。”

    无量道祖点点头:“天下苍生,现在的确挺好的。”

    “所以说,这一切,和我都没什么关系的,对吧?”楚羽笑道:“什么太子,什么战争,都跟我没什么关系的,不是么?”

    无量道祖看着他,淡淡说道:“想什么呢?什么叫和你没关系?”

    说着,无量道祖走到楚羽面前,神念一动。

    金属小球从楚羽眉心处飞出。

    无量道祖看着这颗金属小球,眼神中露出几分复杂之色。

    这一刻,他就像个寻常的老者一样。

    看着楚羽,淡淡说道:“你知道这是什么吗?”

    不等楚羽回答,无量道祖便说道:“源天池,乃究极之地,世间顶级生灵,皆出自于此。”

    “盘古出自源天池,伴生物为一把开天斧;太一出自源天池,伴生物为一座钟;公孙轩辕出自开天池,伴生物为轩辕剑……而你,楚羽,你出自开天池,伴生物,就是这东西!”

    楚羽心中震撼,没想到自己竟然跟神话中那些存在同出一源。

    而且,似乎自己这金属小球很了不得的样子。

    居然跟盘古斧、东皇钟和轩辕剑可以相提并论?

    但就算是这样,现在发生的那些事情,跟自己有什么关系?

    你们打死打生,谁来做这个域主,关我屁事呢?

    他还真不是消极,这一路走来并不容易。

    虽然谈不上九死一生,但也充满坎坷。

    好容易飞升到天宫世界,来到整个混沌域最为核心的区域。

    结果却要面对那么多他完全没兴趣的东西。

    甚至还涉及到了生死存亡。

    试问,换做谁,愿意心甘情愿的坦然接受这一切?

    “从来没想到,我的来历,竟如此惊人。”楚羽脸上露出自嘲的笑容,然后看着无量道祖:“当下这种形势,我又将如何自处?”

    无量道祖看他一眼:“周寒得位不正,德不配位,推翻便是;那些造反的人,心思各异,镇压了便是。”

    “就凭我?”楚羽苦笑。

    无量道祖道:“足够了。”

    跟这种世外高人说话,其实挺累的。

    大多数时候都是废话。

    但你还必须得点头哈腰,表示这些话很有道理。

    就像当初在大泽世界遇到那位一样。

    “你这把刀很不凡,你好好研究研究。”

    “别人是靠不住的,你必须要自己努力。”

    “我相信你行的!”

    我信你个鬼!

    仔细想想,全特么都是废话!

    其实楚羽真正想问的问题,在见到无量道祖之后,一个都没有问出口。

    能让他知道的东西,现在已经不必问,不能让他知道的事情,问再多也没有意义。

    而且到现在,楚羽都说不好究竟是无量道祖想要见他,故意让他跑到这里来。还是真的无意中,闯入这里,如同冥冥中自有天意。

    临别之际,无量道祖似乎也有点不好意思,大老远把人家弄过来,结果说了一堆没用的废话。

    就算是敷衍,那也总要一分真九分假不是?

    结果跟楚羽见面,他老人家说的这些东西,几乎都是没什么用的废话。

    老头有些不好意思的看着楚羽:“你还有什么心愿吗?”

    楚羽瞥了他一眼:“怎么?还要交代遗言不成?”

    无量道祖苦笑道:“别乱说,当心一语成谶。”

    楚羽摇摇头:“我现在还需要在乎这个?”

    无量道祖叹了口气,冲他招招手:“你跟我来。”

    楚羽翻了个白眼,心说都要走了,你现在才想起来跟我说点什么?

    其实这一次见无量道祖,也不能说毫无收获。

    至少,楚羽知道有一个叫源天池的地方。

    似乎……整个混沌域,这片天地间,大多数顶级的生灵,都是从源天池生出来的。

    也就是说,都是真正的先天生灵。

    大家都跟猴子师父差不多,就算不是从石头里蹦出来的,也是从池子里生出来的。

    至于其他,老头子各种打机锋,说出来的东西,都云山雾罩的。

    所以,楚羽看着无量道祖。

    目光非常干净,黑白分明的一双眼睛里,充满了怀疑。

    老头,要是没什么事儿,最好别废话了。

    无量道祖自然看出楚羽眼神里含着的意思。

    淡淡说道:“跟我来吧。”

    楚羽跟在无量道祖身后。

    无量道祖边走边道:“昔年你从源天池里生出,伴生物,便是那金属小球。你成长的速度非常快。甚至快到让很多人害怕的地步。”

    “那个时候,楚域主横空出世,率领大军,横扫界魔。”

    “楚域主怕你锋芒太过,于是便收你为义子。”

    “其实大家同出一源,不过出世的时间有早晚罢了。”

    无量道祖说道:“后来发生的事情你都知道了,但你不知道的是,你的父亲并没有死。”

    “我知道。”楚羽淡淡说道。

    “你那不过是猜测,而我要告诉你的,却是事实。”无量道祖说道。

    “好吧,您说了算。”楚羽苦笑。

    无量道祖看着楚羽:“说起来,这件事情,也与你有关。”

    “跟我有关?”楚羽看着无量道祖。

    无量道祖道:“还记得刚刚给你看的那副画面吧?”

    楚羽点点头。

    无量道祖道:“那画面,其实就是楚域主收留你之前的画面,准确的说,那时候,你还没有踏入轮回。”

    楚羽静静听着。

    无量道祖说道:“后来你战死,轮回归来之后,楚域主收你为义子。但没过多久,楚域主自己身陷囹圄……”

    无量道祖看了楚羽一眼:“后来,天宫之城就发生了那件大事。”

    哪件大事?

    自然是周寒篡位,大肆清洗楚域主旧部。

    无量道祖道:“可事实上,楚域主并没有死。你所谓的知道,应该是根据一些信息猜测的。包括周寒,包括其他不少人,其实也都有这个猜测。”

    无量道祖说道:“但猜测,跟有证据,终究是两码事。”

    他抬起头,看着楚羽:“我的手上,是有证据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