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8小说网 > 女生小说 > 名门隐婚:枭爷娇宠妻 > 277 侯爷的威胁,彻底放飞自我(一更)


    西门哼着小曲儿,清隽修长的手指,扣着方向盘,在崎岖的山路上盘桓而行。

    枝叶掩映,山间积雪消融,路面湿滑,在阳光下泛着浅浅的淡金色,苏侯这种佛系人物,年过二十五,苏家老爷子就忙着给他介绍对象,愣是一个没瞧上。

    这老爷子没办法,甚至还将相亲办到家里,通过各种方法各种媒介给他介绍妹子,这多好的事儿啊,这家伙呢,这身子骨本来就弱,有一回差点自个儿把自个儿折腾出毛病。

    后来人家直接搬到山里来了,还不停求佛问道,可把苏老爷子吓得不轻,生怕自家孙子出家,愣是不敢在给他安排相亲,这谪仙般的人,居然春心萌动了。

    堪比奇迹。

    苏侯正打算给西门去个电话,让他别胡说,没想到家中的座机响了。

    “爷,老爷子的电话。”下人小心捧着电话。

    这苏老爷子马匪出身,脾气十分火爆,苏家没一个不怕他的。

    苏侯接过电话,“喂,爷爷。”

    “老二啊,转眼又到月中了,这个月十五要不要回来吃饭,你大哥和两个弟弟都在,一家人正好聚聚。”

    苏侯清瘦细长的手指,微微抚弄着手炉上的纹理,“最近身体不大好。”

    “就吃顿饭而已,我让人去接你,也不耽误你休息,家里地龙什么的,都挺暖和的,也不会冻着你。”

    “最近身子比较懒。”

    那边沉默许久,“那不说这个,老二啊,你这都28了,这叶小九的孩子都能打酱油了,我前些日子听叶家那老东西说,人家媳妇儿也追到了,你到底什么时候才能让我抱孙子啊!”

    苏侯一阵头疼,其实吃饭什么的,都是假的,来催婚才是真的。

    “你又不是没孙子。”

    “那能一样嘛,再过年,你都29了,你整天窝在家里,哪有机会认识好姑娘啊,我和你嫂子说,回头给你弄个相亲宴……”

    “我最近又参透了一些佛理,等开春就去山里找大师问问……”

    那头沉默几秒,“你这小子是拿捏到我的痛处了嘛,三番两次这样,我告诉你,你再气我,回头我就让人把那破庙给拆了!把那什么大师的给……”

    “佛不在庙里,在心里!”

    “你小子行!”苏老爷子说话已经有几分咬牙切齿了。“又给我玩这招,我还懒得管你了,臭小子!你就是当一辈子鳏夫,我也不管你了!”

    “爸,那越川的婚事……”那边传来一个细弱蚊蝇,怯懦卑躬的女人声音。

    “什么婚事,老二都没结婚,他急个什么劲儿!”老爷子冷哼。

    “爷爷,你这也太霸道了,越川和豫川年纪也不小了,可以定亲了。”苏侯轻笑。

    “自己一把年纪了,婚姻还没个着落,你小子有什么资格说别人啊!”老爷子气得不轻,“算了,不管你了,挂了!”

    说完直接搁了电话。

    苏侯伸手抚着清隽的眉骨,给西门去了个电话。

    西门刚刚出了山,正好路过一个红绿灯。

    “侯二,怎么啦?是不是知道有把柄在我手里,来求我了啊!”西门笑得贱兮兮。

    苏侯沉默。

    “我告诉你,我可是富贵不能淫,贫贱不能移的!”

    “快求我,你要是求我的话,我就不对外说,快点求我……”那贱贱的口气,听着就想给他一拳。

    继续沉默。

    西门等了许久,电话也没挂断了,这小子怎么不说话。

    “喂,苏侯,你哑巴啦!”

    “叮——”手机收到一条信息,西门余光瞥了一眼,点开!

    瞬间黑了脸。

    “苏侯!你……”

    “你敢去说,你小时候光着屁股蛋子的照片,就会传遍全城,你屁股上还有颗痣,蛮有特点的!你可别说,你小时候怎么能摆出如此妖娆的姿势呢!”

    是他很小时候的一张“裸照”!这家伙手里到底有多少东西!

    “你!”西门咬牙,手指攥紧方向盘,“这个照片谁会认出是我啊,你有本事就去发!”

    “我手里有多少料,你应该很清楚,确定要我发?”

    西门深吸一口气。

    那种感觉就像是被人活生生抽了一巴掌,还得努力保持微笑!

    “侯爷,有话咱们好好谈!”

    混蛋,难怪叶九霄总说,你还是祈求苏侯长命百岁,每天心情好,弄不好哪天惹他不高兴,你的黑料就满天飞了。

    “我不想把她卷进来。”苏侯靠在沙发上,眼底有些落寞。

    西门手指一僵,光顾着兴奋了,差点忘了这茬,“我虽然有点二,大事上我还是拎得清的。”

    “我就怕你喝多了,嘴上没把门!”

    “我去,你不相信我!”西门冷哼,“咋们多少年的兄弟啊,从小就认识,光着屁股的友谊啊!你不信我?”

    “就你……”苏侯冷笑,还光着屁股的友谊,这厮还能再不要脸一些嘛!

    “我怎么了,侯二,你就说这么多年哥哥对你怎么样!虽然平时有点二,大事上我到底靠不靠谱,你自己说!”西门轻轻叩打方向盘,嘴角噙着一抹若有似无的笑意。

    “能被一个女人上两次,还不知道对方是谁,凭什么要我相信你!”苏侯垂眸一笑,好似刚刚的阴霾全被一扫而光!

    西门彻底哑了。

    过了许久才缓缓开口,“不过你们家那破事,还真的挺棘手。”

    “我会解决的。”

    西门脚下用力,车子猛地急刹,若不是前后都没车,准得出事。

    他急忙将车子停靠在路边,“侯二,你不是在开玩笑吧,你要去蹚那个浑水?你避世这么久,这是准备出山?”

    “九霄有句话说得不错。”苏侯俊秀隽永的眸子透着一丝坚毅,“只有当你足够强大,才能护着自己心爱的人,我……”

    “想为她遮风避雨。”

    西门心神一动,“苏侯,你来真的?”

    “等你有喜欢的人,你就懂了。”

    “等我找打那个睡我的死女人再说吧,你放心,这事儿我保证不说出去!”

    “否则你一辈子不举!不能人道,一辈子都被那个女人……”苏侯点到即止。

    西门愕然,“你好恶毒!侯二,我看错你了。”

    苏侯轻笑出声,“好了,你好好开车吧。”

    “等会儿,你昨晚说给我找画师呢!”

    “回头我让他直接去你公司。”

    “嗯!”西门咬牙。

    这次有画像了,看你玩哪儿跑!

    这次就算把盛都翻个底朝天,我也要把你这个女土匪给找出来,你妹的,一次还不够,居然还来第二次,真把我当夜店牛郎嘛!

    我呸,夜店牛郎?能和我比嘛!

    **

    片场

    顾华灼有个高空动作,在绿幕前已经仿佛折腾了一个上午,可是无论她怎么做,沈河晏都不是很满意!

    “今天暂时先这样吧!”沈河晏蹙着眉头,还在看镜头回放。

    顾华灼双脚落地,工作人员帮她将威亚卸下来,她方才如释重负,只是瞧着沈河晏神色凝重,走过去。

    “沈导,还是有问题?”

    “总觉得有些地方不太对。”沈河晏咬着手中的笔,死死盯着镜头。

    顾华灼揉着肩头,估计今晚回去,身上都是青的,前几次动作失误,平白被撞了好几下。

    “可能你总归不是真的军人,就算在部队体验这么久,总归少了那么一点感觉。”

    “那我回头找找感觉,再试试吧!”

    “你先去休息吧,今天也挺辛苦的。”沈河晏哪儿敢继续拍啊,若是弄出个好歹,她背后那位大神,还不得弄死他。

    顾华灼揉着肩膀进入后台化妆间,却瞧见众人正围着陈若冰,不知在说什么。

    陈若冰出事之后,众人的排挤打压,到她和宋德事情爆出,极有可能成为宋太太,众人的见风使舵,曲意逢迎,顾华灼看得真切,这个圈子里,多得是塑料情,一碰就碎。

    可是自从那日在发布会上顾华灼怼了她之后,二人虽在一个片场,倒也没说过两句话。

    顾华灼坐到自己化妆台,正准备卸妆,一个红色请柬出现在她面前。

    陈若冰身影落在她面前的镜子里,嘴角噙着一抹清浅的笑。

    那请柬上大红色的“囍”字,格外刺目。

    “恭喜。”顾华灼还以为她和宋德就是逢场作戏,居然真的要结婚了。

    “谢谢,到时候,你可一定要来出席婚礼。”

    “嗯。”顾华灼只应了,去不去另说。

    自从西门在医院门口怒怼宋家父女,把宋家一下子推到了风口浪尖,各种负面消息席卷而来,宋氏股价更是一天之内缩水近三成,没想到今天就传出要结婚的消息。

    看来宋家也是无计可施,才出此下策,试图转移视线吧。

    **

    顾华灼之前约了孟浴风,从片场出来,就直接去了孟家。

    若说孟家这事儿,那些记者就算知道了,也没人敢随便报道,惹不起啊,原本还以为当晚就会抢占头条,却不曾想就被直接压了下去。

    从那日孟绍酉和她挑开了关系,孟浴风早上出去,说是去叶家,其实就像是幽魂般的在街上游荡,她不懂如何应对孟绍酉,更不知他俩以后该以什么方式继续相处,宁愿在外面游荡,也不想回家。

    却意外接到他的电话,说他回部队了。

    她这心里说不上什么滋味,安心在家过了好几天,没想到,这天一大早起来,孟绍酉就出现在了客厅。

    孟浴风着实是被吓了一跳。

    因为不仅是孟绍酉,还有他的几个战友,有几个熟面孔,都是穿得异常整齐,正经严肃的围着桌子,似乎在讨论什么,瞧着她下楼,视线齐刷刷的落在她身上。

    她穿得十分随意,简单睡衣,头发蓬乱,踩着兔耳拖鞋,哼着歌儿,待会儿要和灼灼出去逛街,心情好,只是当她看到这群人时,彻底懵掉了!

    “嗨,大家早!”孟浴风伸手扒拉着头发。

    “妹妹早啊!”宋义一笑,就连牙龈都露出来了。

    “早!”孟浴风懊恼扯了扯头发,他们进来,怎么一点动静都没有啊。

    孟绍酉忽然直接起身,“你们继续讨论!”

    说完直接朝她走过去,她站在楼梯上,他站在下面,视线齐平,她垂头,秀气的脚趾不安得动了动。

    孟绍酉打量着她,眼底有些不悦,只是看着她无措得脚趾,却又觉得分外可爱。

    “哥!”

    “怎么穿成这样就下楼了。”孟绍酉目光冷毅,只是落在她身上,却多了几分热切。

    “我不知道家里有客人,也把我吓了一跳好嘛,你怎么也不提前和我说一下,幸亏我还穿的比较整齐,不然准被吓得腿软。”

    孟绍酉忽然弯腰,长臂穿过她的小腿肚,单手搂住她的腰,将她打横抱了起来。

    “你干嘛啊!你……”孟浴风惊叫。

    “他们都在看,你继续喊!”

    “你快点放我下来。”孟浴风咬着牙,压低声音。

    “你不说腿软!”

    “我那是说可能,不是现在!”

    “我送你回房换衣服。”

    “我自己能走。”

    “可是……”

    “没什么可是的,让他们看着像什么样子,赶紧放我下来!”孟浴风使劲蹬着小腿,小脸憋得通红。

    他的手臂像是铁臂一般,而那股熟悉却又陌生的强势气息,瞬间笼罩着她,她垂着脑袋,任凭长发挡住自己尴尬的小脸。

    若是她此刻能稍微抬头看一下,就会知道孟绍酉耳朵有多红。

    “可是我想抱着你!”

    “这么多人呢,你疯了啊!”孟浴风着急上火!

    他这是怎么了,捅破关系就开始放飞自我了?

    宋义等人知道他们兄妹关系好,平时亲昵动作不少,所以看着孟绍酉抱她上楼,也没多想,继续低头讨论。

    孟绍酉已经将孟浴风抱回了房间,方才放她下来。

    “你到底想干嘛啊,他们都在看着,你让他们怎么想!”孟浴风伸手扯了扯被压得有些褶皱的睡衣。

    “你很在乎别人的看法?”

    “我和他们又不熟,我是怕他们回部队乱传,说你和自己的妹妹之间……影响不好!”

    “你关心我?”孟绍酉嘴角染上星星笑意。

    孟浴风一愣,尴尬的转过身,“你先出去,我要换衣服了。”

    “浴风……”孟绍酉伸手握住她的胳膊。

    “有话就说,别动手动脚的!”孟浴风话音未落,宽厚的手掌抚上她的脑袋,熟稔而又亲昵得揉了两下。

    “我去楼下等你!”

    “嗯!”孟浴风不自觉咬紧嘴唇。

    “我能提个要求吗?从小到大,都是你和我提要求,我貌似从来没有拒绝过你。”孟绍酉看着她紧绷的后背,眼底情绪复杂。

    “什么?”

    “现在没有外人在,我能抱抱你吗?”

    那声音粗哑性感,莫名带着一丝恳求,孟浴风从未听过孟绍酉这么说话,这心里忽然就软了,可是这种要求,要她怎么答应。

    难不成要自己转过身,自动张开怀抱,“来吧,给你抱!”

    杀了她得了。

    “你不拒绝,我就当你答应了。”

    孟浴风刚刚想说话,嘴巴一张,还未吐出的字句就被咽回了肚子里。

    因为他居然直接从后面抱住了她!

    他……

    孟绍酉比她整整高了一个头,下巴抵在她的发间,双手微微合拢在她胸前,并未收紧,可是那摸不透风的松柏清香,瞬间将她包裹,带着男人特有的清冽霸道,让她有些透不过气。

    他双手不安的交叠在一起,孟浴风目光落在他手心处,“哥,你这是出汗……”

    这是紧张还是太热?

    孟绍酉忽然猛地松开她,“我在楼下等你。”松开手的瞬间,将手心那抹细汗擦去,耳尖红得能滴出血。

    孟浴风都不知道他是何时出去的,等房门关上,她身子有点虚软,扶着床沿,缓缓坐下,呼吸吞吐之间,空气中仿佛还有他的味道。

    有些事情一旦变了质,许多以前不曾在意的东西,就会被无限放大,比如他的亲昵……

    孟浴风再下楼已经是十分钟后的事了。

    她穿着红色风衣,黑色打底,及膝长靴,长卷发随着她下楼走动,微微摇曳,画了个淡妆,如此艳丽的色彩,搭配明亮的口红,整个人都透着一丝妖异。

    “妹妹,你今天可真漂亮,是不是要出去约会啊!”宋义和她早就认识,没心没肺的调侃着。

    “孟妹妹是不是又男朋友了?打扮得这么好看。”

    “就是,你要是有男朋友,记得带给我们看看,我们给你把把关……”

    “就是就是,我们也想看看,到底是何方神圣能配得上孟妹妹,你要是不嫌弃,哥哥这边有不少单身狗,回头给你介绍!”

    ……

    孟浴风尴尬地笑着,孟绍酉却忽然咳嗽两声。

    众人立刻敛声。

    “以后不许叫她妹妹!”孟绍酉抬眸看着孟浴风。

    穿得这么漂亮,出去干嘛!

    孟浴风硬着头皮去厨房倒了杯温水,温吞得喝着,试图转移注意力,心里还在念叨着顾华灼,怎么到现在还不来。

    “孟队,您也太霸道了吧,她是您的妹妹,自然也是我们的妹妹啊,你们说是吧!”宋义不怕死的嬉笑着。

    “那她要是我媳妇儿,难不成也是你们的媳妇儿?”

    “噗——咳咳……”孟浴风一口水呛入肺部,扶着墙,猛烈咳嗽起来。

    余下的众人彻底傻了眼。

    他们是不是听错什么了?什么媳妇儿?

    “以后改口叫嫂子!”孟绍酉起身走到孟浴风身后,抬手拍了拍她的后背,“怎么样?”

    “我没事!”孟浴风脸咳得通红,嘴角还挂着一点水渍。

    孟绍酉抬手,拇指按住她的嘴角,轻轻一擦……

    孟浴风急忙后退,抬手自己擦了擦嘴,“我自己来。”

    孟绍酉点头,回到自己座位上,“继续讨论啊,愣着干嘛!”

    “孟队,您和妹妹……”宋义话音未落,孟绍酉一记冷眼射过来,“您和嫂子,这一波到底是个什么操作啊!”

    “就是你们想的那样,她不是我亲妹妹,这个解释够清楚嘛!”

    “哎呦我的妈,吓死老子了,我特么的还以为你要乱伦,不是亲的就好,哈哈——”宋义好似憋了一口气般,忽然放肆大笑起来。

    “孟队,你可以啊,这就是传说中的童养媳嘛!”

    “我还以为你受什么刺激,忽然变态了!”

    ……

    孟绍酉嘴角抽了抽,叶九霄当时是不是眼瞎了,怎么把这么八卦的人提拔上来。

    幸亏顾华灼及时来了,她都没来得及好好和孟绍酉打招呼,就被孟浴风拖了出去,直到上了车,她方才长舒一口气。

    “你怎么才来啊!”

    “我还提前十几分到的,怎么了?你这脸色怎么这么难看!”顾华灼拿出手机,准备导航去商场,盛都这地方她并不是很熟。

    “别提了,你都不知道我哥他……”

    “孟大哥怎么了?”

    “算了,不要说了,反正自从那关系被戳破,他就不太正常。”

    “可能从哥哥变成追求对象,你还没反应过来。”

    “我这心里总觉得有些别扭!”孟浴风咬了咬嘴唇。

    “他对你做什么了?”顾华灼兴致盎然,“亲你了?”

    “肯定没有!”孟浴风哪儿知道,自己早就被他亲过了。

    “牵你手了?”

    “那事儿之后,貌似还没有……”

    “那更不可能上床了,你到底在怕什么!”顾华灼嗤笑。

    孟浴风憋屈得系好安全带,“反正你不会懂的。”

    **

    西门国际

    叶云琛百无聊赖的打着哈气,“我们能不能先谈生意啊。”

    “忙着呢!”西门挥了挥手,看着画师,那画师手中还放着一张素描画,“眼睛貌似要大一点,眼角微微有点上翘……唔,好像又不太对,你把鼻子弄得稍微塌一些……”

    “我说你真的记得人家长什么样嘛!”叶云琛走过去,看了一眼,“啧,这模样……”

    “你丫闭嘴,不要打扰我回忆。”西门拧眉,思忖半天,又提了不少要求,方才满意得放画师离开。

    立刻叫来秘书,就按照画像找人,秘书盯着素描画,看了半天,方才申请古怪的离开。

    叶云琛立刻凑过去,“对了,这次那个女人给了你多少钱啊,上回是两块八,这次呢……”

    西门一愣,这次?

    叶云琛一乐,“不会一分钱都没给吧,看样子你已经从清仓折扣价,变成促销大甩货了!还是不要钱的那种!”

    “你丫混蛋,滚一边去!”西门气结。

    “被一个女人上了两次,什么感觉啊,和我说说呗!”叶云琛不要脸的凑过去。

    西门气恼,抡起拳头,就朝着他砸过去,叶云琛急忙避开,西门抬脚就去踹他,这两个人居然就在沙发上打了起来!

    年纪都不小了,倒是十分幼稚!

    “砰,西门容与——”赵琪华忽然将门踹开,却瞧着叶云琛和西门扭在一起,那姿势略微有点……

    羞耻!

    “妈!”“阿姨!”两个人立刻分开站好。

    赵琪华愣了半天,目光落在自家儿子那破损红肿的嘴角,还有脖子上不经意间露出的红痕,她是过来人,立刻就明白了什么,看着叶云琛目光顿时变得有些古怪。

    叶云琛心里一凛,怎么这么看着他,他可是良民啊,难不成就因为打了他几下,阿姨就要收拾自己?

    “多久了?”

    两个人对视一眼,什么鬼!

    “你俩看什么呢,都看着我,回答我,多久了!”赵琪华气结。

    昨晚西门又是一夜未归,打电话不接,她只能一大早赶来公司。

    **

    这边的大宅里,女子白嫩的手指,微微滑动着鼠标,目光落在一张素描照上,险些没吐血。

    西门在找一个女人,可是这画上的人……

    这是如花吧!

    怎么可能是她!

    这男人是不是眼瞎,还是有脸盲症啊,怎么能把自己画成这样。

    还这么大战旗鼓的来找自己,就他这智商,就是被睡了,也是白睡,活该!

    难怪被睡了一次又一次,他这智商简直感人。



------题外话------

    叶小云和西门只要撞到一起……

    准得出事!

    不过西门这厮也真是,你把人家姑娘画成如花,这个就有点儿……智商感人,人家说得没错,你就是被睡了一次又一次也是活该!

    西门:(╯‵□′)╯︵┻━┻滚——

    *

    周末啦,大家是不是还在床上呢,我已经苦逼的起床码字了,自从走上写文这条不归路,我的生活里就没有放假两个字,求安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