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8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重燃 > 第四十九章 时光如水且向前
    那晚程燃也没有怎么入睡,躺在床上,就能浮起很多事情。

    他其实很理解姜母对自己的态度,说到底,毕竟有谁又会相信重生这种事情会发生在这个世界上,其实哪怕就算是今天自己的表现,甚至未来就算是知道天行道馆属于自己,以姜母的位置,即便是可以在不知道程燃是创始人的情况下表扬一下传闻中的少年人建设起一家以桌游咖啡和网吧为主体的商业体“天行道馆”……

    但也不会真正拿这些当作一回事。

    峨眉山报国寺的那一幕还在程燃脑海萦绕不去,其实从那栋足以将蓉城普通官面上的人物都拒之门外的国宾馆内部楼,还有那些足够资格鱼贯而入的,车牌放出去能让知情人明眼人心生敬畏的豪车或公家车辆,都说明了这背后普通人难以触及的云山和能量。

    通过谢侯明那边透露的东西和自己勾连起来的印记,陆家和姜家究竟是什么样的家庭,其实也已经在程燃面前展开。

    姜红芍家宴请的客人们很随和,谈吐也亲切不凡,但实际上无论是笑着说退休后会去澳大利亚享清福的骆康,还是人脉通达的魏修贤,还是那位在上交课题组得到了国家科研科技进步二类奖的魏围青父亲魏中鸿,放在外面,都是可以调动起很多资源和能量,推动得起很多事业落地,甚至能影响很多人人生境遇的人。

    他们之所以在宴席中显得是那样的平凡亲近和热情……是因为那是在姜父姜母的面前。

    若非程燃重生,他和姜红芍就是两个截然不同的轨迹。

    即便是自己重生归来,如果不是有老姜一骑绝尘的前车之鉴和鼓策,他兴许也不会在学习上下大力气,拥有着重生加持眼界的他知道既然自己不想走学术科研这条路,其实成绩不必太过争先,维持在优秀线,未来足够进一所好大学就够了。

    然而姜红芍却不然,无论是初中毕业时那全校第一的惊鸿,还是进了十中后就在这所省内第一高中位置上的争游,她都像是在奔挣着向前行。

    换作从前的程燃或许并不知道这是什么样的心情。

    但如今的他在经历过报国寺那一幕,并从后知道陆家和姜家的事情后明白,当你站在一个被众人推举,支撑起来的一个的平台上面之后,你的出发点已经在那样的高度了,便只能往更高的地方行走。

    众望所归的温情脉脉,背后其实隐藏着世情缝隙中不便细琢的冰冷残酷。

    程燃也不知道,其实身处在那样家庭的姜红芍未来人生会是怎么样,他们此刻相交的人生轨迹,最终又会走向何方。

    即便重生,却已经不知道此刻往后人事未来如何变迁的程燃,其实发现横亘在自己前方的,并不是一马平川的坦途,而是宛如从井冈山到天安门般的峥嵘天堑。

     CQ上面那跳动的音速小子图标程大锤和笑口女孩图标的姜弹簧,也期望如他们图标弹跳如心脏的搏动,一如既往的维系下去吧。

    听得见彼此心在跳,就是这个世界上最重要的事情。

    ……

     

    转眼之间,十中迎来了开学季,只是在那天姜红芍家吃饭到接下来开学的一个星期里,程燃时常约老姜出来玩,大半个寒假位于首都京城过春节的姜红芍好像也似乎在弥补这段时间的缺失,程燃电话短信一约,她就倾城而至。

    所谓无裙子不春天。第一次约见面的时候老姜穿着一件浅蓝色百褶裙,小腿下面搭配着一双白色平底鞋,脚踝处还透着短棉袜口,上身的T恤外面罩着一件抵御春天蓉城寒气束袖口的灰白色运动外套,而老姜习惯把袖子挽起来,露出一段光洁的小臂,方便做事行动。

    整个人充满青春靓丽却又有她这个年龄少见落落出挑的娴雅气质。

    即便是行走在蓉城号称美女如云的春熙大道和市中心,姜红芍都会收获无数频频回顾的目光,这其中不乏打量观摩的一些漂亮女生。

    他们在新城市广场的小摊贩面前,一人拿一个冰激凌甜筒,请客的结果还是姜红芍,理由是划拳猜输了。而两人舔着甜筒,姜红芍上唇的一圈冰激凌白沫,看得程燃一个劲笑,往往收获老姜的横眉冷对。

    他们也一起去看电影,他们看了后世无数文学和影视作品灵感来源的楚门的世界,打得乒乒乓乓的拯救大兵瑞恩,还有最后在和心爱钢琴伴随着爆炸的船只一起灰飞烟灭的宅男始祖海上钢琴师1900,此类种种,了不起的电影和伟大的人生……

    有一次电影结束时看到夜里九点过临近十点钟,弄得姜红芍母亲打电话过来,程燃才匆匆忙忙和她出来打车送她到家自己再回去。

    一定程度上,程燃发现那天去姜红芍家做客之后,让姜母对于他们这种见面给予了最大的宽容,那次看电影晚回家和老姜每次都能出门来和他见面的畅通无阻,都能说明问题。

    看来人与人之间,还是需要相互了解才能摆脱固有的认知偏见。

    当然两人出来也不是纯粹的玩,有时候姜红芍会让程燃陪着她去逛逛街买文具,看到好看的笔也会顺便给程燃买一支,有时候则是程燃约她到老街道墙壁爬满蔓藤的小咖啡馆做作业,美其名曰“换个环境”。

    实际上老姜家那正对沧浪湖杜甫草堂的别墅景色大概就已经广目无双,但姜红芍还是不会戳破的如期而来。

    最开始还会打个电话说明一天计划安排,有时候两人间往往也不必过多的交流,往往是CQ上聊着聊着一句“老地方见”,或者一个字简简单单,“慢”,就心照不宣收拾东西去见面。因为两人经常在一起做题看书的满是爬山虎外墙的私人咖啡馆,叫做“慢时光”。

    时光很慢,但时光也逝如流水。

    姜红芍在咖啡馆还跟他说起有美国大学给她寄来了学校介绍邮件,虽然不是正式的Offer,但那个意思大概就是如果走流程,对方绝对会优先录取她入校。

    程燃是听得咋舌,这个年头里,很多学校尖子生都为能申请到国外大学而骄傲,结果放老姜这边,已经是别人提前给她寄来自家的介绍资料了。

    姜红芍也觉得奇怪,十中这个时候虽然有很多积极申请国外学校的学生,但明明她并没有申请过,为什么人家还是会把介绍邮件发过来,但想来估摸也就是她在十中参与的那些竞赛表现优异,就像是去年在港城的科创赛就有国际性的性质了,虽然来的都是一些打酱油的国家,但这并不妨碍老美那边拥有很强情报和分析能力的大学瞄准了她这样的尖子生。

    另一个层面,程燃估摸着老姜的家庭背景,兴许也是这些大学瞄准她的隐晦原因之一。

    姜红芍最后还是说她是不打算出国留学的,所以那些所谓的介绍函都置于一旁了。

    这段日子就在两人这种一起做题,一起看书,或者讨论现世热点话题中渡过。

    他们讨论起文学的边界,姜红芍甚至说她看书荤素不忌,再加上自家摆的那些名著里也不缺乏诸多禁毁,她有时候会优先看那些东西,越是面红耳赤越看得欢快,说的时候她脸红红的,毫不避讳。

    他们说文学,说电影,谈哲学问题,说金融现象,天马行空,无话不聊……但唯独没有聊起未来。

    兴许两人都心照不宣未来是靠自己的脚踏实地,而不是虚无缥缈的空中楼阁镜花水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