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8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重燃 > 第一百零八章 不是为了你
    伏龙一方面贯彻末位淘汰制,规范流程,严格执行员工考核,但是对于流汗又流泪,付出耕耘勤苦的人员,又有着让人无法拒绝的回报。

    不光是高薪酬,股权激励,同时采取积分制度分房,在伏龙获得足够积分和贡献年限的员工,可以先以集资的形式购房,五年后获得产权才能自由买卖。

    除此之外,还有部分房屋可以提供租赁入住,五年后可以以约定价格购买,但这类的房屋还要再等五年才能入市买卖,以保证员工在为企业服务到达足够的时长后,才能享受到房屋的溢价。

    在这样的背景下,伏龙的第一批福利房推出后,创始之初和伏龙一起走过来的老员工,就赶上了这波福利。

    职工房建设起来,业务的重心偏移,伏龙山海办事处的老员工开始往蓉城迁徙。很多人离开了数十年来的居住地,到了蓉城开拓他们另一阶段的人生。这个过程新奇而又满怀期望,人们能感受到向上的一股动力。

    这一切,都让人们在谈论程飞扬的时候,不免充满感慨。

    当然,这里面仍然是有些人开始感觉到懊恼的,譬如柳英和姚贝贝两家,他们当初没有在重组后的伏龙入职,同时也没要伏龙的赔偿,换算成了股权,每人五千股的股份,享有分红权,去年股权分红的时候,五千股分到了2.5万红利,这已经大出意料。

    如今再看当初入职的老员工,可以以差不多七百元一平方的价格集资到福利房,这让花了平方单价两三千购买商品房入住蓉城的柳英和姚贝贝两家来说,难免不心里头别扭眼红。

    若非是老同事们蓉城碰头会的强烈邀请,他们两家可能都不会来,无他,在聚会上听着谁谁谁要了哪套房子,多少平方,大套还是小套,户型怎么样的时候,心头大概会更梗得慌。

    家长们聚会,伏龙的这些山海过来的子弟们则自己私下聚,大人这时候也不管了,毕竟现在的孩子已经过了走哪都跟他们屁股后面的年龄,年轻人有年轻人的圈子和玩法。

    大家约定的是在蓉城伏龙院子里见面,有很多人调职过来后,一方面房子还没装修或是正开始装修,自然都在附近或者直接伏龙家属院里租房过渡。

    前段时间就是这样的忙碌,蓉城伏龙家属院里热闹得很,搬家过来的,以前的朋友串门的,要给孩子联系过来学校的,走动托关系的……一个院子里成了大观园。

    而对于蓉城家属院的老居民们来说,则是看个稀奇热闹,只是这群即将可能在各部门成为同事的人们,想法不一。

    都知道这些是程飞扬自山海的旧部,现在蓉城的大本营建成了,山海那边整体搬迁过来。有的人是从中想去围围关系,毕竟山海作为伏龙的起源,这里面不知道多少和高层错综复杂关系的人物,虽然伏龙内部制度严格,但毕竟有些人情世故还是免不了的,有的人就在争取可能的机会。

    有的则是不免揣测,这群人进入蓉城总部,内部还不知道会怎么洗牌,有些中高层会自然担心影响到目前他们的职位和权力。

    总而言之,各方看法,观望预测,都在持续进行。

    柳英和姚贝贝是过来和山海的伙伴们汇合聚餐的,两人先到了,在门口没有进去,望着伏龙的大厦看了好一会。

    然后先前跟她们通了电话的杨夏才从到来的出租车上下来。

    杨夏穿了件蓝色裙子,斜挎了个小包,额前留海在右侧别了个小发夹,整体黑发垂肩,走下出租车的时候就连平时常见着的柳英和姚贝贝都眼前一亮。

    柳英促狭笑道,“耶,打扮这么漂亮,你给谁看啊?”

    杨夏满不在乎,“我一直都这样的啊。”

    杨夏父亲在做生意,但母亲肖云后面在伏龙重组过后,是留在了伏龙做出纳的,所以福利房杨夏家也有一套,他们选中了三号楼的顶层大平层。但是杨夏家目前并不住在这里,而是住在表姐家空出来的老房子,新房装修后估计明年才会入住。

    姚贝贝道,“俞晓拉着程燃去外面市中心陪他买东西去了,正在返回的路上。谢东和王宇等一会过来,那两个闷葫芦一向不靠谱。”

    杨夏就笑了笑,“那就等等吧。”

    然后似乎有些凉,她右手搭在左手肘弯处,这才抬起头,看伏龙的全貌,十来米宽的大门的门拱以花岗岩建造而成,内部透露出郁郁葱葱的丛林,在侧面的水泥墙小一号的门内,可以看到阶梯,而阶梯直接通往抬头可见的伏龙大厦,大厦十八层的高度,属于这个片区的地标。

    柳英就道,“你们听说了吗,据说伏龙福利房提出来的时候,建设是个大问题,程燃的妈妈就和人合伙开了一家房地产开发的公司,然后这个公司把福利房修起来了。杨夏你去看过你们的房子吗?”

    “还没有看。”杨夏道,她来到蓉城也没有太长时间,最近都在忙搬家整理的事情。

    柳英咋舌道,“程燃妈妈居然也很能干。”

    姚贝贝就道,“我妈说了,现在开发房子就是空手套白狼,其实程燃妈妈根本没出啥钱,地是当年华通公司的,拿这个和房管局的批文就可以找银行贷款了!而且这边还让员工集资,等于是建设方的资金也可以启动了,这些来的容易得很!”

    柳英和杨夏还是第一次听到,都露出讶异的神色。

    姚贝贝笃定点头,又不免流露出些羡慕道,“哎……算是轮到程燃他们家了,走大运了!”

    柳英突然开口,道,“喂,你们知道,姜红芍和程燃发展到哪一步了吗?”

    姚贝贝立即关切看来,“哇,你知道啊,快说快说……”

    而杨夏耳朵也动了动,看过来,一副浅笑着好奇的样子。

    柳英道,“我那天拦着俞晓,让他拍胸脯告诉我,要说实话。俞晓两人真的没有耍朋友,他不同阶段问过程燃几次了。”

    “切……”姚贝贝道,“我说嘛……”

    杨夏微笑,“这等于什么都没说嘛。”

    柳英又道,“但俞晓说多半快了,姜红芍会通过程燃那知道他病了给他打电话慰问……我觉得两人之间,恐怕都有意思。就看谁先挑明了而已,啊啊啊……总觉得好期待啊,居然能见证这一幕。”

    姚贝贝嬉笑道,“喂,你见证过我那么多段恋爱,没见你这么激动啊。”

    柳英哂笑,“你那能比吗,你最短的一个三天,要不要再突破一下?”

    两人调笑着互相戳了一番,姚贝贝想起什么,转头对杨夏挤眉弄眼道,“夏夏,你那边呢,罗志先可真是人好啊,据说他们家听说你们房子还没弄好,他父母还主动让你去他们的小别院住一段时间是吧?怎么不去啊……这是把你当未来儿媳妇嘛……是真的罗志先去美国留学也为你负责一起安排了?说是只要你一句话?”

    柳英眉竖起来了,道,“夏夏是什么人啊,怎么可能接受他们的恩惠,而且只是罗志先和他们家单方面的愿望而已,根本不作数。”

    杨夏摇头道,“没那么夸张,都是外面的人在传的。”虽然很多事是自己家那边亲戚的说法传开来的,事实并没有那么夸张,罗志先父母最多也就是请一下客,跟他父母之间走得稍微较近而已。但杨夏说不上为什么,其实并不太对她干哥哥罗志先的父亲罗臣亲切,总觉得这个在两家圈子里的“罗大哥”,总透着一股子难以言喻的精明,让她不太希望和他们打交道。

    姚贝贝有些失望,“啊,没说过在他们罗志先留学时把你一起送出去啊?”

    “怎么可能。而且,我也不会答应啊。”杨夏笑了笑。

    姚贝贝道,“还传得有鼻子有眼,真是不靠谱。不过我看程燃对姜红芍多半要近水楼台先得月了。红芍转到十中来,肯定陌生,程燃后面转了过去,两人以前一个地方的,这肯定拉近了不少距离。两个人很有可能噢……”

    少女们在这方面总是有说不完的话题,几个人在花坛这边时不时浅笑。

    只是杨夏在笑的时候,偶尔会看看那些花树和新开始生活城市的建筑。

    觉得物是人非。

     ……

     俞晓拉着程燃非到市中心去逛了许多山海没有的店铺,买了一些流行的品牌衣物,这才心满意足和程燃回来,程燃下车来的时候,山海一群伙伴们都已经陆续到了,虽然大家搬来蓉城的时候陆陆续续见过,但今天还算是安顿下来最正式的一场聚会,其实山海圈子都经常见,唯独程燃算是稀客,现在大家碰面,只觉得倍感亲切。

    而程燃所看到的也是印象中的那些友人,现在个头更高了,他们已经普遍陆续成年,身上穿着更时髦的服饰,男生嘴唇有了绒毛,女生们的身材也开始凸显,更显得抽条纤细,谈吐虽然还带着从前的一些特征,却更不一样了。

    人们也同样带着打量和热切的神情看他,纷纷跟他打趣,而杨夏也朝他看来,笑容温婉,像对个老朋友。

    大家随后去吃饭,吃饭地点定在八宝街的九香火锅店。

    在包间里,大家围坐吃着火锅,聊着山海和蓉城的过往。

    程燃这边的见闻一般都是俞晓给代劳了,因为平时俞晓打电话的时候,都从程燃这边听了个七七八八。

    而山海小伙伴这边,也得到了不少信息,原来去年年底,姜红芍父亲李靖平就已经是山海市高官了。山海市接连干出了好些个在省上甚至全国有名的重点项目,而李靖平自山海国际旅游节的打造后,后续的山海机场扩建工程,又是把山海搞得风生水起,这一套组合拳让山海市在旅游上驰名海外。李靖平可谓是省内冉冉升起的一颗政治明星了。

    程燃又想起程斌,不知道李靖平接下来会走哪一步,不过毋容置疑,无论哪一步,程斌所能依托的资源和声望也不会少。这两个一前一后,一个在实干中掀起风云,一个打黑除恶名声大噪,山海这个地方,堪称近两年里聚焦省内高层视野最多的地区。

    大家又问起,“程燃,你十中期末真的考到年级第二?”

    这些山海过来的伙伴,父母早听说了这件事,自然传得匪夷所思,这个时候当然要当面确认。

    程燃点了点头,立即引来全场的一片哗然起哄。

    现在大家看程燃,其实曾经以往的那些玩笑,很多也不对他开了。因为总觉得,来了蓉城的程燃,其实从接触的东西,生活的地方,都和他们曾经割断过了,似乎再也和以前他们认识的朋友不一样了。这不奇怪,因为人都会成长。有的成长,其实就会让彼此背离陌生起来。

    听到程燃年级第二的消息,大家虽然是一片“天理难容”的声讨,但其实看得出来,看程燃的时候拘谨居多。

    他似乎不再是那个他们曾认识的,会莽撞,会干出些傻事,会在出去野餐的时候在女生那边捣乱,拿给杨夏骂的狗血淋头,会令人不省心,每次考试后让人担心他回家挨父母一顿竹条炒肉的男孩了。

    他变得更沉稳,眼睛更为深邃,就像是这样的聚会中,他更像是一个看客,抽离出来看他曾经的岁月。让人带着些许的疏离感,让人们一些以前可以对他随口而出的玩笑和骂语,都思忖再三而不发了。

    大家的学校差不多都解决了,俞晓进三十中,姚贝贝和柳英共同进了十二中,谢东进了十七中……这些各自进入的学校,好像又在提醒他们,山海那个仅有两三所翘楚高中小城市的一切,都远离了。

    然而所有人发现,唯独还不知道杨夏的学校。

    无数人目光朝她看过去。

    杨夏笑了笑,看向柳英和姚贝贝,“今天我来晚了,其实就是在确认这个事情……刚刚得到了十中的入学通知。”

    全场“哇!”的哗然。

    柳英道,“期末考试后你说你来蓉城考试了,我记得你说要考几个学校,绵中,二十七中,南中,所以最后你还是考上了十中?”

    然后饭桌上一大群人几乎同时想到了这两人曾经的青梅竹马关系,一起看着程燃和杨夏敲饮料瓶子拍桌子“噢哟……!”的起哄。

    杨夏似乎她想解释,但每次都被无数声音打断,弄得她干脆翻个白眼,自己烫菜不理这群疯子了。

    最后这顿饭在大家酣畅淋漓中结束,火锅的辣和啤酒让一个二个脸通红,大家走出饭店,正是华灯初上,杨夏不知何时站在了程燃旁边。

    蓝裙孑立,风吹拂过来,她妙曼的少女体态袅袅婷婷,裙摆下面露出的小腿冰清玉洁。

    空气里有淡淡的馨香。

    兴许是喝了点啤酒和吃了辣,她极尽妍态的俏脸转过来,冲程燃半开玩笑的一笑,带着七分俏皮三分调戏道,“程燃,我来十中不是为了你。”

    星辉下。

    程燃点了点头,说,“我知道。”

    杨夏“哦”了一下兴致盎然看来。

    程燃道,“你肯定是为了春回大雁归。”

    怔了片刻后,杨夏哭笑不得一脚踢来,“你怎么还和以前一样贫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