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8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重燃 > 第一百零一章 如她
    在签约之前,马老板和蓉城这边的通话是这样的:“过几天有客户要登门,我们的签约能不能放在十四号左右?”

    “要不然你提前过来,在十四号前面,要不然就只有十七号之后了……”赵青回应,“程总他们十中那段期间正好期末考试。”

    马老板哑然失笑,“我差点把这茬给忘了。”

    高中生投资了他们三千万,马老板现在想起来还有些不真实感。

    但赵青从话筒那边萦绕耳畔的话语是真实的,“或者我们把合同寄过来,你到时候再回寄?”

    “还是要有仪式感,而且当面达成协议,可以省去不少步骤……那我提前准备一下,十号过来,十二号回去处理一些事情,和客户约在十四号。”马老板停顿一下,腼腆笑道,“那达成协议的第一笔钱,可以当时就入账吗?实不相瞒,现在手头上需要用钱。”

    马老板是的确很缺钱了,包括上个月的工资,都是跟员工们说“工资先不发了,作为股本增资。”但现在程燃他们要进来,这一套显然就不好弄了。

    “没有问题。我们可以当天就去银行办理入账。”

    一番轻快的谈话之后,赵青挂了电话,心想马老板若不是缺钱到一定地步了,肯定也不会连客户那边接待都滞后,要赶在程燃期末之前拿到第一笔资金了。说实话,马老板虽然长得丑,但个人还是很有想法的,但如果仅仅是靠想法和对蓝图的勾画,赵青觉得自己如果有那么多钱,还是不会投资的。

    一定程度上,程燃算是他的贵人。

    马老板第二次到蓉城,签署了投资合同,拿到了首期支付的五百万款项,后续的钱会在一个月内进入他们的账户,双方达成了免股权稀释的投资合同。

    所谓的免股权稀释,又被称之为反股权摊薄协议,这个时期全亚洲的科技类投资大概都没有这类先例,当然也很少有亚洲科技公司获得美元进账的大额款项,程燃是吸取了前世的经验,可以说是首开先河,将投资流程正规化,充分保证自己所持股份价值的条款。

    倒不是说防着马老板,而是加一层保险,以后天行控股的投资都会以这种多重保险的方式进行。

    一些初创企业,创始合伙人在最初达成的协议其实都是比较粗糙而且Bug众多的,最初公司架构的时候凭着一腔热情达成协议,却没有进行完善的制度保障,从而出问题的比比皆是。

    就好比Fcaebook的其中一位创始人在增发股票的时候股权被稀释驱逐出局,还有很多此类创始人或者合伙人在公司发展融资过程中,或是贪婪,或是意见理念相左,反目成仇相互攻忤的情况发生的权力战争。

    程燃和马老板的免股权稀释条款是当马老板公司需要再次增资,新股东增资前对公司的估值不应该低于上一次投资完成后的估值,确保天行控股的所持公司权益价值不被稀释。其次如果新股东增资估值低于投资估值的,那么天行控股的完全棘轮条款有权调整在马老板公司的权益比例,让自身所持优先股根据新增资普通股的价值进行相应增发。

    当然,程燃知道如果按照前世轨迹继续行进的话,马老板的公司在此轮投资过后,几乎不会有低于先前估值的情况,免股权稀释条款更像是君子协定。

    签约当天,联众程齐和马老板之间搞了个签约仪式,正儿八经的租了一家酒店会议厅进行,地上是红地毯,周边摆着各种花篮,背景的宣传板是有模有样,程齐还请了蓉城当地记者,通浪网方面也作为门户网的代表派了记者,其实阵仗并不大,但最后出片的效果却是很好,反正无论是放纸质媒体,还是放在通浪网的财经大红标题以及版面图上面,绝对极具效果。

    之所以说高盛最初对马老板的投资在程燃这边足以被取代,正是如此,以联众的名义投资马老板,两家都会得利,都会经此跃入业界和金融圈视野,如今519行情虽然过去,但这波只持续了三十几个交易日行情的意义更大的在于提振了国内持续低迷几年的A股市场,这场行情炒网络概念股,炒高科技领域,如今倒把占着先锋作用的网络公司给炒火热起来,国内也迎来了追逐纳斯达克热潮的那股网络风。

    联众这个国内目前第一游戏平台和马老板服务中小企业的电子商务网站可谓是双双出镜。

    无论是联众,还是马老板的电商网,还有自己那三千万,程燃觉得这都像是带枪的猎人抛出了诱饵下了料。

    这波在媒体曝光的效应之后,等的就是这之后能提供更高估值更多资金的投资方进入到猎区里面来。

    手握着联众幕后大权还有马老板那边关键决策一票否决权的程燃,能够找准最肥美的猎物扣下扳机。

    ……

    但是程燃不声不响的拿出三千万的投资还是狠狠震撼了一把CQ和联众内部,作为大哥的程齐不明白程燃为什么前一段时间他们还为股权质押的几百万发愁,这转眼之间他不仅还了钱,还在马老板访问联众过后投资了三千万。

    当然更多的不解还是在于程燃既然有三千万,为什么不用来留着为联众和CQ的发展做准备,反倒是给马老板一个外人?

    这种疑惑一直伴随着程齐,只是在他出面和马老板走过场在会议厅请来的记者面前亮相后,通过曝光开始逐渐出现的扩大效应,他开始明白程燃的做法。

    而在签署协议当天,到场的李明石和林晓松则是在下面看着会议厅内请来的记者方的热议,两人和CQ的员工也很是感慨,程燃这个年纪,居然拿的出三千万!

    “我也说不上这笔投资是坏还是好……”林晓松啧啧道,“虽然我很认同马老板的理念,港城是个跳板,可以作为国内中小企业贸易的出入口,而他们做中间人生意,将一劳永逸的挣得财富,可三千万,未免也太多了吧?是我,我最多投五百万!”

    李明石道,“所以你不是程总嘛。”

    林晓松笑看李明石,“你很有些盲目的认同啊,说白了就是个人崇拜啊。怎么着,这可不像是大学时期那个独来独往的技术高手李明石啊,你那酷帅无数小学妹的师兄风范哪去了?”

    李明石道,“你知道我开发的防气象地质灾害系统吧?”

    “当然知道,这可是你的成名作啊,功德无量。”林晓松道,“我曾参加的同学会上面,甭管什么大老板或者做学问眼高于顶的,提及你这个当年同学的贡献,都要竖起大拇指。”

    “这是程总给我的启发。”李明石道,“我也曾去往洪峰前线修复系统,你都想不到我看到的场面,我看到一个个村落和城镇都被淹没了,平原变成了湖泊,家园被毁,人们撕心裂肺面对生离死别,但也有很多人,因为这套系统得救……那天我站在高地,迎面的是狂风暴雨,下方就是洪魔肆虐,但你知道那时的我是什么感觉吗?我感觉到无所畏惧,好像我有了和自然对抗的力量。这一切的点子都源自于他,所以当时我有一个念头,有人是可以通过眼界和战略部署,去对抗自然的,程燃就像是我的后盾和战友。”

    “所以我上了他的船,他掌舵,我做好船的维护,争取把小船变大船,再争取一下能不能形成漂洋四海的船队。我倒是并不勉强你有与我一样的想法,只是……走着瞧。”

    林晓松点点头,“那就走着瞧。”

    林晓松当时看着台下第一排的那个其实才是幕后推动者,但却并不在此时闪光灯下的身影,心想当初部署对抗自然灾难的雄才,还会在这片时代正迎面扑来大变局的互联网洪流中再现吗?

    ……

    六月十四日。

    是个星期一。

    这其实是个再普通不过的日子,马路上车流川行,太阳照常升起,只是对于学生来说,好像这一学年就到头了,兴奋中却又因为期末考试的到来而充满着灾难片的觉悟。

    至于高考这玩意儿,没到那份上,也就只是一个每年看着众生百态却没有深刻感触的概念而已。像是知道他们明年就会迎来那一天,可这所谓的明年其实在大家的印象中更像是见不到地平线的航船,毕竟就连差半年到过年拿压岁钱的光阴都显得是那么漫漫难熬。

    十中期末考试就在这个星期一。

    考试前夕程燃收到秦西榛的CQ消息,说等程燃考完试后她会来蓉城见见他,算是当面道谢。程燃笑了笑,还能想到当时秦西榛收到收益的平静,想来是吓到了,到头来选择一个郑重的方式过来道谢。想到她起先面对挣钱咋咋呼呼的样子,这番淑女作态还真不习惯。

    不过也没想那么多,来年山海的小伙伴们好像都会陆续到来蓉城,然后再过一年就会各奔东西星散。

    多年以后相见甚欢,或是老友如老狗的相见两厌。

    人生就该步履匆匆,不要停留。

    上午考语文。下午考数学。

    语文算是已经难不住程燃了,且基本功好,拉分项其实就在作文,十中不缺乏能够洋洋洒洒引经据典写就一篇篇华彩文章的学生,多数人都是从小学初中到高中常年优异成绩升入十中的,个个都是高手,对于作文的积累和平时对经典词章的摘抄运用早驾轻就熟,但架不住改卷老师是成年人,其实以成年人角度看学生的文章,哪怕是辞藻华丽,还是能看出不少稚嫩。

    但程燃不一样,他相信他和现时大多数老师们所处的视界也不一样,所以写出来的东西即便没有那么多的经典名句,但拳拳到肉,以他的资讯能力,这篇期末的议论文基本上就是在以和老师一样成年人的角度行文,相信任何一位老师看着都不会如寻常批改一目十行,反而手不释卷。

    数学最不用担心,程燃平时换脑就是做数学题。

    十五号是上午英语下午物理。英语对于程燃来说没有难度,物理也是程燃弱项的试卷果然如姜红芍所料,十中金牌赵中华手笔,果然和上年度全国物理竞赛题思路雷同,以至于下来后大家普遍感慨难度,特别是倒数两道压轴应用题,幸好是分步骤解答,一道题三个求解,说是两道题,其实六个得分点,大部分人能从中拿到一到两个,至于更高得分点,就是区分金字塔顶端最优秀那批学生的分水岭。属于上位争端,下来能做到全部正确的不是没有,但普遍这套试卷鸡贼的地方在于解题演算普遍没有取巧的地方,大量验算的地方很多,如果不是真正强手,很难在规定时间内保证两道压轴应用题正确率的情况下做完全卷。

    下来走廊里就围满了无数对答案的学生。

    因为一人一桌,所以一个班基本分散在两个教室,程燃和姜红芍不在一个教室,出考场后背着书包的两人只是心照不宣对视一眼。

    然后老姜走下教学楼离去了。

    斜阳秀美。

    如她那一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