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8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重燃 > 第四十章 上门
    程燃出门乘坐三十七路,到二环青华路,早在出门前就联系好的罗维舒杰西他们陆陆续续到了。

    从青华路往靠博物馆走一截就是滨河路,众人往河边过去,远远就能看到那边除了门牌号,没有任何小区名字标识的白墙琉璃瓦院落。

    路上罗维还在跟他们说起,“这些院子修建之前,曾经这片地域毕竟因为是旅游景点,多得是一些混混和偷车贼,后面别墅院坐落后,明显治安就加强了,就是你平时在这一片转悠,都会有保安过来询问你,如果看情况不对,警车几分钟就过来了。”

    舒杰西道,“反正这片修得很好,过来看到的也有眼红的,有的退休的老干部没有分到,闹得也会比较厉害。”

    苏红豆道,“主要是有钱也买不到嘛……”

    一行人说着,看到不远处的大门那里,姜红芍正站在那里等他们。刚才她就打了电话过来问他们的位置,现在在门口接他们。

    “你家有客人,其实根本不需要出来接嘛。我来过的,知道你家怎么去。”马可对姜红芍笑。

    “你打个电话到门卫这边,我们登记一个就行了。”罗维也点点头。

    “是嘛,这么说我们刚出门给你打电话的时候你就等着了,你这样反倒让我们觉得紧张。”苏红豆道。

    姜红芍却是道,“他们聊天呢,家里无聊嘛,我正好没事,出来透透气,顺便等你们。”

    她今天穿着一件修身的毛衣,在小区外沿出来的小叶榕下站立,有些不可方物的亮眼,看到她和大家说着话,程燃一时兴了个小逸趣,一个劲盯着她看。

    姜红芍和众人说着话,就在快触碰到程燃灼然目光的时候,她头自动在程燃的方向跳开了,从头到尾都没有看程燃,但偏偏耳根子那里,渐渐浮红。

    大概是小区门卫和站岗的武警都认识知道她是谁,所以她带进来的人,都没有按例进行登记,最后大家一起往小区里面走的时候,老姜才在转身时往程燃的方向,瞪了一眼。

    那种嗔怪和她眼波在初春间流转的光华,简直有点无限旖旎的味道。

    程燃心头微笑,大概是知道她的想法,毕竟蓉城这边和山海不同,山海那时的市府院落,根本没啥安保可言,程燃他们经常去偷树上果子,轻车熟路,然而换在省府这边,这些还是相对森严,她是不希望他们进来的时候心头产生不舒服或者距离感,所以宁愿早早的在外面等着。

    只是老姜大概是失算了,她刻意照顾的存在丝毫没有半点这类觉悟,反倒是脸皮甚厚的拿她开起玩笑,大概她这个时候已经开始后悔出门来迎接等候了。

    只不过……好像这些都是他的独特之处。

    似乎在他身上,没有什么能让他窘迫和难堪的大事,最不济,他也能用最洒逸的态度去面对。

    这世上强大的并非刀枪不入铜皮铁骨一身横练功夫的个体,而是你是否临深渊而不惊,处逆境而不乱,迎风潮而不倨,锻炼有坚韧不拔的心灵。

    姜红芍轻轻翘了翘嘴角,今天家里请客,她妈妈说起把程燃一并叫上的时候,姜红芍一定程度上,其实并不反对,甚至觉得这样反倒是好事。

    误解都来自于不了解,猜疑是源于相见两难不沟通。

    自己母亲固然对程燃有成见,然而若是能够真正让她了解程燃,那么一直以来的芥蒂,兴许就可以冰消雪释。

    ……

    姜红芍领着大家进门来,程燃就看到了李靖平,苏红豆和马可热情的和他打招呼,而李靖平也是冲他们微笑以对,却是半点没有当初在山海时自己看到的那副黑面神模样。

    程燃跟他打了个招呼,“李叔叔。”李靖平点点头,并没有过多的注意力放在程燃这边。对于程燃这么个少年,他是心情复杂的,对于程燃和姜红芍在山海的冒险,他倒没有怎么迁怒于程燃身上,因为姜红芍从小跟他的时候居多,所以他更明白自己这独立自主的女儿,如果遇上同学卷入这种事情里面,她肯定会拔刀相助的。

    而且六二大案的破获,一定程度上保住了他们一套领导班子的声誉,这点是姜红芍外公那边认可的。

    这短短一年多两年的时间里面,围绕着程燃这一家的事情,委实让人感觉到其是正正的风暴中心,他的父亲拉起了一个伏龙公司,如今简直是风风火火,翻过年头,随着雷伟落网,贝拓的王立刚也被抓捕,西川省内,击败了不正当竞争的伏龙已经是占领市场第一的通讯设备制造公司,甚至因为开发了防地质灾害系统,名声凸显,这种和政府企事业单位打交道的公司,就算是在电视上做广告,也毫无效果,但依靠着九八洪水的防灾系统名声,属于无形的广告,政府当初参与采购,散在各省之中,相关机构的人都听过,所以倒是很受官方认可,如今伏龙向全国各地进军扩张,那势头红红火火。

    其次,还有程斌推动发起对雷伟的打击,凶狠凌厉,直指要害。

    虽然李靖平事后在一些场合表现出对程斌这种直接上省厅立案的行为及其忿怒,但其实他真正的心情,并不如对外表现得那样。

    程斌这些年一直被认为是他李靖平的人,其实说实话,这种认知固定下来之后,反倒会给程斌和他造成不良影响。

    老话说君子群而不党,如果他主政一方,就要把一块地区变成自己人,经营所谓的李家军,姜派……这其实给上面不会造成什么好印象。

    这些年在重申党章上的十六字方针,民主集中,其中的个别酝酿会议决定,含义还是在内部的民主,而不应是你个人的山头。这会给人以提防,以后施政一方,即便自己无心,也会天然被针对树敌,甚至给一些对手光明正大的遏制牵制。

    程斌这一出,他看似对外表现愤怒,其实暗中叫好。

    大家也会看到,他不是在经营一块铁板,他也有掌控不了的事情,虽然这件事有损他的威望,但是处于正义不会迟到的考量,他仍然没有追究这件事,程斌发出了他的信号,他李靖平也发出了自己的信号,简直因为这个意外,把局面都给盘活了。

    这不然,立功的程斌在新的人事调议中,反倒没有受到多大的阻碍,甚至省上也有领导出言表彰,这就是直接超越了普通官面上规则的影响力了。所以程斌不光担任了常务,估计今年高官会讨论下来,还有一轮调动,程斌很可能升任副市长兼入常,而他李靖平在常委席上竟然无声落下一子,没有任何操作痕迹,反倒是妙棋。

    当然李靖平现在脑袋里更多的思绪,不是关乎于程飞扬,不是关乎于程斌。而是在于他忍痛执行家族决议,把姜红芍送往十中的前夕,这小子当初在自家楼下旁若无人唱歌的场景还历历在目……

    结果这一年之后,居然在蓉城这边的屋子里……这小子被自己女儿领着,跑上门来了!

    他吗的,什么“领”,什么“上门”,就是过来做客而已!

    吃了饭最好赶紧走!

    ====

    啊……我是谁,之前发生了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