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8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无疆 > 第一千零三十一章 看重?不存在的
    可如果要让他们在这种时候对楚羽态度冷淡下来,那也真的很难做到。

    卸磨杀驴,过河拆桥这种事儿虽然不乏有人去做,而且这么做的人可能还不少。

    但终究不能拿到明面上来说。

    因为小孩子都知道这么做是错的,是混蛋的行为!

    所以,哪怕背地里偷偷干了,但表面上依然还得维持着恭敬。

    楚羽心里面对这群人的纠结清楚的很,他并没有在意。

    他也没指望通过一场营救,就让这些人一下子彻底转变立场。

    人心这东西,总是慢慢积累出来的。

    周寒在天宫世界威势太重了,经营的岁月也太久。人们提及周寒,心里是怎么想的不得而知,但脸上都必须要保持尊重的。

    他这个有名无实的太子殿下,换做和平岁月,若是出现在这里,就算没人上来抓他,但也不会有几个人敢接近他。

    太犯忌讳了!

    就算是此刻,恐怕都会有很多人心中暗暗后悔,不敢来见他吧?

    “大家不用为难,我来此地,并无企图,只想击杀界魔而已。”楚羽淡淡说道:“如今界魔已经退却,想必短时间内不会再来。但你等依然要小心谨慎。”

    楚羽说着,冲着众人一抱拳:“是你们的勇气,为你们自己赢了这一战。告辞了!”

    楚羽说完,直接腾空而起,没有在这里继续停留,径自离开了。

    如果他留在这里,很多人的确会尴尬。

    这座城,也是有城主有守军的,也是有效忠周寒的贵族的。

    比如那位尿了裤子的大贵族家主,就是周寒上位之后的新贵。

    这群人将以一种怎样的态度对待这位失势的前朝太子?

    一方面他是周寒域主的敌人;另一方面,却是拯救万民的英雄。

    怎么做,都不妥。

    所以楚羽干脆利落的走了。

    他这一走,很多人心里面,反倒升起了一股强烈的内疚情绪。

    “我们似乎……有点对不起他。”一个中年人低声说道。

    “是啊,他毕竟拯救了我们全城所有人。”另一个人说道。

    “就算他不出现,我们有百万强者,也未必……”有人试图反驳。

    “放屁!人家一万界魔就敢包围我们一座上千万人口的大城,没有他的话,我们这百万修行者有个屁用!”参加了那一战的修士出言怒斥。

    人群中也是议论纷纷,更多人,是倾向于楚羽这边的。

    因为不管楚羽是什么身份,是谁的敌人,可他毕竟是这座城市的英雄。

    是他拯救了这座城里的上千万人。

    每一个人,都应该感谢他,感激他,都应该尊重他!

    这时候,那位大贵族的家主大人,终于姗姗来迟。

    换了一身干净的衣服,很体面,看上去气度沉稳,又恢复了往昔的威严。

    只是在他身上,却不时传来一股淡淡的尿骚味。

    在场这些都是强大的修行者,五感敏锐到极致。所以望向这位大贵族家主大人的眼神,都有些怪怪的。

    “听闻前朝太子出现在这里?他人呢?”大贵族的家主大人一脸严肃的看向所有人。

    在这座城,哪怕是城主大人,都要礼让他三分。

    但在此刻,没人回答他这个问题。

    包括之前被他赶出来带人抵抗界魔的老管家,也是闭口不言。

    “老方,老方人呢?死了么?我问你话呢!”家主大人觉得气氛有些怪异,忍不住愤怒起来。

    其实更多的,是内心深处传来的羞怒。

    他从不少人的反应中明白过来,所以很后悔,刚刚应该沐浴之后,喷上香水再出来的。

    老管家无奈之下,从人群中走出来,施礼道:“家主大人,太……楚先生已经走了。”

    这位大贵族的家主顿时大怒:“走了?你们怎么能让他走了?”

    很多人看向这位家主的眼神,顿时变得有些尊重起来。

    吓尿裤子的事情,似乎……也没什么大不了。

    因为看上去,这位大贵族的家主大人,似乎也是有良心的好人啊!

    虽然胆子有点小的过分,可有良知的好人,总是容易被宽容的。

    结果,这位贵族家主的下一句话,顿时让无数人对他怒目而视。

    “他一个钦犯,自报家门,你们这么多人,竟然让他跑了?这让我回头怎么跟域主大人交代?”家主大人勃然色变,看着众人怒斥。

    当他的目光,从沉默的城主脸上扫过的时候,心里突然咯噔一下。

    本来这种事,最头疼的应该是城主才对。

    他虽然在这座城拥有着至高无上的地位,可这座城真正的执政者,却是城主。

    一名周寒钦点的犯人,来到这里之后,又从容离去,最着急的绝不应该是他,而是城主才对。

    可怎么看上去,城主不但不着急,反而似乎对他很有意见的样子?

    城主就是之前跟楚羽说话的老者。

    说实话,他的心中也是矛盾的很。

    一方面觉得愧对周寒域主,毕竟楚羽当着他的面从容离去;另一方面,却是对楚羽感到愧疚。

    身为城主,他多少知道一些曾经的往事。

    说起来,那位太子殿下挺冤的。

    不过成王败寇。自古以来就是如此。

    外人也没什么资格去同情那位太子殿下。

    反观这位大贵族的家主大人,根本就是狗屎一样的东西!

    界魔来的时候,能吓得尿了裤子,界魔退走,身上还带着骚味呢就敢出来指手画脚,简直无耻之极!

    “如何跟域主交代,是我的事情。”老者看了一眼那位家主大人,淡淡说道:“没事的话,还是回家洗洗睡吧。”

    人群中传来一阵低低的哄笑声。

    糟老头子坏得很,隐晦的点出对方身上有尿骚味,让人家回去洗洗睡……

    大贵族的家主大人终于有些明白为什么众人看他的眼神带着不善了,感情这群人……竟然对那位身份为钦犯的太子殿下,生出了敬佩之情!

    这还了得?

    他本能的想要发作,甚至想要趁机参城主一本。

    但感受到四面八方无数人看向他的不善眼神,这位大贵族的家主大人,还是忍不住退缩了。

    毕竟,他的根基在这座城里。

    如果在这座城里失了民心,以后再想挽回,可就太难了。

    尤其他刚丢了那么大的脸面——被吓尿裤子。

    这件事想必用不了多久,就会传遍全城。

    一想到这个后果,这位大贵族的家主大人心里面便难过无比,忍不住在心中暗骂:该死的楚羽,为什么不能早一点出现?非要让我丢如此大的一个丑,简直就是个混账!

    他咳了两声,说道:“那个……这一次我们城损失惨重,身为这座城里最大的贵族,我想,我有义务为死去的人做点什么。这样吧,他们的抚恤金,无需城主府,我来承担!”

    终究还是有点政治头脑的,没有那么愚蠢。他这一番话说出来,很多人看向他的眼神,也终于变得和善起来。

    愿意付出的贵族,终归还算是一个好贵族。

    这座古老的大城,最终安静下来。

    除了私底下,公开场合也没有人再去提太子殿下的话题。

    至于天宫世界的网络上,同样没有人提及。

    就像从未发生过这件事一样。

    但,百川汇海,水滴石穿。

    这世间的事情大抵如此。

    积少成多,总有一天会爆发的。

    另一边,周寒一大群人,时隔多年之后,终于又重新聚在一起。

    跟入侵的界魔,展开了殊死搏斗。

    沧溟军和开天军,还有其他左七右七中的那些将领的私军,再一次召集起来。

    大战如画卷,徐徐铺开。

    可以说,周寒他们所在的地方,才是真正的主战场。

    杀进天宫世界的那些界魔,似乎也清楚这一点,将主要兵力,都集中在周寒所在的地方。

    短短半个月,双方已经大战了数次。

    战况,却并不是特别的理想。

    当然,这并不是说周寒这边吃了多大的亏。

    而是没有占到便宜!

    对左七右七这群将领们来说,面对界魔的战争,没有占到便宜,其实就等于是吃亏了!

    当年在老大的带领下,他们这群人纵横整个混沌域!

    横扫无数界魔!

    管你是低级的界魔战士,还是高级的界魔将领,在老大的眼里,统统都是渣渣!

    一律横扫了便是!

    如今老大仙踪无迹,或许早已经魂飞魄散。

    剩下他们这群人,面对再次入侵的界魔,却再也打不出当年那种战斗,再也拿不出那种气吞山河的气势。

    哪怕是众人当中最强大的周寒,哪怕他当了那么多年的域主,可依然还是差了点什么。

    在很多人的心中,差的……或许就是传说中的气数吧。

    他们已经很久都没有关于太子的消息了。

    最后一次听到关于楚羽的消息,似乎是说他逃进了无量道祖的道场中去。

    “没出息的东西!”林雪松依然对楚羽耿耿于怀。

    哪怕到了现在这种时候,他依然没有改变对楚羽的看法。

    “的确是有点……扶不起来啊。”何守成心中苦笑,脸上却没有露出任何表情来。

    “烂泥巴扶不上墙,罢了,也就这样吧,希望仙儿跟在他身边能幸福吧,她开心就好。”徐振心里面叹了口气。

    都是源天池里面生出来的,可徐小仙毕竟算是他的女儿,再怎么嘴上无情,也不可能做到真正无情。

    左七右七中的大部分将领,其实都是没什么太大感觉的。

    没办法,不是一个年代的人,做事风格和角度完全不同。在他们眼中,楚羽这个太子就是一个典型的无能之辈。

    要他们这群铁血战将来辅佐一个无能之辈上位,怎么想心里面都是不痛快的。

    至于是否给过楚羽机会让他成长起来,则根本不在他们的考虑范围之内。

    你自己有的是时间去成长,你却特么选择了去流浪,怪谁?

    所以,时至今日,这群人对待楚羽的态度,依然没有太大的变化。

    包括尚文虹这群人,也都差不多。

    纵然最后选择了扶持楚羽,更多也是出于一种政治上的考量。

    利益最大化而已。

    要说有多么看重楚羽这个人,其实不存在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