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8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重燃 > 第一百一十四章 你们完蛋了
    少年人都不甘囿于平庸惯常的生活,他们期望石中有命中注定的剑,洞窟里有龙会喷火,风雪中有公主亟待去拯救,离了家就策马快意江湖。

    就好比姚贝贝和柳英,来到新的城市,充满无穷新鲜感,还有要融入新朋友圈新的环境的期望。

    怎么看这都是一场对方无理,自己这边找上门来,虽然不至于摇旗呐喊,但至少也要助势助威,以赢得新朋友圈子的接纳和认同的一个好机会。

    虽然隐隐她们知道这里面另有内情,譬如为啥人家女生动辄拿腰鼓打破吴磊的头,深究一下,难道不知道吴磊家的情况吗,能随意就率先动手招惹吗?或者说,其实她已经不堪其扰,吴磊很可能进行了更过分的举动下的行为。

    但这些疑问在眼下的情势面前,真相如何已经不重要了,关键是吴磊这方就是找到了这个由头。

    本来这种事就是平静生活中的波澜,回头找山海的朋友们说起,还不知道能增添多少谈资,再加上又是第一次经历这种事情,所以姚贝贝和柳英其实心里被现场众人的气氛和情绪带动着,血液的流速都隐隐加快起来。

    直到她们看到了站在对面的程燃。

    那是她们认识的,甚至可以说是从小一起玩到大的朋友。

    柳英倒还好,姚贝贝忽然就发出声来了,“那是程燃吧?和那个秦芊在一起的……”

    刚才秦芊出来后,就有人说起就是正主儿,是以姚贝贝两人当然知道大名鼎鼎的秦芊姓甚名谁。

    柳英道,“就是他啊……”

    两个人的动静早给身边众人察觉了,前面正和人慢条斯理说着一些谑意明显玩笑话的吴磊转过头来,上下打量了姚贝贝和柳英两人,只是没有说话,但两人都感觉到压力骤然而至。

    和吴磊说话最肆无忌惮的张忠其实外表黝黑,很像是黑猴子脸,这个时候看过来,道,“噢,你们和那边那娃认识?”

    柳英才点头道,“我们以前一个单位的,叫做程燃。”她本来想说一句程燃父亲是伏龙公司老总程飞扬的,但她不确定自报程燃家门有没有用,而且说不定不仅没用,人家还会觉得你在故意示威或者炫耀,毕竟人家吴磊家里是国有控股企业,筹备上市,两人不知道上市什么概念,但国内但凡提及上市公司,都是另一种层次的事物,和她们都隔着很远,而程燃家又是什么,民办企业,在人家公司面前,说不定说出来还要徒增笑话,甚至显得她们层次不高。

    看柳英和姚贝贝很是忐忑,沈希华就道,“要不然你把他叫过来,问问什么情况,和秦芊关系不好的话,就不要掺和进来了。”

    其实柳姚两人都大有这个心思,沈希华这话给了她们一个台阶,至于沈希华没有说如果程燃和秦芊关系好又如何处理,但其实两人都听出了言外之意。

    而其实也不需要柳英和姚贝贝主动喊他,程燃被秦芊送出来之后,就往他们这个休息厅所在的前厅入口方向走,过来自然就看到了姚贝贝和柳英,两人一个穿着短裤T恤,一个穿着黑底白点长裙,朝他招手。

    程燃才想起来,原来姚柳二人所谓的看表演,就是在这里。

    不管怎么说,碰到熟人还是有些惊喜的,但那般两人看上去脸上表情却不是偶遇的讶异兴奋,反而带着忧虑。

    程燃正觉奇怪,就看到了两人身边的那些个男男女女,多数都带着打量看走过来的他,这应该是姚柳他们在拓宽生活朋友圈,努力融入新朋友的集体了。

    看到程燃走过来挥手,姚贝贝和柳英打了招呼后,朝向吴磊给程燃引见,“程燃,这位是磊哥。”

    程燃眉头浅浅扬了一下,迎向吴磊的目光,点了点头。

    程燃则这个姿态在吴磊赵忠这边的人看来,无异于眼前这个从一开始就站在“对面阵营”的青年浮现于外的是一股难以言明的傲气。

    赵忠脸上的不满溢于言表,嘴角隙开。

    他父亲虽然在质监局掌有权利,都说县官不如现管,质监局权力甚大,但眼下社会,一切以经济建设为中心,很多时候,他父亲不止一次透露出要论风光,他这下级想取代你,平级盯着你,上级审视你的位置,远不如吴磊父亲吴立伟那样掌控着一家实力不俗的国资公司那样很多事百无禁忌。同理,甚至在更高的位置上,也受掣肘,道理相通。

    因此赵忠未必不是想把两家的同盟关系牢牢占住,若是吴磊父亲能够再往上顺风顺水,那就是有钱有门路,赵忠他父亲未必能够给他铺一条不弱于自己的路子,但如果有吴磊家这个强力后盾,那么两家人后代的赵忠吴磊,未来就能齐头并进,无论是政府线,企事业线,还是商场,都能多栖发展,相互扶持。

    所以在赵忠看来,有资格敢跟吴磊摆架子的人,不会太多。眼前这个和柳英姚贝贝根底在山海那种小城市的朋友肯定不是其中之一。

    初生牛犊不怕虎,是因为不知道饲虎之危。

    似乎也有此想法的吴磊嘴角带笑,双手随意垂着,不加掩饰的从上到下审视程燃,“你和秦芊什么关系?……她为什么送你出来。”

    程燃道,“一个学校的同学。”

    吴磊笑起来,“关系好啊?”

    程燃点头,“还可以。”

    吴磊身边几个人看程燃眼神都有些不对起来,吴磊则是看了姚贝贝和柳英两人一眼。

    “我们来跟他说吧……”柳英打圆场道。

    吴磊看都没看柳英一眼,不置可否。

    极其尴尬的姚贝贝和柳英的把程燃拉到了旁边,问明了程燃今天来这里的缘由,姚贝贝迫不及待低声道,“程燃,你看到吴磊戴了帽子吧,那是秦芊打的,人家今天就是来找秦芊麻烦的,而且我们还见到吴磊他爸了,他爸是一家很出名的公司老总,今天是主宾被邀请过来的,你那个同学秦芊估计麻烦大了!”

    程燃看着两人片刻,道,“所以你和他们来,其实是找秦芊的?”

    程燃心想倒是没料到秦芊身上还有这种事,不过想来做出这种事也不奇怪,秦芊可不算是什么乖乖女,骨子里是要强的。

    “我们哪里知道有这种事啊,本来是认识的朋友手里有票,约我们过来的,谁知道碰上了!”柳英皱起眉头,拉着程燃的袖子,还如小时候一般附耳道,“……吴磊找秦芊,说不定到头来还要两家人扯皮的,你可别掺和。就怕你脾气上来,一股子劲,到头来他们都找你麻烦。”

    她自然是想到当年山海音乐节程燃帮秦老师怼赵乐的事情,那叫一个气势十足排山倒海,也让她们见到了程燃的另一面,但不排除是特定情况特定时刻发生的事情,而且程燃他们当初有对方痛点,不可重复,程燃那时候的背后站的是如今已经家喻户晓的秦西榛,以及她那个早就成名多时曝出身份后让人大吃一惊的传统音乐大师秦克广。

    但现在,程燃背后可啥都没有。

    程燃点点头,“知道了,这是他们的私事。”

    “你明白就好了!就怕你迷迷糊糊,把自己给陷进去!”姚贝贝道。

    程燃笑道,“多谢关心。”

    姚贝贝脸上有些赧然,“才没有关心你,这种两方碰撞,最好避开,要不然在中间就是夹心饼干,怎么被碾碎都不知道。”

    “赶紧进去给你表妹加油打气吧!”柳英道,“反正先前跟你说的,一定记住了。”

    程燃点点头,和两人道别,转身走入正厅。

    ……

    程燃坐在座位上,想了想,掏出手机给赵青打了个电话,让他来艺术宫一趟,不用急着过来,他在看演出,演出完来差不多。

    安排了后程燃就把这些事情抛之脑后,既来之则安之,虽然今天几乎是被高韶宁半强迫带来,但他习惯于随遇而安,而且能够在老锦城艺术宫看这么一场舞剧,感觉似乎也挺好。

    演出很快开始,穿着苗族表演服饰的少女轻盈的在山林的舞台背景中载歌载舞,表现出绣花,缝衣,采桑等多种生活场景,而男舞者们则演绎挑水,农垦,摔跤打闹。

    等到夜幕降临,又有男女间浪漫的求偶,作为主舞的秦芊一身白衣,是故事中的女主角,倒是很好辨认,夜晚的小山村,男女主在众人的簇拥下,最终牵手在一起,体现出一副安宁小山村无忧无虑的画面。

    然后就是氛围突变,侵略者来袭,山村遭到屠戮,往日宁静生活的人们不得已拿起武器,奋起反抗,展现出一副血与火中重生的场景。

    几个情节后,程燃才认出高韶宁在其中演了一个穿着青衣的苗族小姐妹,舞蹈灵动,还有一段和一个舞台剧里性格顽皮的男生在俏皮欢快音乐中打闹互动的双人舞,其中有些夸张的演出和表情,引得场间不时传来阵阵会心的笑声。

    整出舞台戏分好几个阶段,看完已经临近六点,不过带来的临场体验还是很好。虽然这个时代灯光效果没有后世那么酷炫,但是这种朴质的技术,整个舞台剧舞者们敬业的演出,还是赢得全场一片掌声。其中的情节磨难处,还有人用手抹眼泪轻泣。

    演出结束出了观众厅后程燃就看到了休息厅长廊上的赵青和一个伏龙司机,司机把车停在附近商场了,程燃让他们等自己一会,然后就去了后台,却是没有看到吴磊那行人。

    想来可能对方也不是真那么无聊,最初可能是有芥蒂,但看着演出的成功,这群人估计找麻烦的心思也就淡了,没准这都走人去哪聚会了。

    程燃想着自己是不是跟着赵青回去?但想着把高韶宁一个人丢下,似乎也不太好,至少今天表演是不错的,误打误撞他看了一场不错的演出,还是高韶宁的功劳。至少这个时候也是饭点,想着一会带她吃点什么再把她送上车今天就算对付了。

    去往后台的时候看到高韶宁扎着两条辫子,穿着薄而衬出身材的演出服,凹凸有致,笑眯眯对程燃道,“我跳得好不好,跳得好不好嘛……”

    说着还扭了扭屁股,这是舞台上一个经典动作,和苗族小哥打闹的时候,高韶宁屁股一撅把刻意靠近她的对方顶得连滚带爬,收获了不少笑声。

    眼前高韶宁还带着方才演出成功的兴致,是以忍不住在程燃面前炫了一把。

    只是看着她撅起将薄绸质青色裤子撑得浑圆且不断靠过来的臀部,大感非礼勿视。

    程燃环顾一番,没看到秦芊,不过过一会后台这边就有些骚动,有人从东南侧过来了,然后就是后台这边众人炸起哗然。

    “那个吴磊又来找秦芊了……秦芊去了后门,刘勇也跟出去了,和他们吵起来,结果被他们给打了!”

    “刚才我就说让秦芊从前门走了,不要理他们,结果秦芊担心后面还有表演,对方还会跟过来阴魂不散!”

    ……

    消息在内部传开来,但现场众人神情各异,有的人愤慨,有的人面露犹豫之色,有的则是旁观者的态度,也有人大概早知道了吴磊那群人的来历,所以尽管有所触动,但都没有大的动作。而类似高韶宁几个人,已经率先往后门那边赶过去了。

    路上高韶宁大概还觉得程燃不了解来龙去脉,说道,“上回我们在剧团那边表演,对方就来了,说是以前就在学校门口拦过她,上回还把她堵在道具室那边,秦芊最后忍无可忍抄起手上的东西打过去,头都给他打流血,依我看就是活该!”

    程燃随着后台的人流前往二号出口,这里属于舞台道具和后方人员运输的一个通道,周围种着些人面子树,打架就在靠围墙的树边发生。

    秦芊和一个女生在外圈,那个叫刘勇的男子被吴磊和赵忠等好些个青年围在中间踢踹,刘勇只能用手护着头,身体苦苦支撑,树下的红泥地面尘土飞扬。

    周围有一些人,有的在远远指责或者劝说,却是无人敢向前。

    这边秦芊和一个女生在拉扯,意图阻止他们对刘勇的殴打,但根本拉不开吴磊这群高大男子,更是被赵忠几个青年用肩膀给撞顶开来,甚至还有些故意为之。

    然后就是秦芊和那个女生惊诧的呼喊,吴磊这帮人对刘勇污言秽语的辱骂和殴打。

    “帮女人出头显得自己能耐?”

    “妈比你算老几!?”

    这种时候,泄愤立威居多,谩骂的话语当然简单粗暴直接。

    程燃看到柳英和姚贝贝以及沈希华这一拨人则站在旁边,他们这拨里有人试图去劝或者拉还在往人群中间扑的秦芊。

    姚贝贝和柳英自然也看到了跟到二号门这边的程燃,两人一个劲对他使眼色。

    高韶宁和一帮剧团的人出来后,程燃这个表妹当即怒骂着就要冲上去,身边一群人受她鼓动,再加上看到平时的朋友受到这种折辱,也是一时义愤填膺,然而吴磊这边只分出一个青年移步过来,手上唰得亮出一把菜刀,隔空指过来,“和你们无关,哪个敢上前!”

    空气像是凝固了一样,还有高悬着的染着铁锈的菜刀带来的压力,让高韶宁这边的众人一动不动,然后就只看到那叫做刘勇的男子再度被拉起来踹倒在地,人如断线傀儡,秦芊的喊叫声,她眼底深处的惶恐。

    髙韶宁他们剧团的人其实是比吴磊这边七个人多的,但吴磊这七个人中其实很多人无论年龄还是体型都比高韶宁这边更大一头,而且这些人应该有经常打架的,气势上面完全压倒这些舞团的人。

    但也就是在这个时候,二号门这边一干主办方的人走了出来。

    这番动静惊动了剧场方面也不奇怪,出来的不仅有高韶宁他们团体的指导老师张戎,更狭路相逢了艺术宫内一位叫许旭光的副总,这位副总主要负责对外联络,门路甚广,国内好些著名歌舞团体和名人的演出,都有他在背后活跃的身影,而本人更是作风强硬,今天是陪重要客人,身边跟着的都是办公室和市场部的要紧人物。

    艺术宫这位主力副总的重要客人一个是来自某个媒体的二号人物,另一个中年男子就正是吴磊的父亲吴立伟。

    他们这群人从二号门出来并不是因为得知了这场突发事件,而是艺术宫毕竟建于八零年代,那时根本没考虑过地下车库的问题,一般停车都在附近商场和露天停车场,只有内部和重要人士的车辆会被“放行”进入后门这里的红墙院空地,那里停着的就是剧院和今天到来头头脑脑的别克,丰田佳美和帕萨特,从后台二号门这里过去则是一条捷径。

    却没想到和这件事撞了个正着。

    眼看着剧院领导派头走出,面露震惊讶异之色,和沈希华这群人在一起的姚贝贝柳英面面相觑,第一个反应是事情恐怕不知道要闹多大,两人心头像是石沉海底下坠。

    没想到吴磊他们看似选了个偏僻地方,却倒头来还是没搞明白剧院内部情况,弄得这下吴磊这边几个人那副殴打和威慑恐吓样子,都给他父亲吴立伟给撞了个正着,而且是当着外人面前。

    但柳英姚贝贝却看到身边沈希华几个人表情并无异色,胡永州还看到了她们表情,道,“是不是怕吴磊把事情闹大了不好收场?”

    停顿了一下,胡永州道,“他爸在这里,今天注定就是小打小闹吧。”

    姚贝贝和柳英大感光怪陆离没法接受,这把人围殴了,还有人掏出刀来威胁舞团的人了,还只是小打闹?

    那边已经传来了吴立伟勃然大怒的声音,“吴磊,你们在干什么!?”

    看到吴磊这个本身气场十足的父亲这么一呼喝,那边提着刀的青年早缩着身子往树背后过去,顺手把刀丢在墙垣角的泥土地上了,若非害怕砸到哪个倒霉货徒增麻烦,恐怕他早从围墙直接丢出去匿迹得更彻底。本来和吴磊围着刘勇的几个人也陆续停手让开。

    那被殴打的刘勇才来得及支撑起身体,双手都被地面磨破,手上满是密密麻麻划破的血道,秦芊两个人过来扶他,却还拦不住吴磊寻着空子朝他身上补来的两脚。

    若非吴立伟继续喝止,还有吴立伟的秘书刘陈俊过来劝住拉着,吴磊还不依不挠。

    姚贝贝和柳英算是看出来了胡永州他们所谓“小打小闹”是什么意思了,这边剧团领导和吴磊父亲那么多人在场,吴磊好像夷然无惧。

    所有人都能感觉到,吴磊这个人太“浑”了,没有人愿意成为得罪他的那个人。

    秦芊和高韶宁几个人把刘勇扶过来,舞团的指导老师张戎问刘勇没事吧,但也就仅此而已,因为剧院副总就在旁边,其实全程目睹,但并没发话,张戎也就知道自己这个时候也不能主动发声。

    吴磊旁边那一群男生都喊了几声吴叔叔,言语里气势也不如最初时那么足,到底还是有些忐忑,但吴磊却似乎满不在乎。吴立伟就瞪着吴磊,沉声斥道,“叫你不要给我惹事,你现在在干什么?”

    吴磊就指着自己头,看着秦芊刘勇那边说,“他们上次把我头打破了,不准我今天过来要说法啊!”

    吴立伟皱眉,“你活该!不管什么事,你在人家剧团搞什么,你过来,跟你许叔叔道歉!跟人道个歉!”

    吴磊就不情不愿过来,面对剧院那副总道,“许叔叔,不好意思,你大人大量,今天的事是我不懂事。”但是对于秦芊刘勇这边舞团众目睽睽的人面前,则只是满不在乎的瞟了一眼。

    许旭光道,“剧院是不能像你们这样胡闹的,只是你不是剧团的人,否则肯定要严肃处理。”

    吴立伟就道,“下次再这样,许叔报警抓你!你就去派出所呆一阵,我是不会去把你保出来的!”

    吴磊连番点头,那表情哪里有半分认错的样子。

    许旭光并未在说什么,转身朝张戎说,“是你的团员吧?把人带下去消个毒,看看怎么处理一下。这事以后不要有了吧。”

    院内的人面子树枝繁叶茂,在这个黄昏里,众人都感觉这话说得有问题,但却没有人敢多加言语。

    艺术宫是西南艺术殿堂,许旭光这样的人物也算是文化活动的名人。在宫内的地界,他可以说是说一不二,很多国内的艺术团体和省内金字塔顶尖的那一拨人,都经常和他在同一个桌子上觥筹交错。

    普通的舞团,能够在这里表演有一席之地还不知道是多大的幸运,从上到下,尽管宫内的各项条款森严,可谁都得乖乖遵守,能够在这里登台,那是多少人羡慕都羡慕不来的,而这样对二三线舞者表演者求之不得的机会和机遇,都可以在许旭光一言之间定夺。张戎的团能有这样的登台机会,那还是张戎长期经营关系过硬的结果,但是,这一切都是许旭光点过头才作数的。

    所以眼下摆明了是吴磊进剧院来捣乱还围殴了张戎舞团的人,但许旭光出口的意思首先是这件事到此为止,同时敲点张戎也注意自己的人,这本来就有问题。

    但却没有人敢对这个说法和结果有什么质疑。

    但一个声音,却在这个时候不合时宜的响起,秦芊看着许旭光道,“动手的是他们,人多欺负人少也是他们,这话对我们说,好像不适合。”

    “秦芊!少说两句。”张戎拉过秦芊袖子,这才看向许旭光,“许总,这事确实不是我们的人挑起来的,他们都是好孩子。但我能理解,可能言语上先起了冲突……”

    许旭光拧起的眉头看着盯着她的秦芊,又挥手打断张戎,“我不管你们之间什么事情,以后这类事,要解决就在宫外去解决,或者……不要把这些东西带进这里面来,听得懂吗?”

    张戎气得险些没控制住,最后这话许旭光分明语带双关,不要把这些东西带进来,那即是说,艺术宫也可能不再给他们一席之地,威胁的意味还是很浓的。

    张戎知道许旭光面前这些人都不简单,更何况还涉及那个吴立伟的儿子,有些时候,就算理在这边,其实也没地方说去。

    他叹了口气,再不说话。

    包括张戎到舞团上下,都能感受到极致的憋屈。

    实在没法忍受的高韶宁看到其实一向在舞团里性子宽厚的刘勇抿着嘴受着委屈不发一语,平时威严十足的张戎在旁边话都说不上,她也不知怎么的,直接冲到吴立伟面前,“叔叔!你儿子还有很多事你不知道吧,以前他就经常来骚扰我们秦芊了,上回秦芊打了他的头,也是忍无可忍,结果他非但没收敛,后面更是变本加厉,其实秦芊刚才出来,就是他放出话说如果她不出来单独见面,过几天在歌舞剧院的演出他还要过来搅黄。我们朋友怕他做什么才跟过去,话没说两句他们就把他打成这样了……叔叔,吴磊在外面横行霸道,这个情况,我想您应该知道。”

    一干人愕然的看着高韶宁。

    吴磊这边众人愣了片刻,吴磊已经骂起来,“小婆娘!……”

    吴立伟朝吴磊猛地瞪了一下,然后在周围都颇为安静中看向高韶宁,又望向秦芊,这才道,“这么说来,上次打破我儿子头的,就是她了?”

    高韶宁愣住了,没想到对方是这么一个说辞。

    吴立伟反手把吴磊的帽子取下来,露出平头上面贴着的创可贴,看向秦芊,“你上次把他头打成这样,你是不是也通知你家长,我们把这个事情处理一下?看看怎么赔偿?”

    眼看高韶宁站出来,秦芊也没有退避,执言以对,“那他严重干扰我的生活呢?是不是可以告他骚扰?”

    周围人呼吸都为现场气氛牵动而紧促起来。

    “欢迎你去告!”

    吴立伟哑然失笑,“我公司法务团队养来吃干饭的?你可以试试告不告得动,否则你说什么就是什么了?我儿子说到底怎么你了啊,拿证据说话啊,可你把他脑袋打出一条口子是有的吧。”

    即便有心理准备,但秦芊这个时候还是眼眶泛红起来,她等闲不爱与人争执,因为但凡起争执,锋利的言辞就是伤人伤己的双刃剑。不过经历过家庭变故和天行道馆工作的她倒是再无从前那般遇事无据和脆弱,所以那滴眼泪始终没落下来。

    她吸了吸鼻子深呼吸道,“我可以赔偿医疗费。”

    吴立伟道,“赔?你赔多少?我儿子最近还有幻听,幻觉,不确定是不是脑震荡或者神经细胞方面出了问题,脑袋是最精贵的,神经上面出问题,做些乱七八糟的事情来也就难说了,如果造成了些永久损伤,这是一辈子的事情,那恐怕你们家要把他一辈子给养起来!”

    秦芊和舞团这边瞠目结舌,高韶宁其实找吴立伟告状,也是看到最开始他训斥吴磊,还觉得对方最起码还是明事理的人,又知道吴磊是这种牛皮糖的角色,又知道他们接下来的演出,担心后续他还会继续纠缠,这才想通过他父亲给吴磊一个深刻教训,谁知道这位颇有名气公司老总的人物,撕开面纱竟然是另一幅嘴脸。

    这就是最蛮横的帮亲不帮理。

    砸破了头,吴磊是来要说法,而吴立伟则是直接准备让对方倾家荡产,吴磊比起他爸来,都算是小巫见大巫,这才是真正的狠角色。

    程燃想了想,走上前开口道,“这很容易鉴定,可以请权威医院对他伤情进行检查,一切以出具的医学报告为准,医学报告上说明是什么情况,该如何赔偿,就如何赔偿。但如果想要篡改医学报告,做手脚以此敲诈勒索,那可是重罪,根据刑法规定,敲诈勒索数额较大或者多次敲诈的,三年以下有期徒刑吧,数额巨大或者有其他严重情节的,处三年以上十年以下有期徒刑,要是遇上想一辈子赖上别人的,依我看心思歹毒,算是情节特别严重,十年以上重罚都不过分。”

    一干人等盯着从旁边说话走出来的程燃。

    这算是什么?

    从吴立伟开始说话开始,高韶宁和秦芊就像是在狂风暴雨中被催折的小舟,同时因为他的社会地位和身份,现场那些无论剧团还是媒体的头头脑脑,都保持缄默。

    如果说吴立伟就像是头老虎,在这个时候龇出獠牙的时候。此时这个青年就像是不知死活的一支松鼠,从旁边跑出来捋虎尾,拿松球砸对方的眼睛。

    被沈希华推了一下才如梦初醒的柳英连忙上前,一把拉着程燃的袖子,就要径直把他往旁边扯,道,“叫你别掺和进来啊!”她声音都在发抖。

    姚贝贝则是吓得立即向吴磊张忠等人解释,“我朋友他不知道情况……胡说八道的。”

    然后她赶紧一路小跑上来,要和柳英一起把程燃给拖走。

    程燃拿给两人一只手扯着袖子,一只手拉着领子,这简直刚才的那点高人风范给扯得七零八落。胡永州和沈希华倒是很有几分义气,上前也给吴磊这边人解释,总之只要姚贝贝柳英把人拖走,他们再来跟吴磊吴立伟父子俩做解释都可以。

    然而没能拖走。

    程燃哭笑不得的摆脱了姚贝贝柳英两人,两人急得直跺脚,不亚于看着程燃往火坑里跳。

    姚贝贝更是大声指责,“你总是这样!你总是这样!”眼看着都好像要哭了。

    吴磊等人倒是没对程燃表现出什么目露凶光,但那表情只怕比这种更瘆人,好像看着个傻子不分青红皂白介入这种情势。

    吴立伟像是荒天下之大谬般道,“懂得挺多,刑法都拿出来了……那你告啊!”

    然后他鼻梁皮肉拧起,左颧骨的法令纹深陷下去,“说完了吧,什么玩意儿……滚边儿去!”

    吴立伟的腾华公司上市,这背后其实是商务局在推动,而谁都知道商务局的局长是省上那位强势副书纪钦点的红人,响应“以经济建设为核心,未来是脚踏实地干出来的!”号召,商务局背后推动着一项项招商引资的落地,而这些项目可以直接在全国范围内带来声势,可谓是现在蓉城最强势的部门之一,简直和公安部门的重要性并驾齐驱,一个专心招商引资,一个专心保驾护航,说是目前发展时期的两驾马车也不为过。

    那么就有一条明显的线索,吴立伟其实背靠着省委那位大佬,他也就是对方的人。

    所以吴立伟现在可谓是时来天地皆同力,各方面资源都在推动他公司的进程,个人频繁见诸报端。宣传,政策,资金,各方面资源一一匹配到位。吴立伟的鹏程之势在外界也不乏有人津津乐道的议论。

    然而现在,就在程燃站出来时候,人们已经看到相继有个眉目舒展的中年人从人群那边挤了出来,来到了程燃身旁。

    赵青的出现也引起了吴立伟身边秘书刘陈俊的注意,虽然没想到会有人为这个青年站出来,他自然有些警惕,所以他走上前来,不客气道,“你谁啊?”

    话语却被打断了,还是来自于那个青年,程燃看着吴立伟道,“你就是腾华公司的吴立伟?你是怎么躲过伏龙的‘整风运动’的?”

    “我觉得作为合作方,现在生产的工艺差点无所谓,但至少能够当得上一个优秀的合作者,人品要好,值得信任,一个合作体系才可能越来越好……”

    “现在看来,好像你们不具备这个资格。”

    程燃拿出电话,拨了一个号码过去。

    “田叔叔……我们伏龙和腾华公司是不是有合作?合同要到期了……新合同在磨啊……那就好。腾华公司的吴立伟吴总刚刚我见到了……”

    这个过程中,院内落针可闻。

    原本叫程燃滚蛋的吴立伟斜过眼睛过来,宫内的许旭光副总级高层和一干人看着这幕,舞团这边,高韶宁眨着眼睛看程燃,而通过刚才的介绍已经知道这是她表哥的舞团成员们微微隙着嘴巴。

    而他们指导老师张戎更是手足无措,因为他早认出这就是早先他呵斥过的在后台打转的“闲杂人等”!

    觉得这一幕匪夷所思的还同样有柳英姚贝贝新结识的沈希华胡永州和马斌,这一刻,在他们面前的,仿佛不再是方才柳姚二人介绍过的来自山海那个小城市他们不起眼的友人,而是一个仿佛可以和吴磊父亲吴立伟这种人物直接对话的存在。

    场间,程燃打电话的声音在继续。

    “我不太看好腾华公司……嗯,是我的意思。人就在我旁边,对话他听到了,让他接电话吗……”

    程燃手机离开耳朵,然后递给了吴立伟,平伸在他身前间隔半米左右的位置,道,“你听一下电话。”

    直至此刻,众人都以为这个青年莫不是失心疯了,因为他说出来的东西,做出来的事情,完全表现得好像是一个呓语症患者。

    他说出来的内容虽然带着自信,但却着实是让人匪夷所思目瞪口呆。

    然而直至此刻,他让吴立伟接电话的时候,先前那种不真实的感觉,就好像原本面前是烟幕的云遮雾绕,这一刻滚滚烟雾突然向后退去。

    迎面而来的是一辆虎式坦克。

    钢铁的质感和隔着两公里能把主战坦克装甲打成稀巴烂的88主炮,就这么直接碾了过来。

    吴立伟还有些不理解,但同时有些警惕,疑惑,甚至隐约中脑门后方孕着些隐约的恐惧,都在一个横锁的眉头中荟聚,“什么意思?”

    程燃旁边的赵青哑然失笑,一脸的痛快,“什么意思你不知道吗?去年你们依靠伏龙的订单挣了多少钱,财务上好看的很吧,大几个亿呢!所以你吴立伟搞得风生水起啊,要产业结构调整,到处喊着要上市,死乞百讨的跟政府要资源,你怎么不上天呢?”

    “腾华没戏了!”

    “你们完蛋了!知不知道!?”

    ====

    新年快乐,祝大家新春大吉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