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8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重燃 > 第五十八章 不是神经病
    十中年级上面开始隐隐为人传播的传闻,莫过于是关于姜红芍和一位叫做章隅新到来的老师之间说不清道不明的关系。

    那位老师程燃之前见过,开学的那天从公交车下来,走过十字路口,看到马路对面学校门口的姜红芍,正和一个挎着公文挎包,穿着风衣的高个男子交谈。

    那个男子说着些什么,姜红芍脸上现出笑容。这样的笑容像是雪山上跃出的骄阳,能给本就在假期里耍心野了笼罩在开学阴郁中的人们重新找到对学校期盼的理由。

    就连高个男子也都一并有些走神。

    随着过街人群的熙熙攘攘,程燃出声和老姜打了个招呼,姜红芍有些意外的看过来,撩耳鬓发丝之间,还有些微仅可查的慌乱。

    姜红芍在短暂犹豫后,跟那个高个男子说了一声,然后向程燃这边走了过来……与他站在了一起。

    那男子这个时候目光才落在了她肩膀旁边的程燃身上,不知道是天性如此还是他此时心情问题,他打量的眼神有点硬,眉宇间挑起一丝恹恹的冷感,最后才朝姜红芍点了点头,转身走入十中。

    程燃问,“他是谁啊?”

    姜红芍道,“新来的老师。”

    “以前认识?”

    “嗯。”

    “人怎么样?”

    “呃……还好吧。”

    “以后离他远点。”

    “呵呵……说什么呢。”

    ……

    这本身只是一个插曲,直到四月初的时候,程燃所在五班的科任老师进行了调整,原来的英语科任女教师前几次怀孕都流产了,这回好不容易再怀上,迫于家里的压力,也就停薪留职回家安心养胎,前来接替的新老师,就是那位程燃曾再开学时见过的男子。

    男子叫章隅,有关于这个老师的传闻先前就有了,据说在蓉外教的很好,十中给出好条件挖过来了,十中明年还要扩招,目的就是和其他两所正在追赶的高中抢夺优质生源,正需要优秀教师储备的多多益善,所以教育上也会出现强者恒强的效应,最好中学鲸吞海吸,吸纳优秀教师和优质生源,若不遇上管理的意外,一家独大的效应很容易持续下去,其实遑论教育,大多数领域,也都同样遵循这个规律。

    本来高二也有科任老师的调整,这位叫章隅的教师正好过来就接手了一个班,在十中想要成为班主任,最起码也是要跟着走过高中三年送走一届人才有资格,五班的外语老师调整后,章隅也就一并接手了五班的这一科任课。

    虽然高二下半学期临时换科任老师是大忌,很容易引起学生和家长的反对,但是章隅是个例外,过来接手的时候,学生家长彼此间都在私底下串过了,因为他名声在外,反对的声音倒是不算太多。

    而且,这个章隅在女生中极有人气,一来是个头高大,瘦削,面容白皙,却又长期穿着风衣,或者黑色西装,整个人是天然的行走衣架子,再加上不过三十多岁,有一种成熟男人的吸引力,很有几分这个年头女生们追得日本少女漫画中男主角的形象,放在后世,这就是最早“大叔控”的雏形。

    是以在学校的女生中有不少好评,就连第一天在五班出现的时候,很多女生私底下还小声噫呼着。

    “章鱼这回过来接手我们班呢……啊啊啊……真是他啊!”

    “听蓉外的人说他早就名声在外了,很有气质,不过发起火来的时候也相当厉害!”

    “会发火吗?”

    “怎么不会,说是蓉外的几个很出名的干部子弟,就是他通报处理的。他后面离开蓉外,来我们十中,未尝没有这方面的原因……”

    一座城市很大,涉及方方面面,各行各业的人在其中,但如果具体把范围缩在既定的圈子行业里,一个城市也会很小,譬如现在蓉外过来,却已经在十中名头传开的章隅。

    如今的章隅不光是才貌,还有那种天性生冷的气质,再加上媲美德古拉伯爵的瘦长不健康白皙的面容,越是冷感的样子,好像越是受到广大女生的欢迎,已经有明星教师的光环了。

    当然,有得必有失,章隅在女生中的人气,让男生对他倒是有些别扭,至少名字就很能让人找出喜感来,所以接下来关于他“章鱼”的绰号人尽皆知。

    所以在课间从过道去往教学楼下的间隙,张平还在抒发对章隅的不满,“什么嘛,上个课一只手抄裤兜里,一只手写字,摆这么酷给谁看,还不是装的……也就郝迪那样的蠢女生会觉得帅!而且这个章鱼一张脸从头到尾板着,跟谁都欠他钱一样……说话也不客气,什么一开始就敲黑板,说他以前讲课进度拉得快,不要在这边拖他后腿,什么意思啊,他以前就是蓉外的,还担心我们十中学生拖后腿,言下之意我们十中不如蓉外?这虾子连地头都没踩熟,在我们十中,迟早得被收拾……”

    章隅这么一个人,在程燃看来其实也算是有些奇葩了,虽然程燃一直存着包容心思,但张平的态度,也的确说明了不少学生对他的观感其实并不高。

    大概是他的习惯,讲课从来就是一只手揣西裤兜里,一只手捏着支粉笔,遇到要写的时候,转身也不转全,只稍稍侧身,挥手就在黑板上噼噼啪啪的写下动词助词,时态变幻,仿佛回过身去看黑板,都会打乱他一往无前挣着走的讲课进度。

    再加上他整个人从来人少话不多的风格,在女生看来或许是潇洒,男生这边就觉得他很有点装模作样。

    也不怪只上了他一天课的张平现在是有无数想吐的槽。

    “依我看吧,这个面瘫章鱼恐怕就是在蓉外混不下去了,这才贴着来十中的,早知道这样,还不如让王素芬继续教呢,嘿嘿,至少夏天的时候她穿的少养眼……可惜王素芬怀孕要生娃去了,这要是生完娃回来把章鱼给替换了就好了,到时候少妇,嘿嘿,你敢说上学期你没看到啊程燃……呃!章,章老师!”

    张平原本还对程燃眉飞色舞,程燃原本想提醒他小声点,忘记了以前这么大声给人听到的事情,结果过道六班这边刚才下了课就在教室里讲题的章隅豁然出现在六班门口。

    他本身就习惯板着脸,再加上面容瘦削发白,这个时候显然刚才的话已经尽数收入耳里,整个人真个像是活了四百年的德古拉伯爵受人开馆惊扰,浑身笼罩几乎渗人骨髓的冷感简直昭示了他此时的怒意。

    张平几乎魂飞魄散。刚才他一口一个“章鱼”,在学校这种大部分老师大概都有绰号,有的很大度,有的很计较,但哪怕是再大度的,也未必能接受得了这种私底下对自己绰号的戏谑,因为那也可能表示你对人的不尊重。

    张平心下电光火石转念,已经想了很多个理由或者说辞试图平息接下来的雷霆之怒了。

    结果没有。

    章隅只有一种冷森森自上而下的目光注视着他和程燃,但那种眼神却好像比雷霆震怒更让人心寒,仿佛在审视着龌龊。

    然后他的声音传来,却是直接忽略了张平,“你叫做程燃?”

    程燃看着章隅,点了点头。

    “我刚来的时候,就听说了你的大名了。据说一学期从一百多名就考到了年级三十六位。也据说上次一个教育专家来十中,你在阶梯教室和对方互怼……”

    张平一阵兴奋,没想到这“章鱼”还是程燃的粉丝啊,那这样看他就顺眼多了,暂时收回先前的话吧……

    章隅的声音,仍然生冷传来,“我知道你很聪明,也大概能想象得到你在学校的名气和身边围着你的人有多少……你这样的人,我见多了。”

    张平愕然。

    程燃没有说话,只是看着鼻梁高如斧砍的章隅居高临下的凝视着比他矮了半个头的程燃,分明是一种压制的气场。

    “聪明的人若犯起事来……危害大过什么都不懂的白痴不知多少倍,那么与其这样,还不如是个愚人的好。能说会道油嘴滑舌,骗骗女生还可以。可不要想着在我面前耍什么花样……我不关心你和你朋友在背后怎么议论我,但只有一点我要提醒你……”

    “凡事都好好的……我会盯着你,不要撞在我手上。”

    丢下这番话后,章隅再看了程燃几秒钟,似乎要从他眼睛里找出任何狡黠和畏缩的痕迹。

    但这些程燃都没有。

    他和他错身而过,就那么提着教本走了。

    张平这才忧虑看向程燃,“程哥,我不好啊,我连累你了……不过话说回来,是我在背后说他的,他冲你来几个意思啊?这章鱼是不是有神经病?”

    “他不是有神经病啊……”

    程燃摇了摇头。脑袋回想到当时在校门口,本来和他说话的姜红芍从他那边走过去,站在自己身边的一幕。

    这其实是……给自己上眼药?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