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8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九龙圣祖 > 第59章 脉火再现
    因为此刻出现在这处战场的那道修长身影不是别人,正是数日前才让曹骏吃了一鞭受伤的谭韵,也是一名和他处于同一层次的引脉境后期修者。

    曹骏之所以疑惑,那是因为他清楚地知道,之前这女人已经被自己的二哥找上了,可为什么曹驹都出手之后,她还能腾出手来加入这边的战团呢?

    而当曹骏心生疑惑,将头转到某处战场的时候,终于是恍然大悟,同时又升腾起一抹不极度的不可思议,他赫然是看到自己的那位二哥,堂堂的引脉境巅峰修者,竟然被一个瘦弱到不像话的少年给压制了。

    “引脉境……中期?”

    尤其是曹骏在感应到云笑那脉气气息之时,更是疑惑自己是不是看花眼了,这整整两重小境界的差距,为什么自己的二哥还能被压制到下风?

    谭韵的出现,一招之间就逼退了曹骏,这让得灵丸和那几名小队成员压力骤减,但他们也和曹骏一样,先是对谭韵能腾出手来大惑不解,直到他们转头看到那一边的战斗。

    “是……是云笑,这……这怎么可能?”

    颤声开口的是之前一直对云笑有些不待见的那个少年,只不过当他看到云笑竟然还隐隐占着上风的时候,直接是倒抽了一口凉气,同时脸上还有着一些尴尬。

    之前在曹氏兄弟没有追来的时候,这少年还对灵丸邀请云笑加入小队略有不满,认为云笑没资格和他们待在一起,现在看来,这真是生生打脸啊,而且打得啪啪作响。

    开什么玩笑,能和引脉境巅峰的曹驹战得不相上下,甚至还隐隐间占得一丝上风,用脚趾头想想都能想明白了,他们所看到的云笑,绝对不是真正的云笑。

    “我们确实都看走眼了,云笑虽然表面修为只有引脉境中期,可是战斗力,我是自叹不如!”谭韵满脸的赞叹之色,也没有去管那少年的脸热尴尬,直接是开口称赞了起来。

    “哈哈,这下有救了!”灵丸强忍着刚才被曹骏轰伤的痛楚,哈哈大笑了起来,不过这中气显然略有些不足。

    “既然最大的敌人已经有云笑对付,那咱们也不能闲着不是?”谭韵美眸之中闪过一丝狠光,虽然作为女流,但常年历练,她也不是一个心慈手软之辈啊。

    实在是刚才曹氏兄弟的言语羞辱,让得她极为愤怒,现在情势反转,自然要将一切都讨回来,让得这些家伙知道知道,她谭韵也不是好惹的。

    曹骏的脸色有些难看,别看他刚才在灵丸四人的围攻之下游刃有余,但如果加上一个和他在同一层次的谭韵的话,那结果可就不一样了。

    甚至单单一个谭韵,曹骏就清楚自己不一定能战而胜之,加上那还没有受伤的小队三人,他落败只是迟早的事。

    被谭韵四人缠上的曹骏,此时只能是寄希望于自己的二哥了,但他却是没有发现,当这边战斗再起的当口,他的那位二哥,已经是自身难保了。

    说起来,刚刚才从冰冻之中脱身的云笑,再加上他之前沉睡了一年之久,对于这具身体的掌控,一时之间还没有恢复到巅峰。

    但随着这一次的激烈战斗,而且是对上一名引脉境巅峰的修者,经过数十招之后,他的动作越来越是纯熟,也越来越是得心应手。

    加上龙霄战神前一世的战斗经验实是丰富无比,像潜龙大陆这些低阶的修者,就算是修为比云笑高了足足两重小境界,在这数十招过后,曹驹也越来越是应付维艰。

    “该死,这到底是什么力量?”

    而且随着战斗的白热化,每一次与云笑右手的交击后,曹驹都会感觉到自己和云笑接触的地方火辣辣地作痛,就仿佛是被一枚火炭烧过一般。

    这自然就是云笑祖脉之内的脉火了,此时他并没有真正催发祖脉的力量,他就是想要试试这引脉境中期的实力,到底能不能战胜这引脉境巅峰的曹驹?

    事实证明云笑还是有些高估自己了,激烈的战斗,都是需要脉气支持的,不管怎么说,他的脉气修为都比曹驹低了两个小境界,就算是有着丰富的战斗经验,随着时间的推移,他战斗的持久能力,绝对比不过曹驹。

    眼看再要打上十数招,自己的脉气存储就要消耗光了,云笑当机立断,已是不想和这位再缠斗下去了,见得他心念动间,一股异样的气息已是尽数聚集在了他右臂之上的某一条血红色经脉之上。

    这条血红色经脉,自然就是云笑的那条火属性祖脉了,当全身经脉内的脉气全都进入这条祖脉之中后,他的脉气修为,一瞬间就突破到了引脉境后期。

    “怎么回事?”

    如此变化,自然也被曹驹感应到,连引脉境中期的云笑都能压制住他,当他看到这个瘦弱少年突破到引脉境后期之后,突然之间就没有了斗志。

    看来这曹驹还是有自知之明的,但是已经激活了祖脉力量,将脉气修为提升到引脉境后期的云笑,会这么轻易就让其脱身吗?

    答案显然是不能,正当曹驹心生惧意,想要闪身而退的当口,从云笑的右手中指之处,已是突兀地冒出一朵细小的血红色火焰,看起来是那样的妖艳无常。

    “去罢!”

    听得云笑口中低喝声落下,旋即那朵血红色的火焰便是被他轻轻弹出,准确地轰在了曹驹的右手掌心之上。

    原本曹驹轰出这一掌,是想将云笑给暂时逼退一步,好让自己全身而退的一击,最后却是化为了追魂夺命的恐怖之物。

    “啊!”

    当那一朵细小火焰刚刚触碰到曹驹的右手掌心之时,已是无风大涨,瞬间就将其整个右掌都包裹在其中。

    看到这一幕,云笑突然觉得有些眼熟,因为一年多以前在商家擂台殿,正是这么一朵出其不意的血红色火焰,让得那商回玉惨不堪言,最后引来了商瑛的出手。

    唯一不同的是,是上一次的血红色火焰,并不是在云笑的自主控制之下,而这一次,他却是对这血红色火焰如臂使指,让得这曹驹付出了惨痛的代价。

    曹驹的惨烈痛嚎声,回荡在这玉林山脉的密林深处,其他地方的考验者能不能听到固且不说,至少离得不远的另外一处战圈六人,都听了个清清楚楚。

    似乎是有着一种无形的默契,曹驹这惨叫发出之后一瞬之间,曹骏和谭韵他们的战斗便是停止了下来,而呼呼喘着粗气的曹骏,在微一沉吟意识到这道声音到底是谁传出的时候,其脸色终于是大变。

    “二哥,你怎么了?”

    曹骏速度极快,数个呼吸之间便奔到了曹驹的身旁,话音出口后,便要运起脉气,伸出右手想将那血红色的火焰拍灭。

    “三弟,不要!”

    就在曹骏伸手之际,曹驹显然是意识到了一些什么,强忍着右掌之上传来的极致灼痛,这道声音,仿佛从牙缝之中挤出来的一般。

    “三弟,咱们走,快走!”曹驹显然是个极其坚韧之辈,眼见那边的瘦弱少年似乎有些蠢蠢欲动,他心头狠狠一颤,口中发出的喝声,终于是让曹骏生出了一丝畏忌之意。

    现在云笑看在曹驹的眼中,虽然依旧是那副瘦弱的模样,可就是这么一副模样,却是让他觉得犹如妖魔鬼怪一般,这少年狠起来,可是一点都不比自己差多少啊。

    曹驹手上的血红色火焰还在继续灼烧,而且一直从他右掌蔓延到了手腕的位置,此时的他还没有意识到血红色火焰的某些特性,但他却是知道,自己身受重伤之后,单凭一个曹骏,根本就不可能是那瘦弱少年之敌。

    要是再行耽搁,说不定今日自己两兄弟的性命,真的得送在这里了,所以曹驹当机立断,怨毒地盯着那个并没有什么动静的瘦弱少年,直接转身而走。

    “你们给我等着,我曹驹发誓,一定会向你们讨回今日之辱!”

    一道蕴含着极致怨毒的声音远远传来,但是这曹家两兄弟的脚步,却是半点也不敢停留,生怕被追上,到时候可就麻烦之极了。

    耳中听着曹驹那远远传来的恶毒之声,谭韵不由微微皱了皱秀眉,缓步走到云笑的身边,疑惑地问道:“既然已经重伤了他,为什么还要放他走?”

    这就是谭韵心生疑惑的地方,之前云笑还在问她是不是真的可以杀人,在她看来,这瘦弱少年应该不是这样一个优柔寡断之辈吧?

    “我也不想啊,可是……”

    云笑回过头来,脸色有些苍白地露出一丝笑容,而后面几个字还没有出口,他身形已是微微一晃,而后直接是坐倒在满是枯叶的地上。

    见得云笑的状态,谭韵不问也知道是什么原因了,看来刚才和曹驹的战斗,并不是自己想像之中的那么简单啊,虽然重伤了曹驹,可是这个叫做云笑的瘦弱少年,应该也是付出了一些相应的代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