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8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无疆 > 第一千零一十九章 道祖一指
    时隔多年,楚羽再次炼丹。

    此番炼丹,却跟当年的心态有着云泥之别。

    丹炉是跟无量道祖借的,看见无量道祖的丹炉,楚羽不由想起了曾经的仙鹤炉,也就是后来的天鼎。

    有太多东西,都跟我往事一样,淹没在无尽的岁月中。

    徐小仙说她前阵子跟周寒回地球,发现地球才过去一百多年。这种变化,让大家都唏嘘不已。

    就如庄周梦蝶一般,何谓幻?何谓真?

    哪怕是修行到这种境界的修者也都难以说清。

    更不要说天宫跟地球之间那深厚的渊源。

    无量道祖的丹炉看着很朴素,暗黄色,上面既无花纹,也无大道气韵,看着普普通通。

    但在楚羽眼中,这却是一件大道至简的重宝。

    对无量道祖,楚羽心存感激。

    老人家是真正的先贤大能,跟楚羽交往,却带着一股平等论交的感觉。这令人非常舒服。

    最重要的,无量道祖给楚羽看了很多东西,也让楚羽知晓了很多放眼整个天宫世界都算是密辛的事情。

    老人家也并没有像其他人那样,用异样的态度对待楚羽。

    受人点水之恩,当涌泉相报。

    这是楚羽做事情的准则。

    无量道祖对他的恩情,可不是点水之恩,而是恩重如山。

    楚羽一直想着,要如何才能报答一下这位德高望重的老人家,但看无量道祖的样子,似乎完全没想过要他报答什么。

    这就是境界啊!

    或许,这种境界,是很多人终其一生,都永远学不会的。

    静下心来,不去想那些纷纷扰扰,楚羽开始出手炼丹。

    密室里,丹炉升空,道火燃起。

    楚羽将各种材料,投入其中。

    瞬间,丹炉发出阵阵嗡鸣之声。

    几乎没用楚羽怎么驱动,这丹炉便自行运转。

    那些科技文明之下的职能产物,跟这丹炉比起来,当真是弱爆了。

    这已经不是智能,这是神通啊!

    自带神通的丹炉!

    楚羽此刻,彻底静下心神,在这一刻,外界的所有纷纷扰扰,全都于他无关。

    外面,徐小仙和林诗、蒋子莲、楚蝶在一起,安静且休闲。

    无量道祖这里算是一个真正化外之地。

    各种奇花异草,各种外界看不见的灵果,遍地都是。

    林诗轻叹:“若是能一直生活在这样的地方,没有纷争,其实也挺好。”

    楚蝶笑道:“无量道祖前辈不就是么?”

    徐小仙道:“那个司马俊宇,居然是无量道祖的弟子,你们说道祖这种德高望重的前辈,为什么会收司马俊宇那种弟子?”

    楚蝶道:“传闻道祖是隐世大能里面最好说话的,几乎是有求必应。”

    徐小仙想了想:“修行界的孟尝君?”

    林诗道:“或许吧,孟尝君三千门客,当中不乏鸡鸣狗盗之辈。我想,道祖应该也是有教无类那种。”

    “真的难以想象,道祖这么高的身份,居然如此平和。”蒋子莲在一旁有些感慨。

    与此同时,无量道祖正在会见一个特殊的客人。

    一个正常情况下,几乎不可能来到他无量山道场的人。

    域主周寒!

    周寒穿着一身黑衣,发髻上没有戴冠,而是用一根木钗穿过。看上去十分朴素。

    很难想象,这个打扮普通的青年,竟然是威震整个混沌域的至高强者。

    “你的来意,我已明了,不准。”

    双方一见面,无量道祖没等周寒开口,便直接拒绝了。

    这份干脆,若是叫旁人看见,一定会大为震惊。

    因为哪怕是在司马俊雄这种无量道祖弟子的眼里,他们的师尊,也都绝不会轻易得罪周寒。

    毕竟周寒是一域之主,位高权重!

    周寒笑笑:“我来此,不过是想跟道祖喝茶论道。”

    无量道祖看他一眼:“你我之间,道不同,不为谋。没什么可论的。”

    周寒叹了口气:“无量,若是想做个世外高人,就少插手尘世间的事情,你既然插手了,还非要摆出一副世外高人的模样,有啥意思吗?”

    无量道祖看看他,淡淡说道:“我也不是什么世外高人,更不是什么隐世大能,这些名号,都是你们叫出来的。我不喜欢与你来往,自然直抒胸臆。怎么?莫非你觉得,我不喜欢见你,还需要跟你虚与委蛇的客套一番?”

    “那倒不是。”周寒摇摇头,声音渐渐冰冷:“只不过大家同出源天池,不过有先有后,却谈不上谁长谁幼。更别说当年跟界魔大战,你们这群人,几乎都在冷眼旁观。仿佛胜负与你们无关。说实话,如果不是因为一些事情,我永远不可能踏足你这无量山。”

    无量道祖说道:“你想多了,我们参与的战场,是你永远都想象不到的。周寒,本以为你能看穿,没想到你依然活在迷障。”

    说着,无量道祖摇摇头:“罢了,到你这种境界,自己不愿醒,谁又能唤醒你?你去吧。”

    “把楚羽交给我。”周寒说道:“他不应该在这里。”

    “我说过,不行。”无量道祖平静的看着周寒。

    周寒忽然笑起来:“他与你,非亲非故,你却将他拘禁在这里。无量啊无量,本以为你真是什么世外高人,想不到,也是有凡心的呢。这么说,你或许不愿意听。不过,你莫不是真以为我不知道,你也冲着那气数而去?”

    无量道祖叹了口气:“所以说,你什么都不懂,你当气数是什么?是你可以琢磨的?还是那句话,道不同,不为谋。你走吧。”

    周寒身上,瞬息间散出一股危险的气息。

    下一刻,他强行在这里开辟第三方战场,冷冷道:“胆小无能之辈,可有胆入内一战?”

    无量道祖喃喃道:“楚羽呀楚羽,你欠我的人情,可比你想的要大!但愿你能真正成长起来吧!”

    随后,无量道祖大袖一甩,身形瞬间踏入到第三方战场。

    刹那间,整个第三方战场,被一股浩瀚无匹的大道所充斥。

    这股大道杀意凛然,哪怕是破虚境初期的生灵,面对这种杀意,都会感到骇然和畏惧。

    周寒眼中有惊讶之色闪过,他没想到,在他眼中,从不出手的无量道祖,身上竟然会有如此可怕的杀意。

    这当真让人感到震撼。

    周寒是真正上过战场的,曾经跟界魔拼杀无尽岁月。

    所以他很清楚,没有经历过那种尸山血海,十步杀一人的战争,身上根本不可能凝聚出如此磅礴的杀意。

    他的脑海中,瞬间想起很久很久以前,老大曾经说过的那一句话。

    “这世界的文明,出现过多次断层。真正的轮回,不可测。”

    莫非,这个在战争如火如荼年代也从不出手的老家伙,真的是这部古史之前就存在的生灵?

    源天池太神秘!

    哪怕有大量的顶级生灵都出自源天池,可彼此间却很难说是了解。

    那种真正能看得通透的人,天地间加起来,也没多少。

    周寒出手了!

    他的手中,出现了一杆方天画戟。

    已经多少年没有用过武器了?

    他已经不记得。

    这杆方天画戟,便是他从源天池生出来那一刻,伴随他一起出世的神兵!

    “杀!”

    周寒一声大喝。

    抡起方天画戟,身形跃起,狠狠斩向无量道祖。

    这一瞬间,他仿佛回到当年的战场上。

    那金戈铁马岁月,身披血光,斩杀敌人。

    周寒的身上,有无量璀璨光芒爆发。

    这是他的道!

    无量道祖看着劈杀过来的周寒,眼中也不由露出一抹赞赏之色。

    这在当年抗击界魔的战场上,是一员猛将!

    只可惜……路,走偏了。

    他伸出一指。

    点向周寒劈杀过来的方天画戟。

    “无量老儿,你欺人太甚!”

    周寒勃然大怒!

    纵然是在当年的战场上遇到的那些顶级界魔,那些魔将、魔帅……也不敢用这种手段来羞辱他。

    一根手指,就想挡我一击?

    那是做梦!

    轰隆隆!

    第三方战场的世界都在快速的崩塌中。

    无法承受这种汹涌磅礴的道。

    看似回归近战本身,但双方的道,却未曾停止过对轰。

    都在相互瓦解着对方的道!

    方天画戟爆发出无尽神威,这一击,哪怕是一个位面,一个类似永恒神界那样的大位面,也经受不起!

    会被一下子从中斩断!

    连同历史文明,连同时间长河,连同整个轮回的羁绊,都将被这一击所斩断!

    周寒的这一击,叫做断绝古今!

    这一击连位面的时间长河都能给斩开!

    你无量道祖,不过是比我早从源天池里面生出来。

    你麾下弟子,大多不成器。

    你又能强到哪去?

    尊你一声道祖,那是因为你开创了某个时代。

    可我周寒,又何尝不是时代的开创者?

    你敢用一指来挡我一击,那就让你明白,轻视我的代价是什么。

    方天画戟,已经劈杀到无量道祖面前。

    然后,这一击,被挡住了。

    那巨大无匹的神兵,绝世锋利!

    却被无量道祖的一根手指,挡在那里,不得存进!

    哪怕方天画戟在铮铮作响,发出不甘鸣吟,哪怕周寒身上爆发出无量神能。

    那接近逍遥境的大道也在轰鸣!

    但,都没用的。

    他的攻击,终究是被无量道祖一指拦下。

    周寒眼中,露出无尽的骇然之色。

    在这一瞬间,他,似乎明白了许多。

    同一时刻,密室里的楚羽,也收了道火,看着丹炉,脸上露出一丝笑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