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8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少年妙手护花 > 第630章 男人的魅力
并不是所有的女人都喜欢小鲜肉,喜欢小白脸,强壮的男人也是很有市场的,比如说此刻端木蓉两眼就冒出了小星星,被陆飞的魅力所倾倒。

英雄救美,特别容易俘获美人心。陆飞一个不经意的举动,让端木蓉对他的好感又增强了几分。

“蓉蓉,赶紧带你的男朋友离开吧,不然他会被打得很惨,你说不定也会被打。”一个好闺蜜对端木蓉说道。

叶少现在气急败坏,饿狼一般凶残,刚才若不是陆飞挺身而出,一巴掌已经抽到端木蓉的脸上了。所以她闺蜜的担心并不是多余。虽然她端木蓉是皇城第一白富美,但是叶少是有着军方背景的少爷,权势滔天,绝不是一个土豪家族所能比拟的。

想当初,为了给家族找到一个有力的靠山,端木蓉百般向林启明示好。

和林家相比,皇城的叶家丝毫不落下风。

在权势排行里头,軍方永远是NO1,因为槍杆子里出政权嘛!

“是啊是啊,要是等叶少叫了一个加强连过来,你们想走就走不了了。”又一闺蜜提醒道。

“他能叫来一个加强连?”陆飞不禁一惊。

一个軍方少爷能调动一个连,这也太天方夜谭了。

“当然了,还骗你不成,他曾经就这么干过。叫了一个连的兵力,把一家洗浴中心给砸了。怎么样,你怕了吧!”

“怕个锤子,兵来将挡,谁来土掩!”陆飞腰板一挺说道,手中拿着刀子在蛋糕上划了几下,给自己切了一块自顾自地吃了起来。

九层的大蛋糕,陆飞还是头一次见,味道确实不错,再就着珍藏版的红酒,味道就更美味了。

“有你这样的吗,光顾着自己吃,分给大家吃啊!”端木蓉一声娇嗔道,端的是媚态无穷。

小妮子今天精心打扮过,漂亮的公主裙,抹胸款式,光洁的大腿上还套着丝袜,比前晚又漂亮了好几分,端的是秀色可餐。陆飞不禁想入非非起来,虽然他知道有这个想法是可耻的。

“他们又不是没有手,想吃就自己切啊!”

“你……”

“好好好,我来我来,嘿嘿。”陆飞放下手里的蛋糕,招呼道,“大家都过来,分蛋糕了,分蛋糕了。”

好些人围了上来,陆飞每人分了一块蛋糕。

突然,叶少阴沉着脸闯了过来,抓住蛋糕架猛地一甩,九层的蛋糕全掉地上去了。

“吃你马勒戈壁。”叶少爆喝一声道。

“叶浩,你不要太过分。今天是我的生日晚会,你不想参加可以走。”端木蓉气呼呼的大声喊道,眼角一湿,眼泪啪啪流下。好好的生日宴会弄成这样,太委屈了。

“臭娘们,贱货。”

啪,陆飞一巴掌抽到了叶少的脸上,“娘希匹的,给脸不要脸是吧!”

陆飞这一巴掌用了好几成的力道,叶少被抽得晕头转向,脸上顿时浮现一个手掌印,脚下一滑,摔倒在地了,躺在蛋糕中,灰头灰脸。

这时,包房的门被从外面推开了,几个精壮的汉子闯了进来,刚好看到叶少被陆飞一巴掌抽倒在地。为首的是这间酒吧的老板虎哥,刚才叶少打电话给他,他一听叶少遇到了麻烦,立马放下手上的工作带着几个酒店保安就赶过来了。

“叶少!”虎哥一声惊呼,下巴都要惊掉了。再一看陆飞,心想这小子太他妈有种了,连叶少都敢打,想叶少在整个皇城那都是顶级少爷的存在,几乎没人能惹得起。数年前叶少叫了一个连的兵力打砸洗浴中心的事情他记忆犹新,相当残暴的一个少爷,谁惹谁倒霉。

“都愣着干啥,给我打!”叶少吼道。

“好好好,都给我上。”虎哥招呼小弟道,而他自己低声下气的去扶叶少起来。

五个精壮的保安一拥而上,如猛虎下山,又如恶狗捕食。

蓉蓉的朋友们鸟兽散,都躲到角落里去了。只剩下蓉蓉和陆飞站在一起。

“你也去躲一躲,小心会伤到你。”陆飞对蓉蓉说道。

“我相信你能保护得了我。”蓉蓉倔强道,不愿意走,非要和陆飞一起血战敌人。

啪,蓉蓉握住一个红酒瓶在茶几上猛砸了一下,红酒瓶断成两截,断裂处犬牙差互,锋利异常,她手里握着一截当做武器。小太妹的形象怎么看怎么有。

陆飞突然觉得,这个女人还是蛮有意思的,和她心狠手辣又蠢得像猪一样的哥哥完全不是一类人。

一个人高马大的保镖欺身而来,抡拳就对着陆飞的面门砸来。

陆飞对着袭来的拳头迎上一拳,咔嚓,骨裂的声音,第一个保镖成了倒霉蛋,整条胳膊都要废了,整个人轰隆一声摔倒在地。

第二个保镖飞踹而来,陆飞用腿相迎,对着来者的膝盖就是一记猛砸,咔嚓,又是一阵骨裂的声音。

剩下的三个保镖根本就不够陆飞看的,全部一招制敌。不到一分钟,虎哥带来的三个保镖全死狗一样瘫倒在地上了。

蓉蓉的朋友们都惊得目瞪口呆,心想蓉蓉的这个燕大校草男朋友有些猛啊!

“我的地盘你还敢这么嚣张,信不信我让你出不了门?”虎哥咬牙切齿道。

“你要不要上来试试?”陆飞皮笑肉不笑道。

虎哥也只能动动嘴皮子功夫了,哪里敢和陆飞PK。陆飞一步向前,他吓得一步后退。

“想报复我,随时欢迎。记得下次多带些人。但是别怪老子丑话没说在前头,下次老子可就没有这么客气了。”陆飞狠声说道,戾气十足。现在的他,有足够的能力自保,哪怕叶少真的叫了一个加强连来,他也有一战的资本。

事已至此,生日晚会也没有继续进行下去的必要了。蓉蓉的朋友们各自散了,各回各家,各找各妈。陆飞也要回去了。

“你自己有车吧,我就不送你了。”酒吧外面的停车场,陆飞对蓉蓉说道。

“你看我这个样子能开车吗?”

蓉蓉喝了酒,显然是不能开车的。

“行,那我送你吧。上车。”

一辆破五菱宏光,又勾起了蓉蓉的回忆,扬名山盘山公路,两人第一次见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