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8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重燃 > 第七十八章 我在看这片海(下)
    时间进入五月,春末夏初。

    八号在食堂的小卖部里面,角落里的收音机传出了紧急插播的一条新闻,因为电波有些许的干扰,新闻还有嘈杂的滋滋声,但这并不妨碍大家听到了那个如水滴落入烧热油锅的信息。

    “以美国为首的北约,于今日北京时间凌晨,悍然轰炸我国驻南联盟大使馆……”

    短暂的静寂过后,像是在反应过来发生了什么,整个食堂都被轰然的喧哗声淹没了。

    教学楼那边响起了很多雷声,那是拍打桌子和跺凳子的声音,教师们奔走各个教室,隔壁不远的大学里无数床单和白纸在宿舍窗外悬挂起来,蓉城像是沸腾了,每个地方都有声讨和喧嚣的声音。

    蓉城的美国领事馆方向那段日子聚集了大量的游行学生,人们把砖头鸡蛋和墨水瓶隔墙扔进那栋大楼,麦当劳和肯德基一片狼藉,到处都有横幅和标语,包括十中也不例外,学生们把图画本的纸张用透明胶拼接起来,再用毛笔在上面抒写出声讨的标语,这些无一例外都是愤怒。

    五月八号这场轰炸事件之后,十号周一开市,沪深股市跳空直下。这场导弹缺口像是炸在每一个股民心口,大盘一片绿色,罕有上扬股,股市瞬间雪上加霜。

    赵青打了几个电话,程燃让他继续执行买入计划。

    程燃又给自己大哥打了电话,程齐说他已经在学校组织的大巴车往领事馆那边去了,程燃道,“帮我多扔几块砖头。”

    十中的教师第一时间是前来阻止了高中生游行的,一方面让大家好好读书,化悲痛为力量,有的班则用另外的方式,给美国政府写信,然后由学校提交给外交机构,于是一篇篇洋洋洒洒的雄文写就抒发。

    全国各大城市都爆发了游行,国家也只能用这种方式向大洋彼岸施压。

    后来孙晖再那种沉闷悲哀的气息中,面对全班说了一席话,大概很多年后都有人记忆犹新。

    “无论是漫不经心导致情报错误的误炸,还是蓄意为之的阴谋,都只说明了一件事情——因为我们弱小。”

    因为弱小,所以才要奋斗。

    那是那一刻给所有人最朴素的教训。

    就连在山海的伙伴们都给他打来了电话互通有无,俞晓在电话那边激动的说着,“据说人大去了900个人,而蓉大这边就去了2000人,人大怂包,蓉大牛逼!”

    程燃道,“你在山海都知道这些消息了?”

    “那当然,我松松哥哥不是在北京读书吗,电话里跟我说的,据说他们学生会主席更狠,直接给娃哈哈打电话,说‘美国都轰炸大使馆了,你们不做些什么?’,结果娃哈哈立即赞助了无数非常可乐进入了每个大学校园,在学生休息站摞起来,没人买可口可乐和百事可乐了!话说回来,你去了游行没有啊?”

    俞晓又沉声道,“安全第一啊,我们都被校方通知了禁止参加游行,你也注意啊。”

    程燃道,“我让我哥帮我去扔了几块砖头。”

    “你牛……”俞晓又道,“听说职工宿舍楼已经准备收尾了。是不是我们要在蓉城见面了?”

    “你学校安排好了吗?”

    “就是不知道考哪里啊,我正打算试试十二中,我小舅在学校后勤集团,说不定能帮帮忙,不管怎么说……混世魔王战队要聚齐了,怕不怕?”

    ……

     蓉城处于一片低气压的冷锋中,股市更是惨绿一片,只要这个时候翻开各种财经媒体的评论,都会看到投资人和上市公司已经对连续下跌的股市产生了信心危机。市场上到处弥漫着浓重的悲观情绪。

    赵青对程燃进行了一次劝诫,“快守不住了,前面投入的钱缩水了三分之一,我们撤出,没准还来得及……程燃,我之前说过,股市上最怕的是什么?不是你没看到趋势走向,这些随着你观察和分析能力的提升,都能得到弥补,最怕的,就是这种谁都措手不及的黑天鹅事件,这种事件一旦砸下来,是会直接打击到整个股市信心的。”

    “哪怕你看明白了一些庄家的做法,并相信能够在庄家砸盘前套现离开,但遇到这种事情,都无能为力的,这样的事件毋容置疑都会直接影响到庄家的决策,甚至让他们失去控盘信心,然后阵脚大乱暴露各种问题,甚至导致一支股雪崩,这是天灾,根本无法预估。”

    程燃很同意赵青的说法,因为这也是他除了长期持握投资,而不大愿意炒股的原因。

    听着赵青在那头的话语,程燃道,“继续补仓,这是个好时候。”

    赵青,“……就这样有把握?”

    “庄家不会放弃。”程燃道。

    赵青怔了一下,“你知道背后操盘手是谁,并了解对方的风格做法?”

    “我大约知道一些,他们不肯离场的,怎么他们都要托起来,让他托,我们船小好调头,也不贪心,能从他们身上扒一点是一点。”

    他当然没法完全向赵青解释清楚。

    赵青道,“我明白了,那就这么做。”

    赵青抑制住了最大程度上劝说的冲动,转头去执行了。

     ……

     和赵青打完电话,这是下午最后两节的体育课,他坐在看台席上。晚霞的光晕正从黑色阴云的侧面现出明亮的斑纹,天空一片绚烂,黑色的阴影和金色的光柱在天空尽头互相征伐。

    下方的操场散落着不少人,有人在打闹,声音远远传来。

    围墙的外面是城市的高楼,那里充斥着愤懑而压抑的空气,很多横幅还在街道上,前段时间的游行还有许多未收拾的痕迹。

    到处都有人喊着抵制帝国主义,打回去,“不喝可乐!”,大概很久之后,人们才会发现这些都没有多大的用处。

    有句话叫做我毁灭你,与你无关。

    我打你,也与你无关。

    无论是岛礁纠纷,主权侵扰,台海危机,银河号,误炸,南海撞机……

    经历了这么一个时代的人们,那些年总是很愤怒,却也只能是愤怒。

    眼前的光影暗了一下,程燃看到那个女孩出现在自己面前。

    姜红芍歪着头,阳光在她身边勾勒出光边轮廓。

    她看着他。

    大使馆被炸事件来的措手不及,以至于最近一段时间周围都笼罩在这种环境中,两人没有多少交流的机会,只是在校园电视播报三位遇难者的时候,程燃看到姜红芍的眼睛很红。

    姜红芍声音传来,“你在看什么?”

    程燃道,“我在看眼前这片海。”

    眼前是落日,哪里有海?

    偏偏老姜开口问,“我能一起吗?”

    程燃点点头。

    她抱着腿在他的身边坐下来。

    周围好像变得很安静,看台下操场的推攘打闹一时停止了,不少人扭头张望着这幅画面。在教学楼走廊居高临下看着两人的章隅,神色复杂。

    姜红芍眯着眼看过来,“所以你看到了什么?”

    程燃道,“真正的道理和教训是,只有足够入场的筹码才有在一个桌上博弈的可能。所以有孙老师的那句,‘因为我们弱小’。”

    “是的,因为我们弱小。”姜红芍轻声道。

    片刻后程燃问,“你的成绩是怎么回事?”

    姜红芍微微一笑,“我停下来……等等你。”

    程燃怔住,转过头来,欲言又止。

    姜红芍耸耸肩,“我知道,我是傻子嘛。”

    程燃道,“你骗鬼噢,你等我难道不该也往下掉个四五十名吗?只掉九名算什么。”

    姜红芍一脸无辜,也很无奈,“我有什么办法,只有这样才不着痕迹啊。才能给其他老师解释只是一个恍神而已。”

    所以让人很无语,也很简单的道理,掉个几十名的那种试卷的卷面,会一眼让人看出她的目的,所以只能在有限空间里藏拙,不至于被有心人发现故意放水的问题。

    关键是,别人一个恍神,就比如自己,直接就掉了四十多名下来。你一个恍神,才退后到第十名。还让前面的人觉得有机可趁占了大便宜。如果知道真相,人家会不会觉得绝望?

    程燃无奈道,“以后不要这样做了,无聊。”

    姜红芍吐吐舌,“知道啦。”

    然后姜红芍和他一样注视着前方,眼瞳倒映着瑰丽的日落。

    “程燃……”

    “嗯。”

    “真好。”

    “嗯?”

    “真好看。”

     99年的日落,还很弱小的两人,面对眼前的恢弘,会觉得那些迷茫而不确定前路,艰涩大概伴着磕绊的未来距离他们是这么远。

    却又那么甜。

    =====

    (这章大概搭配刘德华《幸福这么远那么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