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8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重燃 > 第七十章 口令是……
    其实不用高世金如何震动,他的朋友张斓其实就已经在打听在三号桌上入座的两母子是什么来历了,为什么会在自己家姨爷爷的酒席上,坐在主宾桌。但他从家里负责操办今天酒宴的亲戚那里得到答案过后,他才低声对高世金说,“你这个表哥是伏龙公司的老总,你不知道?”那语气中带着责备和不安,显然对于先前他没有太过热情而感觉到有所欠缺。

    高世金还兀自不明,“伏龙公司?”

    张斓道,“就是伏龙啊,制造电信设备的,现在省内的很多公司单位用的都是他们的设备,哎,就是电话线路这些,据说事业做得很大。”眼看着高世金还迷茫着,他低声道,“雷伟知道嘛?”

    高世金点头,“听说过一点。”

    “雷伟这次被抓了,还有一个贝拓公司的老总也被抓了,那个老总涉黑和不正当竞争,这不正当竞争,就是针对伏龙这家公司。”

    每个层次,在这些事情上接触到的信息都是不同的。

    高世金怔住。

    就像是一个小裂缝,从胸腔某处迸裂,就突然石破天惊。

    高世金对于在山海程家这一脉的远亲是知道,年轻时接触过,但除了每年过年会打过去一个电话之外,其实没有什么往来。

    现在程家这一脉里他印象最深的还是程斌,公安口的副局长,这还是他母亲也就是程燃要喊表姑婆的人,这几十年来唯一一次去山海那边游玩,带回来的信息。

    至于程燃一家,知道这个大表哥还是国资的老职工,只是那家企业名字他或许听过,但却都没怎么记住。

    到得后来,听说程燃家搬过来,单位改制,工作转到这边,这些都是自己母亲的那位在山海的姐姐打电话来说的,只是为什么山海那边当时没有说起公司的名称,也没有提到过自己这位表哥的事业居然做得如此之大?

    这个念头让高世金心头突然不舒服。

    没有人是傻瓜,难不成……人家其实,是早知道他为人善妒?或者,还有其他的评价。

    看到此时和自己隔了好几个桌位的徐兰和程燃,高世金只觉得脸颊火辣辣的。他是想到自己请客时面对程燃母子俩的居高临下,想到的是自己提出的让徐兰过来打工,而他开的最低工资标准,是欺他们没有那么高的见识。现在看来,都是充满了市侩的浅薄。

    看着那边的程燃母子,想来程飞扬没有来,是真的有更重要的事业在奔,而并不是认为这是一个和权贵攀交的机会……再反观自己,好像不停奔挣,似乎依靠着朋友面子能够加入这场座席都是多么了不得的事情,像是跨越了一个平台阶层般沾沾自喜。

    自己费尽心力才能跻身一回的场合,只是人家正常人情往来的寻常。

    而且在这番热闹中,自己只是站在边边角角无足轻重的角色,但人家却是绝对的主角。

    看到自己老婆投来的一个迷惘和不知所措的神情,高世金五味陈杂,脸色难看。

    ……

    程燃很确信不仅仅是姜红芍看到了自己,连她妈也发现了自己坐在这边的三号桌。应该是叫做姜越琴的姜母,却没有半点异样,甚至目光没有朝这边多做一秒停留。

    真是修炼成精啊。

    而程燃看到自己母亲看到姜红芍,又看了看他,只是看程燃没有什么反应或者说进一步行为,徐兰也就微笑一下,装作什么也没看到。

    程燃很确切知道自己母亲明白姜红芍是谁,那些在他抽屉里躺着的姜红芍曾经寄给他的信件里的照片,他相信自己母亲不止看过一次。

    姜红芍却是有点不自在,当然这种不自在几乎没有人能看得出来,她时不时出现的深呼吸,左右四顾,目光无处安放,甚至刻意不朝那个方向看。在席桌上有人说话,她过于倾听的专心,还有对婚礼进行的舞台过于热心的张望,这些落在程燃眼里的小细节,都明白根本不是平常那个十中学生眼里叱咤一方的姜哥。

    程燃注意到方才的高韶宁和叫做成兵张杰的朋友,坐在隔自己这边两个桌的桌位上,高韶宁也是时不时朝程燃看来,大概受父母的影响,已经知道了他们家的情况,此时眼神中也有很多闪烁和惊讶。

    而先前和高韶宁几个人相聚的,家里是副区长的叫做吕瑞的青年,此时就在姜红芍所在的二号桌。毕竟父亲也是领导,理所当然会坐在那个桌位,只是全程都有些沉默。

    姜母所在的二号桌位成为了很多人关注的方向,只是姜母的存在又给他们那一桌带来了很多拘谨,也是官家的一些人规规矩矩,喝酒也是点到即止,好在有位年长者很会说话,妙语连珠,又不住表扬姜红芍,让那一桌原本拘谨的氛围,得到了很大缓和。

    大概也是吕瑞在这种场合下憋得不行,酒席过半的时候,找了个空就说去厕所,期间给高韶宁这一桌的成兵几人打了个眼色,其实是去会馆外通往厕所的园林假山那边抽烟。

    高韶宁也一起过去,跟着他们来到步行道的侧面葡萄藤架的拐角,吕瑞点起烟来,冲高韶宁看了一眼,“你表哥是伏龙的少东家啊?”

    高韶宁脸上尴尬之极,“我也是才知道,以前没什么联系的。他是远房亲戚……”

    吕瑞点点头,他对伏龙公司概念不深,也就是大致知道这个公司有点名气,而作为副区长的儿子,这些他大多都不太在意,就比如眼前的成兵,他爸的博海公司,一年的销售也是几个亿的,在蓉城也是有名的,在他面前还不是称兄道弟。

    富二代他也见的多了,现在只是觉得先前程燃听到他们来历没有多局促不安反而稀松平常的态度就有了解释。

    只是不免会生出程燃估计因为自己家的情况而有几分心高气傲的看法。

    显然张杰和成兵也是这般看的,所以他们不打算再提这个话题。

    当然现在他们还是转向最为关心的话题,那个成兵两指夹着烟,深吸了一口,嘿嘿一笑,“我看啊,姜书记那女儿,真是不错……”

    高韶宁睁大眼睛,一个劲点头,“就是就是!我刚才就一直在看呢,五官长得真好……”

    张杰笑,“怎么,你们女生也对女生感兴趣?”

    “怎么不啊……我们年级上四班就有个女生,我们喊级花,我就觉得她长得很舒服……但是比起今天见的,还是逊色一点吧。”

    张杰又咂摸着看吕瑞,“吕哥你和她在一桌……怎么着,有没有想法,要个电话号码什么的?”

    然后他们看到一贯和他们开惯了玩笑的吕瑞,这个时候脸色却晦涩凝重下来,挥挥手,“想都不要想!说什么噢……你坑我啊!?”

    众人一时不明他言语为何如此决绝。

    吕瑞吸了一口烟,缓缓吐出的烟雾间,沉声道,“人家是什么身份……你以为呢?我晓得的一个朋友,当然是最铁的关系,这家伙平时也养成了个纨绔性格,也不知道哪个场合见到那个女生了,回去跟他爸开玩笑说要不他把那女生给勾搭了,这样说不定能让他爸少奋斗几年……结果拿给从来不动手的他爸破天荒打了一耳光,说让他赶紧收起这种想法,想都不要想,他爸级别不比我爸低,结果他爸亲口说的,让他想找死就去试试,到时候连你爸都一起完蛋,人家什么家庭,他们什么家庭,能是他们这样能染指的吗?怎么死都不知道!”

    眼看一群人神情都凝住了。吕瑞才道,“我这朋友平时爱面子,这种事也是憋急了才跟我说,我觉得没有必要骗我吧。”

    众人才感觉到有些惊异,心想难怪方才全程在桌席上,你吕瑞都表现得如此人畜无害,一副腼腆青年模样。

    “所以刚才那张桌子,我是半分都不想多呆。”吸完了一支烟,吕瑞把烟头丢地上,一直蹲在台阶上的他才起身来踩灭,眼里有些厌倦,“走吧,抽完了回去了。”

    然后众人转过假山进入步道的时候,赫然看到了刚才吕瑞避之不及的姜红芍正从修建的如同苏州园林般的厕所洗了手出来。

    而刚才高韶宁的那个远房表哥程燃,此时正通过步道往厕所那边过去。

    四个人顿时觉得气氛有些僵,因为他们从假山这边一过去,就会和那个女生碰个照面,虽然大家都不熟,也不可能打什么招呼,但听吕瑞说了刚才的事情,他们现在觉得那个女孩,委实有些高高在上。

    而髙韶宁的表哥倒是和姜红芍狭路相逢。

    然后姜红芍发现前路被程燃挡住了。

    两人对视一眼,姜红芍瞪了他一下,往左过去。

    程燃往左边移了一下,挡住了。

    然后姜红芍又向右。

    程燃又故意往右,挡住了。

    姜红芍停住步伐,仰头,目光如深潭一般注视程燃。

    这边程燃背着的四个人,都不知道是什么样的感觉,现在的高韶宁表哥像极了电影里调戏女孩的纨绔恶少,关键是,也不看对方是谁……他是在找死吗?高韶宁甚至用手捂住了嘴巴。

    更别提他们清晰的听到程燃无比万恶的对姜红芍道,“口令!”

    这是花样作死吧!

    几个人下意识看向吕瑞。吕瑞眼里有一种死灰般的神情。

    也就在众人都无比愕然的时候,他们看到那个仰头看着程燃的女孩,开口。

    “芝麻开门。”

    程燃让开道路,“真是聪明。”

    姜红芍瞪了他一眼,“还没和你和好呢!”

     ……

    如昨夜秋风调碧树的吕瑞,高韶宁,张杰成兵四个人不知道自己什么时候下意识让开一条路。

    从那边径直过来的那个女子从他们裂开的空间中笔直走过,而除了和程燃交谈,她和他们交错的时候从头到尾都目不斜视,仿佛并不关心他们这群人类。

    然后四个人就看到了转过头来发现了他们的程燃。

    只是在四人瞠目结舌的目光中,程燃似乎觉得刚才他无聊的行为大概是被他们看过去了,有些无奈的笑了笑,朝洗手间过去了。

    =====

    没有咩咩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