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8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无疆 > 第一千零四十三章 人族不可战胜
    随后,林诗又通知了楚蝶,楚蝶通知那些无量山弟子。

    一群人且战且退,到最后,全部退回到四女之前的闭关之地中去。

    至此,无涯这边,算上他自己,还剩下八个魔将。

    但这八个魔将,身上也全都带着伤,最重的当属无涯。他是现在看上去没事,但用不了几个时辰,就会不断衰弱。

    剩下七个魔将,虽然也都有伤,不过并无大碍。

    无量山这边,死伤无数!

    最后退到四女闭关之地的,一共也就剩下几百人。

    而且这几百人当中,有一多半,身负重伤。

    他们也都是拼了命的在战斗,完全将生死置之度外的那种。

    所以,此时此刻,无量山这边,还有战力的人,已经是屈指可数。

    一名弟子忍不住垂泪:“我辈无能,令师尊蒙羞,若是我们都能如大师兄一般,也不至于如此凄惨。”

    另一个之前跑去提醒林诗等人的弟子难过的道:“可惜连累了几位姑娘……”

    都知道这几个姑娘是太子殿下的女人,而太子殿下,则是师尊看重的人!

    如今太子殿下在外面大杀四方,名震整个天宫世界。

    就算之前无量山道场中有人暗戳戳的看不起太子殿下,可如今谁不敬佩他?

    如果这一次,太子殿下身边的女人在这里遭劫,那么他们又有什么脸面存活下去?

    大师兄的伤口已经被包扎好,看上去也长出了新肉,至少从表面上看,大师兄已经恢复了正常。不过谁都知道,这真的只是表象而已。

    大师兄的道伤,想要恢复,恐怕需要漫长的岁月!

    而现在,还有时间让他恢复吗?

    恐怕很难了。

    大师兄依旧一脸沉稳,哪怕身体中的道伤疼痛难忍,也不过是微微皱皱眉头。

    他看了一眼法阵外面,准备破阵的八个魔将,然后又看看林诗四女,沉声道:“这里,有一座单向传送阵,可以容纳十人离开。你们四个,再加上我这边,最有希望的六个小师弟,赶紧从这里离开!离开之后,千万记住,不要露面!”

    林诗摇摇头:“我们走了,你们这里所有人,就真的活不成了。”

    说起来,四女现如今,竟然成了无量山道场这里的主要战力!

    如果她们四个离开,那么一旦这最后屏障被攻破,整个无量山道场,将彻底被毁灭!

    大师兄苦笑道:“今天这一劫,在所难免,你们快走吧!若不走,肯定就来不及了。”

    徐小仙道:“放心,楚羽快要赶回来了!”

    刚刚她们四个出去营救大师兄之前,徐小仙就已经联系了楚羽。

    得知楚羽即将赶到,四女心中也跟着安定了很多。

    大师兄闻言大惊失色:“不可!千万不可让太子殿下涉险!他要比我们重要无数倍!他绝对不能参与进来!你们快走,通知太子殿下也快走!”

    所谓患难时刻见真情!

    在此之前,林诗几女跟这位无量山大师兄甚至没有任何交集。

    如今生死关头,这位大师兄所展现出来的品质,足以令所有人动容。

    林诗笑笑:“大师兄是这样子的人,我的夫君,也是!”

    轰隆隆!

    外面,八个魔将开始了破阵!

    这里的法阵,最为坚固,远比道场外山门处的法阵更加强大!

    可再强大的法阵,也终究有被破掉的时候!

    八尊魔将,怒气冲天!

    他们已经决定了,一旦破阵之后,一个都不吃,全部虐杀!

    要用界魔群族最为残忍的杀人方法,杀了这些该死的人类!

    一个都不留!

    全部杀掉!

    杀掉!

    杀掉!

    无涯的眼睛里,满是怒火。

    他已经被彻底激怒,他也没有时间继续拖延下去了。

    八尊魔将,拿出全部的实力,开始了疯狂的攻击!

    徐小仙和林诗等人,心中都在期盼,楚羽能够快点归来!

    她们跟楚羽讲述了这里的情况,楚羽没有让她们逃走,不为别的,只为了无量道祖对他的这份庇护之情!

    生而为人,有所为,有所不为。

    若是一味的爱惜自己的生命,却拿别人的生命不当回事,就算活下去了,又如何拥有一个通达的念头?

    这样的一个世界,活着,有些时候真的不是最重要的事情!

    一个时辰之后!

    轰隆隆隆!

    一阵可怕的巨响,这里的防御法阵,终于被攻破,红了眼的双方,再一次正面对上!

    “杀!”

    就算这群无量山弟子此刻全都热血沸腾到极致,但无涯这群魔将,也都失去了吃人的心思!

    他们现在,只想着杀戮!

    “杀!”徐小仙冷冷说了一句,突然喷出一口鲜血,随着她这口鲜血,一道音波轰然轰出!

    她的琴声,不仅仅是扰乱心神的!

    也能杀人!

    首当其冲的一尊魔将,瞬间被徐小仙的琴音轰在身上,胸口直接出现一个巨大的血洞。

    身子晃了两晃,眼神中露出不可思议的神色,哐当一声,倒在地上。

    他一个半步入道的魔将,竟然……被一个人类女人,一击给杀了!

    死不瞑目!

    “啾啾!”无涯喉咙里,发出一声来自灵魂深处的愤怒咆哮。

    无论装得多么像个人,可终究都还只是一个界魔。

    真到了关键时刻,依然还是会暴露出本性来。

    那边的林诗,身上霍地爆发出璀璨的佛光,那佛光化作一根金刚杵,朝着无涯狠狠砸过去。

    无涯此刻,并未衰弱,他一个入道的强大生灵,面对这跟金刚杵,心中竟然生出一股强烈的恐惧!

    怎么会这样?

    无涯咆哮着,将全身的道与法施展出来,他不服,也不甘心,区区一个人类女人,怎么可能拥有如此强大的能力?

    轰!

    佛光所化的金刚杵,狠狠砸在无涯头顶。

    无涯的道形成的盾,先是出现了大量的龟裂,然后轰然碎开。

    只是那佛光所化的金刚杵也几乎被磨灭掉。

    但就在此时,那边的楚蝶和蒋子莲……同时出手了!

    她们的目标相当一致!

    就是冲着无涯来的!

    两股磅礴的攻击,轰向无涯。

    换做平时,这两道攻击根本不可能打到无涯身上。

    两个破虚境的修行者罢了,如何能打破他这入道者的防御?

    可此时此刻,他的道盾直接被击破,那两道正常情况下根本伤不到他的攻击,却对他造成了巨大的威胁。

    他身旁剩下那六尊魔将,冲向四女,冲向这边无量山弟子,疯了一样的出手。

    但这些,跟无涯已经没有那么大的关系了。

    因为他被这两道攻击,直接打飞出去,受到重创!

    人在空中,口中便已狂喷鲜血。

    发出啾啾的咆哮声,声音尖利而又刺耳,整个人也在这过程中,现出原形。

    是一个巨大无匹,相貌几位丑陋的巨兽。

    这,才是界魔真正的形象!

    这边的四女和无量山弟子们,面对剩下的六尊魔将,也再次遭遇重大危机。

    这是生死之战!

    因为没有人逃走。

    哪怕是无量道祖最小、最有天赋和未来的弟子,也都没有离开。

    鲜血、怒吼、咆哮、惨叫……

    所有人打成一团!

    大量无量山弟子护在四女周围,拼了命的保护着她们,不让她们直接面对那六尊魔将。

    天空中飘散着强烈的血腥味,大地上到处都是残肢断臂和汩汩流淌的鲜血。

    惨烈无比!

    被轰飞出去,再次重伤的无涯,啾啾尖叫着,想要爬起来,再次冲杀回到战场中去,但试了几次,都没能爬起来。

    他……不,应该是它,一双巨大如同灯笼般的眼睛瞪着,望向林诗所在的方向。

    心中恨意冲天!

    它眼看着林诗身前的那些无量山弟子被击杀,然后终于有两道攻击落到林诗身上,可怕的神通将林诗打到吐血。

    无涯忍不住啾啾啾的笑起来。

    就在这时,它突然间感觉到身上很冷,然后脑袋狠狠摔在地上!

    接着,它看见了自己的脖子再狂飙鲜血。

    同时,看见了一道身影一掠而过!

    我……我被人砍掉了脑袋?

    我要死了?

    无涯一颗心沉入了谷底。

    同时,它身上的无尽能量,也在疯狂的流失当中。

    意志快要消散的瞬间,它仿佛听到了同伴的怒吼和哀鸣。

    楚羽终于赶来了!

    为了及时赶到,楚羽付出了太多!

    他的一身能量,几乎损耗大半!

    他不想让几个女人涉险,但说不出让她们抛弃无量山弟子先行离开的话。

    所以只能拼命往这边赶。

    外面那十几个失去了战力的魔将,被他瞬间击杀。

    当他赶到的这一刻,正好看见林诗和徐小仙她们陷入危机当中。

    至于斩落无涯的脑袋,不过是顺手为之。楚羽甚至没看他杀的到底是个什么玩意儿!

    冲到四女面前,楚羽手起刀落,一刀就将一名魔将劈成两半!

    而这一刀,也消耗了楚羽打量的能量。

    还剩下五个!

    楚羽反手一刀,将另一个界魔的胳膊斩落。

    那界魔发出怒吼和哀鸣。

    但下一刻,怒吼和哀鸣便戛然而止。

    徐小仙和林诗联手一击,直接送那界魔去死。

    还剩下四个!

    无量山幸存下来的弟子们,在这一刻,彻底爆发出全部的潜力。

    他们也全都疯狂了!

    如同疯了一样,拼了命的对剩下这四尊魔将发起攻击。

    换做平常,这群无量山弟子,在这些魔将眼中,比蝼蚁强不了多少!

    最后能活下来的魔将,全都是入道的界魔!

    可在此刻,这四尊魔将,面对大魔王一样的楚羽,还有这些疯狂的无量山弟子,以及那四个人类的女人,心中竟然全都涌起一股强烈的畏惧。

    他们下意识的想起了一个传说!

    昔年,楚域主将他们这群界魔的前辈一路从混沌域打出去的时候,无数沧溟军咆哮着喊出一句震撼整片星空的话。

    人族,不可战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