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8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重燃 > 第四十二章 搞什么……
    这还是姜越琴第一次见到程燃,平心而论,这男孩有少年人少见的清逸,长得倒是不招人厌,应该是很受女生喜欢,倒是很对好朋友陈慧妍的胃口,难怪她一个劲的说自己要也有女儿就好了。

    方才故意冷落他,他后续反倒流露不以为然的笑容……

    如果他感觉受挫,表露点什么来,愠怒或者不高兴,溢于言表,这都更情有可原,可反倒他这种笑容是什么意思,就像是早有准备,那笑容里还有一种谅解的意味。

    搞什么,我给你脸色,你这神态是代表原谅我?

    这么说来自己还枉做小人了?

    姜越琴蹙了蹙眉,只是她目光回过来,不再看走向楼的两人,和面前的宾客说起话来。

    任程燃此前怎么设想,也还是没有想到,竟然第一次来老姜蓉城的家里,就直接到她房间里来了。

    房间第一眼的感觉是整洁,空气中有馥郁的清香,分明是时而风吹过来她发梢那样一模一样的气息,而床旁边的书桌上摆着电脑,电脑机箱是趋近小巧的紫色的,直接搁在桌子上。书桌的窗户外面就是可以通过内门出去的露台,露台对着公园的步道和远处的沧浪湖,波光粼粼。

    房间的左侧是一整壁墙的书柜,里面满满当当,这边是她的床铺,被子叠在枕头上,左边摆了一个大熊猫,右边的布偶则是小浣熊,床脚还有一双绣着巴布熊的棉袜子。

    在看到程燃目光盯在她棉袜上的时候,姜红芍脸微红,上去顺手就把袜子拿起放进了靠床的衣柜抽屉里。

    当年和老姜在山海他家那个院子里她以为自己落下太多给自己开小灶找补的时候历历在目起来,窗户又再次起了风,姜红芍把袜子装好后,过去打开电脑。

    程燃看着她在电脑面前开机鼓捣,愣了一下,“还真是断线问题啊?”

    “那你以为是什么……”姜红芍在登陆界面输入密码,但随即停了手,转过头来,翦水秋瞳瞪了他一下,“你想多了吧。”

    ……

    电脑进入系统,程燃让姜红芍联网,然后登入她的CQ账户。

    全程姜红芍把她的座位让给他,而她在一旁操作,椅子是普通的铁艺椅子,但专门铺在上面的绒毛坐垫,程燃坐着很舒服,而且主要从这个侧面的角度,能看到的长腿并拢直立,微微俯身在键盘上输入的女孩,且时不时她会伸手捋捋因为埋头而导致鬓边绕下耳朵的头发。

    夕阳光线从窗外倾泻进来,染红了她的眼瞳,妖媚得仿佛能勾动地火天雷,却又有种不惹尘埃的澄澈。

    这幅场景,动人心魄。

    程燃心头说不出的暗流汩动,他想起了山海时办板报的日子,他们思想火花的碰撞,所以其实一中那副文化墙至少有她一半功劳,想起了星夜追凶的惊险和彼此信赖,想起了中考前夕在她家红墙小院内的时光,曾经他对那棵枇杷树一墙之隔院落的印象只是一段记忆,而如今却落在实处,成为了眼前实实在在的人事。

    他还想起了曾经离别时的惆怅,想到了在山海重逢登山时的牵手,想起了他降临十中,她在自己面前挥手说“嗨,程燃!”的一幕。

    程燃也会想,他重生回来如果没有参加柳英的家庭聚会,他和她的交集仍然只是存在于过往曾经那样远远的一瞥,是不是这些事情就都不会发生?

    人生真的是一件很奇妙的事情,永远不知道会在什么时候突然遇上个什么人,产生了交集,最终可能又反过来影响你的轨迹。

    如果想要狗血一点,程燃觉得现在和姜红芍彼此的距离,他只需要双手靠上座椅扶手,用力支撑起身子,就能横跨过去,在姜红芍此时的侧脸上印上一口。

    然而这样的想法在脑海和胸臆之间回转了很多次,程燃终究还是放弃了这股子有些亵渎的念头。

    眼前的女孩如置身油画之中,他只想安静欣赏,而不是做个惊扰人。

    只是这么想的时候,老姜突然转过头来,然后她……看了一眼程燃的手。

    原来刚才程燃下意识的手支在扶手上,已经有了个前倾的动作。

    然后正巧不巧姜红芍有所觉察转头,程燃神情动作还保持着,只是整个人都有点懵逼了。

    以姜红芍的聪慧,结合程燃的动作神态,估摸着她把他刚才生起的念头已经猜了个八九不离十。

    两人面面相觑后,姜红芍把软件登录了,站起身退开来,只是原本雪白的耳根子渐渐浮上红潮,沉默在两人之间蔓延。

    不是……

    自己到底是没想怎么样啊……

    程燃那个憋屈啊,没准现在人老姜已经把他划为预谋不轨而未遂的重点戒备对象了。

    眼下程燃只好先干活,检查了一下,找到了问题,把姜红芍电脑的TCPsession连接保持时间修改了。

    程燃在这个过程中一边跟她解说一边演示,姜红芍也是中规中矩的回应。

    感觉到气氛有点尴尬,程燃想了想,露出个微笑问,“我突然有个问题不知道该不该问?”

    “不该问,不用问了。”

    姜红芍的声音很平常,但也带着一些以往她拒人千里的气息。

    程燃愕然抬头,看到姜红芍先是绷着面容,随后才绷不住嘴唇弯弧笑起来。

    这丫头,敢情刚才是故意跟自己作对。

    “什么问题?”姜红芍道。

    “我算不算是第一个到你房间来的男生?”程燃道。

    “那又怎么样?”姜红芍睁大眼睛,“有什么好纠结的?”

    “仪式感啊,就像是第一次到别人家拜会,不能两手空空,而且要礼尚往来,比如这次我来了,下次换你……”

    “程燃,你知不知道你一本正经胡说八道的时候,眼睛都不带眨的。”

    “……”

    “你不是啊。还有隔壁张叔叔的儿子张三,旁边李叔叔的儿子李四……”

    “既然都会,那还找我干什么,要不然我先走一步……”程燃大跨步起身,就要往门过去。

    身后传来老姜略微急促的声音,“喂!好了……”

    “你是。”

    程燃转过头来,看到眸子里带着嗔恼,脸颊发烫的姜红芍。

    不知为何,看到平时智珠在握的老姜每次在自己面前窘迫的样子,他就觉得很有几分快意。

    不过也不能把她给逼急了,程燃笑笑看一整面墙的书柜,“这里面的书是你爸妈摆起来装样的吧?”程燃说着在书柜这边浏览,里面很多大部头的著作,不过根据他以往的经验,机关单位一些领导家里总是满壁书墙,但其实你要说看了多少,未必,多半都是属于充门面,给外人看的,书籍买的时候倒是大堆大堆的买,但真正要看这些书,大部分人哪里有时间和那个闲情逸致看闲书。

    姜红芍道,“跟我妈来蓉城的时候,山海那边搬了一部分过来,我妈的书在她的书房。”

    “这些你都看过?”程燃皱眉。

    姜红芍笑笑,不置可否。

    程燃皱眉,“我觉得不太可能吧,好吧,这本《维特根斯坦传》第七十八页什么内容?”

    “你以为我是电脑啊,可以记得每个储存格的内容……”

    姜红芍笑道,“说说整体吧,那是一个改变二十世纪哲学的天才他的传奇和痛苦的一生,他是钢铁大王最小的儿子,他拥有巨富的人生,现时代所谓的富二代,在他面前都相形见绌,他生活跌宕,充满坎坷,他先后师从罗素,凯恩斯,到中年时,他已经超越罗素,成为可以和这个世纪乃至以往无数个世纪那些伟大哲学家并肩屹立的存在。他可以和柏拉图,苏格拉底,康德并肩,他不是作为天才而诞生,但却以最伟大天才的姿态死去。他临死时留下了一句话:‘告诉他们我过了极好的一生。’,他的确渡过了极好的一生,不是因为他征服了痛苦,而是因为为了不让痛苦征服人类,他奉献了天才般的伟大思想。”

    程燃不动声色把书给拿下来,翻开之后,赫然看到很多页数上,都有标注的笔记。

    程燃把书放回去,重新抽了一本,“这本《德米安》?”

    “里面神秘主义和心灵感悟的叙述太过晦涩,但是作者黑塞的思想比写《罗斯哈尔德》时候还要成熟了,总体来说还是德国成长小说的特点,不停地叩问自己,‘我’,还有‘我’如何之余世界。更多的带着哲理吧,书的后半段提及尼采的论述太多了,印象很深刻的一句话是‘人必须学会崇拜整个世界’,总体而言还是不错的。”

    程燃明白她平时的过人之处是来自于哪里了。书籍承载的是前人的经验和阅历,当饱读书篇之后,老姜这个年龄所展现的聪颖,也就有迹可循了。

    下面传来陈慧妍唤姜红芍的声音,是让她下去帮忙端菜。她开门应了,回过头对程燃笑笑,“我先下去帮忙了。”

    然后她出门,程燃给留在书柜面前,把手上的书再重新放回去,再翻了好些本,居然都有留有笔记,或者翻看过的痕迹。

    想到老姜刚才离开时的淡淡笑意,程燃就在几个柜子前寻觅,专找高处或者那些看上去不起眼的书籍……

    结果身后传来“嗯……”得一声。

    程燃手抖了一下,转过身来,李靖平正站在门口。

    程燃这个时候刚好是一个正垫着脚探手往上够的姿态。

    这个时候尴尬的收回手,李靖平面无表情道,“她挺喜欢看人物传记和小说文学作品,对于哲学类的也很热衷……这个年龄嘛,正是对世界探索的时候,你要是想考到她,我建议你往左手边那些偏历史范畴的书去,这是她的弱项,否则她怎么没有报文科……还有,我上来叫你一声,吃饭了。”

    其实刚才看到程燃翻书柜那不甘心的神情,李靖平多半估摸着他是被姜红芍秀了一把,心头自然有对自己女儿的得意,这个时候说起这些话,也带着几分骄傲。

    等程燃出了房间走下楼梯的时候,他才陡然反应过来。

    搞什么……自己怎么还给他帮上忙出上招来了!?

    =====

    你们一定以为我今天鸽了,但其实我是只骄傲的天鹅。就是有更,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