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8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重燃 > 第八十二章 答卷
    关于99年5月19日的这场目前中国证券市场最大的牛市行情,是如何酝酿,背后怎样推动爆发的,各方是众说纷纭,真相却始终扑朔迷离。

    程燃也一度疑惑,主要有几个关键点,如果没有对照应证,不可能得出答案。

    而现在,程燃能或多或少看出端倪。

    因为偶然不会同样出现两次。

    政策的大影响首先是必要的,此时的证监会主席周正庆,他的观点是资本市场必须发挥其“功用性”不该大起大落,而应该“慢牛”生长。

    并随着国家经济建设,保持持续健康蒸蒸日上的发展。

    而如今A股市场已经连续低迷近一两年,比起98年高点沪指下跌25.4%,深指下跌24.9%,无数股票基金跌破发行价。

    愁云惨雾的市场使得国家无法从中筹资进行经济建设,国有企业没法脱困,人们买股票达不到投资的功用,买了就被套牢,买了就赔,谁敢进入这个市场?

    周正庆率领的证监会仔细研究过后制定六条政策,然而这六条政策仅凭证监会一家之力是远远无法挑动大梁的,所以证监会赶紧给国务院打报告,国务院联合财政部,央行,发改委等部门,经过一番协商论证之后,最后落定批准政策出台。

    然而其实这个政策本身只是内部实行,并没有打算对外公布。但诡谲的是媒体不知道怎么全盘知晓,然后在5月16日提前公布。

    政策如果能满足需求,切合普遍期望,那就是干旱土地的及时雨。

    至少从后续影响来看,这场证监会出台的政策,确实是在调查分析上面切实详尽,出台的措施也打得准狠有力。

    只是市场不是光靠振臂一呼就有效果的,再响亮的政策没有弹药,也是枉然。

    弹药就是资金。

    证券公司大规模的增资扩股和封闭式基金的迅速发展,给予了这样的弹药支持,加上这个时期的上市公司盘子不大,流通股盘子更小,庄家可以轻易吸筹,甚至吸到百分之九十的流通筹码,所以才得以轻易操纵股价青云直上。

    试想十几只二三十亿规模的封闭基金,你方唱罢我登场,不停把股价向上打推高突破,真是庄家有多大胆,就能跑马圈多大地,看上去轰轰烈烈一派热闹非凡,但实际上赢面的都是庄家,普通投资者和股民前仆后继,却很少能挣到大钱。

    风云际会中也涌出很多名噪一时的人物,突围而出,受人津津乐道,但个中凶险,激烈搏杀和福至心灵的运道,只有经历者个人知晓。

    然而却不妨碍人们对这个时代特殊的历史所造就的景象进行一番憧憬,而此后导致每一年的五月时间,都会有人把这件事重新提出来一说再说,期望再来一次历史的浪潮,重现通向财富的东风。

    这个日程来临前的程燃,又在做什么呢?

    大概就是每天学校和家里两点一线的生活,校园生活一如既往地平静,象牙塔的世界,没有外界那么多风云际会的鲸波怒澜。

    和姜红芍之前因为章隅带来的不快,似乎也消减了下去,至少冷战解除了。其实本来也是,两人曾经所共同经历的那些事,又哪能是一些现实中的不愉快和口角能够冲淡的呢。

    两人真正的开诚布公,还是源于大使馆被炸事件后那天体育课并肩而坐瓦解破冰,于晚上的聊天。

    国家大事件突发后,局势变幻下的空气中,一些淡淡压抑的情绪萦绕于两人的心底。

    似乎也正因为此,姜红芍没有了和程燃斗气的心思,有的只是在这种时候天然向自己所信任的人走近的心情。

    也许有的发生的不能挽回,也许有的情绪无论是愤怒悲哀还是惘然,都没有办法通过言语和外界的藉慰去化解。

    但往往却是这样,在彷徨不知所栖的时候,可能需要的不是一份说教,而是那个望向你依然明媚的眼神。难过大醉时所需要的可能不是天花乱坠劝解的说辞,而是那个能陪你一醉方休的人。面对生活的千军万马和命运绵密如织沉重到无法呼吸的巨掌辗轧而来时,所需要的可能不是豪迈雄壮的呼喊,而是那一句“我来,你殿后”的背影。

    那天晚上的聊天里,姜红芍道,“我对章隅说了,我觉得他不对。”

    程燃怔了怔,回味着电话里老姜说这话时的清婉,心想一直以来都倔强,有自己独立观点看法不会轻易动摇的她,是在向自己示弱?

    程燃笑道,“其实当时我说的话也有些过了,只是总觉得重症要下猛药,否则他还会走不出来。”

    姜红芍道,“哪有那么夸张,这件事或许他们有心结,但还不至于到这地步。他们也并非老死不相往来,这回我姑姑回国期间,就打算找章隅聊聊的。我姑姑说,当时谁都想争个对错输赢,但其实后面来看,又未必是憾事,那时候若是真和章隅走下去,兴许因为双方的心态性格差异,过几年也会发生争执,说不得还会离婚。所以眼下未必不好。”

    程燃恍然,是啊,其实哪有那么多过不去的坎,当时之所以有坎过不去,只是因为你不拥有与之匹配的强大而已,无论是个人实力还是心灵。自己还是当局者迷,没有看到这一点。

    也说明重生的自己尽管有阅历和经验,其实也会受到目前所处的环境和年轻太多的身心影响,就好比现在的他和姜红芍,还是少年人的他们所经历的那些珍贵和让人心动神摇的事物,难道就能敌得过这时间的变迁吗?

    只有他知道,其实章隅说的不错。

    少年时代有个和你一起登台的女生,看着她脸的那种怯生生心情,你认为一辈子都忘不了。每天上课放学时在那些林荫树木下你所等待的那道身影,你觉得未来没有他生活一定会顿失色彩。你对志同道合的朋友说,我会一直把球踢下去,会把我们声乐社办下去,创业会咬牙坚持……

    实际上是,这些都不作数。

    当年意志坚定嚷嚷着要把球踢下去的青年多年以后已经成了大腹便便只会看着户外装备狂买心在流浪身在肥胖的中年秃顶男。当年承诺着要做音乐,写歌出专辑要大火的乐队成员,在不厌其烦的给人磨着嘴皮子推销保险,或者在朋友圈搞微商,动不动聚会晒一大串淘宝九块九包邮的法拉利宾利钥匙。

    时光才是这个世界上最残酷的事物,因为人活得久了,会变得冷漠和麻木。

    都说要不忘初心,可当年有颗初心的你能够花半年积蓄漂洋过海横跨几千公里就是为了见上一面。能够一提到某个感兴趣的事物就热血沸腾恨不得不舍昼夜。

    然而到头来,所有说着要“不忘”的事物,其实都是因为我们遗忘了。

    遗忘了当年那张能让你怦然心动的脸,遗忘了曾经在林荫树木下见到就会觉得世界都不重要的身影。

    所以,他们也会不会遗忘曾经一起在隔离墙后面绘画文化墙,一起骑着自行车缉凶,一起怼专家,以及那些曾经通过电话短信聊天软件交流的日夜和点滴呢?

    大概是感觉到程燃的某种情绪,姜红芍道,“程燃,这次考试我们都考得很不好。”

    程燃笑道,“这算不算神雕侠侣,绝迹江湖?”

    “不要绝迹江湖,”姜红芍在电话那头笑道,“要黑风双煞,搅得江湖鸡犬不宁。”

    程燃道,“还是你狠。”

    停顿一下,姜红芍道,“我知道你最近有些事耽搁了,所以我也歇歇,你知道的,一个人在高处站久了,还是很寂寞的吖……”

    “这话说得很欠揍啊。”

    “来啊来啊,你打我呀,”姜红芍在那边嘻笑,旋即又道,“但接下来,到这学期末,我们的任务还是学习不是么,希望你处理好这些,交份满意的答卷吧……嗯,我们一起。”

    程燃微笑,“你觉不觉得,你说‘我们的任务还是学习’的时候……可爱极了。”

    “程燃,不许嘴贫……讨打啊。”

    ……

    是的,要交份满意的答卷。

    而程燃接下来就要填写的答卷呢。

     5月19日。

    沪深股市从最低点1057点,骤然拉了一根大阳线。

    以科技谷,网络股,绩优股和国企大盘为首的版块,争先领涨引爆行情。

    而其中网络股和科技股成为最强领涨版块,近乎于全线飘红。

    程燃以10.8价位买入的东明珠股,在数个交易日的涨幅过后,程燃向赵青下达了指示,“立即出货,持仓到三分之一仓位!”

    赵青这边早已经手握电话等候程燃的调拨了,接收程燃指令的时候,他声音还有些微颤,重复道,“时价21.92,出货三分之二仓位,我马上着手,现在大盘见涨,这个位置出多少手下面全接,有多少吃多少!”

    赵青停顿了一下,道,“广信股份我们是9.2买入的,现在是18.54了,需不需要也一并出货?”

    程燃摇摇头,“不急,还没有到达现阶段顶位,再持一下,破20价位的时候同样出货三分之二,那时候庄家不会再往上拉了,看庄家做法,十有八九将来一波连续震盘,把意志不坚定的用连续下跌方式震出去,那却将将是我们吸筹的最好时机!”

    “深桑达有点奇怪,走势看不明白……上涨得不多。”

    “没关系,先观望着,有机会再说。”

    程燃皱眉,这支票,似乎和预想中不符,明显大盘上涨的时候,这支票却一直压着,有古怪,但没关系……

    当然,这些细节远在美国的秦西榛却并不知晓,她只知道看着程燃给她的那几支股票信息,看到上面的买入价和眼下的时价。

    只是略一计算其中的股票数和每股涨幅,她就感觉自己的大脑在嗡嗡作响。

    随即这栋拉斯维加斯的小别墅里,像极了小女孩第一次见到圣诞玩具般的噫呼脆生生爆发出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