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8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无上遁一 > 第0190章 欺上门来
    “郁轻云!”郁惊风面目狰狞地吼道,当即施展身法夺门而出,直奔宅院外。

    郁惊风乃灵丹二层修为,速度之快,转眼便消失在花园中。

    余三斤心头一惊,经过多日的接触,他知道郁惊风绝非鲁莽之人,如今竟然如此暴怒,可想而知,那个表小姐雪儿,肯定是郁惊风的逆鳞。

    他对管家道:“赶紧叫上人,我去追你们王爷!”

    说罢,便展开身份,快速追向郁惊风。

    余三斤出得宅院,只见门前围着数十人,其中不乏元婴修士,为首那名灵丹一层的青年,一身锦袍,双手环抱胸前,容貌与郁轻尘有七分相似,一副桀骜不驯的模样,但脸色有些苍白,带着一丝不正常的病色,一看便是酒色过度造成的。

    “郁轻云,赶紧放了我表妹,否则,我定要撕了你!”郁惊风怒吼道。

    “哈哈哈……六弟平素以贤王自诩,今日如何也放浪形骸了?云飞雪那小妞不错!嘿嘿嘿,如此天生尤物,你五哥我当真想尝尝她的滋味!”郁轻云轻浮地笑着说道,眼里露出下流不堪的神色。

    郁惊风正欲发作,余三斤赶紧上前拉了他一把,说道:“风兄不可上了贼人的当!”。

    郁惊风全身一震,当即冷静下来,他一脸冰霜地对郁轻云说道:“郁轻云,你欲如何?”

    郁轻云不怀好意地望了一眼余三斤,冷笑道:“云飞雪在怡心阁出手伤了我,若非看在六弟的面上,我当场便毙了她,如今只是将她关押在我侯府,已经很够意思了!”

    “你少放屁!雪儿的性格我再清楚不过了,天性柔顺,不可能无端端出手打你,肯定是你在背后耍了什么阴谋诡计!再说了,她一个姑娘家,怎么可能到怡心阁那等龌蹉之地去?”郁惊风怒道。

    “云飞雪出手打伤我之事,他们都可以见证!这事就算你是恭亲王也罩不住!”郁轻云指着身后那几十号人轻笑道,眉心却流露出一丝得意的神色。

    “恭亲王,你表妹打伤雄威侯之事,乃千真万确!当日,怡心阁新进了几名美女,举行初夜竞拍,雄威侯看上一名唤作芹儿的红人,出了几万灵珠才夺得花魁,还未行得好事,你表妹便冲了进来,二话不说便击伤了侯爷!”一名衣着尊贵的纨绔公子上前说道。

    “水若昌,闭上你的臭嘴!你算什么东西?在本王面前也敢放肆?”郁惊风逼视着对方,冷声道:“我知道了,你们定然是趁本王出使神罗界之机,偷偷将雪儿身边的丫鬟芹儿掳到怡心阁去,设下奸计谋算雪儿!好好好,这事我总算弄明白了!怡心阁乃你水家的产业,背后定然是你水若昌在做手脚!”

    “恭亲王,没有真凭实据,你可不能血口喷人!”水若昌淡定地说道。

    “天下没有不透风的墙,这事我一定会查个水落石出,若让我掌握到实据,水若昌,我首先诛你!”郁惊风一脸杀意道。

    “你……”水若昌眼里闪过一丝怯意。

    郁惊风再不济也是六皇子,又是道皇亲封的亲王,而且还是三大夺储热门人选之一,背后更有与自家老祖同为四大长老的云墨撑腰,绝非他这等纨绔子弟可以招惹的。

    奈何这件事是受郁轻云指使,而郁轻云明说了,此事乃太子授意,他哪里敢得罪郁轻尘?这才趁芹儿与云飞雪走散之时,将其掳到怡心阁去,设下了初夜竞拍这等诡计,引那云飞雪出手,郁轻云便借机擒下她,用以对付郁惊风。

    “郁惊风,少在那里耍你王爷的威风!我且问你,你表妹出手伤了我,你要如何处之?”郁轻云看出水若昌的怯意,赶紧出言道。

    “雄威侯,你带这么多人围我恭王府,是想造反吗?此事廷里有章法,若是禀报上去,可直接治你的罪!”那名管家此时也将人叫齐,五名元婴领着一众灵丹跑了出来,大声道。

    “主子说话,哪里轮到你这个奴才多嘴?我说六弟,你府上的下人也太缺管教了!”郁轻云望着郁惊风戏谑道。

    郁惊风此时已经彻底冷静下来,他瞥了一眼管家,对郁轻云道:“五哥好算计啊!想来,背后定有高人为你出谋划策!我劝你还是乖乖将我表妹放了,否则,一旦让我掌握了证据,我定要到父皇那里告上一状,届时,牵连到太子便不好了!”

    “哈哈哈……”郁轻云狂笑道,“我三哥正在祖山接受老祖的调教,六弟,我劝你不用去父皇那里告状,直接去见老祖他老人家!”

    郁惊风脸色铁青:“五哥,你要怎样才能放了我表妹?”

    “好说!好说!”郁轻云嘴角上扬,“咱们乃亲兄弟,本来这点小事也无足挂齿,不过,你表妹毕竟打伤了我,我这个侯爷面子上实在过不去!这样吧,你只要答应我两个条件,我立马放人!”

    “什么条件?说吧!”郁惊风凛然道。

    “第一,你主动跟父皇请旨离开郁都,至于去哪里,你自己考虑吧,丹州也行,冥州、逸州也可,越远越好;第二,你将这个神罗少尊将予我!”郁轻云一副吃定了郁惊风的模样。

    “第一个条件,我可以答应你!”郁惊风平静道。

    “小王爷不可!”管家出言道,却被郁惊风制止了。

    “至于第二个条件,绝无可能!”郁惊风斩钉截铁地说道。

    余三斤立于一旁,忍不住对郁惊风再度高看了一眼,两人乃泛泛之交,郁惊风连夺储的机会都可以放弃,却没有答应将自己交予对方,这等恩怨分明的性格,确是一个可交之人。

    “六弟,你可考虑清楚了!”郁轻云威胁道,“五哥知道你与云飞雪乃青梅竹马,而且互为倾心!你五哥我的性格,你也知道,没啥爱好,就好那一口!嘿嘿,你若不答应我,我少不了要回去尝尝云飞雪的滋味……”

    “你若敢动她一根毫毛,我郁惊风就算拼了这个王爷不做,也要杀了你!”郁惊风身上杀意顿起。

    “好好好!”郁轻云半眯着眼睛,死死望着郁惊风:“六弟,既然你执迷不悟,那就怪不得五哥我不讲兄弟之情了!咱们走着瞧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