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8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重燃 > 第一百一十一章 不是他是谁
    在众多集火之下,最后还是拗不过,程燃只能无奈被髙韶宁拉着前往大剧院。

    大剧院其实只是本地人口头上习惯的叫法,以前这片叫锦城剧院,后来改名正式叫做锦城艺术宫,是全国知名的明星建筑,属于蓉城文化地标,常年演出不断,迎来送往了不少知名艺术家和演出团队。

    原本以为髙韶宁会带着她几个堂弟堂妹小辈一起,但实际上去剧院只有他们两个人。

    程燃看着髙韶宁给来的手上很有年代气息的混浆纸门票,有一股纸卷特有的淡墨气味,在手上摩挲起来略显粗糙,上面是类似于八零年代流通粮票的那种正规正矩宋变体印刷的:“甲厅,A区12排3号。”

    “一般的演出人员是没有票的,这票还是我从一个要好的朋友手里拿的,他家里”髙韶宁作为演出人员手上只有一张内部票,是想来这个时候这种类型演出的票价比较高,能作为演出人员拿到一张票几乎可以说是很好的待遇。

    艺术宫这边其实每个周末都会有些音乐会和舞台剧表演,所谓普及大众高雅音乐审美,偶尔还会到来国际乐团,那时候票价就要高一些。

    这回髙韶宁参加的是蓉城商报参办的民族剧表演《春鸣》,有几个演出团体,髙韶宁他们就属于其中的一支,以省歌舞剧团青少年艺术团名义参演。

    髙韶宁其实是一直在歌舞剧团学跳舞,老师是省舞蹈艺术协会的泰山,手上带的队伍素质很过硬,因此髙韶宁他们也有很多表演的机会,不说多了,就是现在髙韶宁手上的奖,都能走艺术特招进入省上几个艺术院校,髙韶宁成绩只是中游,但其实并不为前路担忧。

    演出在四点开始,最迟三点钟他们这些舞蹈人员就要到场,因为涉及到化妆和服装的准备。

    在大门口,髙韶宁出示了表演证,程燃则拿出了内部票进入。

    走在艺术宫棱角分明大量使用现代建筑元素的内部,髙韶宁对程燃道,“这里是以前国内公认最好的剧院之一,当时我们的花岗岩石材抛光打磨技术不成熟,石材是从意大利进口的,从比利时进口的茶色玻璃,这头上的水晶吊灯来自澳大利亚,剧院里面的音响设备,分别进口自美国和英国……我们经常来这里演出……”

    在国产不成熟的这个时代,进口就是质量和高档的标志,当然也意味着难以企及的价格。

    看得出髙韶宁说起这些还是很得意的,也难怪,彼时锦城艺术宫可谓是香饽饽,上海芭蕾舞团在里面演出《葛培利亚》,盛况空前,场场爆满,中国京剧团、东方歌舞团,上海交响乐团,原中央乐团都曾经奔赴这里演出,髙韶宁能够在这个代表蓉城文化高端平台的地方表演舞蹈,这是很多舞者求之不得的。更何况她跟着艺术团来这里表演过多次,已经不算陌生。

    所以今天餐会上面,高家人对髙韶宁的这个优势也很拿得出手,徐兰更是怂恿程燃来看看,想来艺术宫的大名她也早有耳闻,否则程燃还真不会轻易就给这群远房表亲说动。

    “要不要我带你去我们后台看看?这机会可不常有噢,”髙韶宁笑笑,“我说你是我表哥没问题的……不过别以为能占便宜哦,演员有男有女,都有专门更衣室的!”

    程燃哑然,居然还真猜到了自己刚才一刹那的念头?

    横竖想着进场也还要良久,再加上久闻艺术宫大名,这回能近距离观摩,勾起了他一些好奇,程燃也就点点头,心想去看看也好,随着髙韶宁去往后台。

    后台门口其实堆了很多铁箱子,里面大多都是运到的服装这类,里面人来人往,大部分男女演员都着了演出服和化了妆,因为有几个团体,负责演出的部分也不尽相同,譬如髙韶宁他们,就演出的是苗寨男女,进门就是两个苗家姑娘舞蹈服装扮的女生跟髙韶宁打招呼。

    髙韶宁介绍了一番,又指向程燃,“这是我表哥程燃,十中的尖子生,年级第二呢。”

    髙韶宁自然不会介绍程燃父亲是哪个公司的,这样大概会引起以为她是在炫耀的反效果,然而说程燃尖子生却没问题。

    两个女生讶异的看了程燃两眼,其中一个“嚯!”得赞扬,“成绩太好了吧!”然后又跟髙韶宁说了一下化妆室的房号,又对程燃挥挥手,“随便参观啊,宁宁表哥。”

    从她们并没有在意程燃姓啥名谁就可以知道,两人虽然对十中尖子生发出由衷赞叹,但并没有过于羡慕的心情,反倒是平常以待,更多得是把他看成是髙韶宁表哥给予礼貌待遇。当然,也大概是因为她们舞蹈班子的女生,天然有过人的自信,不至于随便仰慕他人。

    髙韶宁和两个女生挥手说一会见,那两个女生上前拍前面几个同队演员的肩膀,大概是说起程燃,那边的男女纷纷朝两人这边看来,大概过不了多久,髙韶宁的尖子生表哥就会传遍他们这个舞蹈团。

    髙韶宁对程燃笑道,“我们团很有意思的,嘻嘻,但最有特点的就是俊男美女特别多,特别是我们的女主舞,大美女噢,好多人对上她话都说不伸展了,而且她特别传奇,前一阵有个一直纠缠她的青年,都追到剧院来了,拦她不准她走,被她直接拿手上的腰鼓给打破了头。”

    “哎对了,好像她也是你们十中的,说不定你们认识噢……”髙韶宁说着拉着旁边蹿过的一个男舞者,“秦芊是十中的吧?”

    那男舞者的背心舞衣被髙韶宁一扯,扯开了一片胸肌,男生连忙把衣襟拉着,“哇”得笑道,“髙韶宁你非礼啊!秦芊是在十中读书啊,你找她啊?她在那边……”

    伴随着男舞者的手指一指,和髙韶宁目光不同,程燃略带愕然望过去的那边……

    有个正和身边人说笑着,穿着的荷叶服在腰际收束,六分短裤露出光洁小腿,身态袅娜的女子。

    她和身边人的笑意之间,似有所觉,目光同时迎来。

    对上。

    不是秦芊是谁!?

    ……

    秦芊其实有些苦恼,前段时间其实蒋舟给她发了一笔钱,作为她提出天行道馆广告计划,同时拉到了医院广告的绩效奖励,这部分额是六千块钱。

    她现在已经能从这种思维中转变过来:这不是程燃的施舍,而是她真正利用天行道馆这个平台挣得的属于自己的收益。

    从一个在家里娇生惯养起来的女生,经历了家庭变故,再通过自己坚强承担起一部分展现出自我的价值,秦芊首次感受到这就是生活给人的启示,就像是她跳舞一样,其实人生从不会辜负任何一个用尽全力去生活和拼搏的人。

    但这个过程中也有一个问题,第一次程燃给她奖金的时候,是当面给她的,而且她几乎一闭上眼睛,就能想到那天她反赠给他随身听的时候,在那个堆满货物的逼仄办公室里,他拿过她手上纸袋时,近得几乎能感受到彼此鼻息的时刻。

    回想起两人之间种种,从程燃给她安排到自己的天行道馆兼职,启用她的想法,再到看到自己父亲的工厂在伏龙公司投资计划之中,其实对于这些,她没有感觉到程燃隐藏在后面其他的意图,没有嗅到任何其他的气息。

    然而这一次,面对她的更大贡献所获得的回报,这笔钱却并不是程燃亲手给她的,而是……通过了中间人。

    这和她印象中的程燃是不符的。

    他并没有如一个正常老板那样当面给她丰厚回报笼络人心,反倒是避而不见躲起来……恰好证明了他的反常。

    她以为他是不会乱的。

    但事实证明他心乱了。

    和她即是同桌又是一个舞蹈队的袁慧群其实最容易发现秦芊的心神不属,于是她打趣道,“你怀春啦,最近想啥呢,可别在今天舞蹈上走神了啊。”

    秦芊欲言又止,却最终还是决定对自己队友皆最好的闺蜜开口,毕竟这个事情最近也萦绕在她脑子里很久,虽说已经是假期,可假期并没有让大脑放空,反倒是不断再叩问和怀疑。

    于是在袁慧群殷切的目光下,秦芊嗫嚅了一下,轻声道,“我觉得……”

    “嗯……?”

    “程燃……喜欢我。”

    秦芊这么说的时候,本来就很精致的舞台妆让她更显妩媚,袁慧群眼睛瞪大。

    而她目光似有所觉的灵动一扫之时。

    就看到了那边髙韶宁身边的熟悉身影。

    不是那家伙是谁。

    =====

    这段时间回老家了,临近过年,特殊时期,每天都有事,再加上前几天这段情节卡住了,整体构建有些不明晰的地方,没有想清楚,细纲没有落在实处,也就没有落笔。

    对于作者来说,写出好东西,就是对看故事的人最大的负责,所以有的时候,宁可断一下,停一下,也要收拾整理好了再动笔。

    后续的这段剧情,在这样的整理之后,我已经有信心写好接下来的故事。

    近段时间更新的不稳定,对不住大家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