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8小说网 > 女生小说 > 八零年代农场主 > 第293章 “情侣档”一路南下
    “你想听真话,还是假话?”

    出乎顾美美预料之外,这次,薛玲没有像以前那样,不论她,抑或是罗清婉,每次提到“结盟”这个话题的时候,要么顾左右而言其它,要么用“人的精力是有限的”之类的话来婉拒,而是直截了当地将皮球踢了回来!

    不过,很快,顾美美就反应过来,轻扯嘴角,似笑非笑:“玲玲,你这话说的真有意思。什么叫真话?什么又叫假话?这人和人之间交往,难道不应该是自己给出一颗真心,收获对方一份同样的真情吗?怎么到了你嘴里,就变成了虚情假意?”

    “是吗?”薛玲笑了笑,明知对方包藏祸心,却毫不吝啬地付出自己的真心,这不是蠢货,还能是什么?当然,能用一幅义愤填膺的姿态,说出这种“双标”理论的人,其实,从某方面来说,也确实当得起毫无下限这样的评价!

    并不知道薛玲心里那些腹诽的顾美美,挺胸抬头,义正言辞地道:“当然!”

    “哦。”薛玲随意地应了声,脸上却一幅“我信了你的邪”的神情,“假话我已经说了,真话嘛,就是我院子里种的那些蔬菜瓜果,刚够自家人吃;后山种的蔬菜瓜果,暂时供给军区、大院和军校这三处地方。”

    “你也知道,这三个地方有多少人,每天要消耗掉多少蔬菜瓜果。后山就那么点大,就算我在种植栽培植物一道有着让人惊叹的天赋,但,‘巧妇难为无米之炊’,所以,每周收获的那些蔬菜瓜果分散到三个地方,不过是杯水车薪,又怎么可能再匀出一个大型工厂日常生产所需要用到的蔬菜瓜果呢?”

    “说起来,我到现在都不明白,你和罗清婉究竟是怎么想的?以前,隔三差五,罗清婉就上门,请求我将院子里的蔬菜瓜果卖一部分给她……后面,我承包了后山,她又跑到我面前耍阳谋阴谋,就为了让我同意和她结盟,将后山产出的蔬菜瓜果送到她名下那家工厂去。”

    “后来,罗清婉名下的那两家工厂出问题时,你成为了罗清婉的盟友,帮罗清婉解决了困难后,就又和罗清婉一块儿来劝说我签一个供货的合同。”

    “现在,你终于成为了那两家工厂名义上的主人,怎么不去想法子寻找京城附近的村庄,从他们那儿采购你需要的蔬菜瓜果,反而又跑过来找我,希望我能将后山生产的蔬菜瓜果转卖给你?”

    “难道,你不知道我和军方签了供货合同吗?按照合同的规定,我除了供应给军方外,不能再将这些蔬菜瓜果供应给其他人,否则就需要给一笔巨额违约金。”

    不错,薛玲确实和军方签了供货合同。但,不说薛玲的身份,单说薛玲提供给军方的比市场便宜很多的新鲜又美味,营养又健康的蔬菜瓜果这一点,就注定了军方不可能在合同上列上数目庞大的违约金。

    简单的来说,对于薛玲提供的蔬菜瓜果这件事,军方的态度,就是一切随缘——有多少就收多少,不贪心,也不霸道,以免一不小心得罪了薛玲,不仅没能得到这些东西,反还让这些东西流了出去。最终,牺牲了自己的利益,却成就了对手,这,岂不是哭都找不着地儿?

    而,薛玲之所以在这个时候说出这件事,也只是为了炸一炸顾美美。这一点,由说话期间,她一直悄悄地留意着顾美美的神情举动中就能够瞧出来。

    眼下,顾美美脸上那瞬间僵硬的肌肉,和眼底忽然浮现的晦涩,以及那不自觉间摩挲着茶杯的动作微微用力,指尖泛出隐隐的青白之色这些小细节,就再一次地验证了她心里最初那个猜测。

    “难道,顾爷爷没有告诉你?”不等顾美美回话,薛玲又下意识的摇头,用一种看似很轻,实则却确保顾美美能清楚听到的声音说道,“这不可能呀!”

    是不可能!这件事,打最初,薛玲就没有特意瞒着。

    真要说的话,也就是薛将军基于“枪打出头鸟”“出头的椽子先烂”这些道理,而除了知晓此事的当事人,比如说,军区,大院和军校这三个地方负责后勤物资采购这方面的司务长,和将地契送到他手里的军区大领导,以及自家除了那个脑子进水,一大把年纪了还信奉“真爱”论调的小儿子外的其它几个儿子之外,也就只将这个消息透露给了和自己交好的人。比如说,林将军,王将军。

    至于其他人?

    比如说,和薛将军是同僚的顾参谋长和许政委。

    虽然他们没有从薛将军那儿得到准确的消息,但,都说“一个好汉三个帮”,而能活到他们这个年纪,处于他们这个位置的人,有那么几个关系不错,在关键时刻能说上话的同僚和朋友,从而在薛家没有刻意隐瞒的情况下,得知这个消息,也是很正常的。

    一直没找到插话机会的顾美美,顾不了其他的,一脸焦急地摆手:“不是不是……这样的……”

    话落,却又猛然意识自己话里的失误之处,忙不迭地补充道:“我是真不知道,你竟然和军方签了这样苛刻的合同。你怎么就没想到请薛爷爷帮忙,和军方说一下呢?”

    “虽然我不知道你们签订的合同有哪些条目,但就听你说的巨额违约金这一点,我就觉得这个合同很不值得。毕竟你种出来的那些蔬菜瓜果确实美味又营养……”

    这些夸赞的话,顾美美说的很违心。哪怕,它们是无数人亲身体验过,并得到了确证的事实。没办法,谁让薛玲是她这一辈子定下来的必须超越,或者应该说是碾压在脚下的一个“敌人”呢?

    “不。”薛玲放下手里的杯子,正色道,“我认为值得。”

    “我的祖祖辈辈都是军人,我也是军人子弟,为可亲可敬的军人们尽一份自己的力量,又有什么不值得的呢?”

    顾美美:“……”玛蛋,我跟你谈小家,你跟我谈大家;我跟你谈生意,你跟我谈公利,这话题,还让人怎么接下去?

    还能不能让人愉快地做朋友了?

    林家

    话说,连顾美美这样一个没钱,没权,除了跟人动动嘴皮子,耍耍心眼,就再没有其他算计整治人法子的小姑娘,都已经通过自己的人脉交际圈,得知了罗清婉和林佟“私奔”,不对,应该说,这对情深意重的“情侣档”携手南下闯荡的消息,那么,生养了他的林家又怎么会不知道呢?

    虽说,因为林将军准备把林佟送到战场上去锻炼,而没有让林佟去参加此次林家、薛家、王家、顾家和许家几个家族子弟一起在某保密部队进行的训练项目,并因为战场枪炮无眼等原因,而不敢确定林佟一定能活着回来,所以有意无意的放纵了林佟的许多行为。

    比如说,频繁地和罗清婉联络;再比如说,为罗清婉的事情跑前忙后,一刻不得闲,但这并不代表林佟的行踪就能逃离林家人的掌控。

    在林佟消失的当天,林家人就得到了消息。

    只不过,包括林将军在内的所有人,都以为林佟只是又一次地去为罗清婉的事情奔波忙碌了,再加上他们是眼睁睁地看着罗排长和陈瑶这对夫妻,打着回家探亲的借口,和罗清婉一起离开,并登上了开往家乡的火车。于是,都没有将林佟的去向当回事,也没有一个人因为林佟当晚的夜不归宿行为而焦急担忧,忙里忙外地派人出去找林佟。

    ——都想当然的以为林佟联系不上罗清婉,而到处奔波的找罗青婉呢!连林佟的亲生父母都是这样的想法,就更不用说林家其他人了。

    谁能想得到,林佟这一消失就是半个月呢?

    而,半个月的时间,能做的事情实在太多了。

    比如说,查到了林佟消失的当天,登上了开往罗清婉家乡的火车。

    比如说,罗清婉在火车上规规矩矩,乖乖巧巧,没有做任何惹人生疑猜忌的举动,在火车顺利抵达,趁着罗排长和陈瑶这对精明夫妻那根紧绷了一路的神经终于放松下来的时候,用上厕所的理由而趁机逃跑了。

    比如说,林佟和罗清婉两人,就在罗清婉的家乡火车站里会和了。然后,两人又买了去往某特区的票。

    比如说,罗排长和陈瑶夫妻终于察觉到不对劲的时候,却发现在人山人海的火车站里,根本就没办法找到有意躲藏起来的罗清婉。因为害怕林的事后追责,又怕顾家和薛家也跟着插上一脚,夫妻俩有意无意地隐瞒了罗清婉逃跑这件事。在结束了为期半个月的探亲后,就双双回到了京城,按照以前的习惯上班下班,生活没有丝毫的异样。

    也是这一点,给林家的追查带来了一定的干扰。

    毕竟,现如今,虽然脱离了以前那种“通基本靠走,通信基本靠吼”的情况,但,在电话还没有覆盖全国各地,彼此之间基本靠写信来联系的情况下,就算林家拥有一定的权势地位,想要及时探查到这些消息,也不是那么容易的。

    毕竟,这种涉及到家族内部隐秘的事情,除了自家人,哪能随便派外人查探呢?

    不过,再怎么说,半个月的时间,也足够林家查到林佟和罗清婉两人的去向——大领导提出来的搞改革开放试点的某特区。

    当然,与此同时,林家也查到了林佟和罗清婉在林家和罗家两家人的双重盯梢下,避开众人耳目,悄无声息地“重逢”的缘由。

    前因:罗清婉跑到薛家,和薛玲争执时,气急攻心之下,欲毁薛玲容这件事。

    中因:罗清婉发现自己被人下药了,而,这种用于治疗精神病的药物,和顾美美这位所谓的“合伙人”有关。只因,去年,顾美美通过注资入股这件事,而查明了罗清婉名下两家工厂每年所能产生的庞大利益,从而为之心动,谋财害命。

    后因:真正疼爱儿女的父母,都不愿意自家儿孙娶一个精神病。

    是的,精神病。

    哪怕,原本是一个正常人,长年累月地服用治疗精神病的药物,短则一年半载,长不过三五年,就会变成一个真正的精神病。

    这种情况下,即便罗清婉服药的时间不长,林家也不会同意她嫁给林佟。

    更不用说,在现下医学检查仪器不那么先进的情况下,谁敢担保罗清婉只是中了一年药,而不是三五年呢?谁敢担保罗清婉体内的药量就没到达一个临界点,稍有不慎,就会爆发呢?比如说,像上次,和薛玲说着说着,突然大动肝火,亮出爪子就准备挠人的举动。

    结论:虽然,林家还没透露出解除婚约的想法,但,罗清婉不敢拿自己的前途未来去赌。

    因此,在她找上林将军,递出体检报告做试探,却发现林将军并没有为她找薛将军说情的打算时,就做好了最坏的打算。尤其,又在接下来几天时间里,敏锐地感知到罗排长和陈瑶夫妻俩待她态度上的不对劲。两相结合,以罗清婉的聪慧心机,又怎会不做出应对举动呢?

    而,罗清婉的打算,现在看来,简单粗暴,却又正中红心。

    ——将林佟拐走!让林家十来年来,在林佟身上耗费的资源打水漂!也让林家因林佟离家出走这件事,而成为军区大院众人茶余饭后闲聊吐槽的话题中心,让林家苦心经营筹谋了许多年的清白名声荡然无存。

    毕竟,如果不是被逼到极点,林佟这样一位“文武双全、俊美儒雅、风度翩翩”,真正当得起林家骄傲的子弟,又怎么会离家出走呢?

    至于以后?

    不外乎“生米煮成熟饭”,事业有成后,夫妻双双携儿女归家。

    都说“血浓于水”“打断骨头连着筋”,罗清婉才不相信家族和睦、团结对外的林家,会舍得放弃林佟这么个精心培养的子弟,会不愿意认他们教养出来的聪慧机敏、乖巧懂事的孙子或孙女!

    到那时,所有曾欺她、辱她、贱她的人,将迎来她血与火的回报!