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8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重燃 > 第七十九章 挥不去的梦魇
    程燃手里捏着一张新鲜出炉的卡片,卡片上用方正的字体印刷着“20”的阿拉伯字样,这是两个月前伏龙推出的校园201电话卡。

    程燃没事的时候喜欢看程飞扬带回来的项目计划书,伏龙内部的技术部门有很多提出的构想和执行的计划,程燃去年就见过这个电话卡项目的标头。

    据说是天津局那边汇报学生人群不方便打电话,于是有人把构想提上来,被程飞扬通过要求执行了。

    而实现这个功能也不难,只需要在交换机上进行一些程序端口调整就好,关键是伏龙可以通过此举打开各省市的校园市场。

    如今电话卡推出过后,电信部门不光采购了伏龙的交换机,还定做了一大批电话机,在校园内铺装IC卡公用电话。

    上个月程飞扬各地办事处飞,就是在落实这个事情。

    拿着卡站在阳台上,通过家属院能看到前面高耸的伏龙大厦,更外面就是城区,车水马龙。

    程燃还记得前世的那个时期,他无意中在一个小巷子里见到一部挂墙上的IC公用电话,上面的漆早已剥落,锈迹斑斑,拿起话筒的时候,里面没有声音,原来那条街即将等着拆迁,而这部曾经承载了无数记忆的电话机早已经坏掉了。

    但如今的这个时代,IC卡公用电话亭陆陆续续的出现在城市的大街小巷,还是人们眼里新奇无比的事物。

    在大学校园开学的时候,会有很多身穿着军训服的学生们,排队等待着插卡拿起话筒,给家里面报平安。

    也会有很多个寒冷的冬夜,顶着寒风看着卡面上为数不多的余额,给那头的男孩女孩说着温暖的话语。

    曾经时光很慢,要排很久的队才能等到前面的哥们儿恋恋不舍挂话筒拔卡离开,然后拨过去那个仿佛联通时空纽带的讯号,听到对面那人的声音。

    没有拿着手机在被窝里彻夜聊天的喜乐,视频交流这种东西是存在于科幻电影里的事物。唯一有的只是扣着通讯费余额的通话时段,那短短十几分钟的交流,就好像能够让人安心好几天。

    看着卡片上伏龙公司制作的编号代码,程燃觉得有些骄傲。

    世界的变迁就是这样,伏龙公司切入了这个时代,这些事物会承载着无数人的回忆,融入他们的生活。

    也会有一天,这段生活会成为过往,手机飞入千家万户,IC卡电话亭完成了他们的历史责任退场,后面的人们或许还从未听说过,会好奇的问,“那是啥?为了打一个不重要的电话在寒风里排队等好久,是不是傻?”

    不知道会不会有人跳出来说,那是老子的青春。

    ……

    炸大使馆事件后不久,在股市持续低气压,严格来说程燃借着秦西榛的钱持续亏损的大环境里,程燃没想到遇到了熟人,竟然又再次见到了叫做林琅的港城大律。

    只是程飞扬说他们宴请林琅,对方一定要跟他见一面的时候,程燃还有些觉得古怪。

    是的,当初林琅是代表着罗家过来递交律师函的,意味着要跟他们打官司,但罗家在港城罗凛文照片门事件所引发的一系列恶果之后,眼看着罗家官司缠身,罗岳说不定还将因为行贿的问题锒铛入狱,罗家已经是眼看败落,这场事件后,罗岳入狱,罗家在大董的席位也不保,当然手头上的一些产业还是能保证他们不至于多凄惨,但要像是以前那样位居一线富豪,就绝对不可能了。此后的罗家将是小人物,再加上以前罗岳得罪的人,现在有机会踩他们一头,有的心思狭窄的还不动手。

    林琅是个聪明人,知道有些事情罗家经他之手,若是再纠缠下去,他自己都难以脱身。

    正好因为罗家的败落,根据罗家家族一些人的透露,隐隐约约让港城富豪圈知道了这次罗家的突然遭遇不是无的放矢,而这些一切都指向那个内地的一家叫伏龙的公司,还有它的掌舵人程飞扬。罗家人到后面都有被迫害妄想症了,逮谁都说这是阴谋,有很多人要致他们于死地,当然内地的伏龙公司也是他们指控的对象。

    如果单纯是这样,倒也并不让人觉得有什么问题,只会是罗家的狗急跳墙,逮谁都咬一口。但是明眼人在分析这场事件的时候,都会注意到一个细节,那就是罗凛文的照片,是在内地被拍摄的,而有关于他被警方逮捕的消息,也是传自于内地。

    特别是消息灵通的内部人士还知道罗凛文此前在追求一位内地出身的女星,叫做秦西榛。而秦西榛之前才被罗家放出一些话,说她和伏龙这家公司有所勾连,是内地富豪的玩物。

    这些消息,都指向了空穴来风的一些线索。

    林琅就趁此机会进行自我营销包装,更把代表罗家前往伏龙公司谈判的事情说得好像是铁骨铮铮,虎山之行。

    当然,在那个故事中,林琅所面对的程飞扬父子二人简直可谓是当世英雄,气魄斐然,而他更是在对方面前当仁不让,据理力争,只可惜罗家虽然也是枭雄,却还是因为自己德行有亏,导致最后败落局面。

    即便如此,他还是对程飞扬父子当时所表现出来的度量为之心折。

    他要借这场事件为跳板,当然不会抹黑程飞扬,更重要的是,他曾经见到过程燃摁下“F5”的那个画面,一切局势,就是从那一刻骤然塌陷的。林琅出于个人的谨慎和冥冥中的本能,没有说伏龙公司和那对父子半句黑化。

    果不其然,林琅这种养望行为很快就受到了港城一家公司看中,这家公司叫和记电讯,港城第二大的电信运营商。和记电讯找到林琅也是出于一个前提原因。

    因为此前港城第一大的港城电讯独占了港城70%的市场,港城政府为了避免垄断局面,改变电信市场一家独大的格局,当然还有一点,时任港城首富的李超人也看中了这个商机,进军电信业,于是和和讯一起拍下了三张运营牌照。港城电信格局顿时暗流汹涌,风云起伏。

    本来和记也没想到联络伏龙这家公司,主要是他想在港城电讯站稳脚跟,就必须向政府展示诚意和实力,要立投名状,在几个月内斥资四千万港币建立一个综合性商业网。

    和记一时调兵遣将,寻求组盘,最先找的西门子,阿尔卡特,结果这两家国际大公司给出的项目完成时间超过他们投名状时间的一倍,而且价格高企,正是调查到如今的港城局面,所以哄抬价格,想要在和记这边咬下一块肉来。

    而正好罗家事件爆发,让和记电讯的高层一下子看到了伏龙。

    为了知彼知己,所以他们找到了林琅。

    林琅最忘不掉的,是李超人亲自见他询问细节的那一幕。

    李超人德名兼备,毕竟是超一线的富豪。他林琅可以和罗岳那样的富豪合作,但想要接触到李超人这个局面,仍然是差得太遥远。所以当时林琅觉得,被李超人亲自询问,那一刻足以写进他人生最辉煌的时刻中了。

    那之后林琅就被和记电讯看中,作为和记的商谈团重要一员加入,来到了蓉城。

    所以这回程燃倒是破天荒在放学后立即前往酒店加入了伏龙的这场招待晚宴。

    宴席上面,林琅端着酒杯过来,程燃喝的果汁,他表现出诚挚和他碰了一杯,“程少,你我应该是不打不相识,俗话说商场如战场,没有永远的朋友,也没有永远的敌人,当时也就是给罗家帮忙,所以有什么过分的话,还望程少海涵啊!”

    程燃微笑,心想这个林琅还真是各种转换自然,难怪罗家倒了,瞬间能再抓住另一株大树,笑了笑,“林大律师说的什么话噢,我哪敢记仇,今天喝了这杯,就是朋友了。”

    周围和记电讯的几个副总都微笑着看着这一幕,其实都在打量程燃父子两人,毕竟港城里有名富豪圈的罗家倒塌的那个传闻,让他们对两人极其好奇。

    林琅则是看着程燃的样子,心下腹诽,若不是他亲眼目睹,他还真是会把程燃这么人畜无害的样子当真了。

    他又深沉摇头,“罗家的事情,那是他们自己有问题,所以出了事,哎,我也是没法帮忙啊……多年老朋友,看到他们这样,真是不该。但我爱结交朋友,特别是英雄豪杰,正是当时见到了程总的不一般,和你程少的不凡,这不,我跟和记合作过后,对你们是大为推崇的。”

    他言下之意,好像是在说,和记能找上你们,都是自己在牵线搭桥。

    程燃从得知和记电讯来人的意图后,就大致推测到了前后,当然,和记背后有李超人,但电信这一块只是人家生意板块的一部分吧,未必有多重要,不过对于伏龙来说,却是一个突破。

    程燃想到跟林琅开个玩笑,笑问,“李超人那边,你没乱说我们坏话吧。”

    林琅几乎是下意识摆手,“哪有噢,表扬还嫌少了呢!”

    随后林琅动作定格了,他端着酒杯怔怔看着程燃。

    仿佛又回到了当时他看着程燃刷新了通浪网页面的那一幕,那种惊异和惶然如出一辙表情,梦魇般重现。

    “你怎么知道!?”

    ========

    感谢“cws6682”打赏的盟主,加更放在明后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