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8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重燃 > 第四十七章 此心安处是吾乡
    “……我们现今的年轻人,优秀的还是很多的嘛……你们还差得远,得多学学。”

    面对来自姜母看似勉励实则鞭策的言语,程燃还能怎么样,只能谦逊和拘谨的纳受了。

    只是这个来自程燃诚心诚意的认同点头,姜越琴愣了一下,总觉得好像哪里不对,依先前程燃机锋交手的过程,似乎他这个认栽好像来得太容易了一点。

    但有句老话说伸手不打笑脸人,总也不好继续穷追猛打。只是先前郁结的胸臆终于在这一刻得到了释通。

    她颇为满意的看着程燃在那边的低眉顺目俯首称臣,竟然看他都稍微顺眼起来。

    就不信压不了你……

    姜越琴感觉一切重回掌握,忽而又觉得自己真是胜负心重啊,当然,她之前其实并不是把他当真正的小辈看的,现在则好像对自己有所反省。

    看着程燃那张温黄灯光下竟然有几分像是女生的俊逸面容,又安抚了一下自己,终究还是个小破孩嘛,随手就把他锐气给削去了。之前忧虑红芍对他的特别,现在看来,恐怕也只是过于担忧而已……

    手握生杀予夺权力的感觉不要太好,姜越琴转过头来的时候,看到陈慧妍一瞬不眨盯着自己,她回以一个唇角微翘的笑意。

    她相信她明白她招牌性微表情的含义,那是曾经他们在过往的大学生涯里,她无数次把对手斩于马下后出现过的笑容。

    意味着——“胜利了”。

    胜利的滋味是甘美的,再无障碍的感觉是那么一马平川心胸开阔。

    一山再无二虎,此地霸王是我,便能大赦天下。

    她也再不用想着掀起攻击性的话题,反倒能融入到如今大家在馨宁客厅的灯光下聊天的这种氛围中。

    大约是刚才聊天扯到国外的话题,马可开口感慨,“唉,高林哥,骆哥你们现在还能经常回来,我记得当年住我们家楼上的亚文姐姐,学医出了国了,在加拿大嫁了个博士,不回来了。以前我们关系是极好的,经常到她家里去吃饭……也不知道她现在怎么样了,搬了家后,大家联系就少了……”

    “是的,是不是以后我们这样的聚会,也就越来越少了……”

    其实这番话正好说到了大家的心口上,即是伴随着时间的流逝,当他们各自的人生产生化学反应一样剧烈变化的时候,大家很可能终会面临人生各种题目,而奔赴自己的战斗中,以至于与曾经密不可分却最终无法志同道合却的人们,渐行渐远。

    “高林哥,骆钦哥,你们以后也要是在国外生活,别忘了我们啊!每年还是回来看一次吧。大家聚一下,”罗维道,“毕竟我们曾经见过你们年轻时候的样子,你们也曾经见过我们在院子里穿着开裆裤跑来跑去的样子!”

    “罗维你小子说这话什么意思……我们现在也还年轻啊,你当年鼻涕流稀了来找我说有人欺负你让我帮忙的时候,我还记得了!”高林一席话之间,大家一阵哄笑。

    可哄笑之余还是有些伤感。

    那边大人们吃过饭已经下桌了,往这边过来,有人问起骆康是不是退休了要去澳大利亚养老,他们家族其实已经有人过去了,在那边移民定居,房子挺大的,他们家族这边也不缺钱。

    大家就问,“骆钦哥你到时候真要移民在那边啊……”

    骆钦点了点头,“我小姨他们已经先在那边了,我们家也准备过去。”

    这边沉吟了一下的魏围青抬了抬眼镜,“其实不移民也挺好,我们国家还在发展中,未来也会越来越好的,我老师就这么教我的,所以我们现在研究的东西,别的发达国家有的,未来我相信我们一定也会有。”

    骆钦点点头,“我相信,但我这也不是什么崇洋媚外啊……”他看了姜母一眼,当年姜母在大学里考了雅思第一,然后拒绝国外大学橄榄枝以抨击出国热的事迹,他们这些可是有所耳闻,当然先说清楚。

    姜越琴当年反对出国热,那是年轻风华正茂之时,后来年长之后,又多加深了许多思考,其实,也并不是所有人都想逃离贫穷和积弱,有的当年出国也会想学习先进的东西,再考虑去留……他们其实所追求的,只是一个改变命运的机会。

    无论是出国也好,考研读博也好,经商下海也罢。其实都是在个人能力和资源范围内的,一场选择,本质上没有高下。

    对自身命运的不满足而挣扎着去改变,是人类永恒奔波的动力和源泉。也是人类祖先迁徙漂泊的原因。

    看到姜越琴只是微笑着看他,骆钦如受鼓励,继续道,“只是我这回回来,是越发的发现,以前的同学朋友,大家虽然亲近,但感觉我和他们已经有距离了,我开始不懂得国内流行的,年轻人们玩得,谈的事物。但有些他们迫切在乎的,却在我看来,好像并不是问题。”

    “其实我小姨家是最早决定移民的,她曾经就是出国热的一批人,最早却存着发奋图强回来建设祖国的愿望,后来她也践诺了当年自己的承诺,她回来了,她参加了以前恋人的婚礼,看到他们幸福,自己却在角落发现青春已经逝去在另一个国家了。朋友也不多了,大家各有生活,也许带着当年的情怀还有新鲜感的聚在一起,但真正共同的话题,又有多少呢?教育是在别的国家培养的,回国却切入不了行业,哪怕带着海归的光环,却发现做事行为格格不入。也发现自己曾经熟悉的故乡,变得陌生了。小姨说她可以承受异国他乡的冷落白眼,流汗流泪,自己一个人舔舐伤口,却无法回来沦为祖国的异乡人。有的时候不是你抛弃了故乡,而是变得不一样的故乡,已经不再需要你了。我小姨最后在一个老地方想着她长大的过往,据说哭了很久,然后隔天离开返回了澳大利亚。”

    “我想……我也许也会这样吧。”

    骆钦淡淡说着。

    高林回忆起在德国的种种,也是百般滋味,百感交集,想起来,大概自己往后也会回不来了。

    但大家都能感受到这种异国和家乡情怀的分量。

    是以一时氛围有些沉默。

    也就在这良久的沉默之余,一抹温和的声音忽然响起,像是吟诵着时光缓急。

    “客舍并州已十霜,归心日夜忆咸阳……”

    大家看往来处,头顶吊灯的光影间,那个明明是少年的男孩,周身萦绕着轻絮,轻声念着。

    “无端更渡桑乾水,却望并州是故乡。”

    莹莹的灯光下,少年在吟诵。

    这首诗是据考生活于晚唐时代的诗人刘皂的《旅次朔方》,又一名《渡桑干》,这首诗的情味自然之真切,跃然纸上,是直接将那种客居异乡心情淋漓尽致的平实展现。

    这个时候念出在这里,程燃其实吟诵的已经并不是一首诗了,而是以这种方式,道出了人们在方才聊天时所感悟到的那种丝丝缕缕,割不断理还乱,对于故乡的不舍眷恋,对于异乡的羁旅牵绊,那种千言万语欲说还休最终只能感怀的心情。

    因此骆钦高林和如他们那样身处异乡人的情绪,众人竟然也深切的体会到了。

    还不仅仅是围绕在客厅里的众人,就连刚才下桌,一个个喝得脸红扑扑的男人们,此时也驻足,闻听只感真切,心思神属。

    李靖平仿佛又看到了当年山海时,那个在楼下给姜红芍唱歌的少年。

    而目光中,自己的女儿此时也看着他,嘴里轻轻念诵,似乎也在重复程燃念出的那句诗篇。

    在程燃的声音断去稍顷,姜越琴那更为磁性娓娓的嗓音响起,“其实所有的故乡原本都是异乡,我们的故乡,不过是当初祖先漂泊迁徙的最后一站。人们在这里留下,后续的人们就把这里当成了家乡,在哪片土地上,有了自己的爱人,家人,哪里其实最后就会成为故乡。”

    “此心安处,即是吾乡。”

    姜越琴最后这么一段话落下时,目光注目在了程燃的身上。姜越琴觉得,自己这算是对他方才表现的回应,算是一分欣赏了。

    两人从暗藏机锋,到后面能落下这样的一笔,倒是有些阴差阳错。

    ……

    一场难得的晚宴和最后的交谈,伴随着男人们酒局的结束而散场,大家陆续告别离开。

    高林他们走时,因为开了车来,便带罗维,马可他们住一个地方的一起走。罗维也就跟着一起了,今天最后的聊天谈话比较伤感,大家其实对于高林骆钦这样以前单位里的大哥哥,未来可能定居国外,见一面少一面而感觉眷念,于是更希望多相处一段时间。

    姜红芍一家送出来,罗维和舒杰西坐的高林的车,罗维进车里就嚷道,“高林哥,你以后真也要和骆康哥一样不回来了啊……以前我们可是对你崇拜得不得很呢,还记得你以前给我们讲鬼故事吓我们,让我们必须听你的,我们被人欺负了你第一个跳出来主持正义,把别人家窗户砸了的……”

    高林笑起来,“行了行了!你这是告状还是真崇拜啊……”

    看到罗维舒杰西嬉皮笑脸,高林开着车,笑起来,“好了……以前是崇拜我,现在,恐怕你们,都转向程燃落……”

    罗维一群都上车走后,本来大家让他挤一下一起走,送他回家,程燃倒是拒绝了。

    等几辆车驱车开离后,路灯下就只剩下了陈慧妍,姜红芍一家三口和程燃。

    程燃跟他们告别,姜红芍道,“我送你。”

    姜越琴环抱双手,“天已经晚了,我觉得,红芍你该是睡觉的时候了。”

    姜红芍已经站到了程燃那边去,回过头道,“我会很快回来的。”

    说着朝程燃使了个眼色,不由分说往前走去。

    姜越琴还待说什么,李靖平从旁开口,“好啦,送送客人,也是礼貌的表现吧,外面站台不远,她很快会回来的。”

    姜越琴也就不再说什么了,她现在心情正比较好,也不觉得有什么了,毕竟那个小子从有些威胁,主动退缩已经如同俯首称臣的小兽,应该也是没啥威胁了。

    ……

    从小区出来,两人并肩走在河畔柳林的路灯下,走在微风和潺潺的流水之间。

    “唔!”程燃朝她伸出手。

    姜红芍愣了愣,旋即脸微烫起来,她悄悄往后看了一眼。这幅样子,到好像是只捡到了松果担心螳螂在后的彩尾松鼠,做贼心虚,脸红扑扑着可爱。

    而不待程燃享尽眼前这难得的神态,手就传来温凉的触感,她修长到令人恨不得逐一把玩的根根玉葱五指,探入了他的掌握中。

    像是寒冬里躲进温暖树洞的松鼠。

    夜光下,女孩明艳不可方物,程燃尽在这胸间生起的波澜中。

    两人之间却并没有说什么话,只有耳根子微红,还有吐纳清晰入耳的呼吸,似乎已经足够了。

    旁边有嘻嘻哈哈的年轻人路过,看到两人怔了一下,等两人牵手走过后,身后传来一些笑声争论声,“啊,我要是能和那个女生……”

    “能吹一辈子……”

    这些喧嚣从耳边渐退。

    最终还是嫌这段路程太短,来到了送别的车站。

    因为灯光很亮,人很多。姜红芍又像是害怕的松鼠,手撤出来了。

    程燃要等的车将至,老姜笑道,“我觉得我妈最后说的挺好,一个人的心安处,其实最重要的还是看他遇上了什么人,和谁在一起。在这些人所在的地方,才是故乡。”

    “你呢?”程燃笑道,车来了,这一站上车的只有他一个,程燃一只脚跨过门,却不上去。

    “快走吧!”姜红芍担心他被司机一通骂,手推着他上车,车门关闭前,她笑道,“无论我以后去了哪里……山海和蓉城,都是我最忘不了的地方。”

    ……

    陈慧妍帮忙收拾一下姜家的客厅,搬了椅子,回过来的时候,刚才在厨房忙活的姜越琴用漂亮淡雅花纹的骨瓷茶杯端了两杯姜茶上来,搁在陈慧妍面前。

    姜越琴端起姜茶,用银色小勺搅了搅里面的小片红糖,“一会再走,喝点红糖姜茶吧,这个天,有助于女性补补气血。”

    说着她浅啜一口,轻轻搅拌着,双目注视着前方地板,没有焦点,只是像是回味着什么,嘴角还弯弧起笑意。

    陈慧妍才终于开口了,“有个事情……我其实……没打算跟你说。但是看那小子的焉坏……我还是忍不住了……”

    “嗯……?”

    “我当初也看中了天行道馆那块地方,本来打算开发商业地产……结果,程燃那小子……捷足先登了。所以刚才你……我其实想提醒来着,无奈没机会啊……”

    叮狼狼!

    姜越琴手上的勺子,清脆坠落杯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