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8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无疆 > 第一千零二十一章 有他什么事儿
    我不会挨揍吧?

    脑子里刚刚冒出这个念头,司马俊雄就感觉自己飞了起来。

    他的境界,在老祖宗面前简直不堪一击。

    不过也没受伤,只是被一股巨大的力量掀翻了身子,不可控制的翻了几个跟头。

    但司马俊雄心里面却无比恐惧。

    因为他从来没见过老祖宗动手!

    这分明是怒到极致的反应啊!

    他的想法也从‘我好像干了一件蠢事儿’,直接进化到‘我干了一件大蠢事儿’。

    “愚蠢。”坐在那里的司马无忌眼中闪过一丝冰冷,已是愤怒到极致了。

    “域主也是你能利用的?”

    “你的师尊……你可知,当年为了能让你拜入到他门下,我三次登门去求!”

    “你是不是以为,无量道祖收徒众多,有求必应,老祖我在跟你说大话?”

    司马无忌看着司马俊雄,一脸失望。

    “老祖宗,孩儿不敢。”司马俊雄说道,刚刚老祖宗击飞他那一下,分寸把握得特别好,并没有让他受伤,甚至连体内的气血都没怎么翻涌。

    司马俊雄心里面清楚,老祖宗刚刚只是太过愤怒,却没有要揍他的意思。

    不然他现在恐怕已经爬不起来了。

    所以这一刻,司马俊雄是服服帖帖的。

    “你想为兄弟报仇,这很好;你图谋九叶草,这也没什么大不了,域主他,还不至于因为一株大药,跟我司马家翻脸。可你一件事都没干成!”

    司马无忌冷冷看着这个家族的晚辈,恨铁不成钢的道:“而且谁给了你那个胆子,敢这边利用域主,那边瞧不起你师父?”

    “老祖宗息怒,孩儿知错了,孩儿正是因为知错,才赶紧来求见老祖宗,希望老祖宗能给孩儿解惑。”司马俊雄无比恭敬的说道。

    司马无忌看着他:“你且起来,站到一旁。”

    司马俊雄听话的站起身,站到一旁,垂手而立,耷拉着脑袋。

    他现在已经有点想明白自己究竟有多蠢了,但唯有一件事没想通,那就是师尊的境界。

    “你把太子的消息,捅到域主那里,看起来没什么。非要说你是利用域主,似乎你会觉得冤枉。”

    司马无忌淡淡说道:“可你千不该万不该,把这件事跟你师尊联系起来!”

    说着,司马无忌叹了口气:“这么跟你说吧,你可知,为什么我三次去求无量道祖,要他收你为徒?”

    “孩儿不知。”司马俊雄低声道。

    “那是因为,一旦你被无量道祖看中,你的未来……将不可限量!”司马无忌轻叹:“只可惜,你没那个天资,也没那个造化。”

    “老祖宗,师尊他……到底什么层次啊?”司马俊雄问道。

    “我也不知。”司马无忌喃喃道:“但我却知道一件事。”

    司马俊雄看着老祖宗。

    司马无忌道:“域主未必是他的对手。”

    “啊?”

    司马俊雄整个人都被惊呆了。

    虽然心里面有这种猜测,可当这种猜测接近事实的时候,他还是有些难以接受。

    周寒的威名太盛了!

    昔年的开天第一王!

    什么叫开天第一王?

    在无数人的理解中,那就是开天辟地之后的第一王!

    那是楚域主亲自封的!

    楚域主战力举世无双,在他之下,最有名的就是周寒了。

    这也是为什么周寒篡位,成为域主之后,能够那么快稳定住整个混沌域的局势。

    这人间,敢反抗周寒的人,当真是不多。

    所以司马俊雄觉得自己的计划是没问题的。用域主来压制师尊无量道祖,无量道祖必然要把楚羽交出去。

    那时候,他的大仇,就报了一多半了。

    司马俊雄自然是做梦都想不到周寒从来就没打算杀楚羽的,在他看来,前朝太子,必然是当今域主的眼中钉肉中刺。怎么可能留着?

    至于他会不会因此惹怒了师尊?

    这个司马俊雄之前根本就没考虑过。

    这个重要么?

    且不说这件事是域主周寒做的,又不是他司马俊雄做的。就算师尊知道了,又能如何?

    老好人一个!

    顶着隐世大能、世外高人的名头,被人尊为道祖,招了一大群乱七八糟的弟子,除此之外,师尊无量道祖还有什么能拿得出手的东西么?

    好像没有了。

    这样的一个人,又怎能让司马俊雄这种超级豪门子弟太过放在心上?

    直到此刻,被老祖宗点醒,司马俊雄才真正明白,他究竟犯了一个多大的错误。

    简直错得离谱!

    “孩儿现在……该怎么办?”

    司马俊雄有些六神无主了。如果真像老祖宗说的那样,连域主都未必是师尊的对手。他一面惹怒了域主,一面又招惹了师尊,岂不是两面不是人?

    一旦双方有一方动怒,想要收拾他,他这种小体格,又能跑到哪去?

    司马无忌叹息一声,看着他道:“罢了。这段时间,你低调一点吧。师门,你也别回了。域主不会把你怎么样,不管怎么说,司马家的颜面,他还是要给的。你师尊那里,更不会把你当回事,只要你别吃饱了撑的到人家眼皮子底下晃就行。”

    “就这样?”

    惶恐不安的司马俊雄没想到这件事会这么容易就解决了。

    比他想象中要好太多。

    “那你还想怎样?”司马无忌看了一眼这个家族的晚辈,淡淡道:“你的老祖宗,这点薄面还是有的。”

    “多亏老祖宗庇护,若不是老祖宗,孩儿这一次……”司马俊雄眼圈微红,不是装出来的,是的确有点被吓到了。

    再如何身份尊贵,同时得罪两个顶级的大人物,心里面终归都会惶恐。

    ……

    ……

    鹿城。

    尚文虹和霍修文、温韦以及闽玉山四人,出现在了林雪松的行宫里面。

    昔年的左七右七,如今兵戎相见。

    让众人都有些唏嘘。

    林雪松这边,徐振、何守成、曹鸿志、艾永丰和公冶英卫,以及昔年天将军向英杰之子向横道,这些人都在。

    霍修文看着在场这些人,有些感慨的道:“除了席安福和麦天宇,还有英杰之外……我们左七右七,差不多又重新聚在一起了。”

    “还有域主。”温韦说道。

    向英杰之子向横道当年也是跟着这群叔叔伯伯们一起上过战场的,所以并不陌生。

    看着尚文虹等人,有些感慨,心中感到难过。

    这些人都还在,他的父亲,却没了。

    霍修文看了向横道一眼,说道:“横道,你父亲当年究竟是怎么死的?”

    向横道眼中露出复杂之色,看着霍修文:“霍叔叔真不知道么?”

    霍修文最近收获了爱情,也没有之前么暴躁了,看了向横道一眼,摇摇头:“我真不知道。”

    徐振冷眼看着他道:“周寒的心腹,怎么可能不知道这件事?”

    霍修文看着徐振,忽然嘿嘿一笑:“老徐,你也不用阴阳怪气的跟我说话,你自己得不到,怪不得别人。我们几个人究竟是不是周寒的心腹,别人不知道,你敢说你也不知道?”

    徐振哼了一声,看着尚文虹:“你跟着混蛋……”

    “怎么说话呢?”霍修文一挑眉梢:“老徐,我们今天来,可不是要跟你们打架的。”

    尚文虹淡淡说道:“老娘跟谁,是老娘自己的事情。跟别人无关。另外,我们是不是周寒的心腹,这种事情别人说说也就罢了,你们没必要说这种风凉话。”

    “嘿,风凉话么?当年下手的时候,可没见有多手软。”林雪松在一旁冷冷说道。

    尚文虹看他一眼,态度忽然柔和下来,轻声说道:“雪松哥,我知你心里面难过,但这件事,真的和我们没关系。”

    林雪松叹息一声,抬头望天。

    尚文虹道:“我不说过去的事情已经过去这种话,但我们终究还是要往前看的。昔年我们这群人,亲如兄弟姐妹,哪怕到今天,在我心里面,依然是这样想的。”

    “说说来意吧。”何守成在一旁淡淡开口:“那些叙旧的话,过去的往事,就不用再提了。”

    尚文虹点点头:“好,那就直说了。我们打算投靠太子殿下!”

    林雪松微微皱眉,徐振和何守成露出思索之色。

    曹鸿志、艾永丰和公冶英卫这些人则是露出惊讶之色。

    他们真的以为尚文虹等人就是来叙旧的。

    打归打,叙旧归叙旧。

    打是两军对垒,叙旧是昔日情分。这在他们看来,也并不冲突。

    不到最后时刻,他们这群人是不可能真的相互动手的。

    可没想到尚文虹竟然会说出这样的话。

    投靠太子殿下?

    这是疯了吗?

    那个小家伙……还是多少有点自知之明的。

    知道这些人都看不上他,自己滚蛋了。

    至于人在哪,他们并不怎么关心。

    不死就行。

    反正他们这群人已经重新聚拢到一起,带着沧溟军,足以跟周寒有一战之力。

    就算不能彻底推翻周寒,至少也能做到跟他分庭抗衡。

    这群左七右七的老将没有蠢货,周寒的底蕴他们心知肚明。

    想要彻底把周寒打垮,也绝对没有那么容易。

    毕竟到现在,周寒使用的都是那些新贵掌控的军队。开天军连影子都没见呢。

    所以这一战最终的结果,基本上就是让整个混沌域分裂。

    但并不是彻底的分裂,而是一分为二。

    你管你的,我管我的。

    然后到时候再进行各种谈判,最终确定各自疆域。

    这,是他们能想到的最应该出现的结果。

    至于太子殿下……这场战争,有他什么事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