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8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重燃 > 第六十三章 我害怕你不快乐
    品牌形象进行了线下转化,即将会有现实的玩偶出现,同时还能带来一波盈利,虽然这盈利在未来的大潮里只是杯水车薪,但对于程燃来说,这和CQ第一声鸣叫那种新世纪曙光降临的感受又有不同,是另一种真实感,很有纪念意义。

    有时候程燃会想,干脆每年,或者每个关于软件的纪念点,譬如百万用户,更替版本,都限量发售一些玩偶,因为软件会不停的改进,论坛网页也会历经几次改版,唯有不同时期发售出品的实体玩偶服装手表这些,好像能更具化的代表着这段历史。

    说不定还可以专门拿个展厅,搁里面放着,更能掌中观纹般看着由自己创造在这个世界的事物诞生的整个历程,不知道会增加多少成就值。

    当然现在也就那么一想而已,未来究竟还会不会按照前世轨迹发展,会不会出现那些历史上一模一样的事件?也许一些突发事件因为他引起变数的介入而改变,但那种日积月累的大趋势大概不会那么容易变化吧,就比如股市经济的泡沫,或者一些大公司的倒塌和重组,但也说不准,至少程燃现在所知道的,就有几家公司在曾经的世界里应该消亡,现在却仍然存在着。

     CQ在他手上诞生,但运营仍然是一条艰难的路,从现在开始,谁又能百分之百确定未来呢?

    四月里,蓉城各大高校都在举办春季运动会。

    而十中运动会上,发生了一件插曲,高二年级女子一百米项目决赛的时候有姜红芍,立即引起了不少围观,姜红芍在第二道这边,穿着白色运动T恤和深蓝色的校裤,T恤前后都用别针别着号码。两边则是围拢过来的人潮,对面除了过来给她加油的五班学生之外,还有一些其他班级和高三高一年级的人围过来。

    人气分明一下子比其他项目多了很多起来。

    去年姜红芍就和秦芊在女子一千五百米项目上拿了一个金牌和银牌,今年姜红芍却报了女子一百米,似乎是想挑战下她以前没跑过的短跑。

    发令枪响后,那边起跑,在一片潮水般的加油和呼喊声中,姜红芍排在第二冲过了终点。

    排名第一的是一班的一个扎着辫子的女生,因为只和姜红芍差了一两个身位,她冲到终点的时候,因为前排的人围拢得过于多,往旁边散的时候侵占到了姜红芍的方位上,有人向后退,但没来得及。

    姜红芍过终点的时候已经看到了前面没退开的人,落脚已经在尽力减速了,但刚才跑步用力过猛,脚似乎趔趄了一下,身体失去平衡,动能带动下,双手冲前就单脚跪了下去。

    等大家围上去把她扶起来的时候,姜红芍拉上深蓝裤腿,右腿的膝盖上鲜血淋漓,程燃其实当时也就和自己班的人在终点位置,只是前面站了不少人,只能从人头的缝隙看到她冲过来,她倒下的时候大家也没来得及反应,这个时候五班这边的人炸毛了,刘磊几个人朝旁边呼喝,“没看运动员过来了吗,围着这么多人干什么啊!”

    “不知道让一下吗!”

    程燃问她,“有没有事?”

    姜红芍摇了摇头。

    一些个女生感同身受的搀扶着姜红芍,心痛道,“疼不疼啊?有没有伤着骨头?”

    “去医务室看一下吧……能不能走?”

    姜红芍点点头,魏舒扶着她,她蹙着眉头,轻轻跳着,试探着脚往前走。魏舒道,“来个人背你过去吧,你自己走过去都不知道多久了,还在流血!”

    几个男生立即毛遂自荐,准备把后背贡献出来了,结果姜红芍也就在这个时候和程燃目光对上,程燃转身微微矮身,随即感觉脖子被一双手缠住,身体有重量靠过来,程燃把身后女孩背起。别看她在运动场上矫健迅捷,在背上其实挺轻巧,而且还有些绵软……

    但几乎没有让程燃细细体味的时间,魏舒和几个女生在旁边压阵,程燃背着她到达医务室,医生大概已经见过了好些个在运动会受伤的,麻利的让姜红芍坐下来,先用医用钳夹着消毒酒精把她伤口的血擦拭了,又让姜红芍原地不用搀扶走一下。

    其实刚才摔倒后她就能走,只是因为刚摔的伤口疼痛让她走不快,程燃背过来的这期间好多了,姜红芍在医务室走了一下,除了行动稍有阻碍之外,其他都没多大问题。

    “应该没有伤到骨头,你多观察一下,如果疼痛突然剧烈,就过来。伤口给你消了毒,我纱布包扎了以防感染,这两天不要沾水,看着结痂了可以把纱布取了,包久了还是不行,伤口要透气。”医生处理完毕后,大家出来都松了口气。

    程燃指了指旁边的座椅,“先休息一下吧。”

    姜红芍“嗯”了一声。

    魏舒几个女生对视一眼使了个眼色,打着哈哈说他们先走了,然后一哄而散。

    程燃和她在长椅上坐下,远处是操场那边隐隐传过来,在清怡的空气中悦耳的《运动员进行曲》。

    脚下有叶子,姜红芍盯着落叶出神,前方的银杏树又枯荣了几个春秋,程燃仰头,就能看到清澈的蓝天,1999年的晴空。

    “我觉得最近,你好像在躲着我?”

    姜红芍眸子怔了一下,她凝视着面前的树叶,也许普通的女孩面对这样的问题会闪避,会言不由衷,但姜红芍在这么安静片刻后,道,“程燃,我害怕你……不快乐。”

    程燃歪着头看过来。

    “那天去我家,我知道你并不开心。其实别说是你,换成我,我心里也会有芥蒂。我会在门口等你们,因为我事先并不知道,我妈会请那些人来。”

    程燃想到她当时在门口等待他们的样子,还以为是担心过安保,原来她在家里面,也觉得不安,其次一来就让自己跟着她去她的房间修电脑,直到吃饭才出去,大约也是想对她母亲表达自己的不满吧。

    姜红芍抬起头,嫣然一笑,只是这笑有些静雅清美,“也许你会觉得,我们家的那样子,会很压抑,也很无趣的吧。”

    程燃道,“……最后结果不是挺好的吗?”

    “那是因为你用你的方式,去对抗了施加给你的压力,让这些变得有趣,可未尝又不是苦中作乐呢。程燃,你很特别,我可能再也遇不到一个像你这样特别的人了。”

    也许他们这样的年龄,还有大千世界,无数光阴,这样的话会显得有些可笑,但姜红芍不知为何,却就是这样的笃定。

    “我们曾经绘板报,你面对穷凶极恶歹徒的应对,你唱歌,教我玩游戏,你成绩好却偏偏不让人看出来,哪怕没有新奇事物,也会觉得和你相处时很安心。”

    “你拥有进取心,你脑子里的奇思妙想层出不穷,你看待事物的方式和面对这个世界的方式比我还勇敢。”

    姜红芍轻声说道,回忆犹在昨日,“我还记得你当初写过的那首诗,‘自由宽恕我生的平凡,死亡驱散我的畏惧和迷惘。岁月变迁何必不悔,尘世喧嚣怎能无愧,那就在疾风骇浪和粉身碎骨之前,生死无畏。’真好啊……”

    “我怕的是你这样的心气和勇敢,有一天会消失不在了。我怕的是你面对世界的这样珍贵的方式,会因为我断送掉了。”

    姜红芍眼圈红着,“因为我们家的女人,可能是灾祸吧……就是会给别人带来不幸的啊。”

    “我只是想把这样的感情保存下来,不要在某一天变质了,像我姑姑他们那样,现实和时间压过来,就什么都没有了!”

    注视着这张静美面容,程燃稍顷后道,“说到底,你就是假装成熟。自以为很成熟,但还是受你姑姑影响太多了,她是她,你是你,他们是他们,我们是我们。”

    姜红芍启口,正准备说些什么,花坛背后有脚步声,章隅从那边走了过来。

    姜红芍道,“章老师……”

    章隅背着手点点头,看了看她的裤腿,“我听说你摔倒了,过来看看,没事了吧。”

    姜红芍说没事,章隅这才转向程燃,“我觉得她说的没有错。程燃,保持距离,现在对你们都好。”

    明明不知道在后面偷听了多久,还装作才到来看看。

    程燃心头一万头奔马过去。

    片刻后,程燃注视着章隅道,“人所要争取的事物,从来都因为并不那么轻而易举才显得有价值。这个世界是允许人努力的,也许努力总是徒劳无功,即便走了弯路,或者今天的自己距离那个高度还遥遥无期,但毋容置疑,正是因为通过今天的努力,才积蓄了攀登高峰的力量。不是吗?”

    =====

    还想不想有,我看看晚上还能不能继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