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睡吧!”亲了亲乔月的额头,知道她这一晚折腾的肯定也困了。

    况且也不敢再深入,万一控制不住,受苦的还是他自己啊!

    “嗯……”乔月往下挪了挪位子,完全窝进他怀里,看着电视里闪闪的人影,慢慢闭上眼睛。

    隔壁房间,祁彦开了瓶酒,连喝了两杯,又坐了好一会,酒劲上头,整个人暖了,才感觉心跳又跑了回来,真他妈的不容易。

    “你也喝一点!”祁彦给他也倒了一杯。

    亚瑟接过来,一口饮尽,呛的直掉眼泪,他没想到这酒竟然是高度酒。

辣的他嘴巴都没了知觉,感觉整个人都要着火了。

    “这……这是什么酒?”亚瑟捂着胸口,喘气都急了。

    祁彦笑话他,“你管它是什么酒,总之,他是能让你暖起来的东西,相信我,两杯下肚,什么害怕,什么恐惧,统统都会不见!”

    亚瑟将信将疑,很难相信,这么辣的东西,也能喝得下去。

    二十分钟后,亚瑟整张脸红的厉害,舌头也秃了。

    “这……这酒……好辣!”

    祁彦坐在地上,背靠着床尾,“别喝了,万一夜里出状况,老二非把我扒了皮不可!”

    “你……你不早点说?”亚瑟解开上衣的扣子,他现在热,很热。

    “不行了,我要去上个厕所,洗把脸,”祁彦发觉自己也有点晕,暗骂这酒估计假了,是勾兑酒,加了酒精,不然咋这么烧呢!

    等他从洗手间出来时,亚瑟已经脱的只剩里面的短裤,面朝下,趴在地板睡觉。

“喔!你要吓死人哪!”祁彦酒醒了一半。

看着宽大的床,果断摇头,抱了被子,跑到外面睡了。

别问为什么,原因不可细说。

    谁让这厮脱了衣服,如果不看脸的话,根本瞧不出他是男人,皮肤太他妈的好了。

    祁彦躺在沙发上,想着某个没良心的小丫头,这才感觉自己正常了。

    亚瑟这是真醉了,要不然也不能睡地上。

    第二天一早,封瑾就跑来敲他俩的门。

    祁彦迷迷糊糊的跑去开门,“谁啊!一大早的,搞什么鬼!”

昨晚太累,睡的又太晚,他醒不来也很正常。

    封瑾寒着一张脸,站在门口,没有进去,“给你十分钟,收拾东西跟我坐飞机离开,要么你自己选择交通工具回去!”

    “当然跟你们一起离开,十分钟,就十分钟,十分钟后,们在楼下等我!”

    开玩笑,外面那么乱,能不能到达机场,到了机场之后,万一走不了,他一个人要怎么办?

    关上门,祁彦奔进房间收拾东西。

    亚瑟抱着被子,从床上坐起来,一副还没睡醒的模样,“你干什么呢?为什么要收拾东西?”

    祁谍只撇了他一眼,便急忙把目光转开了。

    要死了要死了!

    这货为什么一副:我被人揉虐,我失身,我被人睡了的表情?

    “我当然要走,等什么时候,你把这里搞平静了,我再过来找你玩!”祁彦也没什么东西,重要的证件别弄丢就够了。

    亚瑟觉得自己抛弃了,好忧伤,“我可以跟你们一起走,跟你们回帝国也可以啊!”

    祁彦抖了抖身上鸡皮疙瘩,“千万别,我们可不敢带你离开,你不是普通人,咱搞不过!”

    “什么意思?”可怜的亚瑟,根本没搞懂他的意思。

    祁彦也没打算给他解释,拎着箱子就跑了。

    到了楼下酒店大厅,封瑾跟乔月已经在了。

    乔月还抱怨他来的太晚,飞机票都订了,要是赶不上,又得在这儿多留一晚。

    虽然她可以安全渡过,但总归还是太乱,她不喜欢这里的氛围。

    三人上了车,亚瑟站在房间的窗边,眼巴巴的看着他们离开,真的是很心酸。

    可又有什么办法?

    他不怨祁彦将他丢下,投胎到了皇家,有些责任,他不想背也得背,别人帮不了他。

    亚瑟换好衣服,走到楼下大厅,在前台打了个电话。

    十分钟后,几辆加长轿车,停下酒店门口。

    在此之前,酒店老板根本不知道亚瑟的身份。

    直到十几个保镖走进大厅,对着亚瑟弯腰行礼,他们才搞明白,原来……原来他是王子殿下。

    我滴个乖乖!

    真的是吓晕了一票人。

    “走吧!”亚瑟抬头挺胸,走的昂首挺胸,步子迈的很大。

    另一边,封瑾拉着乔月,快步走进机场,换了登机牌,时间刚刚好。

    在要上飞机的前一刻,封瑾对她神秘的笑了下,说道:“待会让你见一个人。”

    乔月立马想到了昨晚的老女人,“是她?”

    “不错!”封瑾点点头。

    祁彦听的一头雾水,“你们在说什么?”

    “没什么!”封瑾不想让他掺和进来,这事让他知道了,没什么好处,知道的越多越危险。

    三人上了飞机,乔月走进机舱的时候,才明白封瑾说的究竟是什么意思。

    “嗨,慕容夫人,好巧啊!”乔月笑眯眯的看着坐在头等舱的老女人。

    马金凤看见她,“你是谁?我不认识你!”

    她还是很警觉的,因为这里还是t国,发生的事情太多,她必须乘坐最早的航班离开,也只有这一趟了。

    “你不认识我,可我认识你啊!”乔月不以为意的笑。

    走在她后面的封瑾出现,马金凤终于明白了,“原来是你,抱歉,本夫人现在没兴趣跟你们聊天,飞机要起飞了,请你们离开我身边!”

    封瑾懒得搭理一个老女人,这种小场面,交给乔月去玩就够了。

    他找到属于他们的位置,祁彦是单独的位子,他是认得马金凤的,那是个有魄力,也有胆识的女人。

    手段挺厉害,就是比较好色,身边总跟着年轻男子,好像少了男人就会活不下去一样。

    “祁少!”

    他不想人家,可是老女的眼神咋就那么好,一眼就看到祁彦了。

    想当初两家公司谈生意的时候,她对祁彦可是一眼相中。

    不说别的,就凭着祁彦那张脸,比她们公司的男公关,都要来的漂亮帅气。

    可惜他软硬不吃,似乎还有点后台,她使了好几次手段,都没能将他搞定,真是让人不甘心呢!

    祁彦在听到她叫自己,真的是头皮一麻,浑身不得劲,“慕容夫人您好!”

    他用了尊称,希望这位能搞清楚自己的年纪,尼妈,她老的做他老娘了。

马金凤完全忽视掉乔月,站起来,就要去拉祁彦的胳膊,“祁少干嘛那样见外,咱们也不是第一次见面,你的座位在哪?也许我们可坐的近一点,旅途寂寞,聊天谈心,打发一下时间也是好的!”

    祁彦被她吓了一跳,像避蛇蝎一样,躲开她的贼手,“我跟你没什么好聊的,慕容夫人请自重,公共场合拉拉扯扯的不合适!”

    马金凤有些介意他的躲闪,脸色沉下来,“什么叫自重,只是聊两句而已,看把你吓的,我还能吃了你不成?”

    “你不会吃人,但你长的太老太丑,看久了会倒胃口,容易影响食欲!”乔月也不急着回到座位上,整个人靠着椅背,笑眯眯的看着马金凤。

    虽然她脸上堆着笑容,但是从她嘴里说出来的话,可是一点不客气。

    马金凤被她直白的侮辱,弄的一愣一愣,“你是哪来的,我跟他说话,关你什么事?死丫头,你管的是不是太宽了!”

    马金观现在后悔的要死,为什么没给她的保镖升舱,要不然现在她也不至于孤立无援,被人指着鼻子骂。

    乔月依然在笑,“别激动,年纪大了,就不要总生气,容易长皱纹不说,血压也容易往上飚,要是你一不小心晕过去,这游戏还怎么玩呢?来,坐下,坐下再说!”

    乔月按着她的肩膀,硬逼着她坐下。

    头等舱的坐椅,再大也容不下两个人。

    可是乔月非要挤进去,无论马金凤再怎么挣扎都没用。

    祁彦松了口气,还好有乔月在,要不然他非得被马金凤缠死不可,这老女人可真的太难缠。

脸皮也厚,根本不知道什么叫羞耻。

    乔月压马金凤,飞机已经起飞半个小时了。

    马金凤整整被她折磨了半个小时,这丫头纯粹没话找话。

    比如,她捏着马金凤脖子上的项链,一脸的好奇,“这是蓝宝石吗?哎哟,真好看,慕容夫人,你别乱动,让人欣赏欣赏,开开眼界嘛!”

    马金凤快要被她勒的喘不上气,眼珠子都要翻过来了。

    看就看,可为什么要拽着她,活像要把她勒死。

    “哟,慕容夫人,你手上的镯子真好看,拿下来给我瞧瞧呗!”小姑娘用清脆的声音,却说着最残忍的话。

    因为她手上的镯子刚刚好,根本拿不下来。

    “你放手,我的镯子拿不掉!”马金凤试图反抗,试图找人帮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